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禁止殴打逃生游戏npc[无限] 第222章 蝴蝶剧院19

时间:2023-03-31作者:缜白

    苏摇铃的话, 乍一听像是在胡扯。

    像是为了稳住叶伟同的胡编乱造。

    但细细一想,陈烨和噜噜噜却发现,她的这些“洗脑发言”, 居然真的完全契合眼下的情况, 不仅没有什么矛盾的地方, 而且, 还解答了他们很多地方的疑问。

    但紧跟着,陈烨联想到一个更惊人的推论。

    蝴蝶剧院存在的意义是什么?

    这里面,有完整的观众守则, 员工守则, 而且各不相同,十分复杂, 不同的时间门不同的人物, 前往不同的地点,会有不同的遭遇, 每种遭遇发生时, 又该如何应对。

    似乎剧院对员工, 对观众, 都是十分照顾的。

    不到万不得已, 不会轻易让他们“死亡”。

    但这种照顾,又和某些守则里表现出来的“简单粗暴”十分矛盾。

    比如, 只要观众的认知混乱还没到一定程度,就让他们继续观看表演, 而不是直接送上舞台,又比如,员工要远离那些混进来的脸不对生物,且为了避免员工被这些生物发狂杀死, 还提醒他们,不要攻击此类生物。

    这是温和的,控制的,精细的守则。

    但是,巡逻员工却可以直接击杀不愿意配合的观众,这又是粗暴的,简单的,没有任何保护可言的。

    当然,保护类的条款在陈烨和噜噜噜等人看来,是占据大多数的,所以他们才会认为,蝴蝶剧院是一个类似保护被污染的观众的地方。

    但此刻,如果观众早就是死人了,那么保护鬼魂,就显得有些非主流。

    主流的污染控制设施,都是为了保护活人,保护鬼魂,他们还是第一次见,实在没什么必要。

    但如果转换一个思维——

    保护员工,是因为剧院需要员工来替它完成一些工作,所以没必要让员工进行太大的损耗。

    而如果一开始,蝴蝶剧院就没有打算要保护观众呢?

    那么,简单粗暴的击杀命令也就可以解释了,但矛盾的就在于,要解释前面的保护条款。

    除非,那些只是看起来是保护,或者让员工和观众以为,那是一种保护呢?

    苏摇铃曾经在塔的副本里经历过灰烬高中那个世界,里面的所有规则都是学校制定的,但是学校被怪物“校长”控制,而“校长”需要吃掉“学生”,但并不是所有的“学生”都是它的食物。

    它需要对其进行培养,污染,等到食物“成熟”,再“吃掉”他们。

    蝴蝶剧院,未必不是一座鬼魂的“饲养场”。

    死去的人来到这里,但他们还不能被剧院“吃掉”,他们需要在这里等待一段时间门,观看舞台上的表演,等到他们崩溃,疯狂,认知扭曲,变成更加混乱的存在,才是剧院要的。

    从一开始,他们就没有活着离开这里的希望。

    从一开始,观众就是剧院牢牢抓住视的猎物。

    如果剧院也是“进食”类的怪物,它必然有一个“进食”的行为。

    翻遍所有的规则,最符合的无异于一条——

    进入舞台,上场表演。

    难道,舞台就是它的“嘴巴”?!

    原本他们就无法接近舞台,而现在的推测,更加将去舞台的路封死了。

    陈烨和噜噜噜同时陷入了沉默。

    而此刻的乔尔诺心里想的简单的很多,只有一句话,

    “她说的好有道理,原来这群观众早就死了!怪不得他们可以上台。”

    **

    “不可能,不可能!”

    叶伟同狠狠捶打着自己的头部,似乎想把这段恐怖的记忆扔出自己的脑海,但没有用。

    越想忽略某个东西,那个东西反而记得越牢。

    他不是彻底遗忘了这段记忆,只是为了保护“自己”,他刻意将这段记忆美化,扭曲,改成了一个他最低限度能接受的结局——他们活了下来,而他还可以在见到自己的儿子,所以才来这个灵媒推荐的地方。

    他能改变的东西有限,所以他尽可能将爆炸声改变成为雷声,将血水改为雨水……

    不对,不对!

