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禁止殴打逃生游戏npc[无限] 第138章 话本鬼书17

时间:2023-03-31作者:缜白

    这是一个很哲学的问题。

    我是谁。

    “有时候,有另一个人在控制我的身体……”

    春斜颤声道,“我不知道时间有多久,但是我能控制自己身体的时间越来越少,他们说,你会道法,或许能救救我和冬去。”

    苏摇铃说,“那你得告诉我,刘宅究竟是怎么回事,你是不是真的不记得我了。”

    “我不知道我们是不是认识,”

    春斜似乎很着急,“我的时间不多了,只能长话短说,当时,少爷的病很严重……”

    “老爷找了很多高人来看,最后却遣散了所有的大夫,然后就修了这个宅子,我也很久没见过少爷了,他或许是死了,如果活着,不会从未见过他……”

    “那东西最开始是从井里出来的,紧跟着,它到了镜子里,到处都是它,无处不在,只要看镜子,就会看到它,不对,是会被它看到!”

    春斜浑身发抖,忽然,她抬头看向苏摇铃的方向,“救救我们,也是救你自己,那个院子,那口井,在修宅子的时候就有了,你一定要想办法,在你们死之前,把院门口的那面镜子搬进去,找到更多的镜子,照向那口井!”

    苏摇铃问,“为什么你和冬去不去?”

    “不行,我已经不是我了,冬去也不是冬去,我们谁都不知道自己会不会……我们随时可能……总之,你一定要……”

    春斜忽然语无伦次起来,她低头咕噜了几声,腾的站起来,打开门朝着外面跑去了。

    苏摇铃看着她离去的背影,陷入思考。

    “咚咚咚,”

    门口有人敲门。

    西瓜奶茶探头进来,“无语妹妹,你在里面吗?”

    苏摇铃抬头,“嗯。”

    果然是来排队谈话是吧。

    西瓜奶茶见到她坐在屋里,松了一口气,“我找了你半天,安子亦说你朝着这个方向过来了,我刚来就看见春斜跑了出去,她怎么了?”

    苏摇铃说,“她说她被人控制了,让我们把镜子搬进去照向那口井,不然我们都会死。”

    西瓜奶茶:“?”

    不愧是大佬,用一句话,就概括了前面春斜说了八百字的内容。

    她来其实也是问苏摇铃关于擦镜子的事情,还有一点,其他的玩家现在看起来都很奇怪,仿佛不偶是她认识的那几个人一样,和他们呆在一起,西瓜奶茶从心里觉得有些发慌。

    还是和张无语呆在一起感觉良好。

    没想到春斜居然找她说了这么重要的事情。

    张无语立刻道,“那我们还等什么,赶快行动啊!”

    要不然到了下午三点,就到她去擦镜子了。

    苏摇铃说,“这样,你先去找安子亦,然后一人带一面镜子,午饭后,我们去侧院试试看。”

    西瓜奶茶点头。

    过了一会,777那边也完事了。

    “擦镜子也太无聊了吧,毫无恐怖体验。”

    擦禁止的时候什么事清也没发生。

    镜子里啥也没有。

    大白天当然没有恐怖体验,换做午夜时分过去,四周寂静无人,只有冷风和鬼影,那时候擦镜子,才是恐怖至极。

    &作为一个鬼,连镜子里的影子都没有。

    更不会被自己的影子吓到。

    鬼,有两种,一种是在镜子里没有倒影的。

    还有一种,是只能在镜子里才能被看见的。

    &:“看来这东西只对活人有用,要不老板你也死一次算了,当鬼魂那不无敌吗?”

    苏摇铃:“建议的很好,下次闭嘴。”

    &:“……”

    她不当鬼,也可以无敌。

    但777的建议对于普通人来说,的确可以一试。

    但就算是做鬼,也有高低贵贱之分,比如那些普通的游魂,杀伤力还不如活人。

    总结一句话,实力强大了,做人做鬼都能活,但要是实力差点,那做什么都只有被碾压的份。

    &:“那倒也是,看那些低级厉鬼碰到老板的样子,别提多惨了。”

    他顿了顿,问道,“老板,这镜子难道就真是用来勾魂用的?”

