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鸿运滔天 第一百七十二章 伏杀

时间:2018-04-19作者:樟树佬

    大宛天朝、科举大试、武斗大比,正式开始!

    随着武王的命令一下,台下的主考官便将手中的阵旗晃动了一下,早就被设置好的阵法马上就被启动,但见考场的上空立刻出现了一道巨大的裂缝,紧接着,那些身在考场内的考生们腰间的令牌闪烁出阵阵光芒,随后他们全都一个个的消失不见。

    淘汰大赛开启,选手们都进去了吧?

    然而,就在这时,有眼尖的人发现那些大宛天朝的贵胄子女们,他们居然全都来到了观战席上,没有去参加大比?

    “草!这不是明目张胆的作弊吗?”

    许多参赛者的亲属朋友们都在场外指指点点、骂骂咧咧着。

    过分了,这大宛天朝的武试科举一次比一次堕落了,那些贵胄子弟们都怕在混选中出现什么意外,如今是直接都不去参加混选,而是在等着参加最后的决赛,反正无论输赢,他们都能得到大宛天朝的官位,这是在**裸的作弊啊!

    当年司徒擎天所设置的科举初衷可不是这样的,但是这一次的科举大试,司徒擎天虽然露了下脸,却没有同往常那般一直坐镇在此,可当他一离去,这科举的味道就有些变味了。

    虽然是明目张胆的作弊,可是那又能如何?又有几人能去反对?这里毕竟是人家的地盘,没有动手段将那些平民参赛者的名额全部划掉就已经是很不错的了。

    “那些个泥腿子们还真以为能与我们平起平坐?做梦去吧!”

    这几乎是所有贵胄子弟们的想法,他们就是看不起那些平民,就是要享受到不一样的待遇,其实这种事情不只是在大宛天朝,天下何处不都是如此?

    天下只要有人,便有纷扰、便有尊卑,公平?那是建立在同样的地位、修为之上。

    “呵呵!如此污浊!难怪父亲会想要灭杀此地,哼!”

    观战席的角落里,元梦依然应约来观看,当她看到那群贵胄子弟们如此明目张胆的作弊后,不屑的冷哼了一声。

    “真是无耻啊!”

    围观的群众当中,幽若和凤舞也在那骂骂咧咧着,特别是看到司徒承武也安坐在观战席上没有进去参加混选,她们更是大为恼火。

    可是她们却不知道,这些贵胄子弟们没有进去参加混选还算不上‘无耻’二字,因为还有更为无耻之事此刻正发生在武斗秘境之内。

    “轰隆隆~~!噼里啪啦~~!噼里啪啦!~~~~~~~~”

    刚刚进入秘境的周鸿运正处于天旋地转之中,还没有彻底的回过神来,一阵阵铺天盖地的攻击忽然出现,不知道有多少袭击者发招全部朝着他的身上轰来,并且将他整个人从天上轰到地下,落于一个深坑之中。

    若非在进入之前为了保险起见,给身上加持了许多护身符箓与防御法器,任周鸿运身怀多少秘法?或许现在都已经被人给秒杀了吧?

    “那个狂妄的家伙死了吧?”

    “被我们联手设伏后如此狂轰乱炸,他还能不死?”

    “如此嚣张,得罪了那么多人后还敢进入这样的混乱武试秘境,那不是在找死吗?”

    “就是,这个小子得罪的人太多了,特别是小武王,他们都悬赏要这家伙的命,走,过去把他的头颅割下,出去之后我们就能发点小财了。”……

    原本空无一人的地方传来阵阵聊天的声音,随着话落,空间出现一道道涟漪,紧接着,数名年轻模样的参赛者身影出现了,仔细一看,这些人便是在进入秘境之前和小武王聊天的那伙人,看来他们之前就是在商量着如何行刺周鸿运吧?

    他们现身之后互相聊侃着,各个面现狰狞之色的取出各种不同的兵器,正要走向周鸿运落地的深坑,看他们摩拳擦掌的样子,那是真的要取周鸿运的性命。

    怒了!

    一时间没有反应过来便遭受到猛然袭击,躲在深坑里闭目装死的周鸿运再听到那群人毫不遮掩的话语之后,他彻底的怒了!

    “天地无极!乾坤借法!敕!”

    随着一声怒喝,地面上忽然出现了一个巨大的八卦图案,空中漫天遍野的出现了无数张符箓,这些符箓四处飘散,然后在互相之间又有着某种相连般,将所有靠近之人团团围住,紧接着,玄光迸发,所有符箓在快速的转动着,最终形成了一个符箓大阵。

    “这是什么东西?”

    每一张符箓都很明显的都能让人感觉到其中蕴含了无比强大的力量,更别提如今眼前飞舞的无数张了,那群偷袭之人的脸都吓青了。

    这是怎么回事?我们是来杀人的,不是被杀的啊!

    恐怖的压力之下,让这群偷袭之人的身形都无法动弹,最为重要的是,他们便是想要借助令牌传送出秘境都无法办到,好似在这个符箓大阵之中能隔绝掉一切般。

    他们现在如同案板上的肉,想怎么剁就怎么剁!

    当周鸿运的身影缓缓的从地底深坑中飞出来后,所有人都明白了,这个恐怖的巨阵是这个小子所下的。

    “完了!”这是所有人心中绝望的想法。

    “饶~饶命啊!”

    “大侠饶命啊!我们只是拿人钱财替人消灾而已,真正要你命的是小武王和小文王啊!”

    “对对对!就是他们指使我们这样做的,放我们一条生路吧!”

    “呜呜呜!我不想死啊!”

    “求求你,饶了我吧!”……

    十面围堵、毫无生机!

    在这个恐怖的符箓大阵之内,已经有胆小之人在那磕头求饶了,他们都快速的将一切全部供出,心里更是在怨恨着那两位小王爷,说好的只是偷袭一个筑基期的散修而已,怎么会惹出这么恐怖的人啊?那些个符箓所散发的气息可没有一张是假的啊!

    “被坑了!”他们全都懊恼不已,恨不得自己今日没有出现在此地。

    “哦?若说那个司徒承武想要我的命那还是情有可原,毕竟当日我曾狠狠得打了他的脸,但是那个从未有过恩怨的司徒承文居然也有份?当日在文试之时,见他能文起异象、傲视四方,我还高看过他一眼,却没想到在背后他也是这样的龌龊小人啊!”

    眼前都是一群杀手而已,当他们招供之后,却没想到主谋者还有一位存在?周鸿运双眼微眯、语气森冷的道。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