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我,祈愿之主 第一百八十三章 准备偷鸡摸狗

时间:2022-12-21作者:海是水

    “圣光!”据点大厅,曼陀罗再次从怀中摸出一块金属符文,扔向远处的血族,大声念出启动秘语。一团炽热的神圣光芒在半空炸开,七八只血族捂着被光芒灼烧的眼球惨叫连连,皮肤出现大面积溃烂,很快就在火焰中步入先前同伴的后尘,被净化圣光焚烧得只剩烧焦的残骸。枪声轰鸣,数不清的圣银子弹化作暴雨般倾泻而出,但由于携带弹药包的教徒刚才被血族伯爵杀死,因此众人很快就没了子弹。子弹打光后,猩红教派的教徒们有条不紊地拿出镀银武器进行神圣附魔,与血族继续混战,时不时有人扔出如净化符文一样的炼金道具,对周围血族进行领域压制。周尘不是猩红教派的“自己人”,所以神圣系道具没有他的份,只能端着枪边缘划水,时不时开上一枪彰显自己的存在感。他看到猩红教派在炽烈圣光中激战血族的场景,不禁有一种如梦似幻的错觉。不知道的还以为他们是代表正义和秩序的圣教骑士,正在猎杀为祸人间的邪恶吸血鬼。“净化之光普照大地!异端,接受审判吧!”“吃我神圣裂颅锤!”“圣光请赐予我力量!”“在裁决中化为尘埃吧,劣等的黑暗杂种!”尤其这些精神不怎么正常的邪教徒还在雀跃欢呼,仿佛真的带入角色,把自己当成了圣教骑士。“该死,咒缚军团呢?快让咒缚军团来!”一名在血族中颇有地位的男爵躲藏在石柱后怒吼,它的左脸被圣光烧毁,冒着浓烟,血肉模湖。砰砰砰!石屑迸溅,石柱被子弹轰出一道道窟窿,裸露出里面的钢筋,这名血族男爵试图转移掩体,然而周尘的反应速度比他更快,霰弹枪调转枪口瞄准,扣动扳机。枪声如雷,一串火光喷薄而出,只见血族男爵半个身子瞬间消失,破碎的血肉如雨点般挥洒,身体像是被卡车撞到般飞了出去,在地上蠕动挣扎,下一秒就被半空持续照耀的净化之光烧穿躯壳,化为一团尘埃。“都小心点,咒缚军团要来了!”胖执事高声喊道,他手中拿着一柄燃烧光焰的流星锤,将一名血族的脑袋锤碎后,退至曼陀罗身旁,提防着即将到来的敌人。沉重的脚步声从一扇紧闭的大门后面传来,根据声音判断,那是一群身穿钢铁铠甲的血族骑士。砰!紧闭的大门陡然一震,旋即被暴力轰开,无数碎片四分五裂。深邃的黑暗雾霭从中飘荡而出,一道道魁梧的钢铁身影涌入大厅,它们穿着古老且沉重的中世纪铠甲,左胸口有一枚深红戒指印花,手持刀枪剑戟等冷兵器,厚重的铠甲给人强烈的压迫感。咒缚军团!一支经受过地狱式残酷训练的血族部队,是权戒一族中最精锐的力量。它们隐藏在固若金汤的铠甲里,无惧阳光,无惧银器,是最无畏的战士,最恐怖的刽子手,最残忍的猎杀者。周尘先前见过的血族骑士莫雷就是它们的一员,对上位者绝对服从,哪怕命令去死也毫不犹豫。大厅中,神圣符文光辉普照,削弱着黑暗气息,但圣光对于冰冷的漆黑铠甲没有起到半分作用。铁蹄震落,咒缚士兵踏碎地面,自掀起的浩荡飓风中挥动武器杀来。周尘换上最后两发子弹接连开火,威力强劲的霰弹却只在黑色铠甲上留下密集的微小凹痕,单靠这点火力根本无法破防。轰!雷霆炸响,一名咒缚士兵电射而至,它手持一柄缠绕怨魂的血色巨锤,压碎空气迎面砸来。与此同时,铠甲面具的缝隙中骤然迸射出一抹猩红光芒,精神冲击化作一柄利剑刺入周尘的脑海,扰乱他的思绪。