    苏摇铃看了眼在院子里,双眼无光,行动呆板,如同行尸走肉的谭青,“恐怕不只是勾魂这么简单。”

    午饭时,其他人都很沉默,完全不说话。

    春斜和冬去也是沉默不语,显得气氛格外诡异。

    那两个丫鬟就算了,谭青和随叫随到等人可是之前相处过的玩家,此刻忽然变了一个人似的,看着就让人觉得怪异。

    只有苏摇铃,毫无负担地吃完了午饭,毫无心里压力。

    等其他人散开之后,西瓜奶茶找到安子亦,把苏摇铃的话说了,他们两人也觉得春斜冬去有时候表现的确像是两个人,说不定是真的被什么未知恐怖力量控制了。

    他们两在加上一个777,也就能搬过来三面镜子,再加上侧院门口的那面镜子,至少能在四个方向把那口井完全照住。

    三人过来的时候,苏摇铃正站在侧院门口的那面镜子面前,打量着镜子。

    西瓜奶茶还有些心虚,毕竟三人现在的行为像是偷镜子,要是被春斜他们发现,可就麻烦了。

    可镜子刚搬到院门口,就听见身后响起了一个声音。

    “你们在干什么?”

    安子亦回头,却看见谭青毫无血色的脸,以及那双恐怖的眼睛。

    不只是谭青,还有随叫随到,黄三郎,于秀才,清雨,孙老七……

    总之,所有人都到了。

    他们几个人的神色出奇的一致,仿佛一个模子里刻出来的。

    今日的天气不好,虽然是下午,但天上全都是乌云,整个宅子看起来都是阴冷的色调,灰蒙蒙一片。

    而身后站着的这几个人,明明长着人脸,却给安子亦一种格外邪恶和恐怖的压力。

    安子亦警惕起来,“你们有事?”

    谭青上前一步,“为什么不去擦镜子?为什么不擦镜子?”

    &在旁边道,“还没到擦镜子的时间咧!”

    春斜和冬去不知道什么时候,也忽然出现在旁边,两人脸色阴沉,春斜冷冷道,“别让他们把镜子带进去。”

    闻言,那几个玩家竟然同时朝着苏摇铃等人靠拢过来。

    苏摇铃说,“孙老大,你和安子亦在这里拦住他们。”

    她看向西瓜奶茶,“你带一面镜子进去。”

    闻言,旁边的谭青立刻朝着最近的安子亦冲了过来,777上去帮忙,苏摇铃挡着,和西瓜奶茶动作迅速地搬着镜子闪进了院门后面。

    西瓜奶茶只觉得四周的环境骤然暗了下来,仿佛已经快天黑了,这绝对不对劲,而且,一阵邪风在院子里刮了起来,她差点摔倒,手里的扶着的镜子还好护住了。

    苏摇铃说,“把镜子放在这儿!”

    外面已经传来了打斗的声音。

    西瓜奶茶将镜子面朝着井口正要放下,忽然被苏摇铃拦住,“等一下,朝着这个方向——”

    安子亦没想到这群人的能力这么强大,但他却有一种感觉,和自己动手的不是玩家,而是某种被加强的活尸。

    他们的双手冰冷僵硬,脸上毫无血色。

    就在这个时候,他的余光瞥见扔在旁边的三面镜子里有什么影子晃动。

    可镜子面前明明没有东西!

    也就是说——

    镜子里有东西,而且,那些东西,不是外面的反射假象!

    &擅长伪装和潜伏,但打起来可就没那么有优势了,谭青的火球刚刚冲到他面前,他就尖叫着自己申请回到了疯狂之书。

    临走前还很义气地喊了一声,“安小弟!敌人攻势太凶猛,老哥我先走一步了!”

    安子亦:“??”

    回哪?

    谁是你小弟?

    被击杀后回到疯狂之书,和自己选择回去,那可不一样,前者受损需要时间恢复,还要霾石养着,别看老板账户里上万霾石,其实这几场下来,消耗巨大,只剩下几千了,自己平时多捡两块吃,都要被批评一番。

    就靠系统的那些奖励,根本不够这些召唤物一场塞牙的,可惜的是没有第一个梅森号飞行废料堆。

    可怪异的是,虽然安子亦被打的鼻青脸肿,还被谭青踩在脚下,却没看见这群人冲进去,相反,他们全都站在了春斜身后,和冬去一样,似乎成了这个世界里毫无违和感的一员。

    紧跟着,春斜走到最近的镜子面前,轻轻敲了敲镜面。

    镜子里出现一个惊恐万分的身影——

    那是黄三郎。

    “救命!救命!”镜子里的他疯狂喊着,却没有任何声音传出来。

    反而很快,他就被镜子里的黑影吞噬,再也没有出现。

    紧跟着,安子亦被带到了镜子面前。

    他回头一看,那镜子里的自己,竟然正露出诡异的笑容,似乎等这一刻已经很久了。

    等到这一刻的交换,让他进入镜子里,让镜子里的“他”。

    掌控他的身体!

