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禁止殴打逃生游戏npc[无限] 第135章 话本鬼书14

时间:2023-03-31作者:缜白

    </br>

    此刻还敢在外面游荡的,  也就只有777了。

    但他本能觉得这地方挺危险,尤其是某个方向传来的压迫感,令人,  不对,令鬼都有些心惊。

    只是那个方向一片漆黑,也看不清有什么东西。

    他按照记忆,  从来的方向迅速回去,  刚刚走出院门,门板便砰的一下被狂风吹得关上,  发出巨响,  身旁的镜子映出震动的门板。

    哎呦,这地方好凶哦。

    777脚底抹油,迅速离开,  回到了下人房间。

    敲开门,孙老七对他的出现没有察觉到任何不妥,反而上前道,  “大哥,快进来!”

    777的影帝级表演开始了,  他也点点头,  脸色沉稳,随着孙老七进去。

    黄三郎大大咧咧躺在床上,  斜眼看两人进来,  “上个厕所这么久?”

    777说,“外面好多地方都没点灯,乌漆嘛黑的,  差点迷路了。”

    孙老七小声道,  “怎么样,  有没有摸清地形?”

    777最讨厌因为自己融入的太顺理成章而导致npc给他加戏,还不告诉他剧本内容是什么,但是也没办法,打工嘛,就是要应对各种各样的情况,他敷衍道,“嗯嗯,太黑了,什么也没看清。”

    黄三郎冷哼一声。

    孙老七见他面露不悦,连忙打圆场,“好了好了,时间还长,还有七天呢!等白天出去做工,总有时间摸清楚这刘宅的情况,说不定宝贝都在老爷房,或者堂屋……我看这宅子修的这么大,用的木料也都是上好的,就连咱们睡得这地方,也比咱们家破茅屋好多了……”

    777倒是明白了,这两人要钱不要命,估计也是冲着刘宅的钱来的。

    “要我说,明天白日里把情况摸清楚了,夜里把那几个碍事的家伙放倒,把东西打包了,咱们就走。”

    说完,黄三郎看了眼窗户,“这地方阴森森的,说不定真闹鬼,夜长梦多,早干完早了结!”

    孙老七摇摇头,“哎!  可千万不能着急,不呆的时间长点,怎么能找出宝贝究竟都放在哪儿?有钱人家的东西,藏得深得很!而且,干满七天还有工钱拿呢!等那群人走了,咱们再折返,回来对付两个瞎子轻而易举!”

    说完,还转头看向777道,“你说是不,大哥?”

    777在旁边频频点头,有一说一,孙老七的方法非常稳妥,保工钱,争大钱,避免了人财两空,但前提是这不是鬼宅。

    按照目前情况来看,黄三郎的方法更有可行性,干一票就跑,此地不宜久留。

    但是提前撕破脸皮,对玩家下手,对他的潜伏不利,于是777加入了两土匪的会谈,w52ggd21语重心长劝说道,“还是老七说的对,我们应该先观察观察,而且,就算是闹鬼,这不是还有茅山道长保护我们吗?”

    黄三郎正要反驳,又被777打断,“更何况,我们也不一定打得过那位道长,他不是会搓火球吗?我看,等他们走了,咱们再动手,更加稳妥。”

    孙老七高兴道,“还是大哥有文化!和我想到一起去了!”

    黄三郎只得道,“行行行,我一个人说不过你们兄弟两,睡觉了!”

    他把被子一扯,呼呼大睡起来。

    一夜无事。

    后院养了鸡,天还没亮就开始鸣叫,叫的本来就没怎么睡好的众人早就醒了,洗漱过后,也差不多是辰时,便到之前说好的地方集合。

    因为天没亮,四周暗蒙蒙的,冬去提着看上去没什么温度的灯笼,走在春斜身后,两人等人到齐了,才开始交代。

    她点了几个人负责清扫,几人负责去一里外的河里打水,几人负责劈柴等等……

    点到苏摇铃的时候——

    “你和他们一起,准备饭菜。”

    苏摇铃:“我不能碰冷水。”

    “那就烧开了再洗菜。”

    “我闻不得油烟柴烟。”

    “那就去打扫——”

    “灰尘会让我呼吸困难,心悸心跳加快,若是死在你们宅子里,你们可要负责。”

    春斜忽然不说话了。

    半晌,她诡异地笑起来,手里的灯笼也在抖动。

    随叫随到:“……”

    你别笑了,我们都害怕,除了苏摇铃。

    春斜:“那今日你便什么都不做。”

    随叫随到:嗯?还有这种好事——

    “就只做一件事,”

    原来是春斜的话还没说完,“负责子时清理整个宅子里的所有镜子。”

    随叫随到跃跃欲试的脚步往后退了一步……

    这样的好事还是算了吧。

    苏摇铃:“我一个人?”

