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禁止殴打逃生游戏npc[无限] 第167章 灰烬高中18

时间:2023-03-31作者:缜白

    “不在教室?”

    班主任听着王老师的汇报, 脸色微变,“她不会乱跑吧。”

    宋老师坐在旁边,头也不动, 像是木偶一样,直愣愣的整个身体转过来,她面带微笑, “就算是乱跑又能怎么样, 无论她知道什么,今晚都会被解决掉的。”

    王老师黑着脸道, “这一批的转校生,恐怕都要被她带坏了!到时候校长要是吃不饱, 你觉得我们能好过吗?”

    毁掉一个人无所谓, 反正还有剩下几个。

    但如果这一批都不行,那才是最大的问题。

    宋老师继续微笑, “要不然,全校都叫上……?”

    这样总不会有意外。

    班主任摇头, “不, 一个班就行了,人太多,根本就不够分, 别到时候又自己打起来, 不是谁都和你我一样,有成熟的脑子, 总之,一会我会想办法把她留下来,你们去准备就行。”

    王老师的语气总算是高兴了一些:“你放心,我一定亲自解决她。”

    宋老师却提起了另一个话题, 她放缓了语速,“不过,捣乱的可不只是她,那个东西,我们还没找到。”

    “或许那群转校生已经发现了,只是他们在苏摇铃的干扰下,没有遵守手册规则向我们报告,”班主任说,“等除掉她,他们自然会乖乖听话,届时要抓出那个东西还不容易?”

    **

    吴老师的头在地上滚了三圈,又滚回少年的脚下。

    陆野靠在墙边,漫不经心道,“你还挺能滚。”

    地上那颗中年女人的人头动了动,调整了一个仰望他的姿势,“我不过是按照校长的吩咐办事而已,你至于这么下狠手吗?”

    陆野:“校长?就我们两个,你还需要演?”

    他的脸上没有之前众人面前的阳光热情,眼神冷漠,垂眸看她的时候,像是一把刀子扔了过来。

    但可惜这把刀子,刺向的是一个皮挺厚的“人头皮球”。

    陆野的睫毛落下阴影,遮住那冰冷的眼神,他问,“你和他们根本就不是一种东西,你是什么。”

    “我是什么你不是很清楚吗?”

    人头在地上弹了弹,猛地跃起,跳回旁边那个无头身体上,“一个死人而已。”

    活人从楼顶跳下来之后,绝不会是现在这个样子。

    活人被扭掉脑袋之后,也不会还能自己安上。

    陆野说,“我不管你是从哪儿来的,别妨碍我的事。”

    吴老师伸手扶正自己的头,“我什么时候妨碍过你的事了。”

    陆野:“楼道门上的粉笔字。”

    “哦,你说的那个,”吴老师阴冷一笑,“我是校长的人,我这么做很合理吧?他们的确不希望任何人去顶楼,和你正好相反,哎呀,你猜最后小苏同学会选择哪条路呢?”

    陆野踹了她一脚。

    吴老师直接飞了出去,像是人饼一样贴在墙上,然后又滑了下来,恢复了原样,她揉了揉自己的后背:“你这力气,和你这张脸可完全不符啊。”

    陆野说,“只有我同桌能说这种话,你闭嘴。”

    吴老师一顿,“哦,是只有她能说这种话,还是只有她能调戏你?你放心,我对你没有兴趣,我早就有喜欢的人了,那是一个……算了,和你说有什么屁用,不过,我还可以免费告诉你一个消息,我捡到过你上一个同桌的字条,你应该还记得自己写了什么吧?然后你猜怎么着?”

    陆野看她的眼神逐渐从一把刀变成了万箭蓄势待发。

    “没错,看来你已经猜出来了,”

    吴老师似乎不知死期将至,还在自顾自说着,“哎呀,我一不小心交给你的新同桌了。”

    “嗯,以她的聪明程度,要从一些着丝马迹里猜到点什么,应该很容易吧。”

    吴老师叹了口气,“毕竟一个没有手机手表的人,是怎么能在艺术楼那种时间流速不正常的地方,还能知道晚自习什么时候结束得准时赶回去的呢?”

    陆野清俊的脸上笑意越盛:“很好,你想死。”

    吴老师:“我都是为了你好,朋友之间,本就不该有隐瞒,对不对?哎,你们什么时候能明白老师的苦心呢?”