    春斜推开院门。

    她的身后,跟着几个如同行尸走肉的人。

    空气里有血腥味,西瓜奶茶和苏摇铃站在院子里,那口井在她们身后。

    镜子就在井不远的地方,但——

    但镜面,却不是照着井口,而是照着院门!

    春斜看不见,但是她身后的人看见了这一幕。

    紧跟着,他们的脸色全都变了,漆黑的嘴巴张开,发出凄厉的叫声,“怎么回事,怎么会!你疯了,你疯了!!!!”

    西瓜奶茶在旁边傻了。

    原本看到安子亦也变成这样,她已经有些绝望,可没想到这群人刚踏进院子,就像是被火烧了屁股,比她还要慌得一比。

    可她们明明什么都没做啊?

    春斜也似乎知道发生了什么,她又气又愤怒,语气中还带着惊恐,“你疯了,你做了什么,你为什么不按照我之前说的做!”

    苏摇铃:“哦,原来之前和我说话的是你啊。”

    春斜反应过来,口中发出的声音沙哑难听,完全不是她原本的声音,“你知道是我?!你怎么可能知道是我!”

    两人说话的时候,用的都是人称代词,根本没有具体的指代,导致西瓜奶茶在旁边听的是满头雾水。

    苏摇铃冷笑一声,往后退去,“当然知道了,这还不好分辨吗?”

    春斜有“两个”,但却是共用一个身体。

    一个,是正常人,也就是本来的春斜。

    第一个,或许根本就不是人,是占据了她身体的存在。

    邪恶的“春斜”,是那个毁掉她的眼睛的人,也是那个操控整个宅子的人,她让每个人都去擦镜子,就是要让镜子里的力量占据他们的身体,将他们的灵魂当成镜子的食物。

    每个月招进来的人,都是这些镜子的食物。

    或许这个邪恶的春斜,也是从镜子里出来的。

    知道了这一点,就很好分辨了。

    邪恶的春斜会安排他们的工作,夜里亥时之后不会出现,它们需要鸡打鸣报时,来确定对他们而言很重要的时间。

    但是它们也惧怕鸡。

    所以那些养在棚内的鸡,都被紧紧的绑了起来,毫无行动之力,也见不得光。

    而她也说过“亥时之后不会出来,若是亥时后见到我们,不要理睬”,并不是不能理睬,而是她不希望玩家和那个时候的“自己有所接触”。

    夜里那个有些疯癫,十分古怪,喊着要他们离开的春斜,才是真正的春斜。

    既然如此,中午的春斜,又怎么会突然找到她,和她掏心掏肺地交代这些东西?

    大概率,中午她碰到的那个春斜,是个演员。

    那个春斜大概是看出来了,苏摇铃并不会受到镜子的影响,甚至她夜里被人叫名字回头也没事。

    那么就可以利用她去达成自己的目的。

    苏摇铃估计,春斜自己是不能拿镜子进去的,所有的院子里都有镜子,唯独这个有井的院子,镜子是在外面。

    既然游魂怕镜子,那镜子里出来的东西,怕井,也是有可能的。

    这只是某种食物链在具体情况中的体现罢了。

    所以,苏摇铃把镜子搬进来了。

    但是,却不是对着井!

    这些镜子虽然摆放的地方很奇怪,而且非常零散,只看一面镜子,完全看不出来。

    但是若是把院子里的所有镜子都合在一起看,就会发现一件很奇怪的事情。

    将其中几面镜子按照反射的路线连在一起,会形成一条封闭的路线。

    也就是说,光如果从其中一面镜子出发,无视墙壁和房屋,抵达另一面镜子,然后再被反射到另一面镜子上,再继续反射。

    经过几次反射之后,光线会回到原来的镜子!

    这是一个封闭的镜阵。

    苏摇铃:“如果有东西进入了镜子里,而它只能在镜子里行动,或者偶尔可以进入活人的身体里——”

    之所以说偶尔,是因为那些来到这个宅子的人,显然都死了。

    而这里盘旋着那么多的乌鸦,那么多的坟包……

    活人的身体或许可以被他们操控,但肯定用不了多久,他们就会彻底死去。

    “那么这个东西,日常就是呆在镜子里,这么多的镜子,就是为了形成一条封闭的回路,让某个东西可以利用这些镜子,在整个刘宅自由的行动。”

    “那么问题来了,”

    苏摇铃往旁边退去,让镜子照向前面的所有人,“如果按照镜子就是路的思路来看,为什么要把镜子照向井口呢?”

