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禁止殴打逃生游戏npc[无限] 第247章 鲜花盛落12

时间:2023-03-31作者:缜白

    裁州紧盯着那两个人, “你看见的是谁?”

    雪六也不敢轻易移开目光,以防远处的这两人突然攻击他们,她说, “一男一女,我不认识。”

    裁州:“你看见的不是你的父母?”

    这不是他一个人的幻觉,雪六也看见了。

    雪六眉毛一挑,“我父母又没死。”

    此刻, 远在雪城的五长老打了个喷嚏。

    裁州:?

    大小姐你礼貌吗?

    雪六没和他啰嗦,人狠话不多,直接瞬发出冰雪风暴冲向远处的两人。

    但风暴还没抵达那两人神前, 就被一股能量挡住, 在路上炸裂开来,逐渐消散。

    雪六看的出来这防御的力量来自哪个方向,她瞬间拉开和裁州的距离, “你疯了?”

    裁州说, “在没有确定他们是什么的情况下, 我不会让你对他们出手。”

    雪六一笑:“看不出来你还是个孝子, 可你想过没有,这是你第一次来这个世界,我想你的父母也不是死在这里的吧?他们绝不可能出现在这里!”

    裁州的表情隐藏在斗篷之后,没人能看见, 但他的语气很坚定, “我说过,你不能对他们出手。”

    雪六目光一瞥, 远处的冰雪已经消散了,而且冲击波还将雾气驱散了部分,但那满脸是血的两人已经不在原地!

    她心中一凛。

    不对, 这两人的移动怎么会完全没有发出声音。

    雪六朝着四周环视一圈,骤然在另一个方向,距离自己更近的地方看见了那两人,僵硬地站在原地一动不动,但显然,他们正朝着她和裁州而来!

    **

    千落停了下来,“不对,是陷阱,前面根本就没有东西。”

    她和乌森反应最快,速度也是一流,不可能追不上对方。

    一定有问题!

    身后的人没有追上来,这根本不合理,那几个玩家不可能放任他们先得到线索,现在他们完全散开了,而迷雾里引诱他们的东西还没有露面。

    乌森说:“那边有人!”

    千落看去。

    这一次,的确是有人,而且并没有和之前一样一闪而逝。

    但不是一个人,而是一群人!

    乌森脸色一黑:“这是什么鬼东西。”

    两人前面的丛林里,密密麻麻站着少说有二十多个人。

    这些人身上全都是伤口,浑身是血,有的人身体还是残缺的,但他们却排成了几排,站的笔直僵硬,一动不动,仿佛在拍什么合照。

    而且,这些人看起来都很年轻。

    没听说这外面还有这么多死人僵尸。

    千落的目光微动。

    手也握紧了武器。

    而乌森捕捉到她的情绪变化,“你知道这是什么?不对,你之前一定见过!”

    千落深呼一口气,“我的确见过他们,但是我不知道他们是什么东西。”

    乌森:“你在哪里见过?”

    千落:“他们是我的同学。”

    她的记忆一下被打开,尘封已久的画面再次浮现,即便是一贯冷静的她,也难以继续平复情绪。

    无数的声音在她脑海里出现,每一个声音她都记得无比清晰,都能和眼前的人对上。

    她的呼吸急促起来。

    乌森大喊:“等等,他们在靠近!”

    前面的雾气在不断飘动,但随着每一次视野被遮挡,下一次雾气散开,那些死状恐怖的孩子们却在一点点靠近他们的位置。

    黑气冲向这些死人,是乌森出手了。

    但没有任何效果,鬼气将他们击碎,可当鬼气消散之后,这些人又再次在雾里凝聚出来,仿佛永远杀不死一样。

    乌森疯狂后退,却看见千落站在原地。

    他不是什么善良的队友,但此刻千落是他唯一的盟友,也是对付怪物的好帮手,她死在这里对他来说没有什么好处,于是他大喊:“快撤,这些东西不对劲!”

