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禁止殴打逃生游戏npc[无限] 第254章 鲜花盛落19

时间:2023-03-31作者:缜白

    “上次你们来了, 把我们害的还不够惨吗?我好不容易走到这一步,你,你怎么又回来了!”

    看的出来“世理”十分痛苦, 而且极度崩溃,车轱辘话来回说。

    苏摇铃等他崩溃了三分钟,等不下去了,“能不能聊了?说说你见到她的情况吧。”

    “世理”一愣, “她?”

    他盯着苏摇铃:“你不是她,克隆体?你也是仿真人?”

    苏摇铃:“你才是仿真人, 你全家都是仿真人。”

    “的确不一样, 原来你不是她,哈哈哈,你不是她!!”

    “世理”突然狂笑起来, 而趴在岩壁上的达芬奇和阿莱塔,虽然听不清他们对话的细节内容, 但却看到了极其诡异的一幕——

    那个可怕的反派正在苏摇铃对面,先是跪地大哭, 大喊大叫,极度崩溃,然后又开始大笑。

    下面的人更惨, 连画面也没有,只能听见声音。

    裁州疑惑:“难道菲欧洛尔对敌人使用了什么可怕的精神攻击?”

    雪六扔了一个雪珠上去了,“我看看。”

    就连千落也一头雾水。

    她开始小心往上走, 贴着墙壁移动。

    头顶的狂笑声也接近了尾声, “世理”突然又有底气了,上下打量苏摇铃:“我说嘛,她怎么可能还会回来, 翡翠她肯定是看不上的,这个地方已经没有什么可以吸引她的地方了。”

    说完,还自己嘟囔了几句,“不过,你和她长得一模一样,肯定有关系,说不定……”

    苏摇铃大概也猜到了一些,她有一个没见面的姐姐,还有一个现在下落不明的妈妈,姐姐或许和自己长得很相似,但妈妈肯定不会和她长得一样,她倾向于来过这里的是妈妈,毕竟遗迹门口就写着“阮乔到此一游”。

    但“世理”刚才的崩溃不像是演的,估计是真的看错了,毕竟——“该死,你们这群黑发人怎么都长得一样!”

    “世理”生活在鲜花城,熟悉当地人的样貌,但却完全不熟悉来自东方的黑发人的脸,估计在他看来,苏摇铃和她妈妈,姐姐都长得一模一样。

    雪六是雪族,特点明显,千落虽然也是黑发黑瞳,但她那御姐的气质,身上在带一把剑,完全和苏摇铃妈妈的攻击手段不同,自然也不会认错。

    但召唤生物的特征,黑发黑瞳的萌妹,看似毫无攻击和威胁性,实际上身上一堆宝贝,还比谁都能算计……

    他能分清就怪了!

    但现在,他很快反应过来,面前的女孩不是之前来过的那个,非但如此,她还似乎很关心当时的情况。

    如果不是克隆人,那就是人类常说的——“血缘关系”!

    他顿时底气就上来了, “想知道吗?我们可以谈谈条件。”

    苏摇铃看着他,像是看一个白痴。

    他不会真的可以靠着拿捏自己吧?

    “世理”见她没有立刻拒绝,立刻激动起来,看来有戏:“我的要求很简单,你只需要把翡翠给我,我就告诉你你想知道的一切——”

    苏摇铃打断他,“你们控制着鲜花城的一切,当然,是藏在幕后,藏在那些见不得光的黑暗里,你们的附身和变形能力是有限的,根据现在的情况来看,我合理推测,是因为你们过度依赖科技产品,而这些产品的致命缺陷就是能源,能源不足以你们维持长时间的变形能力,而将自己的程序输入别人的身体,却有一定的副作用。”

    “世理”冷哼:“你知道又能怎么样?”

    苏摇铃看着他:“那你看看,我说的对不对,副作用体现在对身体的不可逆损害上,所以你们无法长时间‘活’在别人的身体里,而那些类人生物,其实也只是你们研究出来的工具而已,它们的存在只有一个意义,那就是各种性能上都比正常人更合适你们的寄生,或许是体现在损害更小,寿命更长等性能上,这也导致那些类人生物的脑部比正常人更畸形和突出,因为脑部是你们程序生存的最好地带。”

    所以,类人生物也只是他们建造出来的一个傀儡,改造出来的一个人种而已!

    现在用类人生物来称呼它们已经不准确了,苏摇铃更愿意称它们为——某种科技类的程序生命。

    通过写入程序来控制生物,通过程序来转移,复制和表达自己的“生命体”。

    “世理”打断她,“你不是想知道那个和你很像的人的故事吗,你说这些做什么?”

    苏摇铃:“我是想知道,可你要用翡翠作为交换条件,我就没那么想知道了,而且我可以自己推测出来,又有什么必要答应你的条件呢?”

    “你能推测出来?”

