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禁止殴打逃生游戏npc[无限] 第37章 狐狸新娘9

时间:2022-07-12作者:缜白

    以苏摇铃的眼光来看, 这组玩家的素质还是不错的。

    但仔细想想,无论是游戏开始前的生存筛选, 还是新手副本, 蠢货,反应不够快的,没点脑子的, 基本都死了。

    当然,也不排除有些新人就是纯粹的运气好,或者抱了大腿, 顺利通过了开始的考验, 但这样的人你,越到后面的危险副本,越容易死亡。

    但至少目前来说, 这个副本里的玩家里没有什么拖后腿的。

    再加上有赵托带节奏,也不用苏摇铃或者沈亦去组织什么。

    比起之前的七号地铁来说,这个副本的难度的确很低,苏摇铃算是知道为什么七号地铁算是带s的副本, 那可是比a级还要高的评价。

    三组玩家分头行动, 倚天屠龙要跟来她也没什么意见,沈亦表现的不错,周车死的时候, 那么细节的事情他都注意到了, 就算是一个人行动, 就算是出事, 也不至于逃不掉。

    最有可能出事的, 反而是三人组——要去找新娘的赵托, 孙飞飞和小璇。

    **

    赵家的大门紧闭着, 门口没人,院墙也不高,里面就是一个普通的小土屋,和陈二叔家的房子一样,虽然是平房,但是房间不少,赵托找了个土坡观察了一下,从冒出墙面的房瓦可以判断,同样是一个凹字形的布局,只不过赵家的大门朝着西侧,而陈家的大门都朝着东侧。

    赵婆婆黑着脸打开门出来了,手里提着桶,朝着村口走,像是要去打水,奇怪的是,门口的土墩上,还蹲着两个村民。

    “赵家肯定有问题,哪有村民还在他们家门口站岗的道理。”

    孙飞飞压低声音:“新娘肯定有问题。”

    小璇说:“可新娘不是赵小茴吗,就是这村子里的人啊?有什么必要把人看起来,本来陈鹏好像对她就没什么感情,如果她不想嫁,这两家也没什么理由要把他们两硬凑在一起吧。”

    赵托皱眉看了两人一眼:“这两家是什么关系与我们无关,我们的任务是参加婚宴,新娘不出问题最好,要是出了问题,我们连副本都出不去,只能死在这儿!”

    他看了眼渐渐暗下来的天色:“时间不早了,这样我们绕到墙后面,翻进去看看情况,趁着赵婆婆不在家,先找一下新娘在什么地方,问清楚到底怎么回事。”

    孙飞飞和小璇都是听他的,三人绕到侧边,四周也没有垫脚的地方,赵托便提议,让孙飞飞当拖垫的一方,有经验的他和身体更轻盈的小璇则踩着她的双手翻过去,孙飞飞放哨。

    赵托先翻上去,随后趴在墙头,把小璇拉了上来,他在墙头一看,院子里有堆放杂物的地方,便让小璇先去那里等着自己。

    孙飞飞抬头,见两人从墙头跳下去了,便注意着四周的情况。

    她在外面等着,眼看着时间一点点过去,院子里没什么动静。

    门口的两个守门的村民还在闲聊,但都是些没什么营养的话。

    孙飞飞越等越着急,开始有些后悔同意了这个行动计划,村规里对新娘的存在强调了又强调,说明这本来就是一个非常危险的地方。

    但正门有人守着,侧墙她又翻不上去。

    就在她着急的时候,墙头冒出来一个人头。

    孙飞飞被吓了一跳,差点喊出声。

    仔细一看,才发现原来是赵托。

    但此刻的赵托脸色很差,十分着急,压低声音和她说:“快,我拉你翻过来,小璇出事了!”

    孙飞飞脸色一变,踩着墙,被赵托拉上了墙头。

    院子里没人,但有一个垫脚的桌子,估计赵托就是踩着这个桌子爬上来的,孙飞飞便跟着赵托踩着桌子又下去。

    堂屋的门没关,赵托对她做了一个禁声的手势,让她跟着自己走。

    “现在来不及和你解释,这个地方很危险,我们必须马上去救她,否则就晚了。”赵托的气息不稳,脸色也很着急,他往前面走着,让孙飞飞跟着他进了堂屋。

    除去打开的大门外,堂屋的两侧各有两道门,也是通往两侧的房间,赵托带着她往左侧的门后走去,屋子里很黑,也没有点灯,有一个走廊,两人放缓了脚步声。

    赵托带她到了一道门前,说:“那个新娘果然很危险,一会进去的时候,你千万不要睁开眼睛看她,只要看她,就会被她蛊惑!我站在门口能保证看到屋内的东西,但是不看她的脸,我可以给你指方向。”

    孙飞飞说:“小璇呢?”

    “她在里面,你进去把她拖出来,我们就立刻离开这里!快,晚了我怕她也出事!”