    那些东西眨眼间,就已经到了千落的面前。

    乌森管不了她,转身飞快离开,在迷雾里不断前行。

    在冲出丛林的瞬间,他到了一个石坡上,但乌森愣住了。

    因为石块上坐着一个小男孩,小男孩听见响声,回头看他,随后微微一笑, “爸爸,爸爸你怎么来啦?”

    乌森愣在原地,血液上涌,浑身动弹不得。

    他的目光下移,看见小男孩空空如也的下半身,从腰部就什么都没有了,他知道那是怎么造成的,是严重的车祸碾压后的结果,此刻,石块上全都是血迹,但小孩却像是毫无察觉一样,笑着问他,“爸爸,你怎么不过来呢?”

    乌森缓缓伸出手。

    另一侧——

    二十多个人形成圆圈,从四面八方将千落包围住。

    最近的一个人已经碰到了她的手。

    剧烈的灼烧感从她的手臂传来。

    那些声音还在继续。

    她看着那个碰到自己手臂的“人”,他有一张普通少年的脸,一个她已经忘记了,却只是自以为忘记的脸——和其他同学一样,原来她从未忘记。

    少年握住她的手臂,将她的手灼烧碳化,而其他人也在靠近她。

    他满脸是血,却笑着说,“小落,记住了,这是密码。”

    她浑身颤抖。

    下一刻,青色剑光交织在整个空间。

    所有的人影都被斩成碎片,和四周的白色雾气交织在一起,难以辨认。

    **

    诺波尔托有些害怕,他说,“那几个人怎么不见了,我们不跟上去吗?”

    苏摇铃无所谓,“你看,这哪有人给我们跟上去。”

    但凡她跑的快点,的确是能跟上的,但是问题就在于她很摆,连多走两步都不愿意。

    千落那四人都追入丛林去了,他们三个还在小路上。

    苏摇铃的眼睛比另外两人尖多了,她一眼就看见路前面的雾里隐约站着一个人,“前面有人。”

    阿莱塔吓了一跳,“是不是刚才一直躲在丛林里发出声音的人?”

    苏摇铃指了指方向。

    三人往前走了点,那雾里的人一动不动,实在诡异。

    阿莱塔忽然不在往前,颤抖着声音说,“多,多,多……”

    诺波尔托喊出了那个名字:“多妮莎!”

    阿莱塔惊慌道,“她怎么会在这里?她不是死了吗?”

    诺波尔托也脸色煞白:“肯定死了,我亲眼看见,尸体绝不可能出现在这里,这,这到底是什么东西?!”

    苏摇铃摸了摸手链,一道冰刃飞了出去。

    但冰刃只是穿过“多妮莎”的身体,她的身体像是气体一般波动了一下,随后又凝聚回来。

    诺波尔托指着左右两侧:“那里也有人!”

    苏摇铃目光一扫。

    左边是一个女人,右边是一个男人,他们和多妮莎一样,目光呆滞,不同的是,这两人的脸上都有血,少了小半截侧边的身体,仿佛被什么东西砍断了一样。

    阿莱塔:“他们,他们是谁?”

    这两人都不是鲜花城本地的样貌,还是黑发,似乎是外国人。

    当然,是对阿莱塔而言的外国人。

    苏摇铃说,“是我爸妈。”

    阿莱塔:“什,什么?”

    花神也有爸妈?不对,有些神的确是有父母的,但那不也是神吗?

    紧跟着,一张卷轴被苏摇铃展开,巨大的金元素冲击力狠狠撞向左右两个方向。

    和多妮莎一样,这两人也瞬间消散,但是紧跟着又很快凝聚起来,像是雾气一样,而且,他们离苏摇铃等人的距离更近了!

    “多妮莎她过来了!”

    阿莱塔慌张道,“怎么办?!”

