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鸿运滔天 第二百一十八章 应约而去

时间:2018-04-19作者:樟树佬

    数年后,太阳神宫之内,周鸿运终于又和元梦、白亦冰再次相逢,当确认到她们身上没事之后,周鸿运返头应承了先前答应九只金乌之事。

    就在周鸿运答应之后,九道非常隐秘的杀机顿时消散,九只金乌的面色也顿时缓和了许多。

    之后,费了好一番言语,大乌才缓缓的将其中更为详细的因果缘由对周鸿运说了个清楚,最后他再问道:“如何?人族小友?你听到此处可明白我等现在需要你去做什么了吗?”

    “我懂了,你们这是想要我去破坏掉外面巫族所设立大阵的阵基,以此来帮助你们脱困。”周鸿运眼中精光一闪,点点头回道。

    “呵呵!不错,你很聪明一点就透,经过这么多年的仔细观测,我等发现,如今的那群巫族已经不再具备先天巫力在身,所以他们需要用各种生灵来血祭他们的先祖神像,这样才能得到一点冥冥之中渡来的巫力相助,从而维持着困住我们的大阵。”

    大乌继续说道:“你如今已然身怀修为,虽然还只是筑基期,但是我等却能看得出来,你的底蕴基础打得非常深厚扎实,再凭借你篡命师的特殊本领,应该能对付外面的那群巫族,只要你能将他们摆在部落里的十二尊祭祀神像全部毁掉,那我等便能脱困而出,到时候,我们不仅会释放你们三人,并且还会给你们一些巨大的好处。”

    “好处我不想要,只是希望到时候你们也能够信守承诺,不再为难我们。”

    曾经强大无比的二女在修为被封印之后,显得是那么柔弱,周鸿运心疼的看了她们一眼后便直接转身离去,他不能犹豫,否则或许就无法硬起心肠离去了。

    周鸿运也曾经有过一些冲动,想不去理会这群金乌,直接动手抢人,可是在冥冥之中他却有着某种预感,好像在这座宫殿之内动手的话,最后吃亏的必然会是自己。

    身为篡命师,向来都对来自心底最深处所产生的预感深信不疑,所以,周鸿运强制按捺住心中那蠢蠢欲动的想法。

    “哼!我们是何等身份?说过的话,自当算数!”说话的是二乌,虽然周鸿运已经走远,但他那骄傲的声音还是能回荡在周鸿运的耳边。

    “如此便好!尔等稍待,不用多久,巫族当尽灭。”脚步未停,周鸿运轻飘飘的这么回了一句话。

    “放心吧!只要周鸿运能全力以赴的去破坏巫族神像,我们绝不会伤害你们的,他身怀篡命师传承,能越阶战斗,区区巫人而已,应该难不倒他的,所以,时间紧迫啊!元梦,你继续演练诛仙剑法,数年来,我等都还未窥探出诛仙剑法的隐秘,二位,请吧!”

    虽然周鸿运已经离开了,人也不知去往何处?但是元梦与白亦冰却还在一直在痴痴的望着门外,大乌见状后,稍加安慰又命令了一番,便大手一挥,太阳神宫的大门随着关闭,不久后,里面便传出了‘唰唰’的剑舞之声。

    果然世上没有白吃的午餐,这么些年过去,元梦与白亦冰还能在这九只恐怖无比的金乌面前安全存世,原来是她们还有被利用的价值。

    诛仙剑法,曾经响彻天下,乃是通天圣人的独门绝世剑法,从未传予过他人,却没想到,在这片绝望谷中,居然还有人能得其传承,并且还能借此一窥其门径,九只金乌自然不会放过如此良机。

    “唉!每日都要蹲守在这片鬼地方,此处凶兽又多,前方还靠近着那处炙热的禁地,都过去这么长时间了,那三个人族肯定早就死了,首领却依然如此为难我们,真是的。”

    “是啊!都过去九年了,当年那三个人跳入了禁地,必然早就被崖底的熔岩烧成了灰烬,而首领却依然要我们一直在此守候,他这是在将丧子之痛要我们也跟着一起承担啊!”

    “说也奇怪,自从九年前那三个人类跳进凋零断崖之后,禁地里的九只金乌好像就没有再出现了,这些年里一直气候如常,我们也就不需要再操办血祭来压制它们了,唉!好怀念人族血肉的滋味啊!”

    “你还是别说了,这么一说就让我又想起了在血祭之上的各种美味血肉。”

    “哈哈!我也是无比的怀念那其中的滋味啊!”……

    凋零断崖之外,数百名巫族之人每日不缀的守候在此,无聊之际,他们互相聊着天打发着时间。

    虽然他们的人数众多,但是却无一人能够发现,此刻在雾影迷蒙的凋零断崖之处正有着一道神秘人影缓缓的升天而起,再慢慢踏空朝着他们走来。

    当这群巫人在聊着非常怀念血祭之时,飘然而来的神秘人影不由得心中一怒,他的一双眼睛变得冰寒无比,充满了无尽的杀意看向前方正在无聊打趣的巫人们。

    “男儿行、当暴戾、事与仁、两不立,男儿当杀人,杀人不留情,千秋不朽业,尽在杀人中……”

    但闻一句诗号,一位道人打扮的男子从天飘然而落,周身弥漫着一道道气雾,让人无法看清楚他的面容,他在缓缓的靠近巫族驻地,虽然他的打扮看起来无比飘逸洒脱,但是他嘴里的诗句却是充满了杀意。

    “什么人?”

    对方明显是从凋零断崖之下升空而来的,而且嘴里的诗句明显不怀好意,驻留在此的巫人们立时警惕,纷纷戒备的看着眼前这位神秘来客。

    “身许汗青事,男儿长不归,杀斗天地间,惨烈惊阴庭,三步杀一人,心停手不停,血流万里浪,尸枕千寻山,壮士征战罢,倦枕敌尸眠,二段梦中犹杀人,笑靥映素辉,女儿莫相问,男儿凶何甚?古来仁德专害人,道义素来无一真,君不见,狮虎猎物获威名,可怜麋鹿有谁怜?世间从来强食弱,纵使有理也枉然。”

    来人的嘴里诗号响个不停,并且漫不经心般的踱步走入巫族的驻地深处,还任由整个驻地的巫人们都将他团团围困住,如此模样,好像根本就没有将眼前这群凶神恶煞的巫族放于眼内?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