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禁止殴打逃生游戏npc[无限] 262. 红星商场02 怕什么,我又不打你……

时间:2023-03-31作者:缜白

    之前苏摇铃看过的世界规则信息再次出现在她的脑海里。

    说明这个副本和上一个一样,出现的规则当中可能有错误的被污染的虚假规则, 而且, 这里的[必为真实], 也只是相当于这个世界的人而言的真实, 比如上一个世界的[人不是血肉之躯]。

    所以, [必为真实]的内容不一定可信, 也不一定对她有利。

    但可以知道的事, [并不真实]的规则一定有问题。

    但这一次, 世界规则并没有直接出现在她眼前。

    也就是说, 这之后她碰到的任何规则,都有可能是被污染过的。

    而且,她需要在被同化之前找到出口离开这里。

    那人影没动,四周也没别的光源,但广播的声音再次响起。

    苏摇铃盯着人影, 听着耳边诡异音调的广播。

    “红星商场周日开业大酬宾!欢迎各位顾客和亲戚朋友,家人好友前来商场挑选自己需要的商品, 任何物品可以直接购买,无需凭票购买,包括电视机!”

    “为了有序维护商场的购物环境, 请您进入商场后,巡守商场的基本规则。”

    “第一,本商场只有三种人可以进入, 顾客,售货员以及商场保安,请在进入商场时,明确您的身份,选择正确的通道后,找到架子上相应的身份守则,认真并且遵守上面的行为规范。”

    “第二,本商场一共有四层楼,是本地最大的商场,本周日开业大酬宾,老板大出血送福利!无论是顾客还是售货员,只要您介绍朋友来到本商场,您可以获得相应数量的购物券,拥有购物券,可以在本商场内进行消费!”

    “第三,未经允许,不要前往商场五楼!不要前往商场五楼!”

    “那么,”

    广播里的女声又发出扭曲的笑声,“祝您在本商场过的开心。”

    广播里所述的规则,有可能已经被污染了吗?如果有,那么哪一条是假的?哪一条是真的?

    结尾音乐依然是欢快又嘹亮的,如果不是四周阴冷的环境和乌漆嘛黑的视野,可能真的让人误以为自己在哪家年代悠久的老商场里。

    那前面的人影还是一动不动。

    终于,四周渐渐亮起了一些微弱的光,只能让她看清大致的环境,并不能看太真切。

    她所在的地方似乎是一个大厅,她的背后是一道紧闭的大门,前面站着的人影——赫然是一个站在大厅中间的塑料模特,模特是没有脸的,灰白的身体,穿着一套20世纪90年代的老旧衣服和裤子。

    在它的手上拿着一个像是对联一样的暗红画蝠,上面用黑色墨水写着“红星商城”四个字。

    四周灰蒙蒙的,这个大厅还算宽敞,不然广播也不会出现那么大的回声和混响。

    突然,头顶闪了闪,终于有了可以好好视物的灯亮了起来,只是这灯泡像是年久失修,不仅偶尔闪烁,发出滋滋的电流声,而且光线还显得暗黄。

    她抬头一看,大厅的顶部挂着数个电灯泡,里面的灯丝散发着微弱的光。

    在大厅两侧的几根柱子上挂着五颜六色的三角形彩纸,正前方最远的地方挂着三个红色横幅,分别写着“红星商场本周日开业大酬宾”、“各类商品应有尽有”“这里有你需要的一切!”。

    柱子顶上挂着几个大喇叭,刚才的广播就是从这些喇叭里传来的。

    高处挂着彩花彩纸,大多数以红色居多,但地板和墙面都没有装修,只是水泥地,这些原本代表着热闹和喜庆的红色,对比灰白的地砖,显得格外诡异。

    大厅两侧更深处没有亮灯,此刻看过去,光线像是被吸走了一般,如同深渊。

    这不是视觉能力的问题,而是那个地方的确无法站在远处看清。

    苏摇铃见前面那个模特没有动静,便开始观察身边的环境。

    她站在大门前,转身试图推了一下门,但这门十分沉重,纹丝不动,好像被焊死一般。

    在她身侧有两个指示牌,上面写着字,标有箭头,指向左右两条被用带红色丝带围起来的栏杆围成的通道。

    左边,写着。

    右边,写着。

    老打工人了。

    在蝴蝶剧院拥有丰富打工经验的苏摇铃只犹豫了三秒钟,就果断选择了员工通道。

    这个选择很简单,既然有消费券抵扣,那说明这里不提倡白嫖,买东西至少是需要花费消费券的,而没有亲朋好友的她大概率拿不到这个东西。

    空间打不开,身上刚才摸过了,没有钱,那么用什么消费?