    苏摇铃还在往外掏卷轴。

    这是低等级的元素魔法攻击卷轴,她在交易市场买的,价格不菲,但对她来说不算贵。

    三张卷轴同时激活,攻击三个方向。

    777感叹:“老板,你就不怕这真是你父母的尸体?他们的车祸肯定是假的,但死在遗迹里,也不是没有可能。”

    苏摇铃说:“就这强度他们就死了?那我宁愿相信他们死在车祸里。”

    刹那间,三个方向的元素疯狂暴动起来,连带着雾气一起产生了混乱的旋涡。

    就在这个时候,阿莱塔感觉自己被一双冰冷的手抓住了身体,随后脚下一空,她被扛了起来。

    三长老雪独送了四个赤金的冰人,苏摇铃召唤了两只,扛着阿莱塔和诺波尔托就让他们往前一路狂奔。

    而她留在了原地。

    苏摇铃看着波动的雾气:“果然,攻击它们虽然不能杀死他们,但是可以拖延时间,只是我想看见这些东西的人,要么就害怕的不敢攻击,要么就不忍心下手。”

    切尔诺斯用自己胖胖的身体感受了一下雾气分子,“发明这玩意儿的东西可真阴险,这些东西已经涉及到了精神和物理层面,不仅可以干扰人的感官和精神,还能摄取部分记忆,投射成为他们熟悉的人的影子。”

    它就是干这个的,任何进入切尔诺斯幻境里的人,无论是记忆还是装备,都能被它模拟检测出来,而眼前的雾气对它来说,只是一个小手段。

    就像是777以前一样,攥取人大脑里对死亡和印象深刻的人物的记忆,从而利用这些记忆反过来攻击这些人。

    “它只能攥取部分的记忆,不过……这目的太阴险了,太阴险了!”就连切尔诺斯都忍不住骂起来。

    能不阴险吗?

    把别人记忆里印象最深刻的死人,或者死去的亲人在挖出来,只为了给它隐藏在雾气里的攻击粒子做伪装!

    雾气里有两种粒子,白色的干扰精神,悄无声息的攥取记忆,而有色的则是攻击粒子,长时间接触就会被焚烧死亡。

    而它利用“人”的影像,作为粒子的伪装,攻击粒子就像是一个个像素一样,组成了一个个“人”!

    这就是为什么攻击会穿过他们,会扰乱他们,但是他们最终还是会重新聚合在一起,恢复原本“影像”的原因。

    既然是类似雾气的分子,那就好办了。

    只要和她刚才做的一样,用其他元素产生的攻击波,将这些攻击粒子冲远,就可以获得逃走的时间。

    但是被人追着的感觉不是很好,所以她决定送它们一份大礼。

    围攻她的粒子群只有三个,“多妮莎”,“她爸”,“她妈”。

    虽然这样的称呼有些古怪,但也将就了。

    她又召唤出三只四眼怪物,用来干扰左右两侧的“爸妈粒子”和前面的“多妮莎”轻轻松松,很容易拖延时间。

    冰人的等级虽然高,但是不可复活,而且这些攻击粒子是有灼烧效果的,冰人上就是送。

    苏摇铃拉开距离,往另一侧跑了五百米,拿出规则之笔,开始在地上绘制魔纹。

    她要做的是一个临时的,很简易,但是却没人能想到的东西——

    给这座山附魔!

    在主要的几条山道上绘下关键文字,等五枚魔纹绘制完毕,就可以完成这个效果,当然,免不了消耗一些霾石和精神力。

    雾气对她的方向干扰很强,但苏摇铃有游魂,它们的行动速度很快,可以在最快的时间内游历散开,找到合适的位置,在通过疯狂之书和她之间的联系,引导她到位。

    三只四眼怪物果然很快就被灼烧死亡,她又补了两波,总算是完成了五枚魔纹的镌刻。

    而这一次,当身后的“多妮莎”再次靠近时,她没有继续召唤出怪物拖延时间,而是转过身,“送你一份惊喜——”

    话音刚落,五枚魔纹被同时注入一百霾石的能量,触发了一次性的阵法效果——炎热!

    火元素疯狂涌动!

    而地表的温度也开始疯狂攀升。

    阴冷一扫而过,在雾气里狼狈逃窜的千落,骤然看见一股湿气的分界线从低往高升上去,随后消失。

    而这分界线,就像是火焰一般,将所有的雾气,包括雾气里的那些可怖死人,都“烧”的干干净净!

    只要地表温度够高,雾气就会消散!

