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禁止殴打逃生游戏npc[无限] 第197章 冰尸庄园6

时间:2023-03-31作者:缜白

    3.无论发生什么情况, 请勿进入庄园左侧楼梯上楼后的房间门。

    4.从十二点整点算起,每隔三个小时,您需要前往祈祷室进行祈祷, 当听到钟声响起时, 离开您所在的房间门,在前往祈祷室到回到房间门的过程中,千万不要抬头看任何东西。

    5.您应该住在客房, 而非墓园。

    雪三听完:“什么乱七八糟的,我们就是从第三天说的地方来的,也没见有什么事啊,这规则是乱写的吧!”

    雪六瞥了他一眼,“怎么没有出事,小七不就死了?”

    雪九惊道:“七姐死了?”

    他想起来刚才祈祷的时候就没看见雪七, 难怪没过来, 原来是出事了。

    雪六将他们刚才发现雪七干尸的事情简单说了一遍, 她问苏摇铃:“你怎么看, 你觉得那些乌鸦能杀死雪七吗?”

    苏摇铃摇头:“说不好, 这个庄园里危险的东西太多了,前有雕像,后有乌鸦,还有奇怪的规则。”

    她取回这张守则, 放回口袋:“我记得我们第一次看见规则的时候, 说是客房在左侧楼梯上二楼, 而现在却变成了大厅左侧门直接出去, 关于雕像的规则也变动了,但这个规则显然是对的,因为在这条规则的允许范围内, 我们是可以搬动和接触雕像的。”

    雪三瞪大了眼睛:“所以你就把人家雕像砸了?!”

    苏摇铃:“没说不不能砸啊。”

    雪三:“??”

    但她说的该死有道理!

    规则的确没说可以砸,也没说不可以砸。

    既然可以接触,在她看来,就等于可以砸!

    什么强盗打法。

    雪六点头:“你说的有道理,有可能这个地方的规则不是一成不变的,有一段时间门,雕像不可以触碰,但是某段时间门,雕像是可以触碰的,所以规则也会变化。”

    “难道客房的位置也会变化吗?”

    雪九按照这个思路继续推理下去,“所以两份规则指向的客房位置不一样?”

    苏摇铃看向大厅左侧的昏暗角落,“过去看看门后面是什么就知道了。”

    她拿了一个烛台,走了过去。

    雪六,雪九和雪三跟在她后面。

    雪三也拿了一个烛台,免得看不清四周的情况,被什么东西偷袭。

    往前走了一会,果然在后面发现了一道门,因为这里太暗了,又被家具挡着,所以这道门很难被发现。

    苏摇铃伸手转了一下把手,门并没有锁,很轻易被打开。

    她刚刚拉开门,就有风灌进来,夹杂着冰冷的雪。

    苏摇铃往后退了退,护住手里的烛台火焰,往外面走了几步。

    她踩在土壤上。

    阴沉的天色下,地面泛着白光,因为落了一地的雪,踩上去有半个手指深,发出簌簌的响声。

    这是一片空地,远处是灰白斑驳的墙体和栏杆,近处则是一条往前延伸的小路,而小路两旁——

    是一排排墓碑。

    雪三的声音在背后响起:“这是个狗屁的客房!这里是墓园,你把我们带到墓园来了!”

    雪六说:“三哥,我不是瞎子,也不是聋子,你说话能不能不一惊一乍的?”

    雪三往后走了几步,回到门后面,“哼,你们违反规则去墓园,肯定会完蛋的。”

    连雪九也抬头,紧张的看着前面的苏摇铃:“这怎么和规则上写的不一样啊?”

    不是说从这门走出去,就是客房吗?

    难道前面的推理是错的,这规则是假的?

    苏摇铃拿出借宿规则又看了几眼,随后放回口袋,“没错,字条的字迹和纸上的痕迹,都和我们之前看的一模一样,”

    她看向面前阴冷的雪夜墓地,“谁说墓园,就不能是客房?”

    雪六明白了,她低声,“你的意思是,现在规则里的客房的定义——就是墓园?可是为什么?”

    “我们以为是客房的位置变了,”

    苏摇铃挨个看去这里的墓碑,“其实房间门是没有变的,无论我们什么时候来,这里都是这个样子,就像是无论什么时候,雕像都还是那个样子,我们看见的时候不会动,但是在我们没注意的时候,它们可能移动到庄园的每个地方。”

    “物理的一切没有变化,变的是定义。”

    “死人住的客房,不就是墓园吗?”