    但是员工就不一样了。

    员工不仅不消费,还可以要工资,如果红星商场赖她的工资,她完全可以讨债,站在道德制高点殴打这里的啊不是,是和这里的管理人员讲道理。

    毕竟,她是一个不提倡暴力行为的,遵纪守法的老实打工人。

    顺着员工通道往前走,两侧的视野开始变窄,她正在通过一条不断长的走廊,总觉得有一股阴冷的风从里面吹出来,四周安静的可怕,只能听见自己的脚步声和呼吸声。

    前面的走廊左手有一道门。

    门口又是一个站着的人影,这次是一个没穿衣服的塑料模特,只带了一个帽子,身体上被人用红笔进行了涂鸦,画着搞笑的图案和不明所以的字,比如什么“努力工作!”“好好干”“今天打工不狠,明天地位不稳”之类的话,还有一些凌乱的涂鸦,以及“哈哈哈哈哈哈”。

    模特看着正前方,似乎对自己身上的这些痕迹毫不在意。

    当然,塑料是没有生命的,它想在意也没办法。

    苏摇铃看了一眼,便摇摇头,转身推开门走了进去。

    这个商场的员工精神状态值得关注。

    里面是一个不大的房间,有两张椅子,一张桌子,桌子上摆放着粉笔,红笔等写字用的东西,还有一个小黑板挂在墙上,用白色的粉笔写着——

    什么阴间营业时间,给鬼开的商场是吧。

    滴答滴答。

    钟表走动的声音在房间里很明显。

    在黑板旁边,挂着一个圆形的钟表,此刻的时间是九点十五,只是不知道是早上还是晚上,毕竟刚才一路走过来,没看见窗户,这个房间倒是有窗户,但是拉着窗帘。

    房间里还有几个储物柜,立在角落,墙上挂着一面镜子,镜子上方贴着红纸剪成的字——注意仪容仪表。

    门口很近的地方就有一个半人高的木架,上面摆着数本封面一模一样的员工手册,应该就是广播里所说的各种身份的人需要遵守的行为规范。

    除了这些东西以外,这个房间里还多了另一个东西——

    一个人,一个活人。

    苏摇铃进来的时候,对方立刻转过身,面色局促的看着她,“你,你好……”

    他看起来二十三四岁左右,很年轻,五官算不上多惊艳,但是干净好看,脸色微微泛红,一米八左右的个子,就是话说不利索,“哎,那个……”

    苏摇铃看着她,问,“你是?”

    “啊,我,我叫图苔。”

    按照常理来说,回答了自己的姓名,应该反问回去对方的姓名,但他并不是如此,说完之后,只是悄悄往角落移了一下,好像想让自己从这个房间凭空消失。

    苏摇铃说:“你怕什么,我又打你。”

    “不不不,你误会了,”

    图苔连忙解释,“我,我只是不知道该怎么回答您的问题。”

    苏摇铃又问,“你是当地人?这里的员工?你来这里多久了。”

    “我不是当地人,我应该,应该算是这里的员工吧?我刚来的……”

    他低着头,半晌,像是下了很大勇气,才问出口,“请问,我可以看看那边的册子吗?”

    苏摇铃从架子上拿了两本,扔给他一本,“接着。”

    他说话看起来不太聪明的样子,但是接东西挺准,手稳稳拿到册子后,还很有礼貌的立刻道谢:“麻烦您了!真是不好意思,太对不起了。”

    苏摇铃被他感谢道歉三连整不会了,而且这个对话怎么感觉怪怪的,但这个世界上没有她对付不了的人,她当即决定,打不过就加入,“哪里的话,您太客气了,举手之劳而已,挡住您拿册子的我才要说对不起。”

    “啊啊啊不,应该是我对不起!”

