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禁止殴打逃生游戏npc[无限] 第172章 灰烬高中23

时间:2023-03-31作者:缜白

    记忆开始返还。

    他们逐渐想起被自己遗忘的一切。

    无尽的光影之中, 从斑驳颠倒的游览馆,到诡异阴冷的古宅,再到开遍小白花的尸山万骨。

    说明:原名“嘿朋友好久不见!”卷轴, 欧米伽大师闲暇时所做时空小物件, 可以传送到任意人物身边, 前提是您见过这位您十分思念的朋友。

    使用时在脑海中想象该朋友的面容即可!

    据说有了这个道具,欧米伽和朋友聚会时便很少迟到了耶!

    使用次数:3次(已使用次数:0)

    注意事项:欧米伽大师的卷轴并不是什么地摊货, 无论您和您的朋友处于什么时空, 都可以使用该卷轴, 只是对于一些时间混乱的世界, 穿越到您朋友的哪个年龄段, 那就未可知了,经过欧米伽大师的调整, 大部分时间段是以您想象的朋友的面容期为准。因此, 早期拥有该卷轴的欧米伽大师并不是不会迟到, 只是很少迟到, 有一次,欧米伽大师赴约时甚至早到了二十年。

    获取副本:通关奖励。

    什么奇葩卷轴。

    为了见朋友不迟到,然后开发出提前几十年见面的时空卷轴可还行。

    苏摇铃点开了第二个奖励,高手物资大礼包。

    取这个名字可以看出游戏系统非常的不走心。

    很快, 大礼包里的东西弹了出来。

    金币和霾石若是给普通人,足以让人直接暴富了。

    第一层通关的时候, 她获得的是财富都买不来的全属性提升,而第二层通关,给的是物资。

    难怪人人都觉得塔这个地方是个宝贝, 连后室都无人提及,几大城市的高层还把这个地方争来夺取。

    白银城拿到塔的控制权,虽然没有攻破风城,但却趁机休战,用更柔和的手段拿下了风城。

    借着宣流的傀儡城市,扩大了势力范围,吸纳了一批有进取心,敢拼,有潜力的新玩家。

    那些玩家,可都是未来的中上层力量。

    白骨空间戒指[稀有]

    说明:特殊白骨铸造而成的物品小空间,可以收纳非活物物品,该空间不采取空间背包技术,不使用空间格。

    戒指空间:5*5*5米空间。

    获取副本:话本鬼书

    二十五平方米的空间,算是很大了,虽然不能拿来装大象,但是放一些物资还是很轻松。

    要知道,玩家取用物品有严格的要求,副本内外的规定复杂得很,而且普通的格子只有十几个,也就是只能携带十几件东西。

    但如果有不受空间格子数量限制的空间,别说是十几件,就是几十件,几百件,只要这个立方体空间能装下,都可以携带。

    有了这个戒指,她的空间背包都可以随便装点别的了。

    苏摇铃试了一下,把那把卷刃的破菜刀扔进去,只需要自己一个念头,就可以直接把菜刀取出来。

    这个戒指,的确是个好东西。

    但比起这一层获得的能源碎片来说,财富和道具都只是其次。

    说明:创造之神的主灵器,书写规则,创造世界。

    好吧,能力越大,字数越少。

    她之前拿到附魔书之后,一直都是用手去写魔纹的,虽然成功率和转化率已经比斗篷人等人强大数倍,但始终是有能量流失和失败概率。

    这还得多亏了在狂笑森林里有无数的时间让她练习附魔的初步技巧,否则失败率只会更高。

    而有了专业工具,她有预感,对魔纹的掌控能更强大,别人附魔,担心的失败和能量流失,而她附魔,将变成——

    如何将一倍的能量强化出两倍的战斗力!

    如果附魔在武器上,那更是用别人一半的霾石,打出数倍的效果。

    但问题也随之而来——

    之前练习初步的技巧,都需要无数时间的失败,无数的材料,只是因为有狂笑森林,所以那些失败都被抹去了,她相当于有一个免费的练习空间,不用发愁任何材料。

    但现在,想要进阶,可没那么容易。

    而且,那本手册只是初级入门,这本附魔手册应当是有后续教材的,苏摇铃有一种直觉——

    她现在只是摸到了附魔世界的微小一角而已。

    是。

    她就是奔着收集塔源来的,依然毫不犹豫选择了二。

    眼前的场景大变,她出现在一趟校车上。

    “什么情况,怎么只有我们几个?”

