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鸿运滔天 第一百七十六章 离意

时间:2018-04-19作者:樟树佬

    不止是周鸿运发现了端倪,所有活着出来的参赛者们也全都发现了,可是那又能如何?

    这里是宣京,是大宛天朝的京都,那群贵胄子弟们都是金贵无比的角色,平日里都磕碰不得,更遑论进入那不知生死的武斗秘境之内?

    相比以前,如今能让大家有机会参赛就已经是不错的了,天下岂会有真正的公平二字?

    因此,虽然群情激愤,但却没几个会去开口,他们知道,如今做主的可不是当朝皇帝,而是主位之上那个武王,他可不是一位善茬,常年领军在外的武王,早已习惯了顺我者昌、逆我者亡!谁敢去忤逆他?

    “真不要脸,这样明目张胆的作弊,看来这大宛天朝举办科举的初衷已经变味了,莫非许阁老一去,这群牛鬼蛇神就这么急不可耐的跳出来?堂堂一个偌大的天朝,制度就变得如此松散?”

    “看来真的如许阁老生前所料,这大宛天朝已经不再安稳了,此地乱象已生、不宜久留,夺冠之后便离去吧!”

    从科举开幕到现在的这些天里,周鸿运一直在冷眼旁观,从圣上到官员,都没有那种天朝该有的澎湃气象,相比起年幼时所见的大戮天朝,这个成立上千年的大宛天朝已经差的不是一点两点了。

    大戮天朝如朝阳升起般耀眼,而大宛天朝则已经如日落西山般垂暮。

    仔细观察了那么多人,就没看到有谁会真心想让大宛天朝好,各个都在打着自己的如意小算盘,不说那些底下的官员,便是那文、武二王每次看到主席台上中间的那张无人坐的位子时,眼神都是那么火热。

    各个都是心怀叵测之辈,偏偏那位圣上都好似没看到般置若罔顾。

    如此下去,国将非国!周鸿运发现这大宛天朝已经形如病入膏肓之人般,若无重药,则必将破败。

    本来还打算在这个大宛天朝里混点官职,到时帮忙出些对朝廷有益的主意,好还点许阁老的恩情。

    可是如今看这个情况,大宛天朝已经烂到根子里去了,若是这个时候还跳进泥潭里去,到时再想拔出来就难了。

    对于心中一直向往自由,渴望逍遥世间的周鸿运来说,他才不愿意劳神去帮这个扶不起的阿斗。

    “日后若是真的大宛天朝出现大乱,我就帮他们留下几个嫡系血脉吧!许阁老,不是我不想出力,实在是这大宛天朝已经无救了,我实在是无能为力!”周鸿运暗忖着。

    武斗大赛临近尾声,众多参赛者都从秘境之内出来了,至于没出来的?那也估计再也出不来了。

    秘境关闭,考场之上很快就有许多官员在那建造出一座座高台,目的不言而喻,下一次比试,参赛选手们都将开启打擂台模式。

    观战席上,一位王府下人悄悄过来对着司徒承武一番窃窃私语之后,本来还一副得意洋洋状的司徒承武闻言之后,唰的一下,他的脸黑得像木炭般。

    “你是说在我们参赛期间设的赌局,有人往死里压了周鸿运那小子夺冠?而且还是个女子?嗯?幽若?”看到下人递给他的那张赌单收据后,司徒承武的脸色如同吃了死苍蝇一般难看。

    “是的,小王爷!”下人恭敬的回应着。

    司徒承武来来回回的踱来踱去,一副懊恼之色的吼道:“你怎么不早说呢?周鸿运文压全场,这是所有人共见之事,他的状元之位是跑不了的,那可是在大庭广众之下的比赛,结果是无可争议的,文道比试已经被他夺冠,若是武道比试也被他夺冠的话,那不是要我的命吗?”

    “你天天神出鬼没的,好不容易才在这里找到你,还怪我们没早告诉你?”

    下人肚里暗自诽谤着,但是这些话他可不敢明着说,只好接上话题回道:“小王爷,我们该怎么办呢?武道比试千万不能输啊!当初设置的赔率太高了,若是输了的话,便是武王府都赔不起的呀!”

    “我知道!我知道!这不是在想办法么?你们也帮忙想想啊?”司徒承武急躁的抓着脑袋,他可真是要输不起了啊,一个不好,他就算是倾家荡产都不够赔的。

    下人眼珠转了转,出着主意道:“我等暗箱操作,让那个小子接受车轮战?”

    “主意不错,可是那家伙能在武斗秘境之内打败掉那么多好手,他可不是像表面上只有筑基期那么简单啊!车轮战真有用么?”

    虽然感觉这个主意不错,但是司徒承武却还是不自信,毕竟刚才还见到那么多人都是被周鸿运给淘汰出局,可想而知,想车轮战来消耗的话并不会那么容易。

    “你也可以去求助小文王啊!他不是一直与你兄弟情谊非常深厚么?而且听说他的修为也非常厉害,是这次夺冠的热门人物啊!”下人再出主意。

    “对!我要去向承文皇兄求援了。”

    听到这话,司徒承武仿佛有了些底气了,对于自己的那个文武双全的皇兄,他还是挺佩服的。

    终于回来了,周鸿运刚想说些什么?却见二女都一脸担心的对他扑来,四只小手一阵飞舞,向来脸皮极厚的周鸿运此刻都不由得满脸通红了。

    “我真的没事,你们快住手,此处可是有无数双眼睛看着啊!嗷~~!”

    实在是曾经沧海难为水,曾经发生过的一切还历历在目,周鸿运紧紧捂住自己的要害部位,羞不可耐般的连连叫道。

    “啐!”

    刚才是实在太过担心了,当确认周鸿运没有受到什么伤后,凤舞与幽若这才发现是在众目睽睽之下。

    三人之间习惯了一些粗鲁的动作却被那么多双眼睛盯着,她们也羞不可耐,恨不得此刻有个地洞能钻进去,可周鸿运偏偏还在最后发出一道极为古怪的呻吟声,这可是让她们有些无地自容,只好羞愤的啐了他一口。

    “嗷~~!”

    又是那么一声古怪的呻吟声,原来是二女同时伸出了两只魔手在周鸿运的腰间软肉上捏啊捏,不等周鸿运惨呼完,她们便一边站一个,夹着周鸿运冲天而起,不知去向了。,精彩!( = )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