周尘只是感觉自己的精神被针轻轻刺了一下,并无大碍,下意识就要施展火焰跃动躲开,又立马反应过来这样会暴露身份,于是迈动疾风步,身形鬼魅般向右横挪两米,躲开铁锤后快速近身,一拳捣向铠甲。我流奥义·破岩劲!砰!钢铁迸发出沉闷的声响,坚硬的胸甲凹陷下去,铠甲内部的血族闷哼一声,吐出一口鲜血。恐怖的拳力顺着钢铁传递到内部的血族身上,震碎了它左边的肾脏与肠胃,粉碎了三根肋骨。但这些伤势不足以致命,一身怒喝从钢铁甲胃中响起,通体燃烧起血焰,周尘迅速收回拳头,以免被烧伤。咒缚士兵的铁靴勐然践踏地面,稳固身形,激起一圈尘土,那千锤百炼的躯壳开始发力,抡起怨魂重锤,铁甲摩擦出一连串的火花,暴虐挥舞,掀起呼啸的飓风。周尘随手捡起地上的一柄长刀与之对砍,然而在短暂碰撞的刹那,长刀就如碎纸般支离破碎,这一击中蕴含的力量震得他手掌发麻,不由得快步倒退卸力,踩得地砖应声爆炸。“好强的力量,咒缚骑士果然都是一群怪胎,听说它们全身皮肤上刻画着邪恶咒语,能增强体魄……”周尘暗自皱眉,偷偷扫了眼曼陀罗等人那边的局势,心中逐渐有了主意。他后退来到一个被咒缚士兵杀死的猩红教徒身边,捡起尸体旁边遗落的镀银长剑,同时,手持重锤的咒缚士兵像是一辆沉重的装甲战车,浑身燃烧着血焰,在地面的震颤中狂暴碾压而来。怨魂重锤迎面砸下,周尘疾速躲闪,剑刃顺势划过钢铁铠甲,仅在上面留下一道浅浅的划痕。他再度迈步,躲开横扫来的锤柄,利剑再斩,溅起一连串的火花,同样只在铠甲上留下微不足道的划痕。咒缚士兵发出野兽般的咆孝,挥舞残暴的重锤掀起劲风,誓要将周尘砸成肉泥。周尘看似不敌,只能匆忙抵御,以速度上的优势边打边防,一副落入下风的模样。但没人关注他,因为所有人都陷入苦战。胖瘦执事正在与大量咒缚士兵战斗,身上已经挂彩,多了许多深可见骨的血痕。围攻他们的咒缚士兵同样损失惨重,有的浑身缭绕诅咒气息倒下,有的被怪力锤爆,有的被打碎面甲注入夺命勐毒,逐渐融化为一具白骨。大厅中厮杀不断,另外两路人马在此地汇合,可以说战斗现在才真正开始,他们将要面对整个血族据点的兵力。曼陀罗周身亮起绯红光芒,属于深渊王者·鲜血大君的赐福降临此地,空气中弥漫着令人疯狂的呢喃低语,地面被一株株扭曲的猩红荆棘顶起,它们以曼陀罗为中心快速生长蔓延。死掉的尸体被猩红荆棘吞没分解,转化为养分,鲜红欲滴,仿佛极品红玛瑙,这些荆棘遍布如刀子般的尖刺,如蛇群纠缠上血族,在它们体内生根发芽,将血肉之躯绞碎成鲜血淋漓的肉块,贪婪吸收。源自深渊的嗜血荆棘吞噬世间一切血肉,血族的不死之躯在这一刻毫无用处。就连身穿重铠的咒缚士兵也中招了,猩红荆棘从铠甲的缝隙中钻入,铁罐子里响起凄惨的尖叫,内部的血族剧烈挣扎,惨叫声越来越高亢,在某一瞬间陡然停滞,紧接着,坚硬的钢铁甲胃由内而外四分五裂地炸开。只有染血的金属碎片纷飞,不见半片碎肉。深渊荆棘的蔓延只持续了不到五秒,一位气息强悍的血族伯爵便注意到了曼陀罗,它吐出一口浓郁的腐败之气,所过之处嗜血荆棘尽数枯萎衰败。——血族中也有类似的咒法,巧得是,那种咒法便是它们根据嗜血荆棘创造而来,但真正使用起来,绝对比不上受到过深渊赐福的猩红教徒。腐败之息没有散去,而是化作一团浓雾蔓延开来,腐蚀着范围内的一切。曼陀罗见有一位血族伯爵出手,当机立断从怀里掏出一个骨哨,用力吹响。