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鸿运滔天 第一百零四章 故地重游

时间:2018-04-19作者:樟树佬

    我乃堂堂舞家大小姐,居然被挑衅了?

    舞明珠见状之后也挑战般的看了看凤舞,二女的眼光在互相碰撞,都各带着某种意味,好似在空中无声的交流般。

    “哈哈!能见识两位文道大才的切磋,舞某真是三生有幸啊!走!我等去后院吧!”轻轻顺缕了下巴的胡须,痴爱文道的舞明朝很是开怀,他连忙引领着众人走向后院。

    依然是那座美丽的花苑,故地重游,周鸿运等人都各有感慨。

    想到上次在此为了幽若而故意去装逼打脸,并且捣乱了舞明珠的宴会,周鸿运看向舞明珠时眼中带着些许歉意,舞明珠收到后,马上露出了一副‘不怪你’的神色。

    两人眼神的交流,让不知内情的外人看起来更像是含情脉脉、情侣的对视般。

    碰到对手了,没想到这位大家闺秀舞明珠居然这么大胆?敢在大庭广众之下做出如此动作,凤舞有些气急。

    “嘶!”

    倒吸了一口凉气,熟悉的疼痛感配合着熟练的呼痛声,腰间的软肉被一直小手在捏啊捏!

    看了下凤舞警告的眼神,聪明的周鸿运瞬间便明白了原因,连忙悄声对着她讨饶。

    “哼!”

    舞明珠对着做小动作的二人翻了个白眼,却没想凤舞对她得意一笑,那模样不言而喻,仿佛是在告诉她“周鸿运是我的,想要得到他?必须经过我的同意。”

    本来想着,凭借自己出众的相貌、才华和家世,还是很有把握能够拿下周鸿运。

    却没想到眼前还存在凤舞这座大山存在,搬山是不可能的,且不论周鸿运与凤舞的感情有多么深厚?便是自己也不是那种为了达到目的而不择手段之人。

    只能想办法翻过这座大山,但暂时还没什么好办法,毕竟自己也是个黄花闺女,哪有过这样的经历?能够在大庭广众之下表露些眼神出来,已经是付出了很大的勇气,所以舞明珠只能赌气般的冷哼一声表达自己的不满。

    看到舞明珠那翘起嘴巴赌气的模样,凤舞抿嘴一笑,那笑容中带着一丝得意、戏谑之色。

    三人之间的小动作,除了幽若那个粗神经的家伙,其余人都看在眼里。

    舞明朝看到自己女儿的神态后,忽然若有所思,这时他看周鸿运的眼神不再像先前那么单纯了,而是有种丈人看女婿的感觉。

    虽然相见才不过两次,但痴于文道的舞明朝却很欣赏周鸿运的才华,不过欣赏归欣赏,看到周鸿运身边还有二女的存在后,他又有些担心自己的女儿。

    知女莫若父,舞明朝知道自己的女儿长得沉鱼落雁,非常美丽,并且还知书达理、聪慧异常,日后若是嫁人成家绝不会吃亏,但是她选择周鸿运是对?是错?

    自古才子多风流,怎么看?周鸿运也就不到二十岁的模样,这么小的年纪便已经有了两位红颜,女儿再参与进去真的好么?若是跟着这么个风流种子,她以后会幸福吗?作为一个父亲,舞明朝当然很是担心。

    舞明朝是那种神态到不奇怪,毕竟他女儿已经很明显是存在着看上了周鸿运的心思。

    但是司徒文居然也有流露出同样的神态?他也好似也是在看女婿般的看着周鸿运,目光之中带着考究的意思。

    还好凤舞并没注意到那二位长者的神态,否则定会如临大敌般的防备着,世上哪有女人不吃醋的?

    “周小友,冒昧问问,不知你是何方人士?家中是否还有长辈?”

    既然心思转换,为了女儿的幸福,那当然要问个清楚了,舞明朝便开口旁交侧击的打探,司徒文和舞明珠也连忙竖起耳朵听着。

    起初,周鸿运还一脸懵逼,怎么会突然问出这样的话题?

    当他再仔细看了看舞明朝父女的表情后,心中忽有所悟,握了握身旁凤舞和幽若的小手,他很满足。

    “舞叔叔啊!你不知道,小生苦啊!我自幼丧亲,此后再无一位亲人在旁,从小便是靠着乞讨为生,终日里流离失所、浪荡无依,每天都是靠着好心人的救济才得以生存,和乞丐没什么分别!若不是幽若给我置了些新衣,现在我还如同乞丐般穿着破衣服呢!今生能够邂逅凤舞与幽若,是我最大的幸福,有妻如此!夫复何求?再也不敢起他念。”

    虽然自己并不是如同许阁老那般钟情于一人,但也绝不是滥情之人,有了二女的陪伴,他已经心满意足,再无其他奢求。

    所以,当舞明朝问话后,在世间打滚那么多年的周鸿运早就有了见人说人话,见鬼说鬼话的本事。

    但见他眼珠子转了转后,连忙哭丧着脸开口,那话语是将自己的身世能有多凄惨就说得有多凄惨,最后还透露出不愿再招惹其他女人的意思。

    骗鬼去吧!

    舞家父女与司徒文齐齐翻了下白眼,他们明显不信。

    周鸿运不地道啊!把他们当小孩子戏耍吧?

    这谎话说的也太离谱了,一个乞丐能有如此文道?并且还身怀修为,都已经到了筑基期大圆满的境界了,在他身后就算没有庞大的家世,也一定有着某位高深境界的奇人在教导他,否则,周鸿运岂能有如今的成就?

    谎话连篇,他们三人都一笑而过,周鸿运既然不愿说,那也没什么强求的,反正他们认准的是他这个人,也不在乎他身后还有着什么势力?就算他真是个乞丐又如何?

    但是周鸿运的最后一句话却让他们三人都皱了下眉头,看来周鸿运与他的二位女友已经情比金坚了,想再插手进去不容易啊!

    舞明朝与司徒文明显不想放弃自己心中的想法,并且他们对自己的女儿都怀有无比的信心,所以一路之上两人都好似放下了心中的其他想法,就是在给周鸿运灌输着男人应该多留情的理念。

    没想到自己的父亲身为丞相高位,一直以来给人的感觉都是那么正气凛然,却未想到今日居然还有着这样一面?简直就像是在拉皮条般,偶尔说出的话语都让在旁的舞明珠很是羞涩。

    我难道就嫁不出去了吗?还是不是亲生的?有这么推销自己的女儿吗?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