    吧嗒一声,吴老师的头又掉下来了。

    地上的头还在咕噜咕噜转,一边转一边说,“哎,年轻人就是冲动,动不动就扭断我的头,实在是不好交流。”

    **

    距离晚自习结束还有二十分钟。

    教室里的所有人都已经完成了布置的作业,除了卓悦。

    因为她今天的作业要抄十份。

    赵晓随有些心神不宁,更好奇苏摇铃究竟去了哪里,怎么现在才回来。

    从后门进来的两个人,看起来都没什么异样,鲁大西走到最前排坐下,苏摇铃在最后排,被人挡住了,看不见,但看鲁大西的样子似乎没什么问题。

    就这么回来了?

    但他一看到鲁大西身边的卓悦,又不确定了。

    之前卜程程就说,卓悦也曾经是她最相信的伙伴,但出去一趟回来,就变了一个人,不仅举报她,还完全成了学校那边的人。

    要是苏摇铃和鲁大西都变成对面的人了……

    赵晓随打了个冷战。

    他会选择直接投降等死。

    不是对对面太有信心,而是对苏摇铃的强大脑子有清醒认知。

    下课铃响起,班主任和往常一样走了进来,看见每个人都在自己的座位上,包括苏摇铃,他眼神里闪过一丝满意。

    紧跟着,班主任清了清嗓子,“现在开始收作业。”

    他已经想好了,卓悦反正是自己人,留下来也无所谓,至于苏摇铃,找个借口,比如说她的作业写的不合格,把她留下来就行了。

    于是,教室里的人一个个离开……

    最后,他走到了苏摇铃的座位上,“你的作业。”

    苏摇铃两手一摊,往椅子上一靠,是熟悉的领导风,“没写。”

    班主任:“??”

    你就来了两天,一天作业都没写就离谱!

    别人累死累活抄写,反复洗脑的时候,你搁外面放风是吧!

    班主任:这一集我昨晚上好像看过。

    偏偏这就是他想要的,自己都不用找借口强行把她留下来。

    但为什么又有一种非常不爽的感觉?

    明明他才是占据主导地位的人,明明这是他的局啊?

    算了,等会看她还能不能如此嚣张。

    今晚可不是昨晚,她以为还是在教室睡一晚上,还有被子那么舒服吗?

    班主任冷笑着离开了。

    其他人就算是想要留下来帮她,但看着四周盯着自己的一双双眼睛,还是跟着学生一起回了宿舍。

    不过,赵晓随感觉自己的心快被好奇的猫爪子抓破了!

    趁还没有熄灯的时候,他和安子亦抓着鲁大西凑到楼梯口,“你们晚自习去哪了?有什么发现吗?今晚什么计划?”

    鲁大西扯开他抓住自己的手,找到喘息的机会,“你别着急啊,一口气这么多问题,这么和你说吧,我们……”

    他把行政楼遇到吴老师的事情简单说了。

    安子亦沉思:“这么说来,陆野其实有问题,他和我们不一样,他可不是转校生,而且他知道这么多事情,可见呆在灰烬高中的时间并不算短,连卜程程快被逼出精神病了,他居然没事。”

    赵晓随大胆推测:“哎,你们说,他会不会是那个……那个多出来的同学?他费劲心思把我们骗去艺术楼,肯定是有问题的!”

    鲁大西点头,“也不是没可能,而且看那个字条,他之前也骗人去过,但那些人都去了哪里?如果还在班上,吴老师当时直接就可以告诉我们了,总之,很有问题。”

    他四下张望,见走廊和楼道里都没什么人,才继续和两人道,“不过,这些都不是重点,最恐怖的是我们去食堂看到的东西!”

    “你们去食堂了?”

    安子亦也想到了手册上写的关于食堂的一些注意事项,“那究竟是怎么回事?”

    鲁大西现在说话和神态,都和之前没太大差异,因此,安子亦也排除了他们被学校“处理过”的怀疑。

    鲁大西把血肠通道的事情说了一遍,“通道的尽头是一个很大的空间,我很难形容里面的构造,有分工明确的房间,第一个房间是处理间,里面挂着……像是被剥皮的猪一样的血肉模糊的东西,吊着一排排,数量不多,但是血腥味很浓厚。”

    “我们本来看不出来那是什么东西,直到我们去了第二个房间,叫做废料间,里面是一个巨大的石坑,石坑里堆满了……堆满了……”

    鲁大西回想起当时的场景,也忍不住一阵干呕,“尸骨!”

