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禁止殴打逃生游戏npc[无限] 第239章 鲜花盛落4

时间:2023-03-31作者:缜白

    “莱婓尔*波奇, 是城里有名的老乐师,只需要随便打听打听,就能知道他住在哪里。”

    千落:“他来你们这里表演时偷走了翡翠?”

    利纳克斯:“你问的太多了, 你们只需要找到翡翠就足够了。”

    利纳克斯的态度很奇怪。

    他并不想让他们知道关于翡翠更多的事情。

    “我怎么知道哪块是你要找的翡翠?”

    “你会知道的,”

    利纳克斯说,“当你看见它的时候, 你就会知道它是我要找的东西。”

    **

    一直到站在街上吹着鲜花城夜间的冷风,眼镜男人才清醒过来。

    他有些不敢相信刚才发生的一切,一个高等级玩家, 怎么可能一个照面,就被一把普普通通的刀杀死了?

    眼镜男人低声问:“那个利纳克斯……是玩家?”

    千落说,“不像。”

    她试了试, 之前被阻断的力量又回来了。

    束缚她的力量在她走出身后那栋房子时消失的无影无踪。

    “他如果只是一个普通人, 怎么可能杀得了我们?”

    眼镜男人环视四周, “这里看起来明明就是一个普通的中世纪小城, 文化和科技都不可能太发达,他怎么能把我们压制的这么惨?”

    千落说, “所以他不可能只是一个普通人。”

    一个获得了强大力量的本地人吗,还是一个永远被留在这里的高阶玩家?怎么看,这个利纳克斯都很古怪,也很危险。

    眼镜男人, “那我们现在,真的去找那个乐师?”

    他叹了口气, 没想到刚出场就差点被别人秒了, “对了,我叫作曲210,你叫我老曲就行。”

    千落:“千落。”

    作曲210问, “你是云雾山的人?”

    两大城市的人最好认,一个是雪族,另一个就是云雾山。

    要找乐师,先要有地址。

    要问地址,就要找到人。

    但此刻深夜的街上一个人也没有。

    千落扫了一眼,随便找了一户人家,敲了会门,没人应答。

    眼镜男人说:“要不然换一家?”

    千落扫了一眼房子四周的物品,窗户上晒着东西,门口台阶上放着水壶,台阶上还有新鲜的沾由泥土的脚印,墙上的架子上花长得很好……这并不是没人居住的房子。

    如果这一家不开门,那可能下一家也不会开门。

    夜间的城看起来完全没有问题,安宁静谧,但千落总觉得哪里不对。

    她直接踹开门,从正门走了进去。

    屋子里很黑,但是尽头的架子上是点着灯的,那油灯很微弱,似乎快燃尽了,左手边就是厨房,千落刚进去,就看见地上有一个影子。

    她取来油灯,照亮地上的人。

    是一个妇女,她试了试,身体冰冷,没有呼吸,看样子死去不久。

    眼镜男人也跟着走进厨房,他脸色微变,“这里怎么……”

    这里面全是死人!

    孩子坐在椅子上一动不动。

    男人倒在餐桌旁边。

    千落站起来,离开房子,找到了隔壁的屋子,也同样敲门。

    没人应答,破门进去。

    还是尸体,但已经隐约有臭味,死的比前一户早很多。

    她算是知道,拥有密集房区的城镇,为什么夜里没有一户人家点灯,街上也没有人了。

    眼镜男人跟在她身后,“这一城的人,不会都死光了吧??”

    怪不得利纳克斯说,城里人不剩多少了。

    但也真是邪了门了。

    没有挣扎打斗的痕迹,也没有伤口,这些人就这么死了。

    **

    此刻的神殿内,大量的烛光照亮了墙壁上精美的浮雕和装饰物。

    在护送“花神”回神殿的路上,又有三个人突然死去,尸体和多妮莎一样,被带走了。

    诺波尔托和阿莱塔等人毕恭毕敬的站在下面,不敢抬头看台上坐着的少女。

    还有很多人挤在殿外,包括计划和苏摇铃拉进距离的乌森和世理。

    但他们是没有资格去见神的。

    负责今晚仪式的诺波尔托已经托人去告知玫德奇家族今晚发生在广场的事,但在玫德奇家族派人过来之前,他不能让其他闲杂人等接近“神”。

    阿莱塔就更不明白了,为什么神会选择自己。

    是因为多妮莎吗?还是真的因为幸运降临在自己身上了?

