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禁止殴打逃生游戏npc[无限] 第161章 灰烬高中12

时间:2023-03-31作者:缜白

    要理解入学手册意思, 就要先看这个手册是谁写的。

    很简单,是学校制定的。

    也就是说,里面的所有内容不一定是对学生好, 或者是学生想要的, 比如写不完作业会被留堂,这绝对不是学生喜欢的。

    所以,所有的规定都是对学校有好处。

    而灰烬高中目前来看,至少有种势力。

    第一种是学校一方, 也就是卜程程口中所说的“怪物”、“死人”。

    包括校长,老师,班主任。

    虽然他们没有见过校长,但暂且先这么归类。

    他们是入学手册的受益者。

    因为手册里有很多方便他们管理学校的条款。

    第二方势力,是学生。

    而学生当中, 有他们这些新来的“转校生”, 也有那些已经被同化的如同没有感情的机器一样的“其他学生”。

    他们是被管理的对象。

    第方实力, 是一群“难以察觉”的存在。

    之所以说一群,是因为除了多出来的那个学生以外, 还有保安。

    而且,规则上也对这群“难以觉察”的存在进行了描述和规定。

    首先就是每个班级的人数是固定的, 但是可能出现多出来一个人的情况。

    第二, 就是学生在学校里会遇到“不属于灰烬高中的人员”。

    所以, 苏摇铃的推测还多了一点,那就是第方不一定是同一种存在。

    比如,遇到多出来的同学, 需要报告班主任。

    但是遇到不是灰烬高中的人员,比如刚才的那个保安,则“不要和对方交流, 不要观察对方,专心学习,直到对方离开”。

    甚至还有一种可能,那就是当多出来的同学出现在他们班级上时,会出现一些超自然现象。

    因为规定第二篇第六条,“物体遵守一切物理规则,若你发现有违反物理常识的现象发生,请立刻告知班主任”,以及第七条“学校里没有死人,若你发现已经死去的人,请立刻告知班主任”。

    第八条就是多出来的同学。

    这条怎么看都是针对的同一个存在。

    这个存在出现的时候,会出现反常现象,比如安子亦他们晚自习上突然出现在本子上的奇怪字迹,比如看到班主任的头飘起来等等。

    而这个存在,很可能是一个死人!

    学校方试图“找出”这个存在,但是他们似乎很难察觉到这个“死人”,所以需要他们这些学生来帮忙观测和举报。

    但对于非灰烬高中的人员来说,他们不希望学生和对方有所接触。

    所以规则要求他们不要接触,不要观察,不要和对方交流。

    从这几点来分析,第方势力就至少有两种不同的存在,对于这两种存在来说,学校的态度也不同。

    现在既有的推断是——

    学校是加害方,他们试图“杀死”学生,或者说,想将学生变成那些听话的机器,至于背后动的是什么手脚,谁也不知道。

    原本活泼的卓悦,现在变成了毫无情绪的学生,连自己的朋友也不认了。

    显然不是什么好事。

    学校想控制对付他们,那么入学手册,就是一本“反向操作指南”。

    这样去理解规则,就十分简单。

    和手册反着来就行了。

    学校要找到这个他们无法发现的存在,那他们就不报告异常,不帮助班主任找到这位“走错班级的同学”。

    不让他们和非灰烬高中的人接触,那他们偏偏就去找这些人员。

    但苏摇铃没想明白的一点在于,保安显然是属于这类人的,按理来说,学生如果和他们接触一定会发生某些学校不愿意看到的事情。

    但至今为止,保安只是当了个谜语人。

    要么是它不愿意说太多,要么,就是有某些潜在的力量和规则不让他说太多。

    关于其他同学的状态,还有两种可能性——

    第一种,多出来的同学是死人,而其他同学不是死人,所以发现死人之后立刻报告班主任,有助于班主任完成自己的kpi(绩效指标)。

    第二种可能,多出来的是死人,其他同学也是死人,前者是为了让班主任抓住那位同学,而其他同学是死人这一点,如果被自己发现,而自己又报告了班主任,那么班主任就会重点关注自己。

