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禁止殴打逃生游戏npc[无限] 第216章 蝴蝶剧院13

时间:2023-03-31作者:缜白

    林小萧处理好了伤口。

    但她还得继续帮赵逢治疗。

    她的脸色苍白, 似乎随时可能晕过去,刚才赵逢差点和江陵吵起来,是她阻止赵逢, 用治疗拦下了他,不然, 以江陵的实力,赵逢恐怕会被丢出去。

    赵逢永远不缺话题,他主动道,“哎对了, 小萧,你那个红色的东西是什么啊,我都看见好几次了,也太厉害了吧!”

    林小萧正在帮他接回脱臼的手臂,“那是我以前在副本里得到的一个道具。”

    “那不只是个道具吧!”

    赵逢还想说什么, 但林小萧显然不愿意多聊。

    她不接话,但不妨碍赵逢继续, “我记得咱们的新手副本里就见过一个红色的东西,当时我们都是新人, 没怎么关注, 你不会就是那个时候得到的吧?”

    林小萧的语气冷下来:“我说了很多次, 不要再提当初的事情。”

    “好了好了, 别生气,”

    提起当年的旧事,让赵逢感觉和林小萧的关系,比旁边这个2号紧密的多,他嘴上这么说,但却没有半点要终结话题的意思,  “你还是没走出来吗?我知道你害怕,但是战胜恐惧最好的方法就是面对它……”

    林小萧手下的动作用力了一些。

    赵逢“嗷”了一声:“你不能用异能帮我恢复吗?”

    “你很多伤在内脏上,不是我动动手指头就可以彻底恢复的,先把你骨折的地方处理一下,要是继续用异能处理你的一个器官,我就得晕过去,别说剩下的。”

    林小萧的显然不是很高兴,只是忍着气罢了,“你能不能动动脑子?”

    “行吧……但是你要知道,如果有危险,只有我能救你,你可不能让我死了!旁边那个小子只会逃跑而已!”

    赵逢又道:“你不觉得这个地方和咱们的新手副本挺像的吗?那也是个剧院,有很多房间……”

    江陵在旁边,靠在墙侧,也不说话,站着吃瓜。

    仿佛赵逢三两句话怼的人不是他。

    在他看来,这可不只是赵逢说的废话。

    两人显然有秘密,而林小萧不想提及那段副本经历,但赵逢并不在意,他将自己是对方救命恩人的身份看的很重。

    而林小萧手上的东西也不简单。

    那红影邪恶,恐怖,贪恋,要知道,很多怪物是依靠吞噬来获取能量的,如同人类靠着进食来获取能量一般。

    但林小萧却并没有获得能量,相反,她看起来越发虚弱,或许和一直频繁地发动异能,消耗精神和战斗有关,但是必然没有那么简单。

    即便是站在墙边,离他们有两三米的距离,江陵依然能感受到她身上传来的那股恐怖和邪恶的气息。

    而这股气息,不是她能驾驭的。

    迟早有一天,会将她吞噬。

    “好了,”

    林小萧的嘴唇泛白,但她很快站了起来,“我只能处理到这里,其他的等我休息一段时间在帮你恢复。”

    江陵说:“是时候继续工作了。”

    他们耽误了这么长的时间,整理仓库的事情还没做。

    三人走出房间,走廊里没有别人,但血腥味还在。

    江陵很快发现了远处地上的血迹,还有地上一条血色的拖痕。

    而且,这条拖痕通往仓库。

    一条指向仓库的,血路。

    赵逢的眉头一皱:“什么情况,有人死了?为什么血痕朝着那个方向过去了……”

    这显然不是什么好兆头。

    这恐怖的血色拖痕,在冰冷的走廊地面上,一路延伸到仓库方向的黑暗里,再也看不见。

    远处的灯是没有亮的,他们必须走过去,才知道血痕是否继续往前延伸。

    这简直是把“危险”两个字打在了地上。

    林小萧问:“我们还去仓库吗?”