    今晚发生了太多事情,她一时还没清醒过来,只觉得脑子混沌糊涂,想着如果有机会,一定要让神复活多妮莎。

    ——如果她知道,苏摇铃选择她只是因为她当时站的位置离自己比较近,而且面相看起来也很单纯好骗的话,估计不会相信这个原因。

    她算是看出来了,诺波尔托虽然是负责人,但也只是民众中的领头者,并不是这座城市的最高阶级,而阿莱塔心事重重,心里想着全写在脸上,是打探消息的最好对象。

    她问:“城里发生了什么。”

    只用这一句话,诺波尔托就一股脑全倒了出来。

    从一个月前开始,鲜花城民之中,就出现一股恐慌——身边的人总是突然莫名其妙就死去,上一秒还好好的,下一秒就没有了呼吸。

    就像是有一个无形的死神,随机选取着它的猎物,不讲任何道理,点中了谁,就直接把人带走。

    一开始只是老人,后来连年轻人也逃不掉,男女都有,根本毫无规律。

    谁也不知道下一个会不会轮到自己。

    这古怪的死亡从未停止,甚至越演越烈,原本城中有十几万的人口,现在只剩下几万,或许更少,因为已经没人可以去统计了。

    原本想着借着这一次的鲜花节祭祀神明,祈求祝福,能驱散这未知的死亡威胁,但没想到,就连被选中给神明献上祝福的人——多妮莎,都死在花车之中。

    苏摇铃想了想,“是挺奇怪的。”

    “神,您,您可以复活多妮莎吗?”

    阿莱塔颤抖着提出了想了一路的要求。

    毕竟在他们眼里,神是无所不能的。

    诺波尔托呵斥她,“神会拯救我们的,你的心里只有你那个朋友!对神明提要求,是你最大的不敬!”

    阿莱塔毕竟还年轻,这下更害怕了, “我,我说错话了……”

    苏摇铃说,“别吓着她,这件事没有那么简单。”

    她撑着下巴,“魔鬼的仆从已经来到了鲜花城,我的身份需要保密,从现在开始,对外宣称我已经离开,只有这样,我才能救下还活着的人的生命。”

    瞎编嘛,又不是什么难事,

    现写自己的人物设定并且给npc们增加一些剧情体验而已,很轻松的。

    诺波尔托脸色大变:“魔鬼,魔鬼真的来了?!”

    死神到底还是神,但恶魔,魔鬼,那可就是所有人都唾弃,惧怕,恐惧的东西了。

    “如果在城里见到任何表现诡异,拥有非普通人力量的人,立刻告知我,从现在开始,我只信任你们二人,这件事绝不能泄露出去,明白吗?”

    诺波尔托神情激动:“您放心!”

    天哪,上帝,神居然如此信任他,他居然,能得到如此大的荣幸!

    苏摇铃最近没遇到什么奇葩,自然也没有什么马甲可抄,于是她说,“为了方便我隐藏自己的身份,你们可以给我一个名字暂用。”

    诺波尔托惶恐:“这,这怎么可以,我们怎么有资格给您命名。”

    苏摇铃:“这只是个马甲,不是给我命名,你明不明白?”

    阿莱塔小心道,“菲欧洛尔,这个名字可以吗?”

    在他们的语言里,这是鲜花的意思,也是花神的另一种身份。

    苏摇铃点头:“好,不错。”

    她说,“接下来,我有三个问题,你们必须认真,诚实的回答,并且绝不泄露出去半个字。”

    诺波尔托深呼一口气,“您说!我向我的生命发誓,绝对没有半句假话!”

    苏摇铃说,“你们只需要回答我,这三句话是真,还是假。”

    “第一句话,人不会说谎。”

    诺波尔托迟疑了:“这个……是假的!”

    虽然在神面前美化人很重要,但是神说了,要说真话。

    苏摇铃问,“阿莱塔呢?”

    阿莱塔没想到还有自己说话的机会,她有些紧张,“是,是假话,人有时候是会撒谎的。”

    苏摇铃若有所思。

    这是这个世界的规则,她自己看不出来,但说不定这个世界的原住民能给出点什么不同的观点。

    她又问,“第二句话,人不是血肉之躯。”

    诺波尔托虽然奇怪,但向来这两句话都是神在测试自己的忠诚和诚信,所以用一些常识问题来问,也就合理了,他当下更加坚定要以自己的真诚打动神,“这句话也是假的!人肯定是血肉之躯!不是血肉之躯的物品,是没有生命的!”