    “可我们还没死啊。”

    雪九忍不住问。“难道现在我们算是死人吗?”

    苏摇铃还在挨个看墓碑,“我们当然不是死人,但是活人既然可以住在房间门里,那为什么不能住在棺材里?只要规则规定了这里是客房,就算我们不喜欢这里,也只能“住”在这里。”

    雪六问:“你在找什么?”

    “规律。”

    苏摇铃说,“这里有这么多墓碑,但并不是所有的墓碑上都有字,有的墓碑之间门的间门距实在是太近了,近到似乎只是立了一块简陋的石碑,而下面没有给任何埋棺材的空间门。”

    “如果是埋的骨灰呢?”

    “这里看不到火葬场,四周很荒僻,如果埋在这里的人是就算埋不下,也要想办法埋下的人,怎么会不给他们写上名字和生死日期?”

    她蹲在一个墓碑面前,“找到了,如果我刚才没看错,这是这里唯一一个有名字的墓碑。”

    达芙妮。

    1811~1819。

    达芙妮是一个死时只有八岁的孩子。

    达芙妮已经死了。

    苏摇铃站了起来,“但是,达芙妮的墓似乎并不安生。”

    墓穴是打开的,而里面连棺材也没有。

    **

    尖锐的叫声忽然在门口响起!

    两个黑影以极快的速度闪了进来,伴随着一道红光。

    雪二立刻意识到——

    红眼乌鸦来了!

    但他没有立刻出手攻击,哪怕他有把握立刻秒杀这些讨厌的乌鸦,他也没有出声提醒,而是立刻闪身躲到了家具后面!

    于是,雪一出手了!

    虽然红眼乌鸦的速度很快,但他的力量很强,等乌鸦飞到他面前时,雪一伸手抓住一直乌鸦的脖子,狠狠一捏,乌鸦就没了响声。

    而他的另一只手,则打向了空中的另一只乌鸦。

    乌鸦吃痛,惊叫一声,往后一退,又继续往前冲,血红的眼睛死死盯着某个方向。

    雪一大喊一声,释放了一个冰盾魔法,乌鸦正好撞上,紧跟着,他手里的冰箭魔法精准地贯穿了乌鸦的身体!

    两只乌鸦,被他轻松解决,而且没花多少时间门。

    雪一心中猜测,这种红眼乌鸦虽然力量不强,但是速度很快,而且鸟喙坚硬,很容易撕开人的皮肉,单只或许只有青铜的战斗力,但是数量一多起来,和其他乌鸦配合,可以打出白银怪物的威胁。

    最多只能给他造成一些皮外伤,绝不可能威胁道他的生命。

    雪二也知道这两只小乌鸦不可能给雪一造成什么麻烦,正当他准备走出来时,却听见了水声。

    没错,滴答滴答——

    水渍低落在地板上的声音。

    他的听力很敏锐,绝不会出错。

    紧跟着,他看见床边出现了一张恐怖的脸。

    皮肤是惨白的,双眼深深凹陷下去,脸上头发上带着冰霜,身上还带着正在融化的冰,正是冰水落在地板上。

    一双眼睛布满了血丝,表情僵硬恐怖,如同冰冻过后的走尸。

    那是一张孩子的脸。

    和他们一开始见到的那个小女孩完全不同,此刻的小女孩简直恐怖到了极点,就连他都感觉到了一股压迫。

    于是,雪二心中的警铃大作。

    他伸手发出三排冰箭,射向窗边的这个可怖尸体,紧跟着,又扔出了一道冰墙!

    冰墙不是护在他身上,也不是挡在女尸和自己之间门,而是挡在雪一和房门之间门!

    紧跟着,雪二立刻窜出房间门,还伸手关了门!

    雪一刚刚解决完两只乌鸦,正要开口嘲讽一波房间门里的雪二,却见他伸手朝着自己的方向扔了两个魔法,一个还是攻击魔法。

    什么情况,老二要趁这里只有他们两个和昏迷的尤温题夫人,对他下手?他就说老二主动要求留下来没安什么好心!

    然而,当他给自己加了一个冰盾之后,却发现这三排冰箭并没有打在自己身上。

    老二打歪了?

    不可能,他不会犯这么低级的错误。

    雪一这次低头去看冰箭射中的东西。

    这一眼,差点吓出心理阴影!

    床边什么时候出现的一个恐怖的小孩的脸?!