    江陵随意地瞥了一下他们身后另一个方向的黑暗,很快又收回目光,看了眼地上的血痕,“去,正好去看看,这是谁那么倒霉。”

    赵逢冷哼一声。

    既然江陵这么说了,林小萧便道,“那我们走吧。”

    工作是必须要完成的,因为那是写在手册上的,谁也不知道不遵守手册的后果是什么。

    三人朝着仓库方向走去,走廊上昏暗的灯一个接着一个的亮起,而他们身后的灯,也一个接着一个地灭掉。

    半晌,在江陵刚才瞥的地方,走出来了一个小男孩。

    他的脸色不是很好,如果能靠近些,你能感觉到他没有任何呼吸。

    他跟了上去。

    **

    舞台的灯光只能照亮前半部分的观众席。

    周歌等人是坐在后排的,但他们不敢坐在最后一排,怕那些杀人魔从身后过来,因此,他们所在的地方,光线实在不是很好。

    台上的表演进入了精彩的地方。

    远去的男人回到了他结婚的地方,一直苦苦等待他的妻子已经替他生了一个漂亮的孩子。

    她等了很久,终于等到了他的回来。

    她是那么高兴。

    直到她见到他时,看到他身边的“另一位妻子”。

    那种高兴荡然无存。

    周歌忽然觉得很冷。

    这是一种莫名其妙的身体本能反应。

    她说不出来,但是这种感觉在刚才孙视死的时候也有。

    她连忙低声唤旁边的李跃:“李跃,我觉得有点不对……”

    但李跃的反应更不对。

    他根本没有反应!

    周歌这才看向身侧的同伴,但她只能看见李跃模糊的黑色轮廓,没办法,这后面太黑了。

    她伸手去拉他,却听见咚的一声,李跃居然倒向了另一侧,身体砸在座椅的把手上,发出了细微的响声。

    而此刻舞台上的灯光正好变得亮了起来,微弱的光从座椅的缝隙里照过来,落在李跃瞪得大大的,狰狞而痛苦的脸上。

    他死了!

    周歌第一时间想到了这三个字,哪怕她没有试过他的呼吸,从这张脸上,以及他的反应来看,他绝对是死了!

    但他是怎么死的?

    周歌想起来,刚才自己太过专注地看舞台了,那不是她想的,而是舞台就有一种吸引力,那些恐怖的,如同尸体一般的演员,死死抓住了她的眼睛,她沉浸在在舞台上看到蝴蝶的震惊中,完全没注意旁边发生了什么。

    就在这个时候,身后传来了衣料摩擦的声音。

    紧跟着,什么东西狠狠勒上了她的脖子,是一条彩带,像是蛋糕盒子上绑着的那种,在剧院要找到这种东西并不难,就算没有彩带,也会有别的东西。

    一双有力而恐怖的手狠狠勒住两侧的绳子。

    周歌不知道这是谁在攻击自己,她的脖子传来痛苦的感觉,让她有一种直觉——或许在窒息之前,她的脖子就会被勒断!

    后排只有那个中年男人,他说自己叫什么来着?叶同伟?

    李跃是他勒死的吗?

    他为什么要杀自己?!

    周歌双手试图抓住丝带,但是那东西死死勒紧她的皮肤里,根本就没有机会让她抓住,她不能死,她至少不能现在就死!

    在濒死的幻觉里,她隐约看见高大的父亲迎面接住了放学的自己,在冬天,因为怕冷而给她加了好几层毯子,让她从里面爬出来的时候,狼狈的像个小宠物。

    她听见自己问,“妈妈呢?”

    爸爸摸了摸她的头,“妈妈去了另一个地方,但是她会永远陪着我们。”

    她看见自己被男生欺负的时候,回家偷偷哭,而什么也没问的父亲,第一天竟然去了学校,找到欺负自己的孩子们,狠狠揍了他们一顿。

    她又看见父亲出门时看向自己的样子,他压了压帽子:“这次野营去的地方太危险了,下次带你一起去,等你考完试。”

    她喃喃:“爸爸……”

    周歌猛地从幻觉里醒过来,她狠狠伸手打向背后的人,虽然她知道这于事无补。

    但谁知道,背后的人似乎有些松懈。

    这一下,居然被她挣脱了,她猛地扯下脖子上的丝带,来不及看是不是那个中年男人对自己下的手,便翻到了前面一排,然后从另一侧跑了出去。

    观众席上那些员工的确是不会来,但是……

    但是却又其他人要杀他们!

