日升家园目录

禁止殴打逃生游戏npc[无限] 260. 鲜花盛落25 里奥纳多正在加班加点……

时间:2023-03-31作者:缜白

    鲜花城。

    百花大教堂。

    拥有白骨一般色泽的墙壁上雕刻着精致的图案, 高耸的墙体如同竹节一般往上延伸, 像是某种死亡的巨大深海鱼类留下的骨头,鱼骨层层叠叠, 逐次上升。

    但偏偏头顶却是巨大的圆顶, 这是建筑史上的奇迹,从两百年前开始动工,百年前的那场劫难, 让工程中断, 但在苏摇铃等人到来之前, 外来者已经离开,这个世界曾经又恢复了正常, 历史百年, 终于建造而成了这座庞大的教堂,但这项工程还未完工,未来数十年,还会有人继续建造它。

    接近百米高的庞大建筑,神乎其技的手法, 最后一位设计师无图稿建造的巨型穹顶之内,层层叠叠的空间节奏将光切割城无数份,变成可视的图景, 仿佛一首壮丽的弦乐乐谱……

    苏摇铃没有踏入教堂内部, 阿莱塔站在她身侧, 这座曾经辉煌美丽的教堂还没有恢复它的荣光, 城外鲜花盛放,城内人们欣喜奔走,还没有人想起这里。

    这个世界早就拥有成熟的多种信仰和神明文化,而“菲欧洛尔”的存在, 或许会成为一个新的信仰体系,又或许会被并入已有的神话体系,成为“众神”之中的一员。

    碑石上写着大教堂历任的多位设计师姓名和日期。

    她只是看了一眼,便继续往前走。

    阿莱塔的家就在前面不远处。

    她很激动,离家两年,终于可以回到……

    苏摇铃却停下了脚步,她又看见了那些雕像,大理石雕像,冰冷高傲,伫立在街头,俯瞰着来往的人,每个雕像下面都有一句话,一排字。

    有的写着、等名言警句,鸡汤鼓励。

    有的写着等简单粗暴的内容。

    有的写的完全不知道在说什么,比如。

    她在不知所云的这个雕像面前站了一会。

    阿莱塔不明白,但她也不敢多问。

    半晌,苏摇铃忽然道,“这个城市存放书籍最多的地方在哪里?”

    阿莱塔想了想,说了一个地点。

    达芬奇已经和他们两人分开,出口停留的时间不长,她必须在第二天黎明之前离开,否则天上的光门就会消失,所以留给他画画的时间不多。

    “你先回去。”

    苏摇铃只说了这句话,便转身离开。

    阿莱塔知道她或许是要去办什么事,便没有追上去,更何况,她已经很久没见到自己的家人了,想到这里,她忍不住加快了脚步。

    她要回去,将神的故事讲给自己的姐姐和父亲听。

    **

    以她的身手,就算目的地有重兵把守,也能牵无声息混进去,千面受损,需要修补,黑发太明显了,尤其是刚刚她的幻影才传遍整个世界,这个世界的黑发人数量可不多。

    苏摇铃找了一件披布,遮住头发和大半面容。

    翡冷翠的书籍不在少数,而且数量庞大,检索又采取的是非常古老的方式,没有什么一键检索的电子手段。

    她花了点时间,找到了自己猜想的几本书。

    但——

    每一本书的内容都太多了,厚如砖头的书籍,还不方便,正好等画画也需要时间,她就把整个晚上都放在了看书上。

    **

    凌晨。

    里奥纳多正在加班加点。

    他嘴里嘟囔着什么,但手上的功夫没停。

    画画不是什么难事,哪怕是命题作文,他不满的是那个小姑娘的要求还不少——不要使用实验性的颜料和处理方法。

    没有实验,哪有创新?

    虽然大部分的实验都是失败的,导致那些画要不然就是废了,要不然就是无法保存……

    苏摇铃直接预判了他的行动,把他跃跃欲试的各种想法扼杀在摇篮里。

    虽然嘴上抱怨着,但他手上动作没慢,哪怕经历了之前的事情,身体已经有些疲倦,但里奥纳多还是睁着眼睛,在画架面前站了一夜。

    当他进入绘画世界中后,外面的一切都不重要了,疲惫自己退散,他的眼睛开始迸发光芒。

    她的要求很奇怪,一开始,他甚至怀疑自己会不知道从何下手。

    但是没想到,当拿起画笔的瞬间,所有的问题都消失了。

    他不停的画,没有一刻停歇,终于在规定的时间——黎明来临之前,将这幅画画完。

    在画布上签下自己的姓名之后,里奥纳多站在这幅画面前,忽然有一刻的精神恍惚。

    好像,他似乎进入了某个完全不同的维度和世界里……

    但那只是一瞬间,一瞬间仿佛是永远,不对,是因为那里没有时间!

