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鸿运滔天 第九十六章 倾诉

时间:2018-04-19作者:樟树佬

    “噗!”

    本来还跪倒在许阁老坟前哭泣的小顺子忽然昏迷倒在地上。

    虚空中一阵涟漪,葬礼之上一直没有来祭奠的司徒文,他的身影居然出现在此。

    看了眼倒在地上不省人事的小顺子,司徒文略有所思后,抬手一挥,小顺子的身体便准确的被扇进了偏院房间里的一张床上。

    不再有碍眼之物,司徒文提着一壶酒漫步来到坟前,对着坟墓之前的许阁老画像恭恭敬敬的施了个礼以显示对其的尊重,然后再打开酒壶后对着地面一洒。

    “本以为日后,你我二人之间或许会有一番龙争虎斗。”

    “可惜了!天妒英才啊!许世弘,未能与你光明正大的对弈一番,实在是我的幸运,却也是我的遗憾啊!”

    “当年我曾自以为凭借着修为强悍、势力强大和年纪比你轻,能够很容易的虏获诗儿芳心,但是却没想到,就算是我使用了下作手段得到她的人,却始终无法得到她的心,甚至在为我生下一女后,依然已死相逼,离开我之后,她还是奋不顾身的投入了你的怀抱。”

    “一切都是我的错,才致使她不敢对你将所有事情说出来,从而郁郁而终,诗儿,对不起!许世弘,对不起!当年是我的自私、**,毁了她也毁了你。”

    “许世弘对你用情至深,他为了你也是郁郁而终,甚至最后天人五衰、寂灭而去,唉!难怪你会一直选择他,我不如他多矣!”

    “诗儿,你终于能够和许世弘长相厮守了,放心吧!从此我这个让你厌恶万分的家伙不会再来打扰到你们了,我们的女儿如今也长大成人了,我会做好一个父亲的职责,好好教导她的。”

    “许世弘,这壶酒是我敬你的,还请收下,你是一位令人敬佩的长者,放眼天下,能让我心折之人不多,若非大宛天朝皇室之人拿了不该拿的东西,不是那么多阴差阳错,或许我们之间还可能成为朋友!”……

    这是司徒文在许阁老坟前默默所说的话语。

    多年以来,许阁老心中结下郁结之事虽然众人皆知,但是却从未有人知道原因,只知道是为了他的结发亡妻,却没想到这一切事情的源头居然与司徒文有关联。

    “承文哥,我终于等到你回来了!这些日子我过得好苦啊!”

    武王府,小武王司徒承武的住处。

    司徒承武正拉着一位儒生打扮的少年,在那唉声叹气的长吁短叹着。

    这位少年便是文王的嫡子司徒承文。

    他长得俊美绝伦,脸如雕刻般五官分明,有棱有角的脸俊美异常,他身着一身白色的儒袍,手里拿着一把白色的折扇,腰间一根金色腰带,腿上一双黑色靴子,靴后一块鸡蛋大小的佩玉,黑白分明的眼眸之中散发着高傲而冷酷的神色,整个人一眼望去,就感觉在散发着王者霸气般。

    这是一位让人一看就记忆深刻的男子,虽然他还年轻,脸上略显稚嫩,但他的面相却和文王极为的相似,都是那么冷冽、倨傲。

    “跟你说了多少遍,碰到事情要冷静,别咋咋呼呼的!说吧,我离开宣京这段时间你又惹了什么祸事需要我给你擦屁股?”

    看来这两兄弟之间的感情不错,看到在那愁眉苦脸的司徒承武后,本是一脸冷酷模样的司徒承文,眼中也流露出些许温情。

    “不是惹祸,是有人欺负我啊!我的心上人被人抢了!”司徒承武咋呼呼的嚷嚷着。

    “在宣京你不去欺负别人就已经算是好的了,还有人能欺负你?你什么时候居然有心上人了?”司徒承文很好奇的问道。

    “我跟你说啊!前段时间宣京来了个奇人,他文道非凡,偏偏还长得跟你一样非常俊美,你想想啊!能长成这样是多么容易勾引女孩子啊,我的心上人幽若如今都已经落入他的魔掌了,承文哥,你可要帮帮我啊!”

    “现在的幽若还是云英之身,并没有被那个小白脸得手,若是晚了,那肯定是那个家伙的盘中餐。”

    仿佛终于找到能倾诉之人,这时司徒承武也不像他在外面时那么耀武耀威,而是一屁股坐在一块巨石上,毫无形象的在那诉说着自己的苦水。

    “幽若?玄阴宗的那个小魔女?虽然长得很漂亮,但她却是旁人避都避不过来的女人,她走到哪里,麻烦就跟到哪里,如此难缠的女人,你还如此着迷?你的口味可真是独特啊!”

    司徒承文也没有顾及自己的形象,也是一屁股坐在司徒承武身旁,听到司徒承武的话语后,他的脸上露出一副惊奇、揶揄的模样。

    “虽然我身旁的女人不少,但那些女人都是为了我的权势、地位而来,她们都是一群庸脂俗粉,认识的那么多女人之中,只有幽若,她对我的权势地位不屑一顾,甚至还敢揍我,这是多么有性格的美人啊!她越是骂我、打我,我就越是对她欢喜、着迷!”

    一谈到幽若,司徒承武便是一副猪哥样,脸上露出的那种求虐而幸福般的表情,非常猥琐。

    “再说了,我的口味独特?那你能好哪去?”

    “众所周知,三清宗那就是一群疯子的集中营,可你偏偏就对通天峰上的那位诛仙剑使‘元梦’情有独钟,那个整天只知道练剑的女人,她浑身上下都透着一股子旁人勿进、诛杀一切的气势,这么多年了,你可曾将她追到手?”

    被司徒承文嘲笑,身为兄弟的司徒承武自然不甘示弱,也在揭着对方的老底。

    “承武,你是不是又欠揍了?还敢说我?”

    被说中了心底的隐秘,司徒承文不由得有些恼羞成怒,原来的那副冷酷、高傲神色不复存在,而是一副气急败坏、满脸涨红的模样,他扬了扬手,似要揍人般。

    “我错了!承文哥,饶命啊!”

    仿佛习惯了这样的动作,司徒承武连忙讨饶,然后脸上继续嬉皮笑脸的说着:“快帮我想想办法吧,该怎么样才能将幽若从那个小白脸手里抢过来?”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