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诸天长生路 第二十四章:大荒经

时间:2022-06-23作者:赵老四

    _:诸天长生路 第二十四章:大荒经

    祭坛就这样突兀的形成,泛起阵阵荧光。

    杨不凡与大黄狗处在祭坛的正中心。

    此刻的他们并不明白发生了什么,他们紧张到了极点,看着那祭坛的荧光越来越盛。

    突然,那祭坛荧光大盛,很是刺目,照耀的人睁不开双眼。

    杨不凡用手挡在眼前,此刻的他视力已经几乎看不见任何的东西了,接着他便感到一阵天旋地转,突兀的眩晕感让他头脑发昏,紧紧的闭上了眼睛。

    好在这种感觉并没有持续太长时间,只是片刻。

    但是依然让他们感觉非常的难受,像是度过了很长的时间。

    他们现在瘫坐在地上,眩晕的感觉还没有消退,使得他们根本无力站起身形。

    过了好一会,眩晕的感觉如潮水一般退去,他们慢慢的恢复了正常。

    等到他们再次睁开双眼的时候又再一次的被震惊了。

    现在的他们所处的地方已经不是在那座古殿跟前了,而是已经到了外面来了,离那个地方已经很远很远了。

    杨不凡慢慢的站起身形,转过身看向古殿那个方向,此时那里已经是真正的飞鸟难进了。

    四周的深渊已经形成,深渊的上方连接到了天空处,

    有无尽的玄黄之气从天空深处垂落下来,犹如珠帘一般,紧紧的遮挡住了里面的景象,任谁都再也无法看清玄黄之气背后的景象了。

    此时他们位于大荒边缘,很难再看清那里的景象。

    这一次的经历九死一生,此刻终于能舒了一口气,放松了下来。

    此时那边的景象已经很难看的清了,一片模糊。

    “终于出来了”!

    杨不凡顿时放松了下来,他得到的好处大到无可想象。

    一直像梦魇一般缠绕他的黑色铁链被从他体内清除,

    他感到浑身充满了力量,再也没有了束缚,像是从牢笼突破出来了一般,

    从此天高任鸟飞,再也没有半点阻碍。

    杨不凡带着大黄狗离开了这片大荒,往村落里面走去。

    “汪,汪,汪”!

    村头传来几声犬吠,和杨不凡开心的笑声。

    “臭小子,终于回来了”!族老气的骂了一句,同时脸上也有开心的笑容。

    村子里面都知道是杨不凡回来了,因为他和大黄狗几乎是形影不离,听到大黄狗的叫声也就说明他们都一起回来了。

    他们悬着的心终于也放了下来。

    大黄狗驮着杨不凡飞奔,带起阵阵尘土。

    很快他们就出现在了村落里面,村民们全都围了上来,亲切的关心着。

    “你跑哪里去了,这些天可把我们关心坏了”!

    “是啊,到处找你也找不到”。

    “臭小子,下次再跑出去腿给你打断”。

    有亲切的关心声,也有假装生气的怒喝,

    听到声音,杨不凡脖子一缩,不敢说话,

    他明白村子里面的人是关心她才这样和他说话,同时心里也感觉非常温暖。

    “族老爷爷,我错了,不该贪玩自己跑了出去,让大家担心了。”