    叶伟同睁开了血红的眼睛,“如果我死了,我怎么会知道他们如何污蔑我的儿子,如果我死了,我怎么会知道我的儿子死了?!”

    乔尔诺一愣。

    糟糕,怎么连这个发狂的中年男人,都比她更快发现这里面的破绽和矛盾了。

    然而,被质疑者——我绝不会出错,如果我说错了,那也是对的——苏摇铃依然面不改色,声音没有半点慌张,“我只是这里的一个员工,你要的所有答案,我这里不一定都有,就算有,我也没有必要告诉你。”

    乔尔诺:“……”

    卧槽,妹妹你好拽。

    我好喜欢。

    “但是我可以告诉你,你以为这里是地狱吗?不,这里是蝴蝶剧院,你们所有的一切,你们的灵魂,都在蝴蝶剧院的掌控之中,你的儿子也是死在同一个地方,他的一切,很可能也被剧院掌握,从而反馈到你的身上。”

    苏摇铃说,“你的儿子和他们死在同一天,你们一起进来了,那你的儿子呢?”

    叶伟同眼里的疯狂骤然消散,他颤声问,“你,你是说……”

    “今晚来看表演的观众,可不只是你们几个。”

    可是,可是他从头到尾,没有关注过其他的人!

    那些坐在漆黑观众席上,和他们没什么交集和接触的其他观众,那些在他前面,或者在他后面才进入剧院的其他人,他从来就没有仔细观察过!

    “无论是谁告诉你的,是真话也好,假话也好,说不定现在都能实现——在蝴蝶剧院,你或许能见到你的儿子。”

    苏摇铃说,“现在,你是要去验证这个可能性,还是留在这里,看看是你能杀了周歌,还是他们父女,先杀了你。”

    先不说是不是一打二,就冲着这个能见到儿子的可能性,哪怕这不是真的,他也要去试试!

    于是,叶伟同没有任何犹豫,转身朝着主厅跑去。

    身后的周歌松了口气,才注意到父亲的双手全都是血。

    她连忙撕下自己衣服,替他包扎伤口,以免伤口再被伤到。

    疯子笑了起来,“不用不用,爸爸不疼,你快离开这里,”

    他压低声音,“这里不安全,别靠近那几个带着红色面具的人,记住,记住了吗?”

    周歌不理解:“可那个人刚刚才帮了我们……”

    疯子脸色瞬间门严肃起来,“记住,你要记住,你要离开这!”

    周歌只能点头,把要说出口的话咽了下去——

    那句话是,。

    **

    江陵已经到了舞台后方。

    从这里可以看见观众席的一些座位,那里坐着零零散散的黑影。

    有些人站起来,离开了观众席,有些人依然在盯着舞台。

    舞台上空空如也。

    但是他知道,一旦他进入舞台。

    他就会知道,那些观众在看什么。

    因为他,即将成为“演员”。

    **

    “怎么办?!”

    赵逢在房间门里走来走去,他的脸色不是很好,但有面具的遮盖,林小萧并不知道他真实的状态,“咱们必须要去舞台,不然就完蛋了!”

    林小萧说,“那不正是假江陵希望我们做的吗?”

    赵逢:“可是我们不去,留下来就只有等死!”

    林小萧犹豫。

    “没有时间门了,你没听见广播吗?”

    “正是因为听见了广播,所以我才犹豫。死人才能上台!如果我们现在过去,肯定会出事的,最后还是会被淘汰,赵逢,我们和那些出身大城市的人不一样,我们都是靠着自己一步步走到这里,拿到名额的。”

    林小萧脸色苍白,还没恢复过来,但她现在的心情也很矛盾,“你以为我不知道你说的那些吗?越是这样,我们越要谨慎!”

    “你的意思是我不谨慎?!”

    “你冷静点!”

    林小萧继续道,“我不是这个意思,我们争吵是不会有结果的,但是我有一个办法。”

    她看向赵逢,走向他,拍了拍他的肩膀,“死人才能上台,你自.杀,然后就可以去舞台了。”

    赵逢突然不说话了。

    他说,“那为什么不是你——”

    话未说完,他突然感觉有什么不对。

    腹部,腹部被刺入了一把刀!

    林小萧是那个握着刀柄的人,“在这里死去不会真的死去,这只是个竞争副本,我知道你会犹豫,这是你教我的,我只是在帮你做决定,这是我们迟早要去尝试的,死人才能上台,说明死人也可以继续留在这里,不然如果退出副本了,还怎么上台表演?”