    孙飞飞点头,轻轻推开这道卧室门,在跨过门槛的时候,她闭上了眼睛。

    耳边只有自己的呼吸声,还有——

    **

    和爬墙组不同的是,沈亦是大摇大摆去的陈家。

    陈鹏家其实离得也不远,往北走是仓库,仓库再往北就是陈村长家。

    村长家的规模一点不比那个废弃的鬼屋小,院子也更大,大门是红漆的铁门,看着就气派,估计是村子里最好的房子。

    院子门大开着,忙着不少人在准备东西,院子正中间停着一顶花轿,看着没有多新,院子的是朝着东边开的门,但在南侧有一个通往仓库的大门,此刻挂着锁。

    村民见沈亦来了,多看了他几眼,但没敢上前说话,在他们看来,沈亦和那个自称是“它”的代表的女生是一伙的,说不定都会杀人的邪术。

    没人拦他,沈亦便畅通无阻地走到仓库门口,看了眼那把锁。

    锁是很老的普通挂锁,下午刚打开过,就是送尸体的时候。

    “你干什么!”

    身后骤然响起陈村长发怒的声音,“不是和你们这些人说过,没有经过允许,不能进别人的家吗?把我的话当耳边风了?!”

    沈亦回头,便见到陈有发气冲冲地指着他。

    沈亦说:“我要去仓库看看。”

    “看什么看?还嫌麻烦不够多,赶快滚!”

    沈亦冷笑一声:“是你自己开,还是我把你的手打断,自己拿钥匙开?”

    “你,你敢!”

    陈有发怒道:“你真以为我不敢把你们这群外人怎么样是吧?”

    沈亦往前走了一步。

    陈有发后退了一步。

    退完了他才骤然反应过来。

    赵六子现在才被村里老人接上脱臼的手臂,下午这个男人打人的时候身手陈有发是见过的,说不准他真的敢对自己动手。

    赵六子手断了可以,他陈有发可不想断手,如果和这个男人发生冲突,说不定那个外来的女生也会借题发挥。

    “行,要看是吧,我给你看!”

    陈有发掏出钥匙,走到仓库门口,打开锁:“看完就给我滚!”

    沈亦站在他身后,轻笑一声。

    这个村长,倒也不是蠢货,他可比谁都聪明着。

    仓库门打开,一股难闻的气味扑面而来,尸体就裹着草席放在角落,仓库里都是一些稻草和烂木头,柴火等等,还有一些乱七八糟的沙袋和几把锄头农具,都是放了很久的的东西。

    沈亦走进去,陈有发紧跟着他,“一个破仓库,有什么可看的!”

    仓库的面积还是挺大的,墙壁也很厚,都是村民自己砌的墙,搭的顶。

    沈亦问,“这么大的仓库,修好了怎么不用?”

    “用不用你管得着吗?!”

    “你知道我为什么要来看仓库吗?”

    “我怎么知道。”

    沈亦转过头,狭长微扬的眼睛盯着村长:“这面墙的南侧,就是我休息的房间,今天早上,我听到仓库里有女人的声音。”

    他看着陈有发渐渐发白的脸色,问,“今早上,有人进过仓库吗?”

    陈鹏家的确是没有女人,但是看外面布置婚宴的村民,难保不会有其他女人来过这里,不过,看陈有发的脸色,这件事恐怕没有那么简单。

    “你胡说什么,肯定是你听错了,这里锁了那么久,要不是那个女的非要我处理尸体,今天都不会打开仓库。”

    陈有发后退了几步,越发觉得眼前的人心怀不轨。

    他为什么要这么说,为什么一定要看仓库。

    但是,那件事和他完全没有关系。

    没理由这个外来人会故意诈自己。

    “砰——!”

    仓库的门忽然猛地关上了,发出巨大的响声。

    陈有发转身,朝着外面喊了一声:“他妈的谁关的门!”

    他快步走向紧闭的仓库门,伸手一拉——

    门被锁住了!

    仓库没开窗户,也没灯,大门一关,更是阴暗恐怖。

    再加上角落里还躺着一具男尸。

    紧跟着,一阵诡异的响声传来——

    滋滋滋。

    像是指甲划过墙壁的声音。

    随后,便是一阵女人的哭声。

    哭声只持续了三四秒,陈有发脸色煞白,到处问谁在捣鬼。

    而沈亦却听出了声音的方向。

    那哭声很小,并不是因为本身音量就小,而是因为有什么东西挡住了声音的传播,以至于他们听到哭声的时候,已经没那么刺耳了。

    那个方向,是仓库南侧墙壁的方向。

    哭声是从墙后面传来的。

    沈亦和陈有发都知道,那面南墙的后面就是陈鹏二叔的家,也就是昨晚男玩家们住的两个房间。

    “让你们的同伴别装神弄鬼了,我已经给了你们想要的一切,你们还要什么?钱吗?给周道长的钱,都给你们就是了!”陈有发转过身,盯着沈亦,十分愤怒。

    但沈亦看出了他愤怒背后隐藏的惊骇和恐惧。

    沈亦说:“我的同伴,此刻不会在房间里。”

    更不会发出这种诡异的哭声。

    “你什么意思?!我不是让你们老实呆着吗?”陈有发踢了几脚门,门非但没有反应,还把他脚踢肿了。

    而那诡异的哭声一阵一阵地响起,伴随着抓挠的声音,似乎就在耳边。

    沈亦靠近那面墙。

    陈有发见他很认真的样子,态度也半信半疑起来:“我和你说,你们可别想合起伙来骗我,这村子里有没有脏东西我这个村长最清楚,你们这样做只是浪费时间和力气!”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