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鸿运滔天 第二百二十章 屠巫(一)

时间:2018-04-19作者:樟树佬

    仇!恨!

    周鸿运的心中怀有的不仅仅是对曾经被巫族追杀的仇恨,更重要的是,无数人族的血泪,无比凄惨悲剧的种族仇恨,让他对绝望谷中的巫族是恨之欲绝。

    巫族首领也恨啊!他唯一的爱子意外身死在周鸿运等人的手中,让他白发人送黑发人,他无比的仇恨,但是一时不察之下居然让周鸿运等人有机会跳崖自尽了,满腔的怒火未能及时的宣泄出来,真是非常不甘心啊!这才导致了他多年以来还无比坚持的派出众多手下围堵在凋零断崖之外。

    “没想到都这么长的时间过去了,你却依然能够记得我?不过我也是一直都在对你念念不忘啊!”

    话语之间的言词虽然听起来稍显得有些暧昧,但看两人各自的神态却都是溢不住的杀意弥漫,两双充满了杀机、仇恨、通红的双眼在互相紧紧对视着。

    万尸化祭坛,哀灵荡四野,汇聚在天际的亡者妖云,不时在奏出最凄凉的丧魂曲,道道声声的人族痛苦哀嚎一直在不停的响彻耳边,周鸿运的眼角不由得滑落下了一滴泪水,这滴泪水是他为那无数人族所遭遇的痛苦悲剧而伤心而流下。

    “你们且等候、且看着,我一定会为你们报仇的。”周鸿运无比笃定的轻声对空气这么莫名说了一句。

    “人族小子,你给我死来!”

    周鸿运离开了石像,也就失去了对巫族首领的钳制,见此良机,一柄大刀倏然出现在大手之上,兵刃在手,信心更加增添了几分,巫族首领直接腾身而起,无比强大的气势爆发出来锁定住周鸿运,以防他再次逃跑,随后巫族首领便举起大刀砍杀而来。

    惊惶之下暴露出了自己的弱点,巫族首领再也没有了从前的那种戏耍小觑之态了,此刻他誓要一刀就斩却来犯之敌,并且要再次竖立起自己在部落里的赫赫威信。

    “当年我等身受封印如同凡人,而你却自恃修为在身,对我们进行了无穷的追杀,让我们在绝望无比之下选择跳崖自尽,今日,我也要让你尝尝什么叫做绝望?”

    大刀袭来,威能本可劈山断岳,端得可怕!可是,如此强大凶猛的一招之下,周鸿运的身形却纹丝未动,他冰冷的看着从天而降的大刀,就在快要临头之际?他无比快速的探出了一只手。

    “什么?”

    不仅首领非常惊讶,便是所有在旁观战的巫人们也全都哗然不信,因为,那柄凶悍无比的大刀居然被周鸿运用手掌给夹住了,空手夺白刃,这好似是凡间的武艺,如今却被用在此处。

    “你~~!你怎么会突然变得如此厉害?我不信!呀呀呀~~~!”

    任由巫族首领再如何不信?再如何使力?他都无法再撼动大刀分毫,好像大刀已经和周鸿运焊接在一处了般?首领看着眼前这个矮小的人族,他的眼内再也没有倨傲之色,有的仅剩不安、恐惧……

    “饶~~!饶命啊!”

    若是无法砍杀周鸿运,巫族首领还未如何?但是当他想要撤手时,却发现自己的双手也被黏在大刀之上无法脱离,他就知道事情要遭了,因为,周鸿运还有一只手空着在等候他。

    “你可知道,若是你没有这身借来的巫力,你的实力便连森林里深处的凶兽都不如呢?”

    冰冷的看着眼前这个仇敌,看着他此时露出的各种丑态,好似失去了兴致般,周鸿运轻轻的说了声,随后,他空置的另一只手掌动了,缓缓的印在巫族首领的身上。

    “翻天掌!”

    只是这么一道轻喝,一股无比磅礴的力量随之爆发而出,巫族首领如遭雷击般,浑身猛然一愣,随后他再也无法颤动身躯分毫,七窍都在不由自主的流出大量鲜血。

    曾经无比强大,追的周鸿运等人如同丧家之犬,让他们最后只能选择跳崖自尽的巫族首领,如今在恢复了修为的周鸿运面前,一招,仅仅只是一招,他便很干脆的死了。

    巫族首领的身死让高台之上的石像身上出现了一道裂缝,就在他身死的刹那,一道血红之光透身而出,紧接着便附身到旁边的一位巫人身上。

    “啊~~啊~~~啊~~~~!”

    好似在承受着无尽的痛苦,刚才还只是常人数倍体积的巫人此刻的身形却变得无比庞大,犹如先前那位首领一般,并且气势上也发生出天翻地覆的改变。

    “为什么选择的是我?”

    这位被选中的巫人哭丧着一张脸,前车之鉴还犹在眼前,他根本就不会是那位神秘人族的对手,所以,这位巫人眼神一闪,他居然返身而跑想要开溜。

    “跑?你能跑的了吗?还是乖乖的让我杀了吧!我到要来看看,你这个邪神血光还能够附体几次?”

    血光的神秘附体,周鸿运一直在冷眼旁观,从开始出脚的那时候,他便知道,想要破坏掉被祭祀了无数年的石像并不是那么容易之事,不过既然被附体的首领在死去之后,石像会出现裂缝,那周鸿运就要试试,杀多少次附体的巫人之后,这座石像才会支持不住而毁灭?

    看到被附体的巫人想要逃离,周鸿运的身形便如影随形跟上。

    无论那边巫人在如何哭丧?如何哀求?都改变不了巫族凶残的本性,趁着周鸿运还没动手,刚才被血光附体的巫人也抽出一柄大刀凶猛的朝着周鸿运砍去,既然无法逃脱,那便想要先发制人?

    前车之鉴,前面那个比他还要强大的首领都一招就被周鸿运给杀了,他又岂能翻天?不思如何去逃命,反而主动出招?那不是急着去送死吗?

    “啪!”

    没有出现任何意外,只是传来一道轻响,好似西瓜破碎般的声音?周鸿运直接一掌就拍碎了这位被选中巫人的脑袋,红的白的脑浆血水洒落了一地,看起来非常恶心!

    大量鲜血也溅到了周鸿运的身上,让他如今的模样看起来是那么邪恶、凶残……深夜里看他,好似是一条前来索命的恶鬼、凶灵……

    “跑!大家快跑啊!这个人族实在是太过可怕了!”……

    首领被周鸿运给一招就秒杀了,而后,守护族群的血光再次选择了一位巫人作为寄主,可是依然没有逃过被周鸿运秒杀的命运。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