    他猛地惊醒过来,自己站在安静的小屋里,低头看向手上拿着的沾满颜料的画笔。

    这支笔,难道有魔力吗?

    咚咚咚。

    有人敲门。

    里奥纳多还没开口,但敲门的人已经自觉推门进来。

    达芬奇胡子一翘,“你不会也用那些雕像看着我吧?不然怎么我一画完,你就来了?而且,我还没说请进呢。”

    “你会说的,而且这门背后没有弩箭机关,我当然可以直接进来。”

    来人正是低调打扮的苏摇铃。

    她问:“画完了?”

    “对,你这只笔在哪里买的,我也想买一支,当然,最好价格不要太贵,如果你愿意赞助我,或者送我,我也是非常乐意的……真奇怪,它明明只有一个笔尖的形状,但是却可以画出不同笔刷效果……”他越说越喜欢。

    苏摇铃直接收回他手上的笔,“是非卖品。”

    画放在角落的画架上,苏摇铃直接将其也收入空间。

    里奥纳多对她这种让物品凭空消失的能力已经见怪不怪,他只是擦了擦手上的颜料,看向她,“你真的要走?”

    苏摇铃点头:“我只是路过而已,他们都已经离开了,我也会离开。”

    里奥纳多靠在桌子旁,思考了一会,沉声问,“还会回来吗?”

    “也许会。”

    她在这里建立了信仰途径,可以利用途径回来。

    “什么时候回来?”

    “最快五百年后,最慢不知道。”

    里奥纳多“靠”了一声,“五百年我骨灰都不知道扬哪儿了。”

    苏摇铃可以带走他,但是她看着眼前的这个男人,知道他要的不是一个活命的机会,一个进入她的空间,成为她的战斗助力的机会。

    他应该去思考,去创造,去给他的种族,带来更多的未来。

    原本的达芬奇死了,他就是这个世界真正的“达芬奇”。

    “行吧,”

    里奥纳多走到窗前,看着外面微微泛起青光的天空,“你是我见过最特别的人,其实,你们都很特别,但是我能看出来,他们和我们一样,没有什么区别,只是身体不同,种族不同,出生的地方不同,而你和他们不一样,你身上有一股破坏的劲,我很欣赏。”

    “算上老莱婓尔,你是我的第二个朋友,当然,我以后肯定还会认识更多的朋友,你们也不是唯一的,放心。”

    说起莱婓尔的时候,里奥纳多的眼里闪过一丝遗憾,“他也只是个普通人,我也是,只是恰巧,碰到了一些不普通的事情。”

    突然意识到自己的话有些矫情,他骤然停止了这个话题,摇摇头,转过身问,“什么时候走?”

    身后空无一人,不只是画架上的画没了,画架角落的两幅刚画完的画也没了。

    里奥纳多:“??人呢??”

    靠,怎么还偷画的???

    他连忙爬上二楼,从窗台爬出去,踩着瓦片上了屋顶,寒风呼呼的吹,里奥纳多抬头看着远处的天空,果然隐约看见什么东西往上而去,天空有一道更微弱的微光之门,也随着那个东西一起很快消失了。

    “要不是我的画还没画完,老子也跟你们出去见见世面。”

    他嘟嘟囔囔地爬下来,回到屋子里,忽然想到什么,再次骂了一声。

    “靠,不对啊,你还没和我说过飞机的原理是什么!”

    怎么画完大饼就跑啊!

    算了,他默默掏出口袋里的稿纸,在上面写了几个单词。

    飞行器,潜水艇,机器人,永动机,弓弩,多炮管管风琴炮……

    看来,这些东西只有靠自己聪明绝伦的大脑,在未来漫长的时间里,一一去研究实现了。

    外来人果然是靠不住啊。

    **

    阿莱塔活着回来,鲜花城再次恢复生机,无法抵挡的死亡诅咒也停止了,这一切让古斯塔瓦重拾了生活的信心。

    阿莱塔知道父亲离开后,抱着姐姐哭了一整晚。

    “对不起,是我回来太晚了……”

    “你没有错,阿莱塔,父亲说过,我们可以再次看见花开,他没有骗我们……”

    活着的人还要继续活下去。

    次日,她没有见到苏摇铃回来。

    难道神抛弃自己了吗?

    阿莱塔慌张起来。

    但外面的街道却传来了喧哗声,欢呼声和奏乐声。

    有人在外面喊她的名字。

    古斯塔瓦打开门,看见外面的景象,都吓了一跳。

    人们捧着鲜花,乐师吹奏着神的赞歌,阳光下,是两年没见过的喜悦,恍惚间,仿佛那个繁华的翡冷翠又回来了。

    而为首的是一个面容慈祥,看起来四五十岁的男人。

    他看向阿莱塔,仿佛早就认识了她很多年,“孩子,不要害怕。”

    “我宣布,阿莱塔就是本次鲜花仪式的圣女,将由她负责向神献花!”人们欢呼起来。

    阿莱塔还有些茫然:“你,你是谁?”