    西瓜奶茶说,“井里的东西出来,就会进入镜子里,然后……”

    苏摇铃:“然后,要么被镜子里的东西吞噬,要么,就会进入镜子里照出的井,也就是永远在井里,无法离开。”

    “就算是那个东西从井里出来了,离开院子的时候,也必然会经过那面镜子,从那开始,那东西就会进入镜子的路,无论走那一条路,最后都会回到原点,被困在镜子当中,找不到出去的路,这就是为什么镜子的路要封死,形成一条永远出不去的路的原因。”

    随着她的话,一道血光从镜子里浮现而出,笼罩着前面的所有人。

    而站在他们面前,本来十分恐怖的人们,却同时跪了下来,口中发出痛苦的喊声。

    似乎有一双无形的手,正从他们的身体里抽出骨肉!

    西瓜奶茶:“可,可就算是不按照她所说的,将镜子对准那口井,对准他们,也不会这么……难道是,因为我的血?”

    准确来说,不是因为她的血,而是苏摇铃的魔纹!

    只是让他们自己照镜子,肯定没那么容易击败他们。

    但是,如果上面绘制了逆转魔纹呢?

    春斜和冬去为什么要毁掉自己的眼睛?

    因为他们不敢看某些东西。

    看镜子,不一定会逆转交换的过程,但是有几率。

    在苏摇铃魔纹的加成下,几率就成了必然!

    镜子里的路是通的,镜子世界也是相通的,逆转魔纹将镜子抽走的灵魂归还,将逃出去的东西重新抽筋剥皮地带回来!

    他们当然会痛苦。

    但再痛苦,也无法阻止这一切的发生。

    刚才进来的时候,苏摇铃就要了西瓜奶茶的血,人血的威力是很强大的,虽然她的工具拉胯——相当于没有工具。

    但绘制到镜子上之后,这镜子就成了不普通的镜子。

    果然,血光之后,地上横七竖八躺了一地。

    谭青第一个缓缓睁开眼,吓得西瓜奶茶往后面一跳,确认了几番,谭青的神情恢复正常后,才松了口气。

    其他人也陆续醒来,只有黄三郎,春斜和冬去一动不动。

    院子里狂风大作,天上乌云浓厚,一大群乌鸦从远处的山上扑腾而起,口中发出凄厉的叫声。

    其他人还没搞清楚发生了什么,便看见面前的铜镜变成了血镜!

    那镜子里的模糊人影尖叫着扭动着,流淌出来的血液染红了镜面,也稀释了上面的咒文。

    一个中年男人的模样出现在镜子里。

    那是第一个照镜子的人,也是镜子里的东西第一次塑出外形的人——刘老爷!

    他早就死了。

    镜子里的东西是没有实体的,谁照了镜子,谁用香灰一遍遍擦拭镜面,和镜子里的死亡世界相接触,谁就会被镜子拿走他的容貌,外形,声音,以及灵魂……

    活人喂养的不是镜子,是镜子里的恶灵,

    也是这个宅子的主人,刘老爷。

    它吞噬了春斜,吞噬了冬去,以及无数人的灵魂。

    借用他们的身体,行走在这个世界里。

    然后又一个个地跑去他们的身体,任由他们腐烂,成为这宅子里的孤魂野鬼。

    不只是院子里的这一面镜子,整个宅子的镜子都变成了血色,里面扭动着的,是一个愤怒至极,恐怖至极的影子。

    而它的干枯的,恐怖的手,已经伸出了镜面。

    紧跟着,就是它的身体,是它的一切——

    砰的一声巨响。

    苏摇铃手里的石块将铜镜击破。

    镜面裂开,里面的怪物也随之裂开。

    它愤怒地嘶吼着:“你——你等着——我会把你们全都吃了——”

    啪。

    又是一块石头狠狠砸了上去。

    正好集中它眼睛的部分,于是它的眼球裂开了。

    苏摇铃:“刘老爷是吧。”

    “你会为了你的所作所为付出代价!!!!”

    啪,胸前碎成了渣。

    苏摇铃:“付出代价是吧。”

    “我要杀了你,你这个该死的——”

    啪,整张脸碎了。

    “杀我是吧。”

    “你会后悔的,住,住手!!”

    啪,下半身碎了。

    痛,太痛了。

    “后悔是吧?”

    旁边的众人,在狂风大作的恐怖阴宅里,看着苏摇铃一脸淡定地一脚把镜子踩碎,然后理了理被风吹散的头发,回头道,“愣着干什么,旁边杂物房有镰刀锄头柴刀。”

    “不是要杀我吗,不是要付出代价吗?”

    她说,“给我把整个宅子的镜子,都砸了。”

    我送刘老爷您上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