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鸿运滔天 第二百三十二章 结拜

时间:2018-04-19作者:樟树佬

    终于回来了,可是才刚刚回到苍之世界,元梦与白亦冰两人便纷纷找了个借口离去,惆然若失之下,周鸿运看到身旁还有个满天星在,不由得有些老怀开慰“哈哈,兄弟,这次可要多谢你的帮助。”

    “帮助你们的是那张皇座,在下可不敢居功。”

    没有二女在旁帮忙吸引住火力,满天星顿时又觉得曾经的阴影开始浮现在头顶了,那脸上火辣辣的疼痛感好似又要开始了?他连忙很客气的回应着周鸿运的话语,并且脚步也悄悄的后退了几步离远一些。

    “唉!你别在下、在下……称呼的这么生疏,我们之间可是真的很有缘分啊!这样吧?为了这份来之不易的缘,要不今日我们便在此结拜为兄弟,你看如何?”

    自顾熟络的一把将欲要悄悄离开的满天星给搂住,周鸿运嘴里的话语更是显得无比亲密,甚至不知何时?他的手上居然拿出了一沓叠的黄纸。

    “什么?结…结拜?”太跳脱了,周鸿运突如其来的话语让满天星一时都没有回过神来。

    满天星虽然得到混沌钟的认主,但是他的实力却奇差无比,根本就无法反抗周鸿运粗蛮的动作。

    “叽叽~~!叽叽~~!”……

    就在这时,天空飞过来几只野鹰,周鸿运顿时露出一副大喜之色,他大手一挥,赫然便是翻天掌又出现,不过这一次却不是对敌,而是将天上飞过的几只夜鹰给擒拿下来。

    “结拜岂能不斩鸡头、烧黄纸呢?虽然此地太过偏僻、荒芜人迹,一时间又无法找到鸡,但是有此鹰在到也能够勉强代替。”周鸿运碎碎的念叨着。

    香炉点燃,黄纸烧起,鹰头斩下,两只装着黄纸灰烬与鹰血的碗分别被端在周鸿运与满天星的手上,这一切,满天星就好似木头人般,傻傻的看着周鸿运所做的一切动作。

    “哎哟!”

    一声痛呼,满天星不明所以的看着自己的中指被周鸿运给割开一道口子,然后将手指的血滴入碗中。

    “来,跟着我念,天道在上,我周鸿运与满天星今日在此义结金兰,今后有福周鸿运独享、有难满天星独当,不求同年同月同日生,也不求同年同月同日死,如违此誓,五雷轰顶!”

    趁着满天星还没有反应过来,周鸿运快速的扯着满天星一起对着香炉跪下,然后又非常快速的说出一番结义的慷慨誓言,最后将那沾染了二人血液与黄纸灰烬的鹰血一饮而尽。

    做完这一切以后,周鸿运的脸上忽然露出非常感动的神色,对着满天星深情的大呼道:“兄弟!”

    “嗯!兄弟!”满天星迷迷糊糊间这么随口回了一句,可是他不知想起了什么来?神色越来越疑惑的问道:“兄弟?你刚才的誓言是怎么发的啊?”

    “诶!别去计较誓言如何了?我们都已经是斩了鹰头、烧过黄纸的结义兄弟了,我观你的年岁要稍微大一些,这样吧!从此你便是哥哥,我吃点亏,做你的弟弟如何?”差点要露陷了,周鸿运连忙把话题一转。

    “这……?我修为不如你,在这个修行的世界里都是以达者为师,要不,还是你来做哥哥,我做弟弟吧?”

    没想到周鸿运居然会自甘为小弟?满天星到是有些不好意思的回道,周鸿运眼珠一转,连忙搂着满天星道:“别、别啊!我与你相交可是发自内心的,你这个哥哥是坐定了。”

    “这样好吗?二弟?”没想到自己这副尊荣还能够做人家的哥哥?向来在世界上孤独飘零的满天星顿时觉得很感动,随后也深情的对着周鸿运喊道。

    “呃!别喊二弟好吗?你可以唤我鸿运贤弟啊!这样显得比较有诗意。”听到满天星的称呼周鸿运的脸色一黑,连忙阻止道。

    满天星不明所以的问道:“二弟?如此称呼才更亲切啊!若是称呼你鸿运贤弟会显得稍有生疏啊!”

    “不生疏!不生疏!”周鸿运连连摆手。

    “好吧!那以后便称呼你为二弟了!”

    “不要啊!”

    “要的,要的!二弟,再唤句哥哥来听听。”

    “哥~~哥哥!”

    “嗯!好二弟!”……

    天下无不散之宴席,虽然周鸿运再三恳留,但满天星还是执意要离去,虽然他很高兴能有一个不在意自己面容的人与他做兄弟,但是他毕竟早已过惯了单身漂流的日子。

    “哥哥!还请一路珍重!”

    “二弟,我先走了,你也要珍重啊!”……

    虽然对满天星有些其他的想法,但周鸿运却是真心想与他相交,因此,在临别之际,周鸿运还悄悄的传授了一些神秘之术给满天星,最后两人在无名的荒野之上相互送别。

    “诸事已毕,该去寻找幽若与凤舞了,天地无极、乾坤借法,敕!”

    身旁再无一人,想到在苦苦等候的二女,周鸿运心中发出一阵感怀,不再耽搁,随后便施秘法欲要寻找二女的踪迹。

    “若儿妹妹,你说最近外面的喜鹊为何总是会叫呢?是不是宣京城里有什么喜事发生啊?”依然是那座破庙内,消瘦的凤舞在闻听到门外传来叽叽喳喳的鸟叫声后,便对着身旁的幽若问询道。

    “宣京?这些年来,圣上司徒擎天日渐昏庸,所下的一些旨意不知弄出了多少乱子?我看啊!这大宛天朝要差不多了,宣京城里早已是风雨欲来啊!在这种情况下,岂会有喜事?丧事还差不多哦!”

    看幽若对情势的判断便知道,她还是经常会出去打探消息,对于凤舞的问话,她便是一声嗤笑,随后她问道:“舞儿姐姐,宣京是难有什么喜事了,难道是你会有什么喜事发生吗?否则那些喜鹊为何总是对着你在叫呢?”

    “我哪会有什么喜事?除非鸿运哥哥能够回到我们身边来,这才算是喜事,唉!这么多年过去了,也不知道鸿运哥哥身在何处?是否平安无事呢?我好担心啊!”

    说着说着便又念起了周鸿运,凤舞本来还有些谈欲的眼神又黯淡下去,身形一转,再次无比熟练的盘坐在蒲团之上,对着众多泥塑神像祷告着。

    幽若见此,眼神也黯淡下去,跟着凤舞身旁坐下祈祷着,她也难受、她也无比思念那个消失了多年的心上人啊!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