    “世理”的脸上写满了“我不信”三个字。

    根据记忆碎片里那一闪而过的一段话,以及它们对鲜花城人类的改造,居然是建立在世界同化规则上的信息来看,这群程序生命对这个世界的控制力远在他们一开始的想象之上。

    但这样的控制,却和眼前附身“世理”的程序所表现出来的窘迫和尴尬截然不同,甚至有些矛盾。

    “这还想不出来吗?你们原本对这个世界拥有绝对的控制权,是实验者对被实验者,高科技文明对低科技文明的地位差,但如今却不得不面临能能源紧缺的问题,还得东躲西藏,连对付我们几个外来者,都要费尽心机,足以说明一件事——”

    苏摇铃看向他,笑了笑,“如果我没猜错,一定是有某些外来者的干预,导致了如今局面的发生,而从你刚才被吓得屁滚尿流——”

    “世理”怒了:“我没有屁滚尿流!”

    苏摇铃一晃而过:“这不重要。”

    “世理”:“??”

    苏摇铃继续输出:“从你刚才的症状来看,这个人多半就是那个和我长得很像的人,而她如果还留在这里,你大概率是连山洞都不敢出的,所以她已经走了,你完全给不出我什么有价值的情报。”

    “世理”气急:“你,我,靠,……你看不起谁!”

    苏摇铃双手抱胸:“那就证明,证明你的价值,否则我凭什么和你做交易?”

    “世理”感觉头部一阵阵发痛。

    怎么回事,这才启动这个身体里的程序多久,就出现副作用了?不对,是这个人类,这个人类果然和那个人一样,又可恶又不讲理!

    他抱着脑袋反复自我暗示:“不气不气不气,别人生气我不气,气坏身体无人替……”

    半晌,他才抬头,看向苏摇铃:“你应该也不想留在下来吧,如你所说,我们曾是这个世界的主宰,只是倒霉过后,变成了这个样子,我的同伴也死了,要不然,你以为那个当地人能这么轻松拿到它的尸体吗?哼哼,你绝不想留下来,但我可以轻松对这个世界造成重大影响,打开离开的门,而你只需要交出翡翠,我们互不相干。”

    苏摇铃说:“比起这个,我更想知道,你们在这个世界的实验是什么。”

    这让他很意外,她居然对离开这里毫不感兴趣。

    “既然你这么想知道,为了表达合作的诚意,我就告诉你一些秘密,”“世理”冷静下来,瞥了一眼远处趴在怪物身上的达芬奇,“你以为自己知道了所有吗?你知道的,并不是这个世界的真相!”

    “原本我并不屑于和你合作,或者让你知道更深的秘密,因为在我看来,你们都是蝼蚁,并不值得和我们在一个层面上交流,但现在不一样了,我知道,你和那个人一定有着千丝万缕的关系,没错,她来过,又走了,毁坏了我们的控制体系,重伤了我的同伴。”

    “你说的没错,这里的世界就是一个实验空间,但实验的内容我不能告诉你,我只能说,那不是什么坏的实验,你也看见了,鲜花城的人类活得好好的,一点问题也没有。”

    苏摇铃问:“那你们植入他们脑子的杀戮命令是怎么回事,这也叫安全吗?”

    “杀人命令?”

    “世理”一愣,随后道:“你不知道,这是为了保护他们,或许说出来你不相信,但这牵着到太多隐秘的事情,我不想骗你,所以不愿意编一个假话来敷衍你。而且,我虽然拿着密钥,但是我从未激活过这个指令。”

    “你们的文明叫什么?”

    “既然你已经猜到了我们的生命形式和科技手段,就像她一样,称呼我们为程序生命吧。”

    “世理”苦笑了一声,“不是所有的实验都是对人类有害的,我能看出来,你和鲜花城的人种是同一种族,只是你们种族当中有很多不同的人种,这也是她当时将我们认为是敌人的最主要原因,以为我们是拿你们做实验。可惜,我们和她没有机会像现在这样,平等的,和平的,站在一起解释清楚误会。”

    苏摇铃冷冷看了他一眼:“你听听自己之前说的是不是人话,就你那态度,碰到我们家的人,不被扔到下面的岩浆里已经是幸运了。”

    “世理”似乎回想起了什么恐怖的画面,打了个冷颤,“不,不说她了。”

    大概是刚才哭太用力,笑的太狂野,他声音有些沙哑,“世理”咳嗽了几声,才继续道,“这个世界并不只是鲜花城着一座城市,还有数个国家,只是我们的——用你们的话说,是巢穴?——就在翡冷翠附近而已,神秘的死亡事件,并不只是发生在这个地方,在其他地方,也死去了大量的人,否则,翡冷翠这座城市不至于如此冷清,连外来者都大大减少。”

