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鸿运滔天 第一百一十九章 分别之后

时间:2018-04-19作者:樟树佬

    许阁老遗处的小院子内。

    小顺子在坚持着每天的打扫,院子虽然不大,但却都是他一个人在打理,处处都被整理的无比洁净。

    “啪!”

    一声轻响,扫帚掉落在地的声音响起,本来正在扫地的小顺子突然眼前一黑,然后软软的倒在地上不醒人事。

    “咻!”的一声,如上次一般,小顺子又被人给一巴掌扇到了偏院的小房间内去了。

    “老朋友,我又来看你了。”

    没有了碍眼之人,虚空中幻起涟漪,司徒文的身影浮现。

    他点燃了三支香,再摆放出些许祭品在许阁老的坟前。

    长叹一声后,司徒文凝视着那块刻有许阁老姓名的墓碑许久,有敬佩、有仇视……

    司徒文手里捧着一大簇不知从何处摘来的鲜花,默默无语的来到旁边那座没置墓碑的坟墓之前。

    轻轻的放下鲜花后,司徒文弯下腰伸手爱恋般的抚摸着坟墓的泥土,眼睛微闭,深深吸着混合了鲜花的泥土气味,他的脸上露出了非常陶醉之色!

    “诗儿,曾经你让我割断所有与你有关的一切,然后你再奋不顾身的投入了许世弘的怀抱。”

    “你可知道,从你离去那一刻,当年我的心是有多么的痛?”

    “我对你的爱绝不会比许世弘要少,所以在那件错事发生之后我相当懊恼,我非常痛恨自己的冲动,同时也非常尊重你之后的选择,曾以为当时光远去,我会渐渐的淡忘掉你,但是没想到,在多年之后,我却还能清晰的画出你的模样。”

    “你知道吗?你已经深深的走入我的心,让我再也无法忘怀,曾经的一切美好、一切悲伤我都将它永远刻画于心痕之上,海枯石烂不敢忘怀。”

    “我真的很后悔当年没有硬起心肠将你留在身边,让你回到许世弘身旁后郁郁而终,我悔呀!”

    “诗儿!诗儿!若是你能复生让我们重新开始该有多好?那些争权夺利、王图霸业对我来说真的不重要,我最想要的是你!是你啊!”……

    望着这座没有姓名的坟墓,司徒文痛心疾首悲叹着,他痴情、后悔、怀念……

    院落的阴暗角落处,元梦站立在那没有过去,只是远远的对着那座没有墓碑的坟墓深深的鞠了个躬,看着前方那个正在肆意发泄情绪的司徒文,她的心里非常不好受。

    这么多年,司徒文虽然大部分时间并没有陪伴她,但是却在尽全力给自己营造出最好的环境。

    还记得在小时候,只要自己想要什么?哪怕是世间非常珍稀的东西,父亲都会给自己找来,为此伤痕累累也不在乎。

    当年是年纪小不懂事,长大之后才明白自己在小的时候是有多么任性?糟践了父亲多少的心血?

    虽然司徒文来大宛天朝后想做些极具私心之事,可那又如何?

    父爱如山,为了父亲的愿望,便是冒着风险偷来诛仙阵图,那又如何?

    至于日后这座宣京城会有多少冤魂野鬼,那又如何?……

    “只要父亲能够高兴就好。”元梦如此想到。

    她是一位固执的少女,她是一位极端的少女,虽然外表冰冷,但内心却如她的红色衣服般那么火热。

    “我这是怎么了?为何大白天的睡在房间里?”

    小顺子迷迷糊糊的爬起身来,揉了揉自己的脑袋,感觉还有些昏昏沉沉的,再看了看外面的天色,他不明所以。

    自己明明就是正在扫地啊?怎么会睡着了?

    “哎哟!”

    拍了下自己的头顶,忽然惨叫一声,这时小顺子才摸到头顶上居然有一个大包。

    陡然间清醒过来,再想到了什么之后,他连忙出门来到许阁老的坟前,当看到两座坟前的祭品之后,他若有所思。

    “这到底是谁啊?你们要祭拜而已,也用不着每次都将我打晕啊!我的头可真痛啊!”手抚着脑袋,小顺子龇牙咧嘴很是幽怨的念叨着。

    “过分!真是太过分了,没想到明珠她父亲翻起脸来比翻书还快,看着他那副故意板起的黑脸,实在是让人太恶心了!真要气死我了!早知道如此,我们就不该来此!”

    自踏出丞相府之后,幽若便如同炸了毛的鸡般在那暴跳如雷,她张牙舞爪、横眉冷眼的骂骂咧咧。

    “若儿!算了,别生气,他与我们本来就只是陌生人,道不同不相为谋,既然我等一片好心前来提醒,而他们却将我们的警语当作驴肝肺,那日后宣京若是出什么大祸事,我可不会再去管了。”

    周鸿运虽然嘴里说不生气,而且还在安慰着幽若,但是他脸上的表情却将他出卖了,看他那副愤愤不平的样子就知道还是很气愤的。

    虽然周鸿运平时性格比较宅,而且和幽若在一起时还偶尔会跟着一起疯疯癫癫的玩耍,但他的内心深处却是一个极度高傲之人。

    这种高傲好像是他与生俱来般,除非是亲近之人,否则任他外表看起来有多么亲切?但是骨子里却好似一直有着那么一种俯视世间的味道。

    其实这一切的感觉,周鸿运都心知肚明,他自认为这是身怀曾经震惊天下的大周天庭嫡系血脉的缘故。

    “鸿运哥哥,难道我们真的撒手不管了?若是日后此地真的发生大战的话,那满城的无辜百姓们该怎么办?难道眼睁睁的看着他们被屠戮吗?那样的话,我们将于心何忍?”

    看到前方周鸿运和幽若都气鼓鼓的朝着回破庙的路上走去时,落后几步的凤舞连忙追上前扯着周鸿运的手问道。

    凤舞是位非常善良、感性的姑娘,童年的不幸遭遇并没有让她变得偏激、邪恶,反而愈加的慈善。

    “这……?”

    闻听此言,周鸿运的脚步一顿,停下身来看着凤舞那副担心的模样,他微微凝眉站在那若有所思。

    “是啊!舞儿姐姐说得对!生气归生气,虽然舞明朝做人不地道,可满城的百姓却都是无辜的,鸿运哥哥,不如我们一起去看看吧!若是能出一份力那也是极好的。”

    幽若这时也平复了暴躁如雷的脾气,她虽然平时比较调皮,但也是一位极为善良之辈,恻隐之心起了便连忙也扯住周鸿运的衣袖劝说着。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