    安子亦一时没反应过来,“什么,谁的尸骨?”

    “人,是人的尸骨!”

    即便鲁大西觉得自己的承受压力能力很强,他当时也忍不住摔倒在了地上,两腿发软。

    没有别的原因,只是因为他脚下的是他同类的累累白骨!

    数不清有多少,只能从一些露出来的人头骨看出来,更多的骨头是叠在一起的,像是被人运过来,直接倒入其中,或许有上百具尸体!

    而且都是十几岁孩子的尸体!

    这还是苏摇铃告诉他的,因为她说,可以从人骨的部分特征,看出它们的年龄,这里的骨头全都是孩子的,也就是说,全都是灰烬高中那些学生的!

    赵晓随惊呼一声:“卧槽,他们真的是鬼吗?那我们呢?我们死了吗?”

    安子亦连忙捂住他的嘴。“小声点,别让其他人听见了。”

    三人伸头看了眼楼道,见没人从宿舍里出来,才松了口气。

    安子亦消化了一下鲁大西说的话,“其实,最关键的不是我们死没有死,里面有没有我们的尸体,而是……发现这些东西的地方!”

    鲁大西点头,“没错,这才是我差点吐出来的原因。”

    处理间,废料间……

    没有皮的,被吊起来的“肉”。

    没有价值的,被当做厨房垃圾堆积起来的“骨头”。

    都是在一个地方——食堂!

    赵晓随脸色一白,当场扶着墙干呕起来,但下午没吃东西,呕了半天,也只有酸水:“那我们吃的岂不是……”

    鲁大西摇头,“这个我也不知道,”

    他顿了顿,道,“但我们观察了一下,似乎吃这些东西的是那些已经被同化成没有情绪的人的学生,而厨房还是有正常的食材的,只是会往里面加一些红色的粉末,那些红粉放在玻璃瓶里,藏在柜子里,不知道是什么东西,或许就是让我们渐渐变得疯狂的原料。”

    赵晓随浅浅松了口气,“我们吃的不是人肉就好。”

    “等等,那岂不是说——”

    安子亦联想到这些日子来的遭遇,一下就明白了。

    他的脑海里也闪过刚来灰烬高中时看到的——

    校训!

    教书或许是灰烬高中以前的建立目的。

    但是育人,却是贯穿始终的一个原因!

    一开始的育人,是教人成长,教人知识,但现在的育人,却变成了——!

    他们就像是被送进圈养世界里的幼崽,日复一日服下那些特殊的饲料,等到成熟的时候,也就是他们被宰杀的时候。

    他们当然不会吃到人肉,因为等他们成熟的时候,他们会变成后厨里那一批批的食材!

    安子亦开始相信卜程程所做的猜测——

    真正的卓悦已经死了,现在取代卓悦的是变成她样貌的吃人怪物。

    整个学校,早就已经沦陷在怪物的掌控之中了!

    想明白这一点,也就明白了为什么班主任对他们百般容忍,并不是不敢对他们下手,而是在等他们“成熟”!

    鲁大西能从怪物口中活下来,并不是因为他多强,怪物有多菜,而是因为那个时候的怪物并不是想咬死他。

    咬死他,反而是它们的损失。

    果实要等到成熟时摘取才算好吃,提前下口,只会吃到酸涩。

    但这也不代表着,酸涩的“食物”就不能下口。

    鲁大西脸色一变,“不好,你们注意到没有,刚才回宿舍的时候,好像少了很多人,我们离开寝室时,好几个班上的学生都没有回来,这对于那些规规矩矩的学生来说,不按时回寝室,简直是不可能的事。”

    安子亦也明白了:“班主任今晚是故意把苏摇铃留下来的!”

    她肯定早就有预感,毕竟行事如此嚣张,被班主任盯上然后采取极端手段是迟早的事情,难怪她说……

    今晚事情一定会解决。

    三人相视一眼,同时脱口而出,“今晚班主任要对她下手!”

    不好!