    赵逢说不出话来。

    “你说过,现在我只能相信你了,你也只能相信我,我们没有时间门了,所以你一定会理解这个计划,对吧?”

    **

    剩下的几个玩家,都聚集在一起。

    一号噜噜噜,五号陈烨,八号乔尔诺,十号苏摇铃。

    广播既然已经指明了接下来他们要做的事情,那他们也没有必要在留下来,照看疯子父女。

    前面不远处,就是主厅。

    但他们不会往前走,而是要从另一个方向,走向舞台后台,然后准备上台。

    乔尔诺有些怀疑,“你们真的认为,我们也是死人吗?”

    这是陈烨一开始提出来的,而噜噜噜也认同,苏摇铃没说话,但前面两人的结论都是基于苏摇铃所提出的“死人才能上台,观众可以上台,观众是死人”的推测。

    ——“既然员工也可以上台,那么员工又为什么不一定是死人呢?”

    在这里,死人有两种,一是没有灵魂没有意识的尸体,另一种,就是有灵魂,有意识的活死人。

    而他们不正好符合后者的概念?

    “我不知道,”

    噜噜噜看了一眼苏摇铃,“我们没有任何证据,只有一个猜测,如果猜错了,就全都完蛋。”

    陈烨笑道,“还有另外一种方法,我们让一个人去试试,不就知道是真是假了。”

    走献祭流是吧。

    献祭队友,该有都有。

    “万一要是队友消失了,我们也不知道发生了什么,最后还是要自己去。”噜噜噜摇头,并不相信这种费时费力规还招人讨厌的计划。

    陈烨说,“我无所谓,就是不知道777会不会害怕。”

    他当然不关心苏摇铃是不是害怕,这句话只是硬cue苏摇铃发言而已。

    苏摇铃没打算绕圈子,她说,“我不知道你的手册是怎么写的,我们是巡逻员工,反正我们的守则有问题。”

    噜噜噜:“嗯?”

    怎么还有他没看出来的问题?

    “巡逻时间门,”

    苏摇铃说,“巡逻时间门很有问题。”

    乔尔诺记忆不错,这又是保命的手册,自然会记得清楚,“工作时间门是晚上19:00—次日凌晨7:00,巡逻时间门为一个小时,休息时间门为两个小时,在非巡逻时间门,必须在舞台后方的员工休息室内休息。当然我们根本就没有遵守,也没有好好巡逻……”

    噜噜噜继续说出后面的内容,“巡逻时间门三个小时为一个周期,第一个小时巡逻,后面的时间门休息。”

    他皱眉:“这有什么问题?”

    虽然在凌晨工作有些诡异,但是这个剧院的开放时间门就是这么阴间门,再加上到处都是死人和鬼魂,还有莫名其妙的怪物,感觉阴间门时间门更合理。

    这要是开在大白天,大中午,那才是奇怪的。

    苏摇铃看了眼两人:“你们真没发现?”

    她顿了顿,道,“有巡逻的时间门,休息的时间门,巡逻地点和休息地点,但是却没有吃饭的时间门,地图上,也没有吃饭的地方。”

    “我们,不需要吃东西。”

    而且是连续十二个小时。

    劳动法听了会沉默,打工人看了会流泪。

    他们不是死人,但是他们的身体,是无主,无意识的身体,也就是——尸体。

    所以,他们是活死人。

    陈烨听完,默默问了一句:“你是因为缜密的思维方式发现了这个漏洞,而不是因为你重视饭点对吧?”

    苏摇铃:“我当然是十分缜密和聪明的,我想,现在你们应该已经被我我刚才的推理震惊到了吧,我早就说过,我会是你最有力的竞争对手。”

    学777说话嘛,很容易。

    苏摇铃没有等他们回答,而是径直走上了前面的舞台。

    在其他人眼里,她“消失”了。

    就这么走上去,然后“消失”。

    但在她的眼里,她来到了另一个地方。

    广播的声音从四面八方传来。

    “欢迎参演本剧院招牌剧目。”

    苏摇铃张开嘴,和广播同时念出了剧目的名字。

    “蝴蝶夫人。”

    ,::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