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鸿运滔天 第一百四十三章 灭门

时间:2018-04-19作者:樟树佬

    恐怖!大恐怖!

    白亦冰此刻哪里还是那个如临凡尘的绝艳仙子?她根本就是一个屠戮天下的大魔王!无论对方如何嘶吼、哀求,她的眼中一直都是古井无波,毫无任何感**彩在内,她漠视一切。

    那个女人太厉害,太凶残了!无人是她一合之敌,根本就抵挡不住了,快逃啊!

    “现在才想跑?哼!你们跑的了吗?”

    嘲讽般的冷哼一声之后,一柄拂尘出现在白亦冰的手上,轻轻一抛之后她就不再理会。

    拂尘离手,瞬间白光闪耀,随后无数道丝线崩发而出,从天而降,形成了一道罩子般朝着这座门派落下。

    自那位掌门倒下后,再也无人能抵挡住白亦冰一招,实力上的绝对压制让整座门派之人的心都崩溃了,他们哭爹喊娘的四处逃散着,白亦冰也不去追赶,只是这么缓缓的一步步进逼,但她所过之处寸草不生、生机灭绝,她的脚下被无尽的鲜血铺满了。

    四处逃散之人都绝望了,也不知白亦冰是运用了什么手段?整座门派都不知何时被道道丝线所困,内部之人无论他们如何攻击?却根本就无法打破那遮天蔽日的丝线牢笼出去。

    完了!

    逃无可逃之处,打又打不过,他们在那位如同魔神临世的白亦冰面前只能闭目待死。

    “我们跟她拼了!”

    “杀呀!”……

    门派之内的人在绝望之下只能返身向着白亦冰冲杀而来,企图夺回一丝生机,但是很可惜,这一切在白亦冰的眼前都是徒劳的,不过是加速了他们的死亡时间罢了。

    “啊!啊!啊~~~~!”

    惨叫声不断,无数尸体随着白亦冰的杀招如同下饺子般从空中而落,如此凶残的屠戮,白亦冰的眼中没有泛起任何波澜,她好似是在做一件很平常之事。

    终于,这场杀戮还是结束了!

    前不久还充满了生机的门派如今已然死寂一片,只是白亦冰一个人便将这座门派数千人给杀了个鸡犬不留,而她仅仅只是三清宗的当代圣女,但谁都没有想到她的修为会如此厉害?简直恐怖如斯!

    只是一届圣女都如此厉害!那三清宗内的长老、峰主、掌门呢?还有那些历代卸任归隐的高手们,他们会有多强大?三清宗的水太深了!底蕴也太雄厚了!

    浑身雪白的衣裳早已被他人的鲜血所染红,白亦冰整个人发生了巨大的变化,她不再像是天上的冰清仙子,而是一个屠戮世间的狰狞魔女,她的气质变化得非常大,但是唯一没有变化的就是她的眼睛,依然是那么冰冷、无情、高高在上……

    “哒哒哒!”

    轻微而有节奏的脚步声在这死寂之地响起,满地都是残肢断臂、尸横遍野、残垣断壁,处处都是一片狼藉,这一切巨大的破坏都是刚才白亦冰所为,而她却像没有看到般,自顾的朝着这座门派内部走去。

    彻底的灭门了,此地再也没有一具生灵还活着,白亦冰来回巡视了许久,再探手轻触了一下挂在腰间的一柄血红色宝剑之后,察觉到没有任何反应。

    一直面无表情的白亦冰这才皱了皱眉头,回头看了一眼那个死不瞑目的掌门后,嘴里传来这么一丝不带感**彩的声音:“你一个小小的下等门派居然胆敢不尊我三清宗的法旨?尊严?这两个字你配在我面前谈论么?既然不尊旨,这便是拒绝的后果!不过这次看来我又找错地方了?诛仙阵图并不在此地,屠戮了这么多宗门都没得到任何消息,下一个目标又会是谁呢?”

    那位死不瞑目的掌门随着白亦冰的话语落后居然眼睛居然闭上了,或许是被她的话语所气的吧?谁能想到,向来都当做宗门招牌的圣女会身怀如此修为?

    她不应该只是一支三清宗所推出来的花瓶吗?

    若是早知道她这么厉害,又那么狠绝?或许那位掌门就不会死撑着面子不放白亦冰入内检查了吧?

    不过世上可是没有后悔药卖的,既然做了错误的选择,那便要去承受。

    确认此行还是一无所获之后,白亦冰也不气馁,探手一招,围困此地的丝线转眼消失,重新化为一柄拂尘落于她的手上,面无表情的左右望了望后,随意的找了一个方向前行,而这个方向却是正对着大宛天朝。

    当日在宣京酒楼之内,若是周鸿运能提前知道白亦冰会如此恐怖,不知道他是否还有胆子去调戏人家呢?

    “有缘人啊!你是否还在宣京城等着我?待我办完事后便会来找你的,我会爱上你,也会让你爱上我的,然后……”

    恢复了一身白衣飘飘的白亦冰依然像是天上下凡的仙子般美丽动人,玉足轻点,但行走的速度却是飞快,前一秒还看到她,下一秒或许就只能看到她背面的虚影了,她虽然面无表情,但是嘴里却在这么默默的念叨着。

    就在此时,正在破庙内与二女嘻戏玩耍的周鸿运忽然动作一顿,他连忙用手抚着自己的心口,脑中却忽然闪现出曾经见了数面的白亦冰。

    “我这是怎么回事?为什么会想起那个冰冷的女人?”

    刚才心口猛然一颤,周鸿运立时大惊失色,难道自己遭了什么暗算?他连忙检查着自身的状况,可是无论他如何检查?都没有发现自身存在着什么问题?

    想到刚才脑海中一闪而逝出现的画面,周鸿运猛然拉开自己的衣袖,他瞳孔微缩的死死盯住自己的手臂,眼中露出了疑惑之色。

    “鸿运哥哥!你怎么了?”周鸿运突然间的举动让身旁的二女都不明所以,她们都好奇的问道。

    “你们看!”

    周鸿运将曾经缠满了丝线的那支手臂露给二女观看,然而此时那支手臂之上哪里还有什么丝线?只不过有着一道道纹身般的印记在那里而已。

    “怎么回事?你这只手臂上不是绑着许多可以跳动好玩的丝线吗?怎么不见了?”捧着周鸿运的手臂翻来覆去的查看,却都看不出什么来?凤舞觉得非常好奇。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