    杨不凡低着头,此刻他就是一个犯了错的孩子,两个小手不停的来回搓着,

    他很清楚这段时间大家肯定是找他找的比较着急,因为自己,让所有的人都跟着担惊受怕。

    族老轻轻的抚摸了他一下,轻轻的笑着说道:“傻孩子,下次不准再弄丢了”,说罢便领着杨不凡,往回走去。

    杨不凡以为族老会很生气,没想到的是族老爷爷竟然笑笑就过去,这让他不禁在心里呼出了一口气,放松了起来。

    那柄断剑有些笨重,被杨不凡绑了起来背负在身后,

    村落里面的村民留意到了他身后的那柄断剑,

    但是那柄断剑实在是毫不起眼,锈迹斑斑,而且看上去一点也不锋利,

    只觉得是杨不凡在野外捡到的一柄断剑,留作是防身之用,其他的也并没有多想。

    村落里面充斥着欢声笑语,不再有沉闷压抑的情绪。

    村子的中央演武场上,依然是各个孩子在施展拳脚,边上不乏有大人在跟前指点他们,他们的自身体质以及武艺都在飞速的前进着,

    身旁的大人都流露出满意的神色,因为这一批孩子以后注定是这个村子里面的主力。

    杨不凡跑到了村口那颗粗壮的枯树之下,这颗树几乎所有人都知道一直以来都在这里,不知道存在了多久,

    只记得一直都是处在枯死状态。

    只听过村里的老人说过,这本是一株杨树,但是却出奇的巨大,

    但是有一点,就连村里的老人也没有见过这棵杨树存活时的状态,在他们所有人的记忆中,这颗枯死的杨树就是一直存在的。

    杨不凡走到大树的底下,看着现在的大树,

    他觉得现在的这棵树又是枯败了一些,以前感觉仅有的一丝生机感觉也会随时的消散。

    杨不凡拿出别在腰间的水壶,水壶里面是他在古殿中那一池子水塘里面灌出来的池水,

    虽然他不知道那池子水到底是什么,但是他知道,绝对是个很神秘的东西,

    因为他自己就是因为这池子水被救活的,不然他就真的交代在那里面了。

    杨不凡打开水壶,蹲在树干跟前,往树根上面浇着带出来的水,

    并且说道:“大树爷爷,这是我带出来的神水,能救活世间的一切,可生死人肉白骨,现在我都给你喝,希望它能治好你的病,让你恢复过来”。

    他一股脑把水壶里面的水全部浇了下去,他自己也不明白究竟有没有用,但是他想尝试一下。

    记得还是小的时候,他就经常跑到这里玩耍,

    玩的累了就躺在树干下面睡觉,所以他对这棵树的感情也是比较浓厚的。

    “不凡”!

    人群中不知是谁喊了一声,杨不凡转过头应了一声,然后一溜烟带着大黄狗跑了过去,与一群小孩子玩耍了起来。

    一瓶不知道是什么样的水倒在了枯树的树根之下,没有任何人注意到,

    倒掉的那些水迅速的向树根之上聚集,而那些枯败的树根此时像是在大口大口的喝着甘泉一般,迅速的吸收了起来。

    吸收完之后的树根开始泛起点点光泽,好似比之前饱满了一些,然后又迅速的恢复了原样。

    只在瞬息之间,没有任何人察觉到异样,事实上,也很难看出有丝毫的异样。

    落日余晖,各种飞禽叽喳叽喳个不停,袅袅炊烟腾空,久久不肯散去,

    夕阳下,是村落里面人们忙碌的身影,是小孩子在一起追逐嬉闹玩耍。

    是大黄狗懒洋洋的在村中踱步,一派祥和的景色。

    大黄狗虽然已经开启了灵智,已经能口吐人言,

    但是在回来的路上杨不凡已经再三叮嘱,到了村里面之后千万不能显现出来,要不然村里面的人可不得吓个半死,非得把他当做妖怪处理了。

    夜幕降临,此时杨不凡还在一五一十的和族老说着这些天所经历的事情,

    他不想隐瞒族老,因为族老几乎是他现在最亲近的人,

    也是在他很小的时候就跟着族老长大,

    感情非常牢固。

    族老脸上的神色变幻不定,有惊恐,有担忧,还有惊异,更还掺杂了丝丝的向往的神色,

    但也只是瞬间,便不再有这种向往的情绪,不知道族老内心的想法到底是什么样的。

    族老长长的出了一口气,稳定了一下心神,

    语重心长的对杨不凡说道:“这一次经历的这些事切记不可对任何人提起,你太弱小了,若是外人知道你有如此际遇,必然会给你招来无边的祸端的。”

    杨不凡重重的点了点头。

    族老看着杨不凡从身上掏出来的东西,还有那一柄断剑,

    他走到跟前,用手摸了摸那张无字金纸,还有那铜钟的残片,顺便掂量了一下那柄断剑,

    然后又对杨不凡说道:“这些东西你一定要保管好,从那种地方带出来的东西想必也不是凡品,以后说不定对你有用处”。

    说完族老慢腾腾的走到了一个角落里面,

    那里存放了一个烂木箱子,看样子像是不知道存放多久,被蛀虫啃食的破烂不堪,

    他打开那个箱子,从里面掏出来一本书籍,看上去也是不知道存放了多少个年头了,书页早已泛黄,很不起眼。

    族老走到杨不凡的跟前,然后坐了下来,颤颤巍巍的翻开书籍,书籍不厚,就那么十几页。

    第一页上面赫然有几个大字,像是经历了很多年的书籍,里面的字却无比的清晰。

    字体铁钩银划,苍劲有力,摄人心脾,不知是何人书写!

    “大荒经”!

    三个大字摄人心魄,杨不凡接过这部大荒经。

    入手之后能从心底感受的到这部古经的不凡。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