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鸿运滔天 第一百一十四章 棋战斗罢

时间:2018-04-19作者:樟树佬

    “是王爷在给小生留面子,小生非常佩服,王爷果然名不虚传,刚才的棋局步步为营、着着杀机,小生刚才已然应付的力不从心了,再下的话必输无疑。”

    所谓人敬我一尺、我敬人一丈,周鸿运不明白今日为何司徒文会对自己如此热情?虽然还对他怀有着戒心,但该有的礼仪却不可缺少。

    而且自己毕竟才筑基期而已,虽然元神淬炼的比常人要浑厚,但与司徒文相比那还是如繁星比皓月般,再斗下去的话,身体真会吃不消的。

    “刚才那手棋局应该如何称呼?”司徒文满是好奇的问询。

    他是真的没有想到周鸿运居然还能绝地翻盘,多少年了?还从来没有人能够在他的绝杀之下逃生,所以他非常感兴趣,对于刚才的棋路更是兴趣浓厚。

    “不如将它称作‘玲珑’如何?”斟酌了下词语后,周鸿运郑重回道。

    “玲珑?玲珑棋局?好!取得好名字,果然名副其实!哈哈!今日棋战就到此为止吧!”细细回味下棋局的名字,司徒文点头称赞后再次哈哈大笑。

    “啪!啪!啪!”……

    棋盘已乱,凉亭内的那恐怖的棋战意境自然消弭,舞家父女与元梦皆拍掌进入,如此错综复杂、惊心动魄的棋局让他们都看得叹为观止、心悦诚服。

    “精彩!真是精彩啊!王爷的绝杀与周小友的置之死地而后生,可真让我等看得眼花缭乱、佩服不已!”舞明朝抚掌称赞道。

    “父亲,莫非你和这位周先生的棋道境界都已经超出了意境,达到了传说中的虚境么?”

    元梦好奇的问着,这时她对周鸿运也没有了那种争锋相对、小觑之感,果然,对待她这种骄傲至极之人就必须拿出强硬的本事来,这样对方才会另眼相待。

    但无论如何,凭借自己的修为居然都无法参与到两人的争斗之中去,这让元梦不由得有些怀疑他们两个的棋道都或许已经突破了意境,进入到传说之境去了。

    闻听此言,所有人都立刻竖起耳朵仔细听着。

    什么情况?向来只听说下棋下到出神入化的境界被称作为意境,难道意境之上还有其他境界吗?

    不过想想也对,若只是意境,他们也潜修了棋道多年,凭着自己的棋道境界应该能够扛得住啊?哪里会像如今连观战的资格都没有?

    “没什么,不过虚境而已!不难的,你等多与人切磋,随随便便就能够达到这个境界。”司徒文随意的摆摆手说道,好似这虚境对他来说只是芝麻般的小事。

    “虚境而已?不难?随随便便就能达到?”

    舞家父女还以为能探得什么晋升棋道境界的秘密,却没想到得到这样的回答,他们听了之后可是满肚子的幽怨,若不是文王位高权重并且实力太过厉害,他们真想扒开司徒文的脑袋,逼他说出棋道晋升的秘密来。

    便是元梦都不由得白了司徒文一眼,这回话也太敷衍人了!不过她也深深的知道,以她父亲的绝世天资,或许这虚境对他来说还真的只是随随便便而已。

    棋道虽然被分为三境,意境、虚境、实境,但百万位棋手之中能出几个意境?更遑论其他二境?身怀意境的棋手就已经是非常难见,虚境那更是棋道之中的传说了。

    “不知你们的输赢如何?”

    虽然内心极为幽怨,但是想到下棋便自然有输赢,所以舞明珠在旁开口问了句。

    舞明朝与元梦听后,他们的神色也都为之一动,如此精彩的棋局怎么下到后面却没下完?到底胜负如何?这些只有问问两位当事人了。

    “王爷棋道精湛,小生非常佩服,刚才的棋战是我输了。”

    刚才琴战已承让手,而棋战的结果自己也心知肚明,所以周鸿运不等司徒文开口,便朝着他拱拱手示意认输。

    “不!你并不算输,你输的并不是棋道,我能感觉的到你还留有余地,你输的只是修为,若是你修为与元神都提升起来,我想再与你棋战那才是真正的棋逢对手、未知胜败,加油修炼吧!我期待着日后再与你来场酣畅淋漓的战斗。”

    司徒文伸手将周鸿运的施礼按下,他对周鸿运愈加的赞赏,眼中流露出期待与战意。

    “固所愿也、不敢请尔!”

    周鸿运也是满怀战意,对于刚才的棋战没有结果,他内心之中也颇为不甘,若非自己的修为浅薄,今日或许能战出个高下。

    “琴已斗罢,棋也战了,文道四友之中还剩下书、画,此二道皆可用笔来书写,我们不如一同将它作出之后再来评个高下?”司徒文向周鸿运问询道。

    看他的样子完全把周鸿运当做了平辈之人交谈,能够让司徒文这么倨傲之人都放下身段,不止是他心中有着别样的想法,更重要的是,周鸿运的实力真正的入了他的眼。

    虽然周鸿运现在的修为还太过弱小,连自己女儿都比不了,但是司徒文却知道,眼前的这个翩翩少年却是一条真正的潜龙,但得风雨,日后必将翱翔在九天之上。

    “王爷有意,小生自然奉陪!”闻言后,周鸿运欣然应约。

    曾以为自己是个很平淡的性格,然而在刚才的琴斗、棋斗之后却已然激发出他的战意,让他很想继续下去,战他个酣畅淋漓。

    这让周鸿运不禁有些疑惑自问着:“难道我骨子里真的是一个不甘平凡之人吗?”

    凉亭之外,自有下人将桌椅摆放出来,不再像刚才斗棋那样坐在一起,两人都分得很开,各自在书案之上摆放好纸墨笔砚。

    提起笔,司徒文没有经过丝毫考虑,直接提笔就开始挥毫洒墨,看来他心中早有腹稿,但见他手中的笔正在一张精美的纸张上龙飞凤舞的快速画动着。

    而周鸿运则在闭眼调息,刚才的棋斗他损耗颇大,既然文斗还要继续,当然要让自己恢复到巅峰状态再战,这不仅是对自己,更是对文王的一种尊重,更何况,周鸿运还要借此短暂的时间来问问自己的内心。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