    春斜点头,“擦拭镜子,必须一个人。”

    换做是别人领到这个任务,恐怕早就吓得瑟瑟发抖了。

    就连孙老七,虽然对刘宅的宝贝觊觎已久,但是让他一个人大晚上做这种事,还是有些头皮发麻。

    但是,领任务的是苏摇铃。

    苏摇铃:“哦。”

    春斜:“?”

    哦?

    就这?

    就这反应??

    冬去小声提醒,“天快亮了。”

    春斜这才顿了顿,转而道,“今日负责擦拭镜子的有三人,分别是小随,孙老七,还有无语。”

    她又把擦拭镜子的要点说了一遍。

    除了流程以外,就是每次擦拭的时候,只能有一个人做这件事,其他人不能帮忙。

    随叫随到庆幸自己是早上的任务,虽然是第一个做,但难度至少比出去大老远跳水的谭青和安子亦等人轻松。

    黄三郎给孙老七使了个眼色,让他注意摸清情况,孙老七点点头。

    镜子在整个宅子里都有,前后院,侧院,大多数都在走廊上,或者院子门口,对着不同的方向,看起来格外奇怪。

    除了那不能进的院子,其他地方的镜子加起来大概有十八面,而且都是半人高,面积不小,全部擦完,得花点时间。

    谭青,安子亦和777作为这一届“下人”当中最有力气的三位,被派遣去打水,倒不是黄三郎没有力气,而是他还需要去劈柴,这也是份需要力气的工作。

    府中是有井的,但有井的院子不让人进,而且以三位的经验来说,逢井必有鬼,那水就算打上来了,也不敢喝。

    路程不算太近,走到一半,天才蒙蒙亮。

    四周一片荒凉。

    777边走边说:“昨晚我起夜的时候,见到冬去敲你们的门,我跟上去,她却跑了,像是在梦游,当然,她眼睛睁不开,是不是梦游不好说。”

    谭青说,“敲门的是冬去?”

    两人都不约而同响起之前春斜说过,亥时后她们不会出门,如果见到了,不要理睬。

    安子亦问,“你和她说话了?”

    777摇头,“这倒没有,我追着她到了一个乌漆嘛黑的院子里,发现了一个火盆,里面有烧毁的纸页。”

    他把此事简单说了一遍。

    安子亦沉思:“你确定是我们的名字?”

    777:“就那么几个字,是不是我们的名字,你可以自行判断。”

    谭青:“你这个夜起的可真有用。”

    777:“谢谢夸奖,我也是*的,不然大晚上……不说这事了,我觉得这件事不简单。”

    他说出来,就是想让安子亦等人分析分析。

    果然,安子亦开始了推理,“她之前特意问了我们的名字,现在又把写有我们名字的纸页烧了,这肯定不是无意义的举动,联系到这刘宅闹鬼,又搞阴宅风水的事情  ,我看,来这里应聘的人——”

    谭青:“怎么?”

    安子亦:“来这儿的人,多半是成了喂鬼的祭品,烧了我们的名字,就是要把我们献给这里的鬼。”

    777:“分析的很合理。”

    谭青有些忧虑:“那怎么办,难道要和上个世界一样,等剧情走到结局,我们才能破局吗?”