    先是让他们自我催眠,让他们觉得这里没有死人,从而不会生出逃走的心态,其次,如果真有人察觉到了,比如卜程程这类学生,而这人又恰好听从手册的安排,将自己的发现告诉班主任,无异于自投罗网。

    无论是那种猜测,学校一方,都不是什么好角色。

    既然如此,其他诸如保持安静,听从指挥,按时完成作业,不要结伴等规则,想必都是对他们有负面影响的,虽然目前还看不出是什么,但她总觉得,精神层面的影响更多。

    这种影响,甚至可能是在精神认知,以及记忆方面。

    她一直觉得自己的记忆不对劲,在看很多人的时候,出现了熟悉感。

    而且以往对她来说很容易就察觉出不对劲的地方,往往要反复思考,经过很久之后才会发现。

    如果自己是正常状态,在进入学校的第二章就该看透这个手册了(不。

    这也印证了她之前的直觉——别做作业,别遵守手册,不要相信班主任和老师等人。

    除了以上这几点之外,还有一些内容是暂且没有明朗的。

    比如,关于食堂的相关要求。

    那个红色的投诉箱,总给她一种不安的感觉。

    还有存在不明的艺术楼,以及热爱跳楼的吴老师等等。

    疑点太多了,现在还不是逃走或者动手的时候。

    **

    安子亦和苏摇铃是在走到走过操场的时候,看见了迎面地而来的几人。

    陆野走在前面,“你们跟我来。”

    明明两拨人之间是直线,但是他却饶了一个弯子,才带着其他人走到苏摇铃和安子亦身边。

    安子亦问:“没出事吧?”

    赵晓随点头,但是脸色古怪,似乎有什么难言之隐,其他人也是欲言又止的样子。

    陆野看了眼前面的操场边缘的阴影处,“先去那儿,呆会细说。”

    苏摇铃知道他是在躲监控。

    等到了阴影处,借着树木和墙壁的遮挡,这里也不容易被其他人看见,于清才问:“那个保安呢?”

    安子亦脸色微变,“别提了,那个保安根本就不是灰烬高中的人,一眨眼的功夫,就凭空消失了!”

    鲁大西:“哈?凭空消失,你在说什么鬼话,大白天还能撞鬼?”

    安子亦低声:“说不定那保安真是鬼。”

    鲁大西:“哼,胡说八道。”

    安子亦摇头:“先不说这个了,午休的时间有限,你们那边怎么样,查出来昨晚上是怎么回事了吗?”

    其他几人互相看看彼此,都没说话。

    安子亦有些着急:“有什么不能说的?”

    赵晓随吞吞吐吐:“安哥,不是这个原因,是……”

    是什么,他又不说,可急死安同学了。

    刚才遇到的保安就是谜语人,现在好了,看完监控,这几位同学全变成谜语人了。

    陆野靠在墙边,低头,淡淡道:“其实,也不是什么秘密,说了也没关系。”

    他正要继续往下继续说,鲁大西却抢话了:“嘿!你们绝对想不到,那个袭击我的蒙面变.态究竟是谁!”

    苏摇铃用淡淡的一句话就终结了鲁大西没来得及装的b:“是教语文的宋老师吧。”

    鲁大西眼睛一眯:“哼,我就知道你绝不可能想到往日里那个笑眯眯的……等会,你,你怎么知道?!”

    他猛地往后一跳,拉开和苏摇铃之间的距离:“你果然有问题!你们是一伙的!昨晚上你们在演我!”

    苏摇铃用看白痴的目光看了他一眼,“我如果在演你,那一凳子就应该扎在你身上。”

    鲁大西:“好啊,你暴露了你的真实想法!”

    于清忍不住道:“其实,不是我们不相信你,但是这件事,的确应该有个解释,我们看了监控也不能确定就是宋老师,你是怎么知道的?”

    苏摇铃叹气。

    真的很简单。

    “你们意识不到吗?”