    清雨环顾四周,只看到安子亦,随叫随到,差点没看见苏摇铃。

    安子亦说,“前面不是还有一个人吗?是谭青?”

    清雨站起看了几眼,“不是谭青,是一个陌生的男生。”

    那男生带着红色耳机,回头看了后座的几个人,微微皱眉,“你们上一层是一起过的?”

    能这么说,肯定也是连过两层的玩家了。

    忽然,那男生面色一变,掏出一瓶药水猛然灌下,然后嘴里开始不断说着话,因为几人之间隔着一定的座位,所以其他人听不清他再说什么。

    第二个有动作的是苏摇铃。

    她直接翻开疯狂之书,开始召唤!

    召唤出的老余尖叫一声,忽然从这个世界消失,那一页纸也灰掉了。

    召唤活魂,身体还没有凝聚出来,便彻底消散!

    召唤四眼怪物,瞬间死亡!

    她直接翻到最前页,不再试探后面低等级的怪物,而是召唤出了777。

    “老板发生啥了怎么刚进这一层就死了这么多兄弟……卧槽卧槽这是什么!!!!”他陡然尖叫起来。

    那无处不在的灰烬察觉到他的存在,再蚕食他的身体!

    苏摇铃立刻道,“不要问,不要说,立刻找到能够合理存活于这个世界的办法和身份,现在,从车上消失!”

    在其他人眼里,只是苏摇铃身前不断出现怪物,然后那些怪物又不断死亡。

    甚至他们都没看清是什么怪物,只是感觉到一股阴冷之气,那气息就消散了。

    但他们不敢问。

    因为苏摇铃现在的样子,显然是没什么时间理他们的。

    这一层这么可怕吗?

    可他们什么都没看见啊……

    疯狂之书里的团子发出惊奇的声音,“这……这……”

    这里的怪物,吸取了塔源的能量,已经变得无比强大,甚至隐约成为这一层的主人!

    危险!危险!

    他们的精神正在被蚕食,记忆正在被扭曲和篡改!

    不,那怪物没有给他们虚假的记忆,只是抹去了不想让他们想起来的那些记忆,那些足以威胁到怪物存在的记忆。

    塔院的能量来自它最尊敬的存在,因此,它知道有多可怕。

    但是它来不及出声提醒,自己和主人之间的联系就被切断!

    不,不是被别人切断的,而是主人切断的。

    是她,忘了自己有疯狂之书!

    如果他们全都忘记了,忘记自己在塔里,忘记自己要出去,忘记自己有异能,有空间道具,那么,他们就只是一群普通人!

    在苏摇铃遗忘之前,她开启了立方体,用大量的霾石能量,将其保护在自己身上。

    然后,她深呼一口气,

    再次睁开眼睛,她开始重新打量四周的一切。

    这是一个阴天。

    路不是很顺,校车偶尔会发生颠簸,前后座的人,都用力抓着座椅。

    窗外的雾气很大,且不是白色的雾,灰黑交加,好似有什么燃烧过后的黑尘飘散在空气里,因此,车里的人也不敢打开车窗。

    校车的空间很大,但车上没几个人。

    除去专心开车的司机,就只有五位乘客。

    这五个人,有几个人她觉得眼熟,却不记得自己在哪里见过。

    校车的目的地是灰烬高中,这似乎不是她的记忆,但她直接略过,并没有细想究竟是为什么,因为有一个声音告诉她,这是她接下来应该去的地方。

    这是怪物给她的虚假记忆。

    只需要模糊一下她记忆深处某次转学,以及某次看到学校册子的记忆,就能拼凑出一副完整的剧情。

    “转校生,请入学指南。”

    “前方即将抵达学校,请各位学生做好入学准备,牢记入学指南。”

    广播声起。

    在这段返还的记忆中,苏摇铃和其他所有人,都想起了自己是如何在短短十几分钟内受到精神攻击,最后遗忘一切的。

    也想起了自己是如何来到灰烬高中。

    如何一步步走入怪物的陷阱。

    如果不是陆野和苏摇铃,他们在这一层必死无疑!