    男人朝她点点头,伸出手,“我是布道者。”

    他指了指天上的太阳,“神离开后,将由我代为布道。现在,你愿意跟我一起,成为神的使者吗?”

    新的信仰将在鲜花城重新建立,充满了艺术和思想的碰撞的未来,将孕育更多的可能性!

    而的神名,也将被所有人铭记,并且代代传颂!

    阿莱塔握住了他的手,登上花车。

    人群爆发出狂热的欢呼声。

    神的赞歌再次响起——

    “鲜花环绕……

    一首赞歌,歌颂向往,

    一首赞歌,歌颂向往!

    …… ”

    是菲欧洛尔,将魔鬼赶出鲜花城。

    让阳光重新眷顾翡冷翠,让生命重生绽放。

    让未来,不再是一片死气和绝望的灰败,繁花似锦,鲜花开了会谢,谢了会开,生生不息,永不停止。

    **

    明天,他将启程前往罗马。

    里奥纳多放好了画具和七弦琴,看着外面热闹起来夜景,想起了三十多年前的那个夜晚。

    那个夜晚,他创作了一幅画。

    但之后的无数个夜晚,他竟还能梦见那幅画,梦见画里的……

    “来喝一杯吧,今天晚上鲜花盛典,那可是少见的盛景!”

    “听说请来了城里最好的乐师,曾经给皇室演奏过的,哎,你等等我。”

    外面有人聊着天走过,声音传入室内。

    他居住的旅店条件比当初离开这里的时候好上很多,玫德奇家族依然是这个城市里最富裕的家族,也是当地行会和组织都恭敬的存在。

    世界各地的艺术家都汇聚于此,有人来过,又走了,他也一样。

    离开米兰后,他再一次回到了这个地方。

    时间过得很快,快到仿佛他昨天才离开翡冷翠。

    外面又响起了欢快的乐声,节奏跳脱,里奥纳多笑着摇摇头,他现在比当年有钱多了,名声在外,手稿里多了很多东西,但可惜大部分是无法实现的想法。

    如果以那个女孩所在的文明的科技水平,这些东西实现起来估计很轻松吧。

    他摇摇头,用左手关上门,融入这艺术之城的夜色里。

    总有一天,这些穿着麻衣,手工织品,坐在马车里的人们,这些走在河边,和朋友嬉笑玩闹的年轻人们,这些急匆匆路过街道,想要回家陪伴家人的普通人们,会完成那个女孩曾经说过的那些奇思妙想,所有的一切都会实现。

    飞行器会带着他们去看看太阳是不是真的围绕大地转动。

    潜水器将让他们走入这片大地最深处。

    人们用各种各样强大的武器武装自己的守卫力量,即便是面临那座山的那些外来生物的入侵和控制,也可以有反抗的机会。

    有时候,不必太担心文明的进度,只要今晚能喝到一杯酒,看一场音乐盛典,就足够了。

    他笑着走上街头,决定今晚给自己染一个紫色的胡子。

    **

    在里奥纳多离开后,他的房间被人打开,进来的是旅店老板和招呼过他的伙计。

    两人在房间里找了一会,很轻松找到了他存放大量手稿的盒子。

    老板说,“怎么尽画一些垃圾设计稿。”

    伙计翻看每一张手稿,“是镜像的,读起来太费时间了。”

    老板说,“等等,我处理一下。”

    他盯着纸稿看了一会,房间里很安静。

    伙计说:“处理完了吗?”

    老板骂了一声,“靠,忘记这是改造人的身体了,大脑和视觉神经都太落后。”

    没有自动处理功能,处理个屁。

    短暂的尴尬过后,伙计转移话题道,“在我们看来垃圾,但是在这个时代的人看来,是不垃圾的,这是超前的想法,但可惜,也只有一个想法,没有基本的理论支撑,他只能做到这一步了。我想,他就是我们要找的人,这个人很特别。而且,他的老师是安德烈,安德烈或许和他说过什么。”

    老板皱眉,“那他这里会有我们要找的东西吗?”

    “不知道,”

    伙计还在看这些手稿,数量太多,他看了一会,忽然抽出一张来,“你说他画的都是垃圾,但是你看看这个。”

    那是一只生物的画稿,很潦草,而且这只生物的形象十分模糊,和前面那些人体解剖图的严谨和细节不同,似乎只是凭借印象画出来的。

    虽然形象模糊,但依然能看出来这只生物的明显特征。

    四肢着地爬行,前肢发达有力,因为不是彩色画,而是手稿图,所以看不出皮肤的颜色。

    只能看见那酷似人脸的头部上,有四只眼睛。

    ,::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