    苏摇铃说,“但你们的确最关心的,还是翡冷翠,我想,不会有人无缘无故将自己的老巢建立在一个庞大的城市附近如此近的地方,你们最关注的,依然是这里。”

    “我说过,抛开实验这件事不说,我们其实是这里的守护者,而不是破坏者。她来的时候,按照这里人类的纪年方式来说,是1340年,是她带来了第一波死亡,并且和我们发生了一些冲突,从而造成了实验室能源紧缺,进入低能耗关闭模式,每十年一次,代表死亡的“瘟疫”就会横扫这个世界,而我们自顾不暇,在1348年的时候,差点让“瘟疫”灭绝了这个世界的大部分生命!后来,这些事件被我们修正为“黑死病”,没有引起这个世界人类的怀疑,我们付出努力远超你的想象!”

    苏摇铃却不被他感动,依然毫无波澜,“实验室,你说的是这座山?”

    “其实,我们并没有在这里做实验,这只是一个称呼,她离开后,我和另一个重伤的同伴开始重建这个世界,数十年过去,新的危险再次来临,吉安加利亚佐带兵围攻这里,城民抵抗过,但是仅靠人类的力量是不够的。”

    苏摇铃:“所以你们支援了城民?”

    “不,我们杀死了吉安加利亚佐。当然,用的方法比较隐蔽,他们只知道,这个□□的君主居然在翡冷翠就快沦陷的前夕病逝了。”

    “世理”说,“这是最快的方式,我们不会干预人类的文明进程,不会将超过他们科技水平的武器交到他们手里,也不会打压他们文明的发展,我比你更想看到翡冷翠进入艺术,文化和思想的爆发期!这么多年,翡冷翠面临的死亡危机比你想象的还要多久,百年的时间,我们终于支撑到了现在,但现在没有能源,我又永远失去了我的同伴,没有我们的保护,这座城覆灭是迟早的事情。”

    苏摇铃:“你和我讲翡冷翠的历史,是觉得他们在下面挂着会很凉快吗?”

    “我知道你不相信我,所以我得告诉你,我们做过什么,才能让你知道,我没有撒谎!”

    “世理”激动道,“这些发生过的事情,你可以找里奥纳多,或者阿莱塔,又或者任何一个当地人求证。”

    他转过头,指着远处的达芬奇:“你以为他是好人吗?你并不了解真正的他,翡翠是我们在紧急状态下将能源压缩和保存的临时装置,这么多年来一直放在玫德奇家族,它是实验室的关键能源,也是支撑这个世界生命的能源,而整个世界开始无法抵抗的死人,不是因为瘟疫或者什么诅咒,而是因为他,这个小偷,偷走了世界的能源!是他在屠杀这个世界的人!”

    苏摇铃神情微动,“你说他是小偷?可他一个普普通通的当地人,偷翡翠有什么用?”

    她也看向达芬奇。

    趴在怪物身上的男人注意到她的目光,立刻挥舞着双手向她打招呼。

    动作热情而诚恳。

    “你以为他很普通吗?”

    “世理”冷笑一声,“以他的能力,只要给他时间,很快他就可以研究出翡翠的用处,找到吸收翡翠内部所有能量的办法,到那个时候,他吸取了所有的能量,相当于拿到了这个世界的所有生命和未来,他就会成为这个世界的中心,可以随意打开离开这个世界的门,世界规则你应该知道吧?世界规则第四条是真的!这个世界的中心就是我们脚下的大地,太阳是被制造出来的,围绕脚下大地旋转的一个光源而已,他要去真正的世界,去真正的宇宙!”

    “他如果真是一个普普通通的当地人,我们可以直接启动他基因里的我的程式,控制他的身体,拿回翡翠,但他不是!”

    “一旦你相信了他,杀光了我们,拿走了翡翠,那这个世界才是完了,这个世界那么多人才是完了,我的确看不起人类这个种族,但是我的任务要求我必须保护他们,你明白我的意思吗?我从来就不是你们的敌人,我们的敌人只有一个,就是你刚刚让那些生物救下的男人。”

    “世理”说出了一个惊天大秘密,“我不知道你为什么那么相信他,如果你是相信里奥纳多·迪·皮耶罗·达·芬奇,那你就完全错了,因为他根本就不是里奥纳多!”

    “现在是1476年,或许你并不了解这里的历史,但是我可以告诉你,”“世理”顿了顿,道,“里奥纳多出生于1452年,他今年应该是24岁,或许你会说,上面那个男人满脸胡子看不出年纪,但是这个呢——14岁的里奥纳多,以学徒的身份成为委罗基奥的徒弟,从此便来到了翡冷翠,并且在23岁时成为了最年轻的画家工会成员。”

    “而我们现在见到的这个人,是一个不久前才来到翡冷翠的怪人,一个能找到玫德奇家族翡翠放置地,并且精准的将它偷出来的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