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鸿运滔天 第一百零五章 称量、叫板

时间:2018-04-19作者:樟树佬

    虽然有些怪责父亲的那些羞人话语,但是舞明珠却不去打断。

    她也想知道周鸿运到底有没有那样的心思,特别是被凤舞那戏谑的眼神盯着时,她心中好似有头小鹿在乱撞般,好慌乱啊!

    又羞涩,又盼望着!这是舞明珠如今的写照。

    “启禀丞相,府外来了一位少女,她自称叫作‘元梦’,说是来找王爷的。”正当几人在热聊之时,一位下人匆匆赶来禀报。

    “哦?她来了?让她也来此地吧!”听到元梦终于来了,司徒文大喜过望,连忙吩咐道。

    一袭红衣,犹如一团烈火般的元梦从远而近,缓步走入花苑。

    但见她脚步轻盈,步态若柳临风,红衫飘动,腰间的两条红绸带犹如水蛇般蜿蜒而出,矫夭似灵蛇。

    “三清宗元梦见过文王!见过丞相!见过各位!”

    元梦进来后便很大气的朝着各位在座之人纷纷见礼,她的声音娇柔婉转,但语气之中似乎也没有丝毫暖意,斯文的话语之间自有一股威严般,教人难以违抗。

    远望不清,走进一看,便见此女长得风姿端丽、娇美难言,脸上姣白似雪、冰洁宛若雪花之色,衣袂飘飘、姿神端言,宛如神仙中人。

    不过她的神色间却是冰冷淡漠,当真是洁若冰雪,也是冷若冰霜,实不知她是喜是怒?是愁是乐?漠然的神色,与她的心思猜不到半分。

    用‘冰肌玉骨、冷艳绝俗’来形容此女,可谓是恰如其分。

    “此女长得好美啊!莫非三清宗盛产美女?”

    周鸿运和凤舞相互对视一眼后,心有灵犀般,他们都有着这样的想法。

    不过幽若则是似见怪不怪般,她好像认识这位元梦姑娘,身为玄阴宗的圣女对其他能以‘宗’相称的势力还是非常熟悉的。

    幽若只是淡淡的回了个礼,并没有多话,但她看到元梦的身材后,嘴巴微微一嘟,很不甘心啊!不由得有些自行惭秽般的低着头,自个啃着瓜果甜品去了,也不知道心里在想些什么?

    上次来此,有位精致绝伦的白亦冰,这次来此的元梦,相貌气质居然也不在她之下,两位虽然都是冷艳般的女子,但却各有千秋。

    白亦冰,冷!再加上她爱穿轻纱般的白衣,犹似身在烟中雾里,周身笼罩着一层轻烟薄雾,似真似幻,实非俗世中人,叫人望不通透。

    元梦,也是冷!但她却是另一种冷,眸子内流露出冷酷无情的冰冷,周身散发着收不住的杀气,虽然她脸上一直保持着冷若冰霜之态,但是那一袭红裳却让她冰冷的气质中透露着一丝妖冶。

    “梦儿,你来了?快来这边坐,我来给你介绍几位少年俊杰。”

    司徒文连忙起身,非同一般的热切招待着元梦,并且那话语中透露出不一般的关系。

    周鸿运狐疑的仔细观察了二人一番后,发现他们两人的眉宇之间尽然有些相似之处,都是那么的冷,那么的傲!莫非他们是?

    当着这么多人的面,而且大家关系也并没有那么熟,所以周鸿运便将这一切疑惑埋于心底。

    元梦很听话的来到了司徒文的身边坐下,并且那态度都相当恭敬,完全就是对自己亲密长辈的动作,这种举动只要不是傻子都能看出端倪。

    但是司徒文却好似并不在乎般,知道便知道了,那又能如何?对于他这样倨傲的人来说,能真正被他放入眼底的又有几人?

    “不知王爷传我来此,有何事情?”在一一见礼之后,元梦依然是那么冷冷的问道。

    元梦冰冷的语调,司徒文好似司空见惯般并不意外,也没有一丝怪责之意,当他将事情经过叙说后,元梦惊奇的望了周鸿运一眼,在发现他只是一个筑基期的菜鸟后,那眼中明显带着小觑、不信之色。

    被一个绝世美人用如此鄙视的目光看着自己,饶是周鸿运的心态宽,他也有些忍不住要炸毛了!

    “就这么看不起本道爷?”

    周鸿运心中愤愤不平,他决定了,等会一定要好好表现一下,论修为,自己是很菜、很水,但是论文道,谁怕谁?必须让这个女人来仰视自己。

    心上人被小瞧了!凤舞、幽若和舞明珠齐齐对视一眼后,她们同仇敌忾般的将枪口都对准了元梦,愤而怒视,特别是幽若,手里的瓜果都被她无意识的捏碎了。

    三女的动作也没有瞒过他人,元梦只是不以为意的哂然一笑。

    身为三清宗、通天峰的诛仙剑使,虽然她经常闭门不出,但所接触的天才男子哪会少?不说如过河之鲫般多,但想入她的眼,区区筑基期是肯定不行的。

    司徒文却是意味深长的淡笑着,虽然这些年里没有与女儿好好亲近,但女儿是个什么样的脾性?他是非常了解。

    若想让元梦心底留下印象,除了是长久的陪伴,产生了感情之外,便必须有强有力的事实来震撼她,打去她的骄傲才行,否则一般的男子怎会进入她的心?

    “乖女儿,你不是被司徒承文那小子缠的甩不开吗?我这便给你找个夫婿,让你定下心来,至于司徒承文那个癞蛤蟆,还想吃天鹅肉?等死去吧!”司徒文心中在默默算计着。

    “不知这位道友何德何能,你有资格与王爷切磋?不如让本剑使来称量一下你有多少斤两吧?”

    虽然不认识周鸿运,也不在乎他到底是何人?但是在父亲面前,平白的被几位女人用那种仇视的目光盯着,好似看情敌般?

    元梦的心中也不由得火起,并且这个周鸿运还敢与自己父亲切磋文道?

    对于自己的父亲,元梦是非常得了解,也非常得佩服。

    在她的心中,不说修为了,便是文道,当今世上能有资格与自己父亲相较切磋的人也是寥寥无几,再怎么样也不会轮到一个筑基期的菜鸟来掠虎须啊!

    如今的世道,连区区筑基期的人都敢随意放肆了?还欺负到自己父亲头上?

    所以,本来就极度鄙视周鸿运,并且性格也非常火爆的元梦坐不住了,她直接站起身来对着周鸿运宣战。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