    但雪一也意识到,自己错过了最佳的反应时间门,别的不说,雪二已经溜出去了,而他才发现这个浑身都是冰霜的怪物!

    他转过身,立刻启动身上的道具,瞬发出两个强大的一击必杀魔法——

    只要是白银以下,不管是玩家还是怪物,这两个冰霜魔法可以让对方直接死亡!

    扔出魔法后,他这才后退,拉开和对方的距离。

    想要抓紧时间门恢复刚才和乌鸦战斗时造成的能量消耗,并且观望一下对方的情况。

    强大的冰霜魔法很快散去,房间门里的温度都低了好几度。

    然而,那个小女孩却毫发无损!

    她微微偏着头,用那张冷冻过后的可怕脸庞,转过来看向雪一。

    不是白银,赤金?不对……冰霜魔法根本就伤不了她!

    跑才是最好的应对方法,但是他已经晚了。

    紧跟着,这恐怖的冰尸张开嘴巴,露出两根尖锐的,还在低落血水的牙齿,猛地扑向雪一。

    雪一立刻后退,后背却撞上了坚固的冰墙。

    该死,雪二果然还是在坑他!

    换做平时,他只需要花一点时间门绕开这个冰墙,或者直接把它撞开就行了,但这个时候,任何动作都只会拖延他的时间门。

    在这微不足道的几秒内,那可怕的小尸体扑了上来。

    在被咬中的瞬间门,雪一终于知道雪七是怎么死的了。

    一旦被咬住,浑身就像是被比雪珠还强悍数百倍的寒气冷冻住一样,根本无法动弹。

    血液在不断地流失。

    他的意识也是如此。

    如果没有雪二的那面墙,他本可以逃出去的……

    “哎,”

    城主摇摇头,“看来,这个小女孩就是庄园的boss无疑了,这次幻象挑战对他们来说难度太高了,显然,设定上来说,就是专门针对雪族太过依赖冰雪魔法这一点。”

    雪独赞成这个观点,“这个怪物很厉害,至少也是钻石高阶的能力,而且免疫冰雪魔法,他们根本就打不过。”

    “如果对上,就会死,”

    雪也淡淡道,“这一挑战,还是需要动点脑子,规则的意思现在也明确了,不同的时间门,‘客房’的位置是不同的,而‘客房’也就是安全的地点,与‘客房’不同,当规则里提到哪些地方千万不能去时,那些地方就会有危险,比如,会遇到这个小女孩。”

    “这么复杂。”

    雪成看向雪镜中正在逃跑的雪二,“没看过规则的雪二,恐怕也想不到这一点吧。”

    “别说没看到规则了, ”

    雪双摇头,“就是看到规则,他们都不一定能立刻明白这一点。”

    “雪二的手段还是一如既往地“精彩”。”

    三长老雪影眼看自己的儿子被怪物堵住淘汰,脸色自然不是很好,“四长老,看来你平时没少教他一些战术啊。”

    雪也冷冷道,“幻境挑战,各凭本事,谁活到最后,谁的分数就最高,如果在幻境之中还要互相手下留情的话,那这个第一名,难道要靠让出来吗?”

    雪成及时打断两人的火药味,“现实里,雪二肯定是不会这么做的,这次挑战,雪一也不会受伤,就当是交学费了。”

    城主也点头:“我觉得这个庄园的npc们,都不是很简单,小女孩显然就是一开始在尖塔房间门发现的那个孩子,她居然是个死人,而且拥有这么可怕的攻击力,大家都被她的外表欺骗了。”

    雪独也看向雪镜中的画面,“能骗人的,又何止是那个小女孩一个人。”

    ——雪镜中的房间门,床上,那个昏迷的女人此刻已经醒了过来。

    她正目睹着地上小女孩疯狂蚕食雪一的画面。

    但她并没有尖叫,也没有露出害怕的表情,而是静静这么看着,眼里是涌动的兴.奋和激动。

    女人的嘴巴里,还在念叨着——

    “吃吧,多吃点。”

    她面带微笑,那笑容和天使雕像的微笑一样,可怕,诡异而僵硬。

    “别浪费这年轻的生命,这涌动的鲜血。

    再多吃点!”

    在她摊开在床铺上的裙摆上,早就沾染了血液,还有几根乌鸦的羽毛。

    她低头,险恶地弹开那根乌鸦的羽毛,随后,又看向地上的场景,笑了。

    “我的孩子,再多吃点……”

    “更多……让我为你带来更多的……”

    “美味的食物……”

    ,::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