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鸿运滔天 第一百九十章 一丝希望

时间:2018-04-19作者:樟树佬

    大宛天朝的科举大试终于落下帷幕,无论是文试还是武试,此届的比试相对以往来说,相对的要无比精彩,不仅出现了一个被称为妖孽的周鸿运,便是他的对手们也都是强中之强,个个都可称作人杰。

    就算已经过去了一夜,也不知还有多少人在传唱着当时的滂沱情景?

    有人欢喜,自然也会有人悲戚!

    文王府,小文王住处。

    “多年来的忍辱负重、刻苦修炼,为的是什么?我只是想要一朝惊天下!只是想要让父王和元梦姐能够对我另眼相看啊!可是,如今……如今我已经彻底成了一个废人,什么想法?什么野望?从此都将化为流水,我还有什么用?还有什么用?”……

    司徒承文躺在床上,无声的哭泣着,两行热泪哗哗的向下流,枕头都被浸湿了,他曾是那般骄傲、那般自负的小文王,可是如今?他只是一个丹田破碎,再也无法修行的废物了。

    在这个修行的世界之中,无法修炼之人哪怕他的身份再怎么显赫?也终将只是一个卑微的凡人,这让向来都倨傲无比的司徒承文如何承受得了?

    越想越悲哀!越想越是绝望!????万念俱灰的司徒承文在止住泪水之后坐起身来,颤巍巍的用力爬下床去,他要离开这块伤心地,去寻找一个没有人认识他的地方了却残生。

    “吱呀~~!”

    就在此时,房门忽然被人给打开,一道身影缓缓走进房间,人还未近话语已出,“哎呀!小王爷,你的伤势如此沉重,这是欲要何为啊?”

    来人是文王府的常客迷神子,他推开门后便见到司徒承文拎着一个包裹,拄着一只拐杖,看那模样似要远行?

    “咳咳咳!迷神子,莫非你也来看我的笑话了?”被人阻掉去路,司徒承文面色不悦的问道。

    迷神子连忙拱手作揖说道:“不敢!属下不敢!小王爷不过只是一时的失败而已,没有什么大不了的,以后加油修炼再找回场子就是了,大丈夫应当能屈能伸,输一时不可怕,怕的就是输掉一辈子。”

    “可是如今,我的丹田已毁,从此将是废人了,我还有以后吗?我已经是输掉一辈子了,你快给我让开吧!别阻挡我的去路。”慷慨激昂的话语没有引起司徒承文一丝波动,他早已万念俱灰,说完之后,虚弱的伸出一只手要推开迷神子。

    顺手一搭,迷神子也探出一只手搭在司徒承文的身上,仔细检查之后,他终于面色大变,丹田被毁的非常彻底,小文王真的被人给废掉了?

    “查的如何了?你莫要再阻我了,否则,我虽然已经是个废人,但是在这个文王府内还是有着话语权的,你可别逼我发飙啊!”

    迷神子的一番动作虽然隐秘,但司徒承文毕竟曾是元婴期的大能,他非常清楚迷神子刚才做了什么事?

    虽然他好像是处于关心之下探查着自己的身体状况,但毕竟自己身为小文王之尊,能稍稍退让就不错了,岂能忍受他人的一再无礼?所以,本就伤心欲绝的司徒承文有些怒了。

    “小王爷莫要发怒,丹田破碎虽然对我人族来说,是非比寻常的大事,除非有超强修为的人愿意耗费自身的本源来帮你重聚丹田,否则便只有得到一些传说之中的天材地宝才行。”

    这两种条件嘴上说起来简单,可真要做起来却比登天还难。无亲无故的人就算有超强修为,谁又愿意耗费自己本源?至于传说中的天材地宝?那更是比中彩票的几率还小。

    迷神子连连摆手,不等司徒承文继续发怒,马上就说道:“不过,我人族是难有办法重聚丹田,但是这世上可不仅仅只有人族的存在啊!小王爷,你莫非忘了幻蝶?妖族之中或许有其他能修复丹田的办法呢?这也说不定哦!”

    面露死灰的司徒承文闻言之后,眼睛猛然一亮,他的心中升起了无限的希望,对啊!这世上还有妖族的存在呢!或许他们能有办法治愈自己也说不定哦?迷神子的话语就像是最后一根救命稻草般,司徒承文不由得紧紧抓住。

    “可是我如今修为尽失,如何才能长途跋涉的去蝶儿那里?”刚才还要勃然大怒,此刻却要求助到迷神子身上,所以司徒承文的话语声音也是低了很多,他有些抬不起头般,求人嘴短啊!

    “呵呵!只要小王爷不嫌弃老道身上臭便行,老道愿意送小王爷千万幻蝶之处。”

    迷神子语气非常真诚般的说道,不过他的眼中却闪过了一丝阴谋得逞的光彩,可惜,仅是一闪即逝,没有让司徒承文发现,不过就算他发现了又能如何?为了心中那点渺小的希望,他还不是要乖乖的听话?

    “那大师,我们现在就去吧?”

    向来倨傲无比的小文王,此刻为了那仅存的希望,不仅语气变软,他还折腰了……

    文王府,书房内。

    本来正在处理事物的司徒文抬起头来,问道:“你怎么这个时候来了?”

    “我刚才路过你儿子房间外时,听到他要元梦去杀什么人?不过我也正好想你了,便顺道来看看你呗!”妖艳美丽的血依依摇摆着动人的身姿缓缓走了进来,然后毫不避讳的直接坐在司徒文的怀中。

    “哦?那个小子想要杀谁啊?”探手亲密的揽住血依依,司徒文一边与血依依调着情,一边漫不经心的问道。

    “讨厌,门还没有关上呢!”

    轻轻的拍落司徒文正在胸前作怪的魔手,血依依用满含春意的美眸白了司徒文一眼,然后娇嗔了一句,随后回道:“人家也没有注意去听,好像是叫个周什么的?”

    “周~~?呵呵!那小子都已经成了如此模样,居然还不死心啊?如此大胆?还敢挑唆元梦去杀他?”

    司徒文眼中冷冽而带有阴沉杀气的目光一闪而逝,不过如今有血依依在侧,他到没有再多说什么,大手一挥,房门被关上,司徒文的眼神一变,变得非常温柔、非常迷醉一般,他与血依依继续着以往二人之间的亲密游戏。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