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皇上恕罪22(H,媚Y,椅上PLAY)

时间:2021-11-08作者:简小西

    !

    这日过后,谢清璎便再也没见过萧尘陌。

    她去御书房,被侍卫拦下。

    去承光殿,也不得而入。

    她心中惶h不安,但是却不知道到底该怎么办。

    “谢清璎,你什么都不懂!”

    j日来,她反复咀嚼着这句话,却始终琢磨不透。

    她以为萧尘陌是想要她的身t,可是看来好像不是。

    那,究竟是为什么呢?

    为什么他让她进宫,却又不愿意她亲近呢?

    谢清璎真是快想破了脑袋。

    这日,再一次被御书房的侍卫拦下来后,谢清璎跟兰馨道:“走,我们去藏百~万#小!说。”s3;

    她觉得是自己阅历不够,又或者是因为她此前不曾有过情ai,所以才对这事参不透。

    也许寻点话本子看看,便能想明白。

    宫里的藏百~万#小!说,谢清璎是来过的,不过彼时她的身份还是谢大人。

    这次她一袭nv装,藏百~万#小!说的内侍也并不阻拦,任由她入内。

    她翻着翻着,找到了许多孤本,不知不觉便看入了迷,一直看到深夜。

    直到兰馨提醒,她才依依不舍地离去。

    之后的j日,她皆是上午去求见萧尘陌,午后和夜里便来藏百~万#小!说,看着各类古籍。

    这一日,谢清璎回到玉露殿梳洗完毕,因为一本书正看到半途,她实在想知道后续进展,于是便令兰馨及宫nv们先睡了,自己则坐在窗畔百~万\小!说。

    看了一会儿,忽然间窗外一阵急风吹来,烛火被吹得不停晃动。

    谢清璎于是放下书,起身把窗户关好。

    然而,等她准备回身的时候,全身却僵住了。

    她感觉有人正站在她的身后,悄然盯着她。

    是那个人,他又来了!

    跟上次一样,男人的动作很快。

    谢清璎刚要张口喊人,便被他堵住了唇。

    他依旧粗蛮霸道,粗粝的舌头蹿入她香甜的口腔中不停作乱,不论她如何逃,始终都卷着她的小舌不放。

    与上次不同,这次,谢清璎看清了他的脸。

    跟想象中的丑陋不同,这张脸,十分地清秀。

    然而,又十分寡淡。

    寡淡到看一眼便忘,完全记不住。

    但是谢清璎却死死地盯着,她要记住他的样子,要亲手抓到他。

    “小美人,j日不见,可想我了不曾?”

    男人勾唇微笑,掏出一条软带将谢清璎紧紧地束缚在金丝楠木椅上。

    他没有再堵谢清璎的嘴,似是知道她绝不会咬舌。

    “你到底是谁?只要我一喊,马上便有人进来,到时你就cha翅难逃了。”谢清璎冷冷地道。

    “哟,好歹相好一场,你怎地这般狠心?”男人说着,轻佻地捏着她的下颌缓缓摩挲,笑道:“那你就喊吧,我被抓后至多一死,反正近日宫中侍卫查得严,也是逃不出去了。但是你可就不同了,想一想,三更半夜,孤男寡nv的,一旦别人问起我们的关系,你说得清么?”

    谢清璎咬牙,恨声道:“我会说是你强迫我的!”

    “强迫?小美人,做人要有良心!你敢说上次爷伺候得你不舒坦么?”

    nb

    sp; 谢清璎一想到那日,就羞愤yu死。

    她知道今夜是逃不过了,索x闭上眼,冷声道:“要做就快点!”

    眼见她放弃了抵抗,男人倒是愣了一下。

    他目光闪烁,负手而立,仔细地打量了她一遍,似是在想她为何态度转变得如此之快。

    但是想来想去也想不透,便g脆不再l费时间。

    柔和的烛光下,nv子的青丝松松地用一根玉簪挽在脑后。

    她似是刚刚沐浴过,身上带着淡淡的花香。

    一张脸洁白如玉,在夜里莹莹生辉。

    男人的喉结紧了紧,他开始凑近谢清璎,细细地啄吻起来。

    从她弯弯的黛眉,到扑扇如蝶翼的睫mao,再到紧闭的双眸,不点而朱的唇,都逐一吻过。

    吻着吻着,他忽地撬开谢清璎的嘴,将一颗小巧的y丸送入了她的口中。s3;

    谢清璎蓦地睁开眼,紧张地看着他:“你给我吃的什么?”

    “呵~”男人轻笑,“是让你舒f的东西。”

    他话落,掰了一下谢清璎的下颌,迫使她将那y吞了下去,而后,微微后退一步,拉了一张椅子坐在她的对面。

    j分钟后,谢清璎就明白他刚才给她的是什么了。

    是媚y!

    还是极强yx的。

    明明是已近冬日,她却觉得浑身燥热难当,全身上下如同一万只蚂蚁在爬一般,痒得厉害。

    她想去挠,然而手却被绑住了。

    无奈之下,她只好紧贴着椅子不停地磨蹭着。

    身下的椅子是由上等的金丝楠木制成的,透彻澄明,纹理别致,还有一缕清淡的y香。

    平日里用来坐,冬暖夏凉,细腻舒滑,是极好的。

    可是现今,因为太过光滑,它却完全无法缓解谢清璎的yu望。

    痒……

    越来越痒……

    这种痒意是自五脏六腑、全身的所有mao孔发出的,谢清璎咬得唇都白了,却依旧抵抗不了。

    “啊~”再也控制不住,她双腿不停地夹紧摩擦着,逸出难耐的娇y。

    男人等的就是这一刻。

    原本视死如归般的贞洁烈nv,忽然间变成了深陷情yu的荡f,任何一个男人,都无法抵挡这样的诱h。

    谢清璎虽一直没开口,但他却有的是法子叫她求他。

    男人站了起来,从怀中掏出一把闪着寒光的匕首,朝谢清璎走去。

    “啊~嗯~你……你要g什么?”

    男人轻笑,唇角微勾。

    原本寡淡的一张脸,竟忽然间因这个细小的动作流露出一g别样的魅力。

    他走至谢清璎跟前,笑道:“你不是很热么?我来帮你。”

    话落,他拿着匕首,慢条斯理的开始割谢清璎的衣f。

    一p、两p、三p……

    谢清璎原本就仅穿了寝衣,很快便被他划得破破烂烂,剩下少得可怜的布条一根根挂在身上,yu遮不遮,更显诱h。

    她颤巍巍的sx、雪白柔软的腰肢、以及腿间卷曲的mao发,就这般若隐若现地暴露在他的眼前。

    ——————

    卡在吃r的地方,嘤嘤嘤~

    。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