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鸿运滔天 第二百一十九章 杀心起

时间:2018-04-19作者:樟树佬

    未想在多年之后,巫族的耐心却依然是那么顽强,他们居然还一直都派了人驻守在凋零断崖之外,为的只是要堵住周鸿运等三人的生机,看来那个巫族首领因为丧子之痛对周鸿运等人是恨之入骨啊!

    “在这片绝望谷之中,尔等巫族依靠邪术,化身为狮虎,却将我人族当作麋鹿般随意欺凌宰杀,真是可恨啊!”

    神秘来人身上的雾气渐渐在消散,终于露出了他的真容,这一刻,所有巫族之人也全都非常惊讶,因为他便是首领一直在念念不忘的三个人族其中之一,而他,便是周鸿运。

    曾经见过的人族悲剧,化为了满腔的愤怒,再加上前不久被九只金乌要挟的郁闷之气,都一直被紧紧憋在周鸿运的心中,他此番前来只有一个目的,那便是杀!

    唯有杀戮才能卸去他心中无限的忿意。

    “哈哈!真是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工夫,你这个人族小子,既然没有死那就应当乖乖的躲藏起来,或许再过些时日我等便会撤离,而今日你却主动来此送死,那我等定然不会让你失望的。”

    “首领曾经有言,无论此三人是死是活?只要能得其一,便能得到首领赏赐十名人族女人,不仅能享用她们的身躯,还能够吞食她们的血肉,哈哈,小子,你这是在给我们送大礼啊!”

    “九年的等待终于被我们等到了一个,桀桀!小子,你最好乖乖的束手就擒,我等必然会很温柔的对你。”

    “大家一起上!拿下他!”……

    当巫族之人看着周鸿运现身之后,都如同看到了什么珍奇宝贝般在那垂涎三尺,一阵疯狂大笑之后,所有的巫族都动了,看他们摩拳擦掌的模样似要活擒周鸿运,以便回去献给他们的首领。

    “尔等巫族欺人太甚,当诛!”

    一柄久违的桃木剑出现在周鸿运的手中,手一扬,剑指群巫,最后诗号又起,霎时剑随身动。

    杀!周鸿运的杀心已起,他誓要杀个天翻地覆。

    “杀一是为罪,屠万是为雄,屠得九百万,即为雄中雄,雄中雄,道不同,看破千年仁义名,但使今生逞雄风!”……

    一句句恣意的诗号,伴随着一条条巫人倒下的性命,一人、一剑,交织出最完美的组合,周鸿运沉郁着一股猎杀冷锋,但闻盈耳的杀伐,他挥剑不缀。

    杀,唯有杀伐!杀得天愁地惨、日月争变,方能让满腔的怒火微微平息。

    “这~~还仅仅只是一个开始而已!巫族?等着吧!”……

    一句唏嘘在空垠的森林中幽幽的回荡,久久未熄,悲风回目,卷来遍地皆是寂寞,刚才还喧闹无比的巫族驻地此刻却已经是死寂一片。

    收剑、离去!

    阴暗的森林之中,原来是充满了生机之地,此刻却是满目的尸横遍野、血流如杵,一具具巫族之人的尸体四处横躺,他们本是满目狰狞的面孔在死后却都露出了一副恐惧惊惶之态,好似他们在生前见到了无比恐怖的魔鬼般?

    “巫族的屠夫们,都出来吧!因为我来了!”

    深夜本应是各种生灵熟睡的最好时机,可是在今夜,巫族部落外却有着一位不速之客怀着无穷的恨意飘然而来,轻轻的一句话传遍了部落里所有人的耳朵,让他们全都在睡梦中惊醒。

    扰人清梦,实在是罪该万死!

    被惊醒后巫人们都恼怒不已的纷纷踏出了各自的房屋,然后全都在交头接耳的探寻着,是何方鼠辈在这深更半夜里来打扰他们的美梦?

    “是何方高人莅临我巫族强良部落?若是做客?我等必然扫榻欢迎!若是寻仇?我等也不是吃素的!”

    喧闹的场面随着巫族首领的出现为之一静,左右查询之下并没有发现来者的身影,首领便直接开口相邀,他的话语里软中带硬,并且看他漆黑的脸色就会发现,他很不悦。

    “我在这里!”

    没想到过了这么久,那群巫人们都如瞎子般看不到自己?周鸿运不耐烦的话音一起,这时所有人都发现了声音是从何处传来?当他们探眼望去之时,皆是怒不可抑。

    部落大门之外,那一座无比宏大的高台之上,本来供奉着一座巨大的石像,而此刻,声音的来源却是在那个石像顶上,大家定睛一看,原来,在石像的头顶之上居然站立了一个渺小的身影,看那模样,居然是一个人族?

    区区人族肉猪居然还敢如此亵渎他们供奉的石像?那简直就是在亵渎他们心中无比重要的神灵,破坏他们的信仰,不可饶恕啊!所有巫族皆怒声潮起,他们纷纷狰狞满目的蠢蠢欲动。

    “啪!”

    真元灌注脚下,周鸿运本想当着所有巫人的面,将这座邪恶的石像,他们的信仰,给一脚踏碎,可谁知?如此强悍的力量之下,石像居然纹丝未动?

    “噗~~!”

    正当周鸿运感到很疑惑之时?另一边的巫族首领却是忽然一口逆血忍不住的喷出,好似刚才周鸿运那一脚是踏在他的身上般?

    巫族首领连忙惊惶的大叫了句:“住手,我已经与神像连为一体,伤他便是伤我,可是无论你怎么伤它?却都无法破坏其分毫,因为就算我死了,这里还有如此多的族人,它能随意选择一位联系灌体,你若是想要破坏它,除非先击杀我,这样才能在我与它紧密相连的时候毁掉它在我体内的神念。”

    “哦?原来如此,既然你想求死,那我就成全你。”

    本来还不明了,却没想这位巫族首领如此胆怯怕死,不过稍稍受伤就直接就将石像的秘密给暴露了出来,不过他的目的也是希望周鸿运能与他过手,而不是让他成为石像的替代牺牲者。

    话音落下,周鸿运并没有再攻击石像来挟持巫族首领的想法,他反而飘身而落,缓缓的朝着巫族首领逼来。

    “是你?曾经杀害我儿的三位凶手之一?你这个该死的人族小子。”

    刚才是处于夜幕之中,再加上周鸿运身在高处,狂风肆掠之下让他乱发纷飞,巫族首领在一时间无法看清楚他的真实面容,不过当周鸿运从石像头顶下来缓缓走近之后,巫族首领立时就怒容满面,因为此刻,他朝思暮想的杀子仇人居然就有一位出现了。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