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鸿运滔天 第一百一十章 司徒文的良苦用心

时间:2018-04-19作者:樟树佬

    “哈哈!好!好!好!”

    虽然自己的布下的必杀之局被破坏了,但司徒文不怒反喜,他看向周鸿运的眼神更是多了喜爱。

    不明所以的周鸿运被司徒文用这么别样的眼神盯着,他搞不清楚对方的想法,特别是前世经过大信息的轰炸后,更是对某些调调很是敏感。

    “难道这位文王有着别样的癖好?”

    虽然司徒文长的英俊不凡、器宇轩昂,但他还是个男的啊!这么暧昧的看着我做什么?

    越想越不是味,周鸿运感觉自己有些菊花发痒、汗毛抖竖,心里极为别扭,在那坐立不安了。

    幸好司徒文并不知道周鸿运心中那阴暗的臆想,否则定会暴跳如雷的反驳“污蔑啊!老子才不是玻璃呢!”

    “哈哈!好音、好曲,太动听了!两位不愧是文道奇才,一位所奏之曲如急风暴雨般高荡起伏,另一位却如泉水叮咚般婉转连绵,好!弹奏的都如余音袅袅、绕梁三日啊!”

    舞明朝不愧是当了丞相的人,说起话来两边都捧、滴水不漏,但是对刚才被琴音拉进意境世界的事却绝口不提,不去讨论谁赢谁输?

    从而可以看得出来,舞明朝虽然为人正经、传统,但是处事却很有手段、比较圆滑。

    “舞丞相,你也不用给我打马虎眼了,败了就是败了,周小友的琴艺果然高超,本王甚是佩服。”司徒文摆了摆手示意舞明朝不用这样后,再次很客气的对着周鸿运说道。

    坐在一旁,回过神来的元梦本来在听了双方的琴音之后,对周鸿运有所改观,正在暗忖着:“看来这个菜鸟虽然修为不行,但他的文道到还能入眼!弹的琴不错!蛮动听的!”

    在场的,除了幽若那个对文道敬谢不已的家伙,其余人都或多或少都有所境界,元梦自然也是如此。

    在听到司徒文的话后,元梦刚才还有些改变的眼神立马又变得凶狠、鄙视,在她的心中,父亲是最伟大的,没有谁能够和自己父亲来相提并论。

    虽然心中极为不忿,但父亲在此自己不好再发作,元梦只好恨恨的盯着周鸿运,那模样好似要吃了他一般,其余的三女见了,立刻联合起来一同怒视元梦。

    “全是王爷有心想让,否则小生绝难如此容易的胜利,周鸿运在此谢过王爷!多谢留手之情!”

    周鸿运站起身来对着司徒文拜了一礼,同为文道高手,他能感觉到刚才司徒文的确对他有让手,否则在那十面埋伏、优势尽握之下,凭文王的强悍实力岂会让他翻盘?

    虽然不知道缘由,但自己还是必须拜这一下。

    要知道刚才的那个琴音世界可是周鸿运心底深处的一些回忆而已,但是司徒文的琴音却能将它勾出,并且化为意境世界,可想而知,这位文王的琴艺是多么厉害!

    “性格虽然高傲、并且为人还风流不羁,但却知书达礼,不错!不错!”

    司徒文越看越满意,越来越有将周鸿运当做自己女婿的想法,所以见到周鸿运对他恭谢后坦然受之,就当是女婿拜丈人吧!

    “琴已试过,不如我们接着下棋?”看样子司徒文已经起了兴致,他要将周鸿运的底给摸透。

    “王爷有意,小生自然奉陪!”

    虽然上次在许阁老处,周鸿运几乎要下输了,但那却是他许久未曾与人下过棋,棋艺颇为生疏。

    这些天来,他没事时便会在自己脑海之中推演,棋艺已然恢复到了曾经的巅峰水准,所以,司徒文的邀战,周鸿运一点都不怯场。

    要斗棋了?围观之人立马眼热,又有好戏看了,刚才的琴音之斗已经让大家看得热血不已,如今斗棋的话,更会让人激动。

    特别是幽若,认识周鸿运这么长时间,看他写过诗、画过画、讲过好听的故事,但却从未见他与人斗棋。

    “哈哈!鸿运哥哥加油!鸿运哥哥必胜!”一道斜斜的冲天辫摇摇晃晃,伴随着清脆的娇叫声。

    幽若古灵精怪的举起两只小拳头在给周鸿运打气,便是凤舞也被感染,她虽然不像幽若那般跳跃,但是也用一双带着祝福的眼神在鼓励着周鸿运。

    “哼!乡巴佬而已,没听到吗?刚才琴音对战那是王爷故意相让的,下棋?你们谁能是王爷的对手?还必胜呢?必输吧!”

    虽然自己只是一人,显得有些势单力薄,而且平日里话并不多,性格也较为宅的元梦,只要扯到了自己父亲和周鸿运的身上,她就显得格外生气,所以此刻她故意嘲讽着对方,仿佛在与幽若斗擂般。

    “就会赢!就会赢!呸呸呸!气死你!”

    身为玄阴宗的圣女,早就被幽给教的无法无天,虽然知道自己并非元梦的对手,但被世人称作‘小魔女’的幽若岂会害怕?她不止敢对元梦斗气,还敢做着鬼脸嘲讽。

    元梦被气得要抓狂了,若非司徒文对着自己斜了下眼神示意,岂会放过这个可气的丫头?

    “臭丫头,气死我了,别让我逮着机会,否则定要好好的痛扁你一顿。”

    这是元梦心中的怨念,此刻被父亲给压制住,她不能轻举妄动,只好死死的盯着幽若,心里狠狠的诅咒着。

    “傻闺女,你以后要跟那两个丫头做最亲密的闺蜜,此刻怎能与她们斗气呢?若我不压制你,你怎能加入他们的圈子?为父给你找的这位丈夫可真是不错的!你要理解为父的良苦用心啊!”

    周围发生的一切,司徒文都早就看在眼里、放在心中,若不是为了让周鸿运成为自己的女婿,以他那种倨傲、护犊子的性格岂会让别人欺负自己的女儿?

    桌案之前司徒文于周鸿运两人对而坐着,一副非常精致的棋盘落于桌面,便是放置于两旁的棋子也是闪亮透眼。

    清淡的幽香之中透着一股空灵之气,让人不由自主的平心静气。

    “这?棋盘莫非是用万年沉香木所作?棋子莫非是空灵石所作?大手笔!王爷你可真是大手笔啊!”

    酷爱文道的舞明朝非常惊讶,当他细细观察了棋盘和棋子后,不由得被司徒文的奢侈震惊了。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