    “不不不,是我对不起。”

    “是我要求太多了!太麻烦您了!”

    苏摇铃看着他几秒,确定这人不是在演自己,而是他真的就这么客气,于是她语气一转,“好了,现在开始我们安静的看书,谁也不要说话。”

    她转身去把门关了,门上还有钥匙,太好了,苏摇铃反手就是一锁。

    众所周知,当你处于某个房间的时候,一定要锁住所有的出口,避免有什么东西突然从那里冒出来。

    远离门窗,远离柜子,你的安全指数就能直接上一个台阶。

    她还挑了个椅子坐下来,准备认真研读一番这份至理名规。

    但苏摇铃很快感觉到了一股若隐若现的视线,似乎有一双眼睛正在看自己,但那注视的目光时不时又消失,比薛定谔还薛定谔。

    她抬头一看,果然是站在角落的图苔,“你有事?”

    “不,没,麻烦您了……”

    “有事就说,不然我就把你手里的册子抢走,然后把你暴打一顿,再扔出这个员工休息室,让你和外面的塑料模特玩干瞪眼。”

    大概是这一番话杀伤力太大,图苔吓得双眼一闭,立刻道,“我想知道你为什么关门你不会是要对我下手吧呜呜呜呜我已经说了对不起了,真的对不起我不是故意麻烦您的……!”

    怎么感觉孩子都快吓哭了。

    这样的人是怎么进这个商场的?

    苏摇铃叹了口气,打断他,“第一,以后不要在我面前浪费时间说废话,第二,我关门是为了防止有别人突然进来偷袭我,懂?”

    “……有人偷袭你?”

    “我猜的,以防万一,这是良好的战斗习惯,你不懂。”

    “啊,你是,你是战斗类的玩家吗?”

    苏摇铃抬头看他,“你是玩家?”

    图苔点头:“对……”

    他的脸更红了,好像自己身为玩家但是表现这么差太丢人的事情被发现,很不好意思,“对不起,我太差劲了……”

    苏摇铃:“哪个城的?”

    “在沙城……”

    没听过的城市,估计连前二十都进不了,这样的城市是不可能有名额的。

    苏摇铃便直接道,“骗我的话就把你先打一顿再扔出去,这话我之前说过吧?”

    “没有,没有!”

    图苔大概也一意识到这句话里的问题,他顿了顿,努力解释道,“我是拿的别的城市的名额进来的。”

    苏摇铃问:“哪个城市?”

    图苔也老实,苏摇铃问什么他就说什么,“西欧奥斯。”

    苏摇铃翻书的动作一顿。

    “你?”

    似乎真的怕被打,没等她继续盘问,图苔便慌张解释,“是这样的,我的异能是电子数据相关,他们说很特别,我也不知道为什么找到我,我不是战斗人员,我是辅助类的……对不起,我说的话可能听起来像是假话,但是我……”

    他不知道该怎么解释下去了。

    在这个副本,先不说异能被禁了,就算是能用,也没太大帮助。

    “那个,我记忆力好,如果你忘记了规则,可以问我!”

    他似乎终于找到自己能帮上忙的地方,小心翼翼向她表示。

    苏摇铃“嗯”了一声,“行吧,你是谁不重要,不管你以前是搞科技的,还是搞辅助的,现在我们都是这个商场的普通员工,先看手册吧。”

    说完,苏摇铃便不再搭理他,翻看起手册来。

    而图苔站在墙角,慢慢蹲下身,也翻看起来,不敢再说话。

    社恐人社恐病犯了。

    房间里还有一把椅子,但是在她旁边,他不敢去坐。

    此刻,站在员工室门口的沈亦脸上看不出任何情绪。

    但越是面无表情,就显得越骇人。

    你那是怕有人偷袭你吗?

    我不信以你的听力,听不到有人来的脚步声。

    关门就算了,还锁门。

    有点东西啊。

    门口带着帽子的白色塑料模特一动不动,一张空白的脸也微微往下偏,仿佛正看着地面,不敢看此刻浑身低气压的沈亦。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