    她说,“我前脚把凳子插在怪物身上,今天上课的时候,后脚宋老师就瘸了。”

    苏摇铃指了指卜程程:“她不是说同学老师都被怪物取代了吗?那不是很显然,宋老师就是这种白天和蔼可亲,晚上披皮蒙面的怪物。”

    你怎么也开始叫他们蒙面怪了啊!

    “对,对啊……”

    安子亦皱眉,这么简单的事情,他们为什么联想不到,意识不到,要等苏摇铃说出来,才有一种拨云见雾的感觉?

    虽然这一点不能锤死宋老师就是夜里那只怪物,但的确是过于巧合,这些证据足以做一些大胆的推测。

    苏摇铃对他们的反应并不意外,因为到现在为止,没有人提出班级人数不对,所有人都有同桌,人数应该是偶数这件事来。

    就说明其他人对异常事件的感知能力,比自己还不如,最坏的结果,是他们的认知和感知能力会慢慢退化,记忆会逐渐消退或者扭曲。

    对……

    苏摇铃忽然眼睛一亮!

    她对有些人有熟悉的感觉,可能不是因为她的记忆被修改了,而是因为她的记忆和感知一样,变得迟钝,并且退化了,以至于她遗忘了很多东西,比如,她以前曾经见过这些人的记忆!

    就像是人老了,如果患上老年痴呆,就会认不出自己身边的人,忘记一些曾经发生过的事情一样!

    她一定是曾经见过眼前的这些人的,只是她忘记了!

    见苏摇铃突然不开口,陷入思考,鲁大西立刻得意道:“你怎么不说话了,是不是心虚了?”

    陆野在旁边笑:“她可能不是心虚,而是又知道了什么了不起的大秘密。”

    赵晓随感觉自己脑子不够用:“啊?什么秘密?”

    陆野双手抱胸,像是看戏,“谁知道呢?我又不是她。”

    来之前,他还担心她可能会被误会,无法解释有很多事情,现在看来,她思路很清晰,根本用不上别人的担心。

    倒是这群笨蛋,怎么一点异常都没察觉到。

    “不对啊,”

    于清越想越心惊,她心里有个非常不好的猜测,如果苏摇铃真的和那些怪物是一伙,那以苏摇铃的智商,和他们这群人的平均智商,他们不是死定了吗?

    所以,这逼迫她不得不问明白,“如果你早就知道宋老师很大可能是怪物,为什么还要和我们一起去看监控?”

    要知道,去行政楼可是很冒险的,容易被抓住,属于顶风作案。

    苏摇铃淡淡道:“谁说看监控就一定是为了查吴老师?”

    她的目光扫了一眼众人,包括陆野:“你们不会就差了昨晚怪物的监控吧?”

    陆野笑了:“当然没有。”

    他还靠近了她一些,低头悄声说,“我还悄悄把我们昨晚逃课的监控删掉了。”

    用的是无法恢复的方法,而不是回收站恢复就可以找回那么简单。

    不仅是逃课的监控,还有去行政楼的监控,总之,删掉了对他们不利的画面,就算是学校查监控发现不对,也没有办法查出来究竟是谁清除了监控。

    赵晓随才是惊掉了眼睛,“你是在我们身上安了监控吧!”

    苏摇铃分明没有和他们一起行动,但是完全猜到了他们的行动,不,准确说,是猜到了陆野的行动。

    因为当时他们几个,的确只想着查出那个怪物是谁,是陆野看了其他的监控,才找出了各种疑点——

    比如,吴老师在艺术楼写“不要上顶楼”。

    比如,丢掉监控室备用钥匙的学生居然是……

    他和于清此刻的感受是一样的——

    绝不能让苏摇铃成为他们的敌人!否则他们会死的很快,很难看的!

