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诛天武神传 第94章 暗中配合

时间:2018-04-19作者:七夕皇子

    雷家大厅

    雷风厉看向下方众高层,沉默不语,不过所有人都清楚,家主是真的怒了。

    “哗啦”

    半晌后,雷风厉终于控制不住暴躁的脾气,摔杯而起,怒骂道:“传我命令,就算掘地三尺也要把凶手给我挖出来。”

    “遵命!”

    众人战战兢兢退出大厅,唯有大长老雷莫依旧稳如泰山的坐在椅子上。

    “家主,何必动怒,依老夫看,这未必是件坏事。”雷莫沉声道。

    雷风厉满脸不悦:“哼,我们要想铲除青龙赌坊与烟雨楼早就下手了,何必借助他人之手,事情发展到现在,我们只会越来越被动,大长老连这点都没看出来么?”

    捋了捋胡须,雷莫不动声色:“我岂会看不出来,不过若从长远考虑,我们反倒是占了先机。”

    “此话何意?”

    “先不说凶手出于什么目的,那些小势力确实把脚踩在雷家地盘上,我们不敢做的事情,正好有人代劳,并且还不会连累到我们,何乐而不为,顺便正好看看红人馆接下来会量出什么底牌。”

    雷风厉听的晕头转向,他现在最不想看见的就是与红人馆先发生摩擦,那样的话,雷家将成为四大家族中第一个炮灰,即使没有灭亡,也很难恢复到以往的辉煌时期。

    “大长老,你就别兜圈子了,有话就直说吧。”雷风厉道。

    “家主可曾发现一个细节,那两名来路不明的悍匪只是针对那些小势力,并没有将主意打到雷家?”雷莫笑问道。

    点了点头,雷风厉沉声道:“不错,想必是他们惧怕雷家吧。”

    “他们敢做出这么大的事情,何谈惧怕,老夫敢断定,他们是友非敌,而且洗劫那些小势力根本不是他们的真正目的。”雷莫斩钉截铁的道。

    “那他们这么做到底是什么用意,会不会是另外三大家族派来的人?”

    雷风厉仔细想想,大长老的推断似乎很有道理,按理说,那两名悍匪若是真的缺钱,抢谁的钱,抓到了都是个死,那么又何必在乎势力的大小,既然没有对雷家商铺下手,就说明他们根本不是为了钱。

    摇了摇头,雷莫若有所思:“以三大家主的谨慎程度,绝不会干出引火上身的傻事。”

    皱了皱眉,雷风厉沉声道:“这就奇怪了,我实在想不出还有谁会暗中帮助雷家?”

    “如果真有另外一股神秘势力掺和进来,对于四大家族来说,绝对是件好事,至少可以牵制住红人馆,我们做不了的事,他们可以代劳,不过我们还要讲究个方法。”

    “什么方法?”

    “我们种地,让他们来收割,至于果实嘛,就当是给他们的报酬吧!”

    雷风厉虎目一亮,顿时领会大长老所说的“先机”,简单的说,就是心有灵犀的合作,暗中指引方向,让对方按照自己的意思去做雷家想做而不敢的事情,就算他们被抓到,官方与红人馆也查不到雷家头上来。

    ……

    几日来,萧皓为了躲避风声,干脆带着吴塔躲到了城主府斜对面的客栈中,所谓的灯下黑莫过于此,不管哪方势力追查,也不敢越雷池一步,扰了城主的清净。

    这次停留在城内,两人足足收获了将近十万两银子,然而萧皓并没有想要离去的打算,这让吴塔有些心急如焚。

    “你真是个贪得无厌的家伙,这么多银子拿回去,就算你指着许二楞子鼻子骂,也没有人敢插嘴,我看咱俩还是适可而止吧?”

    吴塔并不怕惹事,但是这么多银票放在身上,不由得开始谨慎起来,他可不想到头来弄个鸡飞蛋打。

    “急什么,还有桩更大生意等着我们做呢。”萧皓微笑道。

    见萧皓目光落在磅礴大气的城主府,吴塔打了个哆嗦,试探的问道:“我靠,你不会是想洗劫城主府吧?”

    “滚犊子!”萧皓笑骂了句,若有所思的继续道:“我听说昨日雷家委托红人镖局护送一批高等绸缎运往湛蓝城,这可是个难得的机会。”

    “呃,雷家怎么出尔反尔又与红人馆合作了?”吴塔震惊道。

    “估计是咱俩洗劫的事情,给雷家造成了压力,迫于无奈只好放低姿态来缓解下紧张的局面吧。”萧皓猜测道。

    “妈了个巴子的,雷家算是把脸面丢尽了,真是个孬种!”吴塔讥讽道。

    呼了口气,萧皓淡笑道:“管他呢,有肉不吃是傻子,我们只管照单全收就是了。”

    闻言,吴塔来了兴致,摩拳擦掌的笑道:“没毛病,咱俩现在就赶回山寨组织兄弟们吃掉他们。”

    斜撇了眼,萧皓咧嘴道:“那些破绸缎能值几个钱,你就不能把眼光放远点。”

    “呃,什么意思?”

    吴塔茫然不解。

    “红人镖局共有五家,你猜哪家会去护送?”

    “这还用问,当然是离雷家最近的红人镖局接单了。”

    点了点头,萧皓嘿嘿笑道:“雷家能委托红人镖局护送,显然这批货数量很大,动用的人手自然不在少数,照这样推断,红人镖局岂不是成了空宅。”

    “你是想抄家啊!”

    吴塔恍然大悟。

    萧皓不以为然:“这不正是悍匪该干的事嘛,做好人可以心善一辈子,做恶人就要学会心狠一辈子,有毛病,有瑕疵么?”

    “好像是这么个道理。”吴塔喃喃自语。

    萧皓看了眼吴塔赤裸的臭脚丫子,五脏六腑阵阵翻江倒海,眉头紧锁的道:“好好养精蓄锐吧,不忙的话,麻烦你洗洗脚,他奶奶的,恶心了。”话毕,捂着鼻子,桃之夭夭。

    走出客栈,萧皓漫无目的闲逛起来,城内依旧繁华,街边的小吃摊,叫卖的商贩,穿梭过往的人群,让一座座坊市平添了几分勃勃生机,让人身处在这种环境中,心情极为愉悦。

    走着走着,萧皓忽然察觉到背后响起轻微的风声,心中一凛,迅速转身,右手闪电般扼住身后之人脖颈。

    看着快要被自己掐死的青柯,萧皓吓了一跳,急忙松开手,难以置信的道:“你怎么会在这里?”

    “咳咳咳...”

    一阵急促的咳嗽后,青柯捂着脖子,满脸不悦:“我就是想和你打个招呼,至于这么大反应么?”

    瞅了瞅四周,萧皓沉声道:“这里说话不方便,你跟我来。”话毕,也顾不上男女授受不亲,牵起青柯的娇手就走。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