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第5章 第 5 章

时间:2022-04-26作者:林汀汀汀汀汀

    友枝被他凉薄的视线扫过心头,心头蓦然一紧。

    也说不上是怕吧,就是觉得自己脊背上忽然滑过一点轻微的电流,很奇怪。

    眼睫轻动,友枝抿唇看他,模样很无辜。

    那少年随意看了友枝一眼,微抬下巴,兴致缺缺地问旁边人:“这人谁?”

    旁边人一指地上:“说是他妹。”

    友枝头揺拨浪鼓般矢口否认:“不是,他瞎编的。”

    想到那男生刚才想把自己拉下氷,友枝的心里就泛起一股淡淡的不快。

    怎么说昵,那点路见不平的小火苗扑刹一下灭了,甚至觉得很无语。

    而且。

    友枝抬眼。

    她怎么也没有办法,把那天在祠堂给姥姥上香的人,和眼前的不良少年联想在一起。

    这差别也太大了。

    一个像慈悲佛像下的虔诚信徒,一个是嚣张冷酷、万人簇拥的少年霸王。

    怜爱滤镜一下就碎了。

    祁凛好整以暇地眯起眼,看着她的目光玩味又懒散:“真不是?”

    友枝攥了一下指尖,咬牙忍耐:“真不是。”

    祁凛听了,闭了闭眼睛,没说话。

    她忍不住启唇问:“你不记得我了?”

    这话一说出口,身边的人顿时露出惊奇神色。

    她顿了顿,还是开口提醒他:“祠堂。”

    少年一下子正色,直起身子望过来。

    他认认真真地看了她半响,过了一会,那一张俊脸还是流露出了“你谁?”的淡漠表情。

    友枝看着那张无辜淡漠的俊脸,忽然就很来气。

    她垂下眼,余光扫到地上的那个男生,蹙了蹙眉,还是忍不住说:“你们以多欺少,是不是,有点不大厚道。”

    “……”对方面无表情地盯了她一会,“噗嗤”一声笑了出来。

    惹得友枝无比惊异地看着他。

    他长了一张太过俊美又阴鸷的脸,笑的又很开怀,笑完后少年黑黢黢的瞳仁微眯起,像是某种大型猫科动物,野性,又危险。

    直勾勾地睨着少女,少年很懒散地反问她:“哦,那你很不平,想救他?”

    有人冲她吹口哨,说:“知道这小子犯了什么事就出头啊,妹妹?”

    友枝抿唇,正想要说什么。

    旁边的男生忽然开口:“行了,阿凛,既然她说了不是,就放她走吧。”

    话音刚落,一片起哄声顿时响起:“呦,京哥是看上这个妹子?这么维护呢。”

    “就是就是。”

    被叫“京哥”的男生不置可否,他转过身对友枝说:“走吧,带你出去。”

    友枝一愣,随即赶紧跟上他。

    叫祁凛的少年依旧靠在墙边懒洋洋地歪头,也没阻止他。友枝转身走出昏暗的巷口时,仍然能感觉到他的视线,正不加掩饰地落在自己身上。

    放肆又轻狂。

    男生把她领到一条主路上,他停下来说:“就到这里吧。”随后他转身要走,被友枝拦住。

    “等等,”她朝他伸手:“你还我手机。”

    他有点好笑地把女孩的手机从口袋里拿出来,放她手心上:“还记得我叫什么吗?友枝。”

    他能准确叫出自己的名字。

    友枝皱眉,迟疑地问:“你认识我?”

    “你和友婆婆是什么关系?”他答非所问,像是在确认着什么一样。

    “….…我是她的外孙女,”友枝按开锁屏,抬眼时,发现对方单手摩挲着下巴,正饶有兴致地打量白己。

    他说自己叫沈归京,刚才那个穿黑卫衣、靠着墙的高挑少年叫祁凛,是他的朋友。

    “看出来了。”她说。不良少年聚集成群呗。

    “你对我们怎么想的?”

    沈归京问她。

    “不了解情况,不评价。”标准的不良。

    “吓到你了?”

    “没有。”就是有点想报警。

    “刚才的事你就当没看见,回去以后不要乱说话,知道吗?”沈归京最后终于说到了重点。

    “显而易见。”友枝说。她心里产生的原本那点和祁凛的共情此时也烟消云散。

    之后沈归京又和她聊了那么几句。

    友枝不想和他多说话,压制着心里那点烦,她脑子里忽然想到祁凛,少年像野狼一样眯起来的眼神,黑黢黢的丹凤眸子,真的很漂亮。

    枯竭的灵感之源蓦然进脑子迸发了那么一瞬,却快的一闪而逝。

    ……她突然有点想画画了。

    沈归京没注意到少女低头时细微的眼神变化,他饶有兴致地说:“你是友婆婆几年都不回来的小外孙女,因为这,镇上很多人已经不认识你了。”

    下一秒对方接起电话:“阿凛?.…嗯,我知道了,一会就回去。”

    对方挂了电话,友枝忍不住问:“你们为什么揍那个人?他犯什么事了?”

    提到这话头,眼前叫沈归京的男生顿时收敛了脸上还算温和的表情,语气变得冷冰冰的:“没什么缘由,他欠揍。”

    友枝皱眉,顿了顿,她还是打算说,“或许,你们教训人总得有个理…”

    “好了,干次别乱来凑热闹,小心惹祸上身。”他打断她,随意挥了挥手,插兜走掉。

    ——和那个祁凛一样拽。

    友枝攥了攥指尖,深呼吸一口,她转身回家。

    //

    “谁叫你们来的?”祁凛看着地上那人,侧了侧眼珠,十分冷淡地开口。

    身后抽着烟的黄毛小子讨好地笑开:“这不是知道你们要堵他,就过来帮把手。”

    “是吗。”

    黄毛扬着得意的笑走过来,拿着打火机按开,预备给少年递烟。

    祁凛淡淡瞥了对方一眼,并没有接。

    黄毛等了一会身体僵住,嘴角抽动几下,脸上讨好的笑也收了几分,用眼睛剜住少年:“怎么凛哥,这是不给面子?”

