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鸿运滔天 第九十三章 趁乱迷神

时间:2018-04-19作者:樟树佬

    现在想想,这么多年来,自己是多么的懦弱?又是多么的亏待许阁老啊?

    自从长大以后再也没有服侍过他,甚至连声安慰的话都没有,明明知道许阁老心有郁结,身体的状况也在日愈的下降,自己却矜持着,让他老人家这么多年来都是那么凄凉、孤单的活着。

    “许老,这道经义怎么解啊?”

    “给我看看,我来教你!”

    “许老,你炒的菜好香啊,我来蹭饭了!”

    “哈哈!小家伙,你爱吃就多吃些吧!”

    “许老,我又被父皇给揍了,呜呜呜!”

    “哎呀!你那个父皇真坏!等会我去教训他给你出气怎么样?”

    “你也打他的屁屁!”

    “好好!等会看我怎么揍他!哈哈,小家伙别哭了哦!”……

    “许阁老,我初接帝位,如今大宛天朝内忧外患,还请你出山相助。”

    “好的!我需坐镇宣京,震慑那群跳梁小丑,这位是我唯一的入室弟子‘舞千秋’,他将代我出战。”……

    一幕幕的回忆,如今想来,许阁老可以说对司徒擎天是有求必应,并且还待他如子般疼爱。

    “若是这些年里,我能放下身段多陪陪他老人家,也能让他宽宽心,或许他还能够多活些年头吧?”司徒擎天很是自责的想着。

    我后悔啊!子欲养而亲不待!许阁老,对不起……

    于公,痛失的是朝廷之中至为重要的大臣,可以说,许世弘这三个字就是国之重器,只要他出现了,天下都将为之侧目,谁敢放肆?他就是大宛天朝的定海神针。

    于私,许阁老待他如亲子般,在这个冰冷的皇室之中,只有许阁老给予过他如父亲般的关爱,失去了他便和失去至亲一般痛苦。

    许阁老的离去让司徒擎天的心在颤抖、在剧痛着,他悔恨交加,越是回忆越是难受,他的心神也在一阵阵的恍惚,体内自行运转的功法也出现了破绽,呈现出处处裂缝,对于这样,他根本就不管不顾。

    司徒擎天来的时候是运功飞遁而来,但是回去的时候却是用脚在走路,甚至走的时候都有些摇摇晃晃,像是喝醉了酒的凡人般,他一直沉浸在极度的哀思、悲痛之中。

    就在他拐过一个集市路口时,空中不知何时飘荡了阵阵淡淡的烟雾,那烟雾仿佛凡人烧火时发出的烟气般,但是却没有任何气味,当靠近司徒擎天身边后,那些烟雾仿佛有意识般,在悄然的顺着司徒擎天的鼻孔进入。

    司徒擎天早已不食人间之气了,如此诡异的情景发生,但是他却仿佛根本没发觉般,甚至目光呆滞、心神有种更加沉沦于悲痛之间的感觉,这些烟雾好似能让他的感情更加敏感般。

    要知道他的修为在顶尖势力之中虽然并不算是非常强,但他也毕竟是位天朝圣上啊!朝都之内漫天的气运都在庇佑着他,可以说,只要处在宣京,或许不能败尽天下群雄,但只要功法圆满运转,他也不觑任何人,可是那烟雾仿佛能避开那些气运之力一般,渗透入他的体内,这一切真是诡异。

    文王府书房内,司徒文正在低头挥毫写字,“踏!踏!踏!”外面传来一阵脚步声,迷神子道人走了进来。

    “如何?”司徒文并没有抬头,他还是在那自顾的写着字,嘴里随口问道。

    “果然如教主所料,司徒擎天心神有隙,成了!他已然中招,长此以往下去,他便逃不出我的掌控了。”迷神子得意的禀告道,想到日后能掌控住一代天朝的圣上,这感觉是多么的令人迷醉!

    “好!”说完司徒文的字也正好写完了,但见桌面上出现了一个‘杀’字。

    落笔之后,杀气冲宵,一阵阵寒风吹来,让人感觉是那么的刺骨冰凉。

    满屋都呈现出一片血色杀戮、伏尸百万的异象,心志稍差之辈若是进入房间,必然会被夺去心神,化为杀戮傀儡。

    本来还得意的迷神子这时浑身一个激灵,只是教主的一个字就能让自己寒彻入骨、心神迷惑,他的修为到底是到了何等境界?

    真是可怕啊!不过教主越厉害,那就越是证明自己跟对了人,不是吗?

    迷神子暗忖道:“那些文化人不是常说:君择臣,而臣亦择君么?看来老道跟随的教主果真是位明主啊!看来教主这个‘文王’也没叫错啊!能将修为都写进字里面去,他的文道境界也是深不可测!”

    “做得好,你继续制造迷神散,如今许世弘已死,再也没有眼睛盯着我们了,不需要再偷偷摸摸了,材料你也可以放手去收集,争取在十年以内将司徒擎天给彻底的掌控住。”司徒文的话语可真是大胆,他这是想要做什么?

    端起茶杯,轻轻品茗了一口后,司徒文继续说道:“另外传令下去,‘鸠占鹊巢’计划可以启动了,但是要记住,做事一定要稳当,切不可操之过急,别忘了,皇宫禁地的秘境之中还隐藏着一群老家伙,我等一旦出手便要将他们一网打尽,这大宛天朝用不了多久就是大家的,到时你们全都是开国功臣!封侯拜相也将不在话下!”

    司徒文的话语让迷神子更是得意,等待了这么多年,终于要开始了吗?想到日后能权倾天下,他不由得有些憧憬,在那边自我的陶醉了。

    迷神子得令之后离去,却没发现背后的司徒文却是用一种嘲讽般的眼神看着自己,那模样如同看小丑般戏谑。

    “文郎!你计划成功后真的会自己去做皇帝吗?但是我看你好像对帝位也不屑一顾般啊?你要是做了皇帝,那我便要做皇后。”

    一道女声从司徒府内的一处偏殿传来,那说话的口气好似跟司徒文非常亲昵般,只是称呼他为‘文郎’,这声音好似传音入密般只有司徒文能听到。

    “你想做女皇都可以,宝贝,你的伤势如何了?我来看看吧!”

    听到那道女声后,司徒文眉角一扬,眼中闪过一道精光,并没有回答她的话,而是故意露出一股调戏之色,身影便从书房之内消失。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