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诛天武神传 第85章 山寨模式

时间:2018-04-19作者:七夕皇子

    次日清晨

    吴塔带着萧皓来到山寨东南面,这里属于大寨外面的一座小山寨,也是七当家所驻守的地方。

    这座小山寨面积不是很大,也就是大寨五分之一大小,前通大寨,后通深山,之所以在此处建寨其主要目的就是以备不时之需,毕竟官方始终没有放弃过清剿,留有后手才会更加安全。

    “从今天起,这座山寨就属于你的了。”吴塔撇嘴笑道。

    皱了皱眉,萧皓疑惑的道:“我驻守在这里负责什么?”

    提到这个问题,顿时吴塔来了兴趣,清了清嗓子,于是滔滔不绝讲述起来...

    或许在外人眼里,麒麟山悍匪就是一盘散沙,仗着人多势大,地势险恶,所以直到如今,官方也束手无策,渐渐成为了风华城管辖内的最大毒瘤。

    而实际情况,这个外人眼里的散沙却是团结一致,分工明确,与四大家族的管理模式如出一辙,当然这一切,都是大当家亲手规划出来的硕果。

    大当家枫,掌管山寨大事务以及生杀大权。

    二当家许术,一介书生,才高八斗,落草为寇,出谋划策,掌管山寨钱财。

    三当家赵离,掌管山寨防卫,抵御外敌侵犯。

    四当家左坤,掌管山寨开发种植,所谓靠山吃山,靠水吃水,整座山寨抛开年轻力壮的人,还有一部分老弱妇孺,如此庞大的山寨光靠打家劫舍,远远维系不了日常生活,于是借着一方宝地,把这些多余的人整合到一起,开辟土地,种植蔬菜与草药,自食其力。

    五当家吴塔,负责扫盘子,打探风华城动向以及收集信息。

    六当家陈标,负责山下外围安全。

    八当家单方,掌管人事分配。

    至于七当家萧皓,负责打劫,也算是真正意义上的先锋官。

    拍了拍萧皓肩膀,吴塔语重心长:“兄弟,整座山寨的三千多张嘴,以后都指望你了。”

    “呃...”

    萧皓背后冷风直冒。

    “淡定点,七当家这把交椅可是手握实权的,你也看见了,兄弟们都是羡慕的很。”吴塔笑道。

    苦笑了笑,萧皓没有多说什么,既然已经上了贼船就要按照现在的方式去活,如果在把他们得罪了,自己可是连容身的地方都没有了。

    两人刚刚走进小山寨,一名身材矮胖的中年男人就迎了上来。

    “终于把七当家的给盼来了,快里面请!”

    矮胖男人既恭敬又热情,红润泛着光泽的圆脸堆满笑容。

    “他叫冯庸,自从老七死了以后,这里的事务都是由他暂时负责的,以后有什么不懂的,只管问他。”吴塔介绍道。

    点了点头,萧皓回以微笑,然后目光移向冯庸身后众兄弟,他想打个招呼,可是见大家都不吭声,也没个笑脸,随即打消了念头。

    冯庸似乎察觉到萧皓的变化,清咳了咳,板着脸看向众兄弟,不悦的道:“都是哑巴么,还不赶快向七当家问个好。”

    “七当家的!”

    众人不在犹豫,齐声喊道。

    “都散了吧,该去干什么就干什么去。”

    萧皓笑了笑,刚欲说话,不料这时,冯庸居然捷足先登,连招呼也没打,就擅自做主遣散了众人。

    此时此刻,萧皓若是在看不出端倪,可真成白痴了,显然冯庸是有意挤兑他,想到这里,笑容渐渐收起。

    “七当家勿怪,兄弟们野性难驯,若不严加管控,非得炸锅。”冯庸笑呵呵的道。

    “真是难为你的用心良苦,难怪二当家要力荐你,哎,只可惜李响兄弟酒后冲动,不然的话...但是没关系,我的就是你的。”萧皓似笑非笑的道。

    闻言,冯庸尴尬的笑了笑,眼神中闪过不易察觉的恨意,随即故作淡定的,在前面为其引路。

    在山寨中转悠一圈后,三人来到议事大厅,冯庸看了眼正前方那把虎皮交椅,稍稍犹豫,扭头看向萧皓,做了请的手势,和颜悦色:“七当家的,请坐首位。”

    萧皓不动声色:“这把交椅看起来不吉利,把它换掉。”

    “换掉?”

    冯庸瞠目结舌。

    “我说的不够清楚么?”萧皓面无表情的问道。

    “咳咳,恕我直言,这把虎皮交椅象征着权利与威严,我觉得并无不妥啊?”冯庸苦笑道。

    “这里是你说了算,还是我说了算?”

    萧皓眼神闪过两道凌厉的寒光,吓的冯庸打了哆嗦。

    “当...当然是你说了算。”冯庸战战兢兢的道。

    嘿嘿笑了笑,萧皓拍了拍冯庸肩膀:“白狐狸象征着神圣高贵,另外也寓意着奸诈,按照我的意思去办吧!”

    “遵命”

    冯庸擦了把冷汗,急忙退了出去。

    “你似乎火气很大啊?”吴塔咧嘴嘲笑道。

    冷哼了声,萧皓不屑的道:“这种阴损小人就得用阳刚之气震慑住,我是来当家的,不是来当孙子的。”

    “哎,冯庸有这种反应也属正常,毕竟人往高处走,水往低处流嘛。”吴塔道。

    萧皓冷笑道:“多高算高,多低算低?”

    “你太较真了。”

    叹了口气,吴塔心想冯庸谁惹不好,偏偏惹上这个呲牙必报的小祖宗,不由得心生怜悯。

    “既然大当家让我坐这把交椅,那么这里的规矩就得由我来定,兄弟们爱怎么低就怎么低,我管不着,但要是谁高过我,那就对不起了,我只能用刀把他削矮。”

    萧皓可是清晰记得冯庸说过“野性难驯”四个字,在他看来所谓的野性难驯就是不服不忿,就像野兽一样,你越怕它,它就越咬你。

    如果想要改变这种局面,那么最好的办法就是以暴制暴,它敢吼,就往死了抽它,它敢呲牙,就拔掉它的獠牙,暴力不一定能解决问题,但是绝对能解决掉制造麻烦的人。

    砸了咂舌,吴塔没有多说什么,他能感觉到萧皓并不是说说而已,不过让他更加担忧的是物极必反,这么搞下去,一旦引起众怒,大当家要是怪罪下来,那才是最要命的。

    想到这里,吴塔为了缓解气氛,话题一转,埋怨道:“今天是你第一天上任,总应该庆祝庆祝吧,我到现在肚子都饿着呢。”

    “来人,送客!”

    “妈了个巴子,你真是个翻脸不认人的主。”

    “你要是在逼叨逼叨的,我不介意把你留下来过夜,滚!”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