    阿莱塔却脸色有些怪异,但她还是说,“这就话是假的。”

    苏摇铃继续问,“第三句话,大地是一切中心,太阳围绕我们的世界转动。”

    诺波尔托想了想,“这个……我听教会的人说过,这应该是真的,大家都这么认为,有学问的人,也是这么说的。”

    阿莱塔点头:“应该是吧,我,我不是很了解这些东西。”

    地心说,在这个时代流行也很正常。

    苏摇铃却看向了阿莱塔,“第二句话,你似乎有不一样不一样的想法?”

    阿莱塔连忙摇头:“不,不,我和诺波尔托想的一样!”

    她小心抬头看,却发现苏摇铃正看着自己,眼里带着审视。

    诺波尔托道,“阿莱塔,千万不能欺骗神明,神知道你的一切,你的过去,你的未来,还有你的所有想法!”

    阿莱塔急着解释 :“我,我不是说第二句话有问题,是因为之前,我,我听过有人说过这句话……”

    苏摇铃问:“什么话?”

    “人是不是血肉之躯……是我的朋友,多妮莎说的,她莫名其妙问了我这句话,我问她怎么回事,她只是说,她有个奇怪的邻居……”

    阿莱塔脸色一变,“对了,多妮莎死之前,和我说过,她在那个邻居的地下室里看见了极其可怕的东西……!”

    这就是线索了。

    城里的人不会莫名其妙死去,一个在思考世界规则的人,也不可能那么简单,尤其是这个人可能还是个原住民。

    苏摇铃立刻走了下来,“诺波尔托留下来,按照我说的宣布,阿莱塔带我去看看那个奇怪的邻居。”

    两人这才再次抬头看向苏摇铃。

    这一眼,却同时瞳孔地震。

    因为苏摇铃的面容已经变了,不再是第一次看见的那个模样,虽然还是少女,但此刻明显变成了当地人的样貌,脸颊红扑扑的,有着亚麻的发色,鼻梁小巧挺拔,眼睛像是会说话,漂亮,精巧的五官,但却陌生,这是他们没有见过的一张陌生人的面容。

    这就是神的能力吗……!

    两人同时震撼不已,说不出话来。

    苏摇铃:不,这是道具的能力。

    千面,可以让她拥有无数张面容。

    苏摇铃说:“还有,从现在开始,记住,我叫菲欧洛尔。”

    阿莱塔和她从后门离开了神殿,说是神殿,其实更像是一个中等规模的教堂,教堂的影子很快远去了,路上的夜风很冷。

    苏摇铃当然不知道前门还有一个自己的热心“教徒”乌某森正在等着,她和阿莱塔此刻正朝着多妮莎的家走去。

    走在镇子冰冷的石路上,苏摇铃问,“多妮莎的邻居是什么样的人,叫什么?”

    “那是一个怪人,我没有见过他几次,但是我觉得他很可怕……”

    阿莱塔回忆着说,“诺波尔托说那个人是一个疯子,让我们别和他说话和来往。”

    她想了想,总算是从记忆深处找到一个名字,“多妮莎和我提到过,那个邻居好像是叫做什么……皮罗?不对,不是这个名字,里奥……好像是叫里奥,全名我不清楚。”

    忽然,苏摇铃停了下来。

    “神……啊,菲欧洛尔,怎么了?”阿莱塔疑惑道。

    苏摇铃看向路边高处低着头的雕像,问,“这里到处都是这种雕像吗?”

    阿莱塔点头:“对,城里有很多雕像师,教堂那里雕像是最多的,但是在玫德奇家族的赞助下,城里也开始有了很多雕像,有什么问题吗?”

    苏摇铃说,“没什么。”

    只是觉得,那雕像低头不是在看地面。

    而是在看从地上走过的她们。

    苏摇铃走向雕像,看见雕像的下面刻着一排字——

    “找到它的名字。”

    她一抬头,却发现雕像正好和自己四目相对。

    这冰冷的石像不像是之前冰尸庄园见到的石灰石雕像那么脆弱,它看起来冰冷,坚硬,而且浑身漆黑,双眼如同深渊。

    对视了一会,苏摇铃转身,“距离你朋友那个邻居家还有多远?”

    阿莱塔说,“前面那个街道转过去就到了。”

    两人转身往前沿着街道继续走,街道两侧的窗户背后很暗,没有哪户人家在窗附近点了灯。

    有些窗户后面站着人影,但那些人影一动不动。

    如果有人能进去,就能发现,那些人影早已经成了僵硬的死尸。

    ,::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