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鸿运滔天 第一百八十九章 司徒承文的请求

时间:2018-04-19作者:樟树佬

    “查!赶紧去给我查清楚周鸿运的底细,如此天骄若是没有其他后台?那就必要将他收入我方的势力中来。”

    不知有多少势力眼线都收到了如此命令,而且是一波又接着一波,从文试开始到武试结束,就从来都没有停止过,虽然他们非常想与周鸿运套近乎,但是很可惜,有幽若那个玄阴宗的圣女在,威名赫赫之下让他们根本就无法近身,便是连跟踪都做不到。

    在没有打探出玄阴宗的底细之前,没人会愿意为了一个筑基期的奇才去间接得罪名声响彻天下的幽,毕竟曾经发生过的事情太过惊悚,许多势力都忌惮不已。

    “待我调息恢复一些伤势之后,我们便离去吧,去寻找个清净的地方安个家,你们说怎么样?”

    回到破庙之后,周鸿运如此说道,他没有将考场内发生的一切说出来,生怕引起二女的担心,他知道,不说将司徒承文打成了重伤,便是赢光了司徒承武的财宝,无论哪一样,待得司徒武缓过神来,他绝不会放过自己。

    想到司徒武在离去之时眼中冒发的那道凶光,让周鸿运久久无法忘怀,虽然他并不害怕司徒武能对自己如何?但毕竟身边还有着二女存在,为了她们的安危,为了以后生活的安定,周鸿运的去意已决。

    “嗯!你说去哪便去哪?只要有你在身旁,何处都是家啊!”二女同时如此柔声说道,她们眼中的爱意满满。

    有妻若此、夫复而求?????周鸿运一脸的幸福,伸出大手将二女深情的揽在怀中,“我这一生能够拥有你们,真好!”

    文王府。

    “皇兄,很抱歉!我没有照顾好承文侄儿,让他受到如此重创。”在外面威风凛凛的司徒武此刻一脸的惭愧之色。

    若是司徒承武受到这样的伤势,司徒武肯定会急得跳脚,但是如今,司徒文面对着重伤垂死的‘儿子’,他却好似在看个陌生人般,只是轻描淡写的瞄了一眼,就随口道:“没事,武弟,我不会怪你的,反正这小子也死不了。”

    这语气也太敷衍了吧?既然你自己的儿子不去疼,难道还要我这个做皇叔的去疼么?家家有本难念的经。

    而且不知从何时起?曾经与他感情非常亲密的司徒文变得愈加的陌生?并且向来霸气的司徒武总感觉在司徒文面前,自己好像见了猫的老鼠般?怎么也硬挺不起来?

    最后心烦之下的司徒武也不知道再说什么为好?随便应口了几句便离去。

    “平日里都没有去注意你,想不到你还瞒着我偷偷的修炼到了元婴期?你这般暗藏着心思究竟是想要做什么呢?”司徒文目光冰冷的看着躺在床上已经伤重昏死过去的司徒承文,默默的暗忖着。

    就在这时,门外一袭红衣飘来,随着传来一道急促的声音“父亲,承文弟的伤势如何?”

    闻听到如此声音之后,本来还只是冰冷的双眼在刹那间变得凶光夺目,紧紧的捏了下藏在衣袖里的拳头,平复下心情后,司徒文面色平静的转过头来淡淡的道:“放心,他还死不了。”说完他便拂袖离去。

    花园内,司徒文独自漫步其中,这里本应是赏心悦目之所,但是此刻,司徒文的脸上却是凶光闪烁、杀气腾腾,不知有多少珍奇花草在他无意识的杀气之下枯萎凋谢。

    当杀机充盈心头之际,司徒文忽然想到了自己的女儿,顾忌之下,他的脸上又浮现出犹豫之色,“杀!不杀?”

    深夜,司徒承文的卧室外突然出现了一个模糊的身影,就在此时,在一旁照顾着司徒承文的元梦好似忽然感觉自己很累了?不由得坐到一旁去闭目休息……

    “咳咳咳!”

    天亮了,一阵阵虚弱的咳嗽声在房间内响起,本来坐在附近闭目休息的元梦忽然惊醒,她连忙上前探望。

    “元梦姐姐,你来看我了?”

    睁开眼便看到了元梦在床前,司徒承文虽然非常虚弱,但他此刻却极为兴奋,心上人就在身旁,还有什么事能比得上此刻的喜悦心情?

    “你别说话,好好的休息,静心调养,我昨日检查过了,你的伤势虽然很重,但是却能够恢复的。”元梦冰冷的脸上露出了一丝温和的笑意,好似寒冰之中绽开了一朵鲜花般非常亮眼。

    “哦!好的!”

    本来满脸幸福喜悦的司徒承文还正高兴的回应着元梦,突然,他的神色大变,额头之上冷汗直流,本就非常苍白的脸色也在霎时间变得毫无一丝血色,并且还露出了一脸的惊惶之色。

    “承文,你怎么了?”元梦不明所以的问道。

    “我~~,我的修为哪去了?”司徒承文满眼惶恐之色,他虚弱而撕心裂肺般的吼道。

    “什么?”

    元梦闻言之后也大惊失色,连忙探掌按在司徒承文的身上查询着,“怎么回事?昨日我明明检查过,你只是被重伤了而已,没有损伤到你的根基啊?怎么今日你的修为全部散去,而且丹田也破碎了?”

    “周鸿运,肯定是那个小子,当日我曾买了几个杀手想要他的命,他记恨在心,一定是昨日在我身上下了暗手,我的修为啊!完了!我是个废人了,我这辈子都完了!呜呜呜~~!”

    修为消散、丹田破碎,一代天骄从此成了废人,任司徒承文的内心再如何坚强?在如此巨大的打击之下,他也忍不住了。

    司徒承文哭了!哭的是伤心欲绝!哭的是撕心裂肺!……

    “周鸿运,该死的周鸿运啊!元梦姐姐,这么多年,我都从来没有求过你什么?如今我只有一个请求,你帮我去杀了周鸿运好不好?好不好?”……

    悲伤之下,司徒承文自是恨极了周鸿运,他将身上发生的一切全部指向周鸿运,他只想要周鸿运死!

    可如今他已经是个废人了,而且就算没废之前,他也不是周鸿运的对手,因此,他将这一切的希望全都寄托在元梦的身上,他知道,元梦虽然是个非常美丽动人的女子,但她却拥有着非常恐怖的修为。

    “唉!你别哭了,先在此好好静养身体吧!天下间秘法无数,以后或许能找到一些治愈丹田的办法呢?”

    元梦柔声安慰道,不过当她听到司徒承文哭诉的请求之后,心头一软,她点了点头同意,应声道:“好!我这便去帮你杀了他!”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