    和水雾分子结合在一起的特殊粒子,也将没有任何载体可以让它们依附行动。

    和苏摇铃推测的一样,雾气的存在是它们的必要条件,否则,这些粒子大可以直接入侵到城里,想做什么就做什么,还用的上他们吗?

    雾气散去,四周清明起来,五个字符的光芒渐渐暗淡,支撑不了多久。

    等温度一旦下去,雾气就会重新聚拢,而藏在其中的科技粒子已经因为这一次突然爆发的高温彻底被破坏,无法在形成威胁。

    被两个冰人扛着跑了一路的阿莱塔和诺波尔托也被扛了回来。

    没办法,把他们两人放在任何一个地方,都会被死人粒子找到,然后白给。

    苏摇铃只能让冰人扛着他们四处狂奔。

    可视度增加之后,苏摇铃看见前面正朝着他们而来的雪六。

    她身后还有两个冰人,也扛着什么东西。

    走近了才发现 ——

    冰人扛着的人是一个人形的冰块,里面冻着一件斗篷,啊不是,仔细一看,是一个穿着斗篷,面容遮盖的很严实的人。

    雪六看了一眼苏摇铃旁边的两个冰人。

    奇怪,我当时多召唤了两只出来吗?

    苏摇铃问,“他怎么在冰里。”

    雪六随口道,“他不老实,我把他冻住了。”

    一路走过来,其实冰已经化了不少,等放在地上,彻底融化了。

    裁州这才黑着脸醒过来:“你——”

    雪六瞥他,“怎么,我救了你的命!”

    她摇头:“不过这是谁干的,差点把我的冰人弄化了。”

    如果不是冰人是赤金等级,实力够强,换做一般的冰人,现在已经成水了。

    远处飞快窜过来一个人影。

    ——千落浑身都是灼烧的痕迹,一只手臂烧焦了半边,她扫了一眼几人,“你们刚才没遇到……奇怪的事情?”

    除了裁州浑身湿透,正在拧水以外,其他人都完好无损,尤其是这三个当地人,身上居然一点伤都没有。

    雪六说:“碰到了些死人,现在没了,不过我看你伤的挺重,你不是和你的同伴去追了吗,怎么就你一个人回来了。”

    千落摇头:“走散了,我估计他也是凶多吉少。”

    雪六偏头看她,“你眼睛怎么红的。”

    千落转过脸:“高温熏的。”

    雪六:“嗯?”

    高温有着效果?

    诺波尔托在旁边直摇头:“这地方肯定是被魔鬼占据了,不然死人怎么能出现?说不定哪里就藏着地狱的大门,我看这里太危险了,咱们还是回去吧!”

    阿莱塔看向苏摇铃,只等她拿主意。

    千落等人是肯定不会回去的。

    苏摇铃抬手,指了指高处的一个方向,“或者回去之前,我们可以去那里看看。”

    那里有几棵树,长得歪歪扭扭的,但是和画稿上的树很像,不远处是一个石坡,正好是开阔地,但最重要的是树木下面,是一个黑魆魆的洞穴。

    她想,达芬奇的确是个聪明人。

    白雾里有超越这个时代的科技手段,说明可能是那群类人生物的巢穴,而它们不想被人发现自己藏在这里,所以布下白雾也很合理。

    而达芬奇偏偏就藏在这里!

    除了类人生物,没人可以进来找到他,哪怕是类人生物控制的人类。

    但类人生物更想不到,他就藏在自己的老巢。

    没有了迷雾的干扰,几人很快爬上山坡,来到了洞穴入口处。

    诺波尔托蹲下身,观察地上的痕迹,“这里有人的脚印,而且还很新鲜。”

    雪六点头,“那估计就是这里了。”

    他们往里面看了看,一股比外面更阴冷的风从里面吹了出来,说明里面不是死路,诺波尔托扔了块石头下去,听到当当当的撞击声渐渐远去,下面很深。

    这根本就不像是人能藏身的地方,黑暗,压抑,充满了不祥的气息,入口十分低矮。

    但所有人隐约意识到,在他们脚下最深处的黑暗里,似乎就藏着这个世界的人们,从未发现过的可怕秘密。

    ,::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