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鸿运滔天 第一百一十一章 棋斗激烈

时间:2018-04-19作者:樟树佬

    普通的沉香木便已经是寸木寸金,并且还有价无市,可想而知,万年的沉香木得有多值钱?而且还是这么一大块。

    空灵石更是不得了,不仅仅在世间难寻,更重要的是,此种宝石能散发出一种清灵之气,可以帮助修行者们凝神静气、放空心灵、祛除杂念,是一种不可多得的修炼宝物。

    真是暴殄天物啊!

    两件如此至宝居然被司徒文给制成了棋具,可想而知,司徒文是有多么奢侈?见到此景的人会有多么惊讶?

    “呵呵!玩物而已,不必如此,周小友,我等开始?”

    仿佛两件至宝真的只是两件玩具,司徒文根本就不在意,甚至他还拿着一颗棋子在手里抛来抛去,旁边舞明朝的眼睛就一直在跟着那个棋子转动,他生怕司徒文一个不小心,让那棋子落地而碎。

    “这些可都是宝贝啊!文王这也太糟践宝贝了!”舞明朝满脸的幽怨、心疼之色。

    真可惜啊!若这些宝贝是他的,那他不知道会多么珍稀它们,岂会如此戏耍般的置于手中把玩?

    “请!”

    周鸿运面色肃然,举手示意可以开始了。

    司徒文执白子,周鸿运执黑子,猜子之后,由司徒文先动。

    “啪!”

    一道轻轻的落子声,一粒白子落于靠近司徒文身旁的最边角处。

    压抑、非常压抑!

    那颗棋子接触棋盘的刹那间好似天威降世般,莫名的寒意袭来,所有观战之人都浑身一凛。

    那颗棋子仿佛化为一只眼睛如同天数之眼般在窥视天下、俯览四方。

    俗话说,观棋便能观人!

    刚才斗琴之时,司徒文不过是玩玩而已,无论是态度还是表情都极为随意,温文儒雅、极负书生气质,但是下棋之后,他便仿佛变了个人,从刚才的玩世不恭变得威严盖世,能够看得出来,他这是要认真了。

    “啪!”

    没有丝毫犹豫,周鸿运紧随其后,落子很快,直接手执黑子落于天元之位。

    众人的心中再次一紧,这一子落下便仿若有位至尊帝王出世般,他在傲视群雄、总领天下,与司徒文的棋子互相对峙。

    “嘭~~~~~~~~~~~~~~~~!”

    如同上次在许阁老家般,一丝朦胧的紫气从棋盘之中升起,映照在周鸿运身上,虽然他穿的是便装,但是看起来却显得那么至高无上、不可亵渎般。

    司徒文清淡的脸色也刹那间露出了惊容,他没有继续下子,而是望着周鸿运,心中已经很高看了,却没想到周鸿运还能继续给他带来惊喜。

    他的目光之中带着更深的探寻和兴趣,深邃的目光紧紧的盯着周鸿运,仿佛要将他看个通透般。

    “咳咳咳!”

    实在是司徒文的眼神太犀利了,被盯得好不自在,再加上刚才心中那阴暗的臆想,周鸿运只觉汗毛抖竖,故意咳嗽了一声,提醒着对方认真下棋。

    “落子天元?帝王棋?有意思!”司徒文嘴里轻声说道,他收回了目光,但表情却若有所思般。

    “下棋而已,无论是何种棋路?只要能赢不就够了?”周鸿运在下棋之时不想聊太多,再加上他一直对司徒文都有着丝丝戒备,所以只是淡淡的回应道。

    “呵呵!也对,只要能赢就够了,继续吧!”

    司徒文点头称赞,心中暗忖一句“既然选择下帝王棋,那便让我看看你的野心到底有多大?”

    不再言语,第一子落下后,能够在棋盘上产生出与自己平分秋色的异象,司徒文就知道周鸿运不是块好咬的肉。

    双方都凝神对待、认真起来,四周的气氛也随着二人的落子愈加凝重。

    落子越来越多,那张棋盘好似拥有着神奇魔力般,让懂棋之人看的话,会让他们深陷棋局之内,棋盘之上的纵横线路,随着落子于上,会让人越看越觉得陷入幻境般,眼花缭乱从而头昏目眩、不能自已。

    司徒文好似化身为天数,天威浩荡、掌天下命脉、操控众生、威压天下,他一声令下,众生朝拜。

    而周鸿运则化身为至尊帝王,他傲视群雄,不甘被天数操控,聚万千兵马欲要伐天而行。

    大战起兮,声威巨荡,双方每落一子都好似发生一场剧烈的大战。

    观战之人别说是参加进去,便是战斗的余波都让他们受不了,强大的余波如巨锤敲击般在震慑着他们的神魂意念。

    凤舞是首先受不了的,观棋而已啊!她却没想到越看下去身体越不舒服,脑袋愈加的昏沉,实在是忍受不了。

    “噗!”

    一口逆血喷出,脸色一白,脑袋瞬间有些清醒,眼睛闪现出惊惶之色,太恐怖了!

    凤舞赶紧移开目光不敢再看棋盘,稍有恢复之后赶紧退出凉亭在外等候着。

    “噗!”

    “噗!”

    “噗!”……

    不久后,又是三道喷血声。

    舞明珠、舞明朝、元梦三人接二连三的受到了棋盘影响,他们虽然修为比凤舞要深厚的多,但也是一样无法抵御那张棋盘的魔力。

    这不是他们的修为不行,而是他们的棋艺与正在厮杀的二人相差太多。

    那张棋盘之上已经不是在普通的落子,而是司徒文和周鸿运在比拼着他们各自的棋道意境。

    外人若想观战,除非自身的意境不会比他们弱多少,相差太多的人强行去观战的话,元神必然会被二人厮杀的意境所伤。

    真想再里面多呆一会啊!这可是千年难得一遇的机缘,可惜自己等人无福消受。

    对拼的棋道意境是多么难得遇上,观棋之人若是能借机参与其中并坚持住,元神必然能够得到淬炼,坚持的越久越好,这对修行者来说是一种福缘。

    “不可能?她怎么还能在里面呆得住?”元梦苍白的脸上露出一副见了鬼的模样看向凉亭之内,便是舞家父女也是如此,他们全都不可置信的看向那边。

    凉亭之内只剩三人,除了正在斗棋的二人外,还有个调皮的幽若小丫头在那,只见她根本就没有任何事,反而正无聊的东看看西看看,偶尔还有闲心啃着桌上摆放的瓜果甜品。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