    看着众人惊惧不定的眼神,苏摇铃自然很容易推断出他们发生了什么,一定是看到了某些不靠谱的剧情,否则不会对她和安子亦态度转变如此大。

    要知道之前,他们还以她为中心,而现在,居然连监控看到了什么都不想告诉她。

    既然已经出现了“死人”“鬼”“无法察觉的存在”“让人精神异常的神秘力量和规则”,那么他们在监控里看见什么,苏摇铃都不会惊讶。

    她知道是一回事,和这群队友说清楚又是一回事,于是,她便多了点耐心,继续道:“我的推测是宋老师,但能有确定的手段固然更好,而你们的表情证明我的推断没有错。如果我没猜错,陆野肯定会去找那个掉钥匙的人。”

    陆野扶额,假装叹气:“啊,怎么办,完全被同桌发现我的意图了。”

    赵晓随不敢相信他们是同一个人种的大脑:“这怎么猜出来的?”

    苏摇铃说,“很简单啊,带入我自己。”

    于清:“……我自己?”

    苏摇铃:“陆同学虽然不爱学习,喜欢逃课,但是脑子还算聪明,既然是聪明人,我能意识到的问题,他自然也能意识得到,那就是——”

    她顿了顿,道,“这个备用钥匙给的太刻意了。”

    他们所在的地方,不是学生会常去的地方,除非有人跟踪他们过去,但既然是跟踪,就不会和鲁大西等人正面相撞,还那么巧合掉下了重要的钥匙。

    如果是他们偷到了监控室的钥匙,一定会保管好,然后找个安全的时间,直接去监控室,而不是去跟踪别人,跟踪就算了,还不是走在他们后面,而是从他们之中撞过去。

    事出反常必有妖。

    既然能查监控,那么查查这个人的身份也不会亏。

    苏摇铃继续道,“现在,你们的反应表明,你们对我失去了之前那种无条件的信任,那么我在大胆推测一下——”

    在众人卧槽的目光中,她说出最后的结论。

    “你们找到了那个人,而那个人和我关系密切,甚至如果脑洞再大一点,那个人是我?”

    卜程程:“!!”

    举报这个转校生开天眼,她一定看了剧本!

    于清:“!!”

    卧槽,卧槽卧槽卧槽。

    赵晓随:“???”

    这是人的脑子吗?

    陆野一脸骄傲:“我的同桌真聪明!”

    等等,这是你夸她聪明的时候吗!

    安子亦在旁边已经陷入呆滞:“什么??”

    她在说什么,我怎么感觉自己在上数学课,捡只笔的功夫就已经跟不上整个世界的节奏。

    只有鲁大西依然稳定输出,“呵呵,你们都被她骗了,她肯定和那群人是一伙的,只有这样才能时刻保持对我们的监视,其实我们的一举一动都在她的掌控之中,那个丢掉钥匙引诱我们去监控室的就是她,她察觉到我们对她的态度不对,知道是事情败露了,所以才如此发言,显得自己好像推理能力很厉害!”

    “说的有道理。”

    鲁大西点头:“果然,你也觉得我的分析很有道理吧?”

    但当他反应过来附和自己的就是苏摇铃时,顿时脸色不好了,“你在嘲讽我!”

    苏摇铃一脸公正,“我怎么会嘲讽你,我这个人嘲讽的技术很高的,绝不会让人听出来我在嘲讽他。”

    她笑了一声,道,“你分析的这种可能,是一种的确会存在的可能性,所以我赞同,的确,我有可能真的就是那个丢下钥匙的人——这是从你们的角度来看的,但是,既然你可以合理怀疑我,我是否可以合理怀疑你呢,大西同学?”

    鲁大西挺起胸膛,“你随便怀疑,我不做亏心事,不怕鬼敲门!”

    苏摇铃点头:“好,那我们来理一下昨晚上教学楼遇到袭击这件事,我记得当时你穿着校服的外套,也穿了鞋子和衣裤,并不是裸.奔对吧?”

    鲁大西自然道:“当然,我可是有道德的人,绝不会半夜在教学楼爬行和裸.奔。”

    “那么,”

    苏摇铃说:“一个梦游的人,怎么会从床上起来后,穿好了鞋子,换好了衣服,大老远从宿舍楼,走到教学楼,而且在没有被人叫醒的情况下,你自己又如何顺利地从梦游里‘醒’过来,主动且积极地朝着怪物大喊一声‘卧槽’呢?”

    ,::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