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鸿运滔天 第一百一十五章 诗画动心

时间:2018-04-19作者:樟树佬

    此刻因为都怕打扰到他们的灵感,所以大家都没有靠近正在创作的二人,只在远处观摩着。

    “轰~~~~~~~~~!”

    不久后,天空中异象乍起,一道白光从司徒文面前的书案冒出,忽然间,观战的人都感觉一道道暖风不知从何处吹来,让人不由一股懒倦之意。

    此时乃是秋季,许多花草都已经凋谢,但是此刻,随着那道暖风来袭,满院的花草开始重新绽放,它们争奇斗艳,道道花草的幽香扑鼻而来,此情此景好似现在已是到了春季般。

    天空之上,一位绝美的女子凭空而生,她身着白色轻纱,美艳动人、身材娥罗、脸上微微浅笑,好似仙女下凡。

    那一颦一笑惹人心动,她是位人间的尤物,院内的百花争艳都好似是为了庆祝这个女子的到来般。

    挥笔疾舞的司徒文停顿了下,他抬起头后痴痴的看了看天空中的女子,然后笑了!

    向来都是洁身自好,从没传出过绯闻,常年板着脸,冷酷示人的文王居然在看到那个陌生的虚幻女子,笑了?

    她是谁?能俘虏一大天朝文王的心?

    要知道司徒文身为大宛天朝的文王,不止权势滔天,而且他还文武双全,长得也俊秀不凡,这个世上不知有多少绝世妖娆愿意以身相许,可是多年来,从未听说过他有什么女人?

    这个女人何德何能?可以打动司徒文?还从来没让人听说过她的存在?

    除了熟悉之人,或许这将是一个永远无解的谜。

    司徒文凝视半响后本打算就此停笔,这是他心中最美好的事,但是他微皱眉头,稍有思虑后还是继续下笔。

    继而,天空中画风一变,本来满脸喜悦的女子忽然不知道是想到了什么伤心事般,娥眉紧皱、黯然伤神,有种垂垂落泪的样子。

    这模样让所有看到的人心里都跟着一揪,心中好痛啊!

    便是刚才满园盛开的花草都又跟着凋谢、枯萎,它们都好似在应和着这女子的心意,她喜则盛!她悲则谢!

    司徒文的画不止能出异象,甚至能引动观画人的心潮,好厉害啊!

    片刻后,司徒文再次抬头,当看到空中的女子露出哀怨之色后,他的眼中流露出追忆、迷恋、怀念……种种神色。

    甚至他还不自觉的举起一只手,张开宽阔的手掌欲要去牵那个女子般。

    可惜,那只是凭空出现的异象,司徒文握了个空,刹那间终于醒悟过来。

    “诗儿!……”

    司徒文眼角湿润,嘴里喃喃自语,脸上一股惆然若失的表情。

    良久之后,他才想起这是在丞相府,旁边还有外人在,发现他们都在注视着自己,他连忙擦拭掉眼角的泪痕,强颜欢笑了下。

    “真未想到,王爷居然是位痴情人。”

    舞家父女摇头感叹,便是幽若和凤舞也被司徒文的那种痴情模样所感动。

    越是冷酷、倨傲的男子,当他们真情流露之时愈加让人感动,元梦也是如此,她看了看天空的虚幻女子,再看了看有些颓丧的司徒文,眼角居然也流出了泪水。

    “元梦姐姐,你这是怎么了?”舞明珠好奇的问道,虽然司徒文的举动有些感人,但也不至于此吧?

    “没什么,刚才风大,被沙子吹进了眼睛!”

    元梦的借口好烂,便是这群人中修为最低的凤舞也到了凡沙不入身的境界,更何况是她这种修为高深莫测之辈,但是她继而变得冷冰冰的模样让人没有了追问的兴趣。

    “爹,这就是我从未蒙面的娘么?她好美啊!这么多年过去,你还能如此清晰记得她的模样,真苦了你!”这是元梦心中的感慨,无论长辈之间的情感如何纠缠,对于她来说,司徒文就是她的爹,空中那位美女就是她的娘。

    当舞明珠开口后,其余人都看了看元梦,然后再看了看天空中的那位绝世美人,忽然,他们都觉得元梦与那位女子长得好像,虽然神态、气质不同,但那长相真的很相似。

    “难道元梦与她?……”

    所有人都有所猜测,不过这毕竟是人家的私事,大家也不好开口询问,只能将疑惑埋于心底。

    “美女卷珠帘,深坐蹙蛾眉,但见泪痕湿,不知心恨谁?”

    一首怨情之诗落于司徒文的画卷下角,那一手狂草显示出司徒文在写作这首诗时心中的动荡,是那么急切、思念、彷徨、难过……

    “唉!……”

    异象终有散尽时,当天空中的美人逐渐飘散后,司徒文已然收敛了心神,表面上看起来他恢复了常色。

    虽然他的脸上依旧是从前那副冷酷、倨傲之色,但他那对向来古井无波的眼神也在那微微的颤动,最后他还是忍不住的叹息了一声。

    她是自己心中永远的痛!

    看了看不远处还闭目呆立着没有动笔的周鸿运,司徒文忽然没有那种寻婿的心思了,他的心此刻被记忆中的女人给填满了,容不下其他事情。

    随意的对着众人招呼一声后,也不再等周鸿运作出何等诗画?就这么摆摆手的离去。

    他的脚步不再如刚进来之时那么龙行虎步,而是有些杂乱,显得很孤独、很痛苦、很伤心、很……

    甚至挺拔的后背都有些蜷缩,元梦看得心中一疼,连忙向众人告退一声后跟了上去,搀着司徒文的手一同离去。

    司徒文就这么走了,但他所做的一切并没有影响到周鸿运。

    因为周鸿运正闭着眼在内问心神,很久没有这么疑惑过了,趁此机会,他要凝炼心神,确定自己以后的路。

    剩下的人继续期待着的等候周鸿运,因为周鸿运早有前科,众人都知道,他的作品不出则以,一旦出世必是精品。

    “最近这是怎么了?为何逢人便是吟诗作画、弹琴下棋?”

    “难道我以后在他人面前都要去吟诗作画才能显示出自己的本事?”

    “若是如此,我与那些手无缚鸡之力,整日里无病呻吟的书生们有什么区别?”

    “这可是在修行的世界,而且天机开始紊乱,世道也愈加混乱,若无绝世修为,我如何才能保护挚爱?如何才能逍遥一生?”……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