    可到现在为止,也没出现什么超自然的字,哪怕是章节提要都没有。

    他们根本拿不准,剧情走到哪一步了。

    “虽然不知道剧情到了哪段,但起承转合总是不变的,我们进入刘宅是开端,接下来的七日就是发展和*剧情,一定要发生点什么,这个故事才会走向结束,而且必须是精彩的剧情。”

    “当着炮灰的命,操着作者的心,”

    777吐槽道,“这年头打个副本真不容易啊。”

    三人齐齐叹气。

    刘宅这边,黄三郎劈着柴,看着西瓜奶茶和清雨两个妹子在府里走动,心里多少有些不平衡。

    这么漂亮的妹子,居然都被那谭青一人霸占了,可恶可恶,还有那张小姐——对,一看就是小姐的命,或许是家道中落了,又或者与家人失散了,否则,不可能来这儿,还什么活儿都不能干。

    这三个妹子,一个娇俏*,一个水灵清秀,一个清冷秀美,那谭青真是艳福不浅!

    还道士呢,哪有道士身边跟着三个貌美女子的!

    那孙家兄弟就是一对怂货,到时候整点药,把道士一毒,这几个美女和刘宅的宝贝,还不都是自己的。

    想到这里,黄三郎露出了幸福的微笑。

    笑的旁边路过的随叫随到感觉有些害怕。

    这黄三郎不会是还没见鬼就疯了吧,不然为什么笑的这么恐怖?

    他按照春斜所说的,推门进了点香的房间,收集足够的香灰之后,又点上了一根香,那房间很宽敞,正中间供奉着的神像看不出是什么,只能记住似乎是有四只眼睛。

    随叫随到觉得胸口有些闷,闻多了还有点头晕,赶紧做完关上门退了出来。

    他端着水盆,先找了个最近的走廊上的镜子,开始擦拭起来。

    水滴从铜镜上缓缓留下,还好现在天已经亮了,看起来没什么可怕的,镜子里也就是照出宅子的一角模样,还有他自己。

    擦完了一个,又继续换下一个。

    一直努力工作的随叫随到并没有发现,在他擦完某个放置在阴暗走廊角落的镜子,低头换洗帕子时,镜子的他并没有一起低头——

    而是看着镜子外的他,露出了僵硬而诡异的微笑。

    等他再次抬头时,镜子里的异样已经消失了。

    孙老七擦拭镜子的时间是下午四点。

    虽然是下午,但天空阴云密布,日光照不下来,空气也很沉闷。

    黄三郎和孙老七是“踩点”,玩家们则是在小心地寻找着线索。

    偶尔会碰到春斜和冬去,但两人的脸上都没有过多表情,那双骇人的眼睛属于乍一看见都会把人吓得半死的恐怖,也就没人敢直视她们。

    除了苏摇铃。

    苏摇铃不仅直视她们,还和她们聊天。

    因为她没有任何活要干。

    春斜在喂鸡,苏摇铃跟在后面,伸长了脖子,看那两只被拴在鸡笼里,关在漆黑一片的屋子里,双目也被戳瞎的鸡,“这鸡为什么是瞎的。”

    春斜已经习惯了她的骚扰:“我又看不见,我怎么知道它是瞎的。”

    “这鸡为什么要拴起来,关在这儿。”

    “不栓起来,跑了怎么办?”

    苏摇铃上下打量那两只鸡。

    这可不是防止鸡跑了的栓法。

    粗壮的绳索穿过鸡的双腿,翅膀,脖子,将其死死拴在笼子里,在加上只剩下疤痕的眼睛,让这两只鸡看起来格外恐怖。

    苏摇铃说:“你说这鸡的眼睛是生下来就是瞎的,还是被人弄瞎的。”

    春斜:“我说了,我看不见。”

    苏摇铃摇摇头,“若是生下来就是瞎子,那眼睛的模样不大像是这样,结疤,说明有伤口,既然有伤口,就可能是后天瞎的。”

    春斜喂完了,站起来转过身,正对着苏摇铃:“你想说什么?”

    春斜和冬去的眼睛,那丑陋扭曲的疤痕和血疤,就像是伤口愈合后的痕迹。

    而且是极其恐怖的伤口。

    她们,真的是生来就是瞎的吗?

    苏摇铃说,“我想说,我有点饿了,什么时候吃晚饭。”

    春斜:“……”

    到底你是打工人还是我是?

    饭来张口可还行。

    反向打工是吧,什么都不干,还要等吃饭,还要拿工钱。

    春斜喊了一声,“冬去,让他们准备饭菜。”

    冬去在外面应了一声。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