    赵晓随已经双腿发软了,虽然没见到当时的场面,但是听见鲁大西的表述,还有这两天自己去食堂的感觉,一种细思极恐的后知后觉感涌上头顶,他深呼吸几下,才道,“她如果死了,我们就没有逃出去的希望了。”

    安子亦说,“对,就算他们是怪物,我们与其落单被各个击破,不如联手拼死一搏!”

    鲁大西更是直接,“反正寝室门口没人守着,回寝室抄家伙,冲他丫的!”

    另一侧的女生寝室。

    卓悦和苏摇铃都没回来,寝室只有于清和卜程程,反而更利于两人说话。

    卜程程在床上脸色苍白,嘴唇微微发紫,“完了,完了,班主任的眼神,分明就是要对她下手!”

    于清腾的站起来,把角落的晾衣杆拿起来,“你去不去?”

    卜程程说,“教室吗?现在?”

    于清想明白了,她语气坚定,“要么死在这里,要么死在一起!”

    **

    安静的教室里。

    还没到熄灯时间,所以,头顶的白灯还能给出一点微弱的光。

    冷风从没有关死的窗户缝隙吹进来,通过狭窄通道时,会发出滋滋的响声,呜呜的哭声,像是有什么东西在黑暗里哭泣。

    沙沙沙沙。

    笔尖划过纸张的声音从前面传来。

    只有卓悦还在抄写,这声音自然是她发出来的。

    而苏摇铃,则坐在最后一排。

    安静,两人都没有说话。

    但是教室外面的黑暗里,已经有细微的簌簌响声。

    教学楼外,站着三十几个学生,高一三班的学生并没有全来,正如班主任所说,一个并不成熟的食物,不够太多人分食。

    更何况,王老师自己还想多吃点。

    他们站在一排,脸上没有任何表情,突然集体低下头,露出后脖颈。

    然后每个人都伸手,摸到了脖颈处的裂口。

    有满是鳞片和黏液的皮肤在裂口中缓缓跳动,紧跟着,那双手扒开裂开,像是“脱衣服”一样,一张没有双眼的脸从裂口处钻了出来。

    裂口变大了。

    连着人皮一起脱落下来,一个个四肢扭曲,歪着脖子的爬行怪物从一具具人皮里钻了出来,四肢落在草地上,微微抬头,张开三层利齿的嘴巴,发出细微的叫声。

    这声音是即将饱餐一顿的喜悦的声音。

    人皮落在地上,而它们,则朝着高三一班的教室分散爬去!

    **

    呼呼——

    阴冷的风还在吹。

    卓悦却没有继续写了。

    她转过头,敏锐的听力已经听到了同伴们激动而期待的声音,她知道,苏摇铃很厉害,提前下手只会让自己被打残,变成炮灰,倒不如等一波前期的冲刺过后 ,自己再来捡漏。

    她很聪明,并且相信,自己很快就会成为下一个“老师”。

    不是它们当中的任何人都有这样的“智慧”的。

    “老师”,意味着拥有更多食物的支配权,拥有更多的权利,管理着那群蠢笨的同类,培育着新来的“学生”。

    只要过了今晚。

    于是,她转过身,想欣赏一下后排那位室友此刻绝望,惊恐的美丽情绪,以及她死前的最后挣扎。

    然后她看到后排空空如也。

    卓悦:??

    人呢?

    不是一直在后面吗?

    难道,她预感到什么,逃走了?!

    “你是在找我吗?”

    身后忽然传来苏摇铃的声音,卓悦还没来得及回头,便感觉后脖颈处传来一股力量,然后就是皮肉被狠狠撕开的声音。

    苏摇铃淡然却如同恶魔般的声音响起,“我来看看卜程程这么喜欢看的脖子,究竟有什么好东西。”

    她!的!皮!

    这完美的,漂亮的,充满了欺骗性的,她极其满意的皮囊!

    被身后那个女生,以极快的速度,撕裂开来!

    它们以往,都是小心脱身,以柔韧性极好的扭动“钻”出来。

    而苏摇铃,以极快,极粗暴的手速,将她的皮如同剥香蕉一样,直接撕裂成几半,然后往下一扒!

    人皮如同开花的花瓣四散开,落在桌上,她现在就像是一个被剥了皮的香蕉,冷风吹过她真正的皮肤,带来一阵寒意。

    卓悦:……

    我,杀,了,你。

    “你的原形,看起来比宋老师好像还丑一点啊。”

    她还在点评!还在拉踩!

    ,::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