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鸿运滔天 第一百零七章 不服、再来一剑

时间:2018-04-19作者:樟树佬

    “呵呵!”

    听到元梦那不信的话语后,周鸿运嗤笑一声,那笑声之中带着些许嘲弄、轻蔑之意。

    将背后握拳的手放于身前,再对着众人缓缓摊开,所有人尽皆仔细注视。

    摊开之后,只见他接剑气的那只手掌之上,不过是有着一道白色的刺印,那里是刚才剑气所落之处,只是印记而已,却连皮都没被刺破,又谈何受到了重创?

    “哦耶!鸿运哥哥好厉害啊!那么凶残的剑气都能单手接住!”

    元梦的出招太快了,一切都发生在电光石火瞬间,来不及插手的幽若,开始还在担惊受怕,因为她非常清楚通天峰的诛仙剑气有多么恐怖。

    在见到周鸿运手掌真的没事后,幽若连忙抱着身旁的凤舞,兴奋的在那大声庆贺着,头上那根斜斜的冲天辫也摇晃得厉害,似乎在表示着主人心中及其喜悦之情。

    本来凤舞还懵懂着,她修为不够,看不懂发生的一切。

    但是聪慧的她在仔细听了众人的话语后,也颇为担心的看了看周鸿运,当确认自己的爱人并没有受伤后,她也放下心来,跟着笑容绽放。

    “这?怎么可能?”

    还真的没事!修行多年的诛仙剑气连他的皮都刺不穿?

    元梦惊得花容失色,好似见到鬼了?

    难道周鸿运是个扮猪吃老虎的角色?可是左看右看,周鸿运也还是那个筑基期的修为啊!而且刚才接招之时也并没有发现他的修为有所改变。

    “莫非自己长年呆在宗内,剑法修为还倒退了?如今怎么连个筑基期的菜鸟都劈不倒了?”

    其他的东西还无所谓,但是剑法却是元梦极为自傲的,三清宗、通天峰的人几乎都是如此,他们一生都在修炼剑法,而剑也是他们的一切。

    可眼前的事实却让元梦都不由得怀疑起自己来了,她心中的骄傲首次被人折断。

    若是一个修为比她强的人能接下这道诛仙剑气没有受伤,倒还说得过去,可是,这么多年,她还真的从来都没有遇到过一个,能在同等境界里敢用肉身接住自己剑气却不受伤之人。

    越是执着之人,当他们的执着之点被人触碰之后,便越是容易疯狂……

    听到元梦那歇斯底里的话语后,周鸿运就知道这个女人极为强势并且难缠至极,估计要没完没了了,果然……

    “我不信!有种你就再接我一剑!”

    元梦刚才的修为还是筑基期,却猛然增长到金丹期,骄傲的元梦不允许他人的折辱,更加是对自己剑法的折辱。

    气愤不过之后,她直接将修为境界提升了一大层,然后再次并手一指,一道比刚才强大数十倍的剑气猛然凝聚,院子内,凭空卷起风暴,狂风的起源点便是元梦的手指之处。

    仿佛聚集了足够的能量,然后猛然间爆发,对着周鸿运轰然袭去。

    “你这个疯婆子!”

    刚才那招就已经不是筑基期能够随便抵挡得住的,现在却更是蛮不讲理,将修为提升到金丹境界,这是想以境界压制,奔着要取自己的性命而来啊?

    太无耻了!玩不起就耍赖、掀桌子了?

    周鸿运气急败坏、愤怒的咒骂了一句。

    果然,无论是什么地方?女人都是不能去讲理的,特别是在她们心中有怨念之时更是不能去招惹,她们就如同老虎的屁股般、摸不得,摸了必然要咬你。

    周鸿运有些后悔了,早知道就忍口气了,何必去跟个女人斤斤计较呢?如今惹来一身骚,并且还是会要命的。

    剑气还未至,迎面而来的狂风就吹的人快要站不住脚了。

    “该死!这次危险了,紫龙、金龙,还不速速助我?”周鸿运为了保命,元神在丹田内连声大喊,他要爆发出全部力量和底蕴来抵挡这道剑气。

    见到宿主危险,紫龙和金龙也顾不得与周鸿运有什么别头,它们赶紧盘起龙躯,能量凝聚、蓄势待发。

    “够了!”

    就在那道恐怖的剑气快要临身之际,却是一旁的司徒文喝声一句。

    接着他轻轻的挥了挥衣袖,那道恐怖异常的剑气就这么被挥散了,肆意、燥乱的狂风也在瞬间便被止住,一切都恢复了平静,好似刚才什么都没发生过一般。

    这是文王?

    所有人都震惊的看着司徒文,便连还不大懂修行的凤舞都能看得出来,刚才元梦所发的那道剑气有多么厉害?

    可是司徒文却如拍个火星子般,随手就将之掐灭,司徒文的修为得有多高啊?

    没有理会很不服气的元梦,司徒文越看周鸿运,他就越带兴趣。

    当年因为自己心有野望,想要谋取大宛天朝,所以没有多少时间来养育女儿,可却没想到,自从自己离开宗门之后,元梦这丫头居然跑到通天峰去了,一段时间没见,都快被通天峰给教的歪了。

    想到从前,元梦天天抱着一把剑,嘴里喊着:“我的一生只有剑,剑就是我的一切,剑在人便在!”……

    从前还不大理解,为何外人都称呼通天峰上的人为‘剑疯子’,当女儿的这些执拗话语喊出后,司徒文才知道是多么的头疼?

    特别是最近他还发现,司徒承文那个小子在对着元梦纠缠不放,而元梦也好似对他有所好感后,司徒文更是恼火,他是个极为强势之人,只喜自己所喜,只恶自己所恶。

    所以,再次见到周鸿运,特别是舞家父女的作态后,司徒文心中忽然也起了招个女婿的想法,特别是想起了上次在酒楼见到周鸿运做的那两首诗,那诗词都是阐述着情爱缠绵。

    司徒文自己便是个文道高手,也是个对感情及其细腻之人,所以他深知,若是想写出那种情意绵绵的诗句,并且诗成异象,那么作者在创作诗句之时,必然是内心所发,必然是个多情之人。

    由此便可得见,周鸿运便是这样个多情之人,只要是他内心认可的女人,那他便会奋不顾身的去保护。

    同为文道高手,所以司徒文不由得对周鸿运产生了些共鸣之感,心中想着,若是女儿能嫁给周鸿运,那他也绝不会辜负自己的心肝宝贝。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