    校长不是陆野,但是校长试图同化陆野。

    若是被它成功,等沉睡的它消化完他的一切力量后苏醒,它将成为这一层世界全知全能的神一般的存在。

    届时,哪怕他们一个表情,一个动作不对劲,它都能观察出来。

    这个世界的所有一切,都会变成它的食物。

    它的孩子们会越来越多!

    陆野杀死了校长,也杀死了自己。

    哪怕苏摇铃在最后,拉住了他的手,和他一起冲向怪物。

    但最终毁灭一切,燃烧自己的,还是他一个人。

    只是在最后的那道白光中,苏摇铃看见了那个干净的少年。

    他的身体在一点点燃烧,化为灰烬是迟早的事情。

    陆野问,“我能问问,为什么会当我是朋友吗,我甚至都不认识你呢。”

    他一笑,是有些阳光的笑容,就像是当初在校门口初见的样子。

    那个热情又高瘦的少年,不知道从哪里冒出来,主动做着自我介绍。

    眼神澄澈,嘴唇微微扬着,眼睛也带着弧度,“我叫陆野,是高三一班的学生。”

    而眼前的陆野,却只是用有些惘然的眼神看着她,问出了一个自己都不觉得有什么意义的问题。

    苏摇铃没有立刻回答。

    因为不是所有人,都能立刻想清楚,自己为什么会对一个人那么特别。

    他见她没说话,低头笑了笑,说,“虽然我看起来很有人气的样子,其实没什么朋友。”

    “因为是孤儿,所以从出生开始,便开始和这个世界疏离,不会主动去靠近谁,认识谁,因为是优秀的人,所以被所有人理所当然地认为是该高高在上,也没有人回来主动靠近我,除了,除了刚才你看到的那个男生。”

    所以他用音乐当自己的朋友,那些或是简单的音符,充满了故事和情绪的曲子,陪着他长大。

    “你拉住我的一瞬间,我总觉得,我们好像真的是认识很久的朋友,是关系很好的同学。”

    每个人在青春时期,都有一个好朋友,有关系亲近的同学,有日夜一起度过的同桌。

    “所以,我能问问为什么吗?”

    为什么冒着危险也要来救我,为什么敢和我一起冲向怪物,为什么不怕我身上的温度,到现在,也没有放开我的手。

    他只对这么一个简单问题的答案,有着小心翼翼的执着。

    苏摇铃说,“因为那床被子。”

    在他不明所以的目光中,她回答,“只有真正的朋友,会在你被处罚时偷偷来见你。”

    他那晚上不用来的。

    她不会死,也不会怀疑他。

    但是他悄悄来了,抱着一床被子,虽然她没用上,但是他还是陪着她,在课桌旁睡了一晚上。

    其实,朋友是没有标准的。

    任何一件事,都可能是两个人成为彼此特殊存在的契因。

    哪怕一开始的接近是不怀好意,但他从来都是不一个骗子。

    他似乎明白了,又笑了起来。

    现在的陆野,似乎很喜欢笑,眼角微微扬起,笑起来特别好看。

    他问,“是未来的那个我吗?那他真是个坏蛋。”

    苏摇铃问,“为什么?”

    陆野假装叹气,好像真的在生未来自己的气,说,“因为他已经把我想做的事情做了,把我想认识的朋友变成了自己的朋友。”

    他又一次说,“所以,他真是个坏蛋。”

    而后,他抬头,用那双漂亮的眼睛看着她,道,“对了,我叫陆野,高三一班陆野,你呢?”

    苏摇铃看着他快要化为燃烧的红色灰烬的身影,

    “苏摇铃,高三一班,苏摇铃。”

    她忽然觉得眼睛有些涩。

    应该是光太耀眼了。

    所以才会流泪。

    是认识彼此太好了。

    所以分别时,才会难过。

    笛声响起,光落在她的手心,变作了一只小小的,青翠的笛子。

    笛身滚烫。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