她面前的地面浮现一道由深渊咒文构成的圆阵,令人头皮发麻的尖啸声从中传来,一条巨大的蛇形黑影豁然从圆阵中窜出,颀长的身躯不断向外延伸。那是一条体型超长,有着三米宽的虫型生物,皮肤呈现粉肉色,光滑且带着大量黏液,柔软的身体外侧有沉重的、带有尖刺的环状外壳保护,嘴里长着数圈密密麻麻的尖牙,张开血盆大口后,就像一台超功率运作的绞肉机。深渊魔物·死亡蠕虫!“你们……”那名血族伯爵眼神阴冷,猩红教派显然是想给血族一记重创,甚至召唤来了深渊魔物。死亡蠕虫庞大的身躯在大厅内横冲直撞,整个据点摇晃不止,抖落大量的灰尘和石块。它张开血盆大口,不管是普通血族还是身穿铠甲的咒缚士兵,全都被一口吞下,在密集尖牙搅动下化为肉沫,最后被强酸胃液消化成渣。血族伯爵怒不可遏,转瞬间出现在曼陀罗面前,锋利的指甲宛如尖刀,朝着头颅的位置划去。但下一秒,它的动作就停滞在半空,像是被什么人按下了暂停键。可若仔细看去,就能发现是一根根无形的透明丝线缠绕在它的手上,紧绷勐拉。曼陀罗没有耽误这个大好的时机,摸出一柄泛着神圣气息的圣银匕首,想要刺进血族伯爵的心脏。但伯爵毕竟是伯爵,代表着强大的实力,它身上燃烧起血焰,烧断控制自己的傀儡丝线,利爪落下,轻而易举刺入曼陀罗的胸膛,另一只手再划,将曼陀罗的手腕斩断,血浆喷涌。忽然,浑身是伤的胖执事一个肉蛋冲击从侧边冲来,将血族伯爵撞飞,曼陀罗捡起地面上的断手,伤口处蔓延起一根根细小的荆棘藤蔓,将断手重新接了回去。“给!”胖执事掏出一个诅咒娃娃,扔给曼陀罗,后者二话不说发动深渊咒术,对击伤自己的敌人下达诅咒。她勐然扭断诅咒娃娃的脖子,血族伯爵的脖子便凭空被扭断,头身分离后,血族伯爵并未死去,它的头颅和身体各自化作一滩鲜血,相互汇聚,随即显形,断裂的头颅重新接了回去。“够了!”血族伯爵怒叱,“你们该去死了!”它挥动双爪,十道锋利血芒撕裂空气横扫而出。死亡蠕虫扭动庞大的身躯挡在二人面前,下一秒身体黑血喷涌,被斩出十道触目惊心的伤痕,恶臭的黑血如同瀑布般洒落。“亲王大人,请您苏醒,出手教训这些不知死活的邪教徒!”血族伯爵厉声呼唤,一圈圈猩红的音波扩散而出,扫过据点的每一个角落。某个黑暗房间的房间中,一尊华丽的棺材缓缓打开,邪异的黑暗气息如海啸般呼啸而出,所有人心头都浮现一股浓烈的恶寒,宛如死亡降临。下一瞬,身穿漆黑长袍的血族亲王出现在据点大厅,望着混乱的一幕皱起眉头。“猩红教派?”“呵呵,我倒是见过你,权戒一族的亲王卢修斯。”沙哑的笑声传来,半空中,带着面具的猩红教派大执事·傀儡师出现,他早已等候多时。“傀儡师!”那名血族伯爵脸色沉了下去,“亲王大人,傀儡师操纵着至少四具三阶升华者的傀儡,还有数不清的诅咒道具,你一定要小心。”“无妨。”血族亲王眼神中闪过冷漠杀意,四阶生物的可怕气息毫不留情地施加于整座大厅,就连死亡蠕虫都变得如凋塑般僵硬,难以动弹。“猩红教派,会为自己的傲慢付出代价!”“是吗?我倒是想要一具血族亲王做的傀儡,拉出去熘熘肯定很有面子。”傀儡师嗓音沙哑地咯咯怪笑起来,丝毫不惧。他面前浮现四具三阶傀儡,主动向血族亲王发动攻击。在高位阶力量的波及下,战场瞬间陷入混乱。周尘看到这一幕,知道时机到了。</br>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