    祁凛没看他,烟盒在修长指尖晃荡一圈,理了理里面的烟条又收起来,很冷淡地问:“给什么面子?”

    随后歪头,轻嗤一声:“多管闲事的面子?”

    他教训自己学校不守规矩的人,偏偏闲杂人等要过来掺一脚,狗拿耗子,无趣的很。

    “而且前两天你们还抢了赤峰学生的钱吧,要是真和你们一起混,那我们成什么了?”有人这么说。

    “行。”黄毛少年脸色不好看,带着几个职校的人扭身出了巷子,临走还回头恶狠狠剜了他们一眼。

    男生们看着他的背影冷哼:“什么都想过来掺一脚,真当别人不知道他们想干什么。”

    巷子里飞快掠过乌鸦的黑羽,头顶的光影明灭,祁凛把易拉罐随手扔进垃圾桶里时,沈归京回来了。

    少年抬起指尖,捻了捻上面沾染的水珠,听到脚步声抬眼,淡漠地睨向对方。

    旁边人:“呦,京哥回来了。”

    沈归京应了一声,随后看向祁凛:“刚刚那个女孩,她是友婆婆的外孙女,叫友枝。”

    听到“友婆婆”两个字时祁凛略微眯起眼,接着心不在焉地“喔”了一声。

    一群男生收拾着东西,把扔在台阶的书包背起来,一边七嘴八舌地议论:“真好看啊那姑娘,欸,她就是高非那天在微信群里发的美女!我认出来了。”

    “长的可真带劲,给我看呆了都。”

    “你喜欢啊?喜欢就追去啊!”

    “京哥看上的姑娘,我哪敢!”

    沈归京冷下脸:“别乱说话,她是我小时候认识的一妹妹。”

    几

    人只得悻悻“哦”了一声,然后转过脸来:“对了凛哥,你真没见过她吗?那妞还说认识你呢。”

    祁凛没应,自顾自地走到史凯的面前,后者正趴在地上,身体瑟缩地往后退,眼底透着憎恶。

    “不记得,没见过吧。”他随意地说。

    他踩着那人的肩膀,脚下略微加重了カ气,随后少年俯下身,居高临下地看着他,伸出手。

    “还来。”

    他偷了他的东西。

    男生颤颤巍巍地抬手,从裤口袋里掏出一个系着红绳的小银坠子,递过去。

    祁凛接过,白皙的手掌瞬间合拢,抬眸,薄透的唇角挑起,后者被盯的顿时浑身发冷汗,“你,你还想干什么……”

    少年看着他缓缓启唇,说的却是别的事:“她那双眼睛,生的还挺好看的,”轻飘飘的嗓音,话说到一半,祁凛蓦然扭头看向沈归京,语气透着一股轻佻不驯的玩味,“是吧?”

    沈归京讶异挑眉,然后一笑:“当然。"

    祁凛慢慢回头,修长的指尖点在墙边顺着剥落的墙皮轻轻拂过,似乎在思索。

    那双桃花眼,瞧着倒是晶晶亮亮,像佛堂上的琉璃瓦。

    不知为何对他露出那种貌似失望的神情。

    还是那个人的外孙女。

    “走吧,”唇边溢出这么一句话,少年走到光下后,厌烦地眯了眯眸子,“太阳太热了。”

    祁凛走进街边的破旧小卖铺,穿过古旧的货架,最尽头的地方,一个花白头发的老奶奶倚在虎皮沙发上,她戴着副老花镜,正不厌其烦看着电视里的《甄嬛传》。

    一群“姐姐妹妹”的莺莺燕燕的声音里,少年从冰柜里拿了一瓶冰水,又走到货架另一头挑了盒创可贴,拍了拍上面的灰。

    他走到售柜面前,屈指敲了敲,把一张蓝色纸币塞进老太太左手边放着的小猪存钱罐里。

    老太太抬头看他一眼,“侬这只崽。”她耳朵很聋,因此说话时的声音大而嚷急,“恁怎又多吃冰的?”说着把手边的一瓶常温矿泉水递了过来,“侬喝这一只。”

    他随意笑了笑,淡声说了句: “您安泰。”拿了只棒棒糖 ,然后转身走了。

    少年立在小卖部外的檐下,扭开瓶盖喝了几口水,仰着头,冷气水珠顺着指腹滴在下颌上,喝完后用手抹了一把,尖俊下巴染了微末的红痕。

    这么沉了沉,他忽然问旁边人:“刚才那女孩叫什么?”

    “友枝!”对方很快答道,眼底划过一点八卦的坏笑,“怎么,凛哥喜欢啊?”

    他眉角狠狠一蹙,踹了一脚对方屁股,“别他妈废话。”

    “嘿嘿。”

    “凛哥、京哥回见!”男生们买完水,嘻嘻哈哈地走了。

    沈归京在旁仔细察看他的神色,祁凛又喝了几口水,喉结滚动,修长的指节搭在旁边的售柜上,轻轻敲动了两下,似乎在思索着什么。

    沈归京见状挑了挑眉,有点诧异,而心里却知道,祁凛这是稍微有点感兴趣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