    周歌下定了决心。

    留在哪里都危险,那不如在死之前拼一次,或许这一次,她就能找到父亲在哪里。

    在她逃走后,叶伟同并没有立刻追上去。

    他脸上的情绪变化很大,但最后,被狠戾取代。

    既然已经下了决心,那就把他们全都杀光。

    在他死在后台那些杀人魔手里之前,他必须要亲手解决最后一个女孩。

    **

    此刻,仓库的门口正站在苏摇铃,乔尔诺和噜噜噜三人。

    还有一具尸体。

    孙视的血,流了一路,原因是因为他是噜噜噜拖过来的。

    他们没有什么工具,噜噜噜总不可能背着一个不知道会不会尸变的死人过来,万一对方突然诈尸了咬了自己一口,岂不危险。

    乔尔诺:“但是拖过来也未免太……”

    噜噜噜立刻道,“要不你来?”

    乔尔诺装作没听见,绕到苏摇铃身侧,“我觉得777刚才说的话挺有道理的。”

    ——几分钟前,看着地上的尸体,按照手册的要求,他们是要把死了的观众送到仓库的,接下去,“仓库”会处理这些尸体。

    那么,谁把孙视的尸体带过去,就成了一个问题。

    苏摇铃第一个站了出来。

    但她不是站出来捡尸的,而是站出来发言的:“拖尸这种事情,肯定是需要我们当中等级最高,力量最强,速度最快,警惕性最高的人来做,这样才能避免被这尸体偷袭,当然,尸体不一定会偷袭我们,但是我们不排除这种可能性。”

    乔尔诺点头:“你说的有些道理。”

    噜噜噜:……?

    有什么道理啊,你们分析的这么认真我以为我真的会上当吗?

    我都可以直接写一个省流版本:让噜噜噜来拖尸体。

    这几个字它不香吗?

    噜噜噜:“为什么不让你的召唤物搬运 ,他不是一个工具人吗?”

    老余感觉自己身为一个恐怖的活尸受到了侮辱,他气的跳脚,“你才是工具人,你全家都是工具人!”

    苏摇铃回答,“我也想,但是我怕他每隔十秒钟就问我一句能不能吃视了这尸体。”

    她可以让老余去杀怪物,但是当着她的面吃人,哪怕是一个刚死的人,那也不行。

    噜噜噜:“……”

    你是了解你的召唤物的。

    一直到走到仓库门口,噜噜噜都想不明白,自己怎么会稀里糊涂同意了这件事,真的拖了尸体走了一路。

    他的确是三人之中力量最强,速度最快,警惕性最高(他和乔尔诺都如此认为,尽管这与事实有一定出入),等级也是最高的人,但为什么这个女孩每次一说话,都让人忍不住想要赞同,想要遵从,并且对她产生莫名其妙的亲切感啊!

    这就是治疗师天生的亲和感吗?

    她说怎么对付玩家和怪物的时候可没那么亲切,甚至还有些残暴啊!

    在他以前参与过的其他联盟里,钻石玩家都是被众星拱月捧着的,低等级的玩家生怕得罪了大佬,也各个都积极地抱大腿,希望能被带飞。

    有什么事情,杂活,体力活,都是别人抢着干,钻石玩家只需要冷哼一声,轻抬眼皮,淡定挥手等等足矣。

    但是在这个联盟里,为什么等级最高的钻石玩家在干这种事情!

    算了,反正已经走到仓库了,这事也不太重要了。

    噜噜噜叹了口气。

    乔尔诺问:“拖进去?”

    这仓库怎么看都不是什么好地方。

    门大开着,里面一片漆黑,但是能感觉到,里面似乎有什么很恐怖的东西……

    噜噜噜看向苏摇铃,但苏摇铃没有回答,他只好叹了口气,抓住尸体的双腿,往里面继续拖去。

    苏摇铃并不是不想回答。

    她只是在确认一件事。

    刚才疯狂之书的某一页传来了片刻的波动。

    那是777所在的一页。

    777要醒了。

    ,::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