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诛天武神传 第179章 东界大家族

时间:2018-04-23作者:七夕皇子

    一番商讨,众人始终围绕着到底应该建立一个什么样的势力才会更好的发展下去,家族,势力,两者表面看起来无异,实则却有着本质上的区别。

    家族发展注重的是商业转运,子弟培养,立足于城内核心巩固,很少参与江湖争取。

    势力发展注重的是扩充地盘,借势造势,拉拢强者,提高声望,巩固地位,更是引起江湖纷争的源头。

    表面看起来,家族发展更加安全,更加稳妥,可是所消耗的人力,精力,物力,财力,同样是极其巨大的。

    相反,打造一个势力却要容易很多,只要人多力量大,就可以肆无忌惮的去争夺一切资源,但方式与悍匪却截然不同。

    势力讲究的是手段,在大罗帝国合法的范围内干一些不合法的事情,准确的说,就是能争取到手的就在明面上争夺,争取不到手的就在背地里耍手段,用最小的投入获得最大的利益。

    当然,除了两者之外,还有一种形式,那就是建立帮派,这个萧敬枫从来没有考虑过,因为盘龙岭还不具备条件,家族是基业传承模式,势力是子承父业,帮派是武技师承模式。

    萧敬枫出自家族,自然信不过师承模式,另外他也不具备武技传承,当初他所学来的武技都是家族传承,如果堂而皇之传授于外人,那可是违反了先祖定下来的规矩。

    最终,萧敬枫还是义无反顾的选择了建立家族,一是可以得到官方认可,二是盘龙岭源源不断的资源能够满足建立家族的条件,三是能够避免涉足江湖纷争。

    “大哥,建立家族,我并不反对,可是我们这些人没有血脉关系,如何能够延续纯正的血脉,这要是传到外面,外人肯定会笑话我们是杂种家族。”

    有人终于提出了质疑,这样的问题很现实,也是无法逃避的,只有堵住了外人的嘴,才会让家族更好的发展下去。

    萧敬枫露出一丝微笑:“不错,家族最看重的就是血脉,但不可否认,它需要经过几代人的不懈努力才能够换来的,所以我决定同时建立一个内院,众兄弟的子女都可以送到内院进行培养,未来家主继承人也会在他们当中挑选出来,这是公平公正的,从今往后,我们就以未来家主继承人的血脉定为纯正血脉,当然在这之前,我还有一个要求,那就是内院子弟必须改掉姓名,并且坚决不允许通婚。”

    话音刚落,场中掀起轩然大波,这次并非是反对,而是每个人都十分激动,如果自己的子女天赋异禀,那么自己不就成了家主老子。

    这个提议非常诱惑人,众兄弟都有着希望,也就是说,现在为家族出力,并不是混饭吃,而是有很大机会给自己的后代打下基业,名字改不改无所谓,关键父子关系都改不了的,怎么合计也是值得的。

    人的自私本性,在这一刻暴露无异,不过,萧敬枫与萧皓并不建议,这种自私可以把众人抱成一团,共同为家族努力,因为培养一个未来家主少说也十几年,而这个过程中,家族完全在众人不懈努力下迅速成型,这就是萧敬枫想要达到的目的。

    事情定下来以后,徐术深思熟虑,也为这个新家族起了一个名字“东界”,也就是说,下一代的族人都要以东界为姓。

    半个月后是黄道吉日,盘龙岭举办了隆重的金盆洗手仪式,萧皓为了表明态度,将宇文城主以及大四家主,各大势力首脑,全部邀请到山寨。

    随着三声炮响,萧敬枫缓步走到高台,众目睽睽之下,挽起袖袍,双手放进金盆中,紧接着许术,以及各大寨主纷纷效仿...

    “恭喜敬枫荣当东界家主!”

    宇文慕天穿的格外庄重,白袍金冠,身披大氅,自从踏入盘龙岭以后,脸庞始终保持着如沐春风般的笑容,这是一种态度,一种让人信服的态度。

    “城主大人能金身大驾,真是让东界家族蓬荜生辉。”

    萧敬枫和颜悦色,恭敬有加,既不失身份,又能体现个人风度。

    两人互相寒暄了几句后,宇文慕天扫了眼四周,好奇的道:“我怎么不见萧皓兄弟?”

    这么一提醒,萧敬枫也是纳闷,这么重要的日子,萧皓怎么没有出现,大家都金盆洗手了,莫非他去洗衣服去了,还是青柯...

    想到这里,萧敬枫苦笑着摇了摇头,无奈的道:“他哪点都好,就是偶尔不着调,还请城主见谅。”

    就在这时,不远处闪出一道红光,众人微微一怔,随即将目光投了过去,顿时全部瞠目结舌,只见萧皓从上到下一身红,红袍,红裤,红鞋,一头黑发高高挽起,上面扎着一根红绳,再加上脸颊通红,乍一看,还以为是一团火。

    “咳咳,不好意思,来晚了。”

    萧皓扭扭捏捏走了过来,显得很不自然,皮笑肉不笑的与众人打着招呼。

    “妈了个巴子的,这是金盆洗手仪式,你怎么搞得跟拜堂成亲似的,哇哈哈...”

    吴塔可不管那么多,扯着嗓子挖苦起来,惹得众人都是捂着肚子跟着大笑起来。

    萧皓满脸苦涩,他都好长时间没啪啪了,这是青柯唯一的要求,若是不答应,就不让他碰,一颗骚动的心都快憋爆炸了,于是一咬牙,换上了这身红艳似火的衣服出来丢人现眼。

    不过,他也很记仇的,只是暂时隐忍着,等到晚上再慢慢折磨青柯,让她知道什么叫男人,什么叫暴力,什么叫花样百出!

    为了转移视线,萧皓回头扯着嗓子大喊道:“冯庸,你给老子滚出来!”

    话音刚落,只见一个带着面具的人,鬼头鬼脑的从一颗大树后闪了出来,一身绿装除了颜色上有些差别,基本与萧皓无异。

    “七当...啊,不,萧长老,你就饶了我吧。”

    面具下传来冯庸苦涩的声音。

    萧皓伸手扯下面具,大大咧咧抱着冯庸肩头,咧嘴道:“红花也得有绿叶配,当兄弟也得有福同享,有难同当,你说是不是啊,听话,抬起头,大大方方的与大家打个招呼。”

    冯庸欲哭无泪:“你真是匪性难改,不可理喻。”

    “在逼叨逼叨的,小心我收拾你。”萧皓威胁道。

    “大家好,大家好,行了吧,满足了吧,呜呜...”

    冯庸掩面而泣,心中恨不得宰了萧皓,自己好歹也是个要脸的人,却在众目睽睽之下,非要打扮的像个妓女似的,来衬托这个臭不要脸的,想想都觉得恶心。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