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鸿运滔天 第八十九章 对弈

时间:2018-04-19作者:樟树佬

    “我现在这副状态也弹不出什么好曲子,趁着我还有些精神,不如我们手谈一局如何?”许阁老摇了摇头表示并不怪罪,然后指了指面前的棋盘说道。

    “许老有意,小子自然奉陪!”周鸿运点了点头答应后坐在许阁老的对面。

    猜子后,由周鸿运执黑子先下,虽然很多年没有与人下过棋,但是从前的一些另类习惯还保留着。

    “啪!”第一子落位天元。

    随着周鸿运的落子,仿佛有着一种至尊紫气从棋盘中衍生出来一般,好似出现一位帝王在那布局天下、统帅群雄。

    这一幕让本来还垂垂欲睡般的许阁老双目一开,他本来无神的眼中立刻精光闪烁,那犀利的眼神好似能将人看个通透般,他抬起头好奇般仔细的看了看周鸿运,越看越有兴趣。

    一般下棋者落子都是从边角开始然后循序而进,越是高手,那么越是分子必争,若是第一步便落子天元,那么除非这个棋手有着非同一般的操控力,能掌握住整个棋势的大局,否则稍有失误,那么这一子必然是废子,一子错则会满盘皆输。

    所以这天下间下棋者们大都不太愿意第一子落位在天元之位。

    但是有一种人却不是如此,他们下棋必定是第一步便落子天元,这群人便是修行皇道的运朝圣上们,对于他们来说,下棋就如梳理天下般,坐镇中央、布局天下、遥控四方。

    “第一子便落天元?小友,你果然与众不同!莫非这是想下帝王棋?看来在你的内心深处一直都不甘平凡啊!”俗话说,人活到老便成精,阅人无数的许阁老仿佛一眼就能看透了周鸿运的内心般。

    “呵呵!从前的习惯而已,下棋嘛!能赢就行,手段是其次,许阁老,请吧!”无所谓的摆了摆手后,周鸿运并没有反驳。

    “为君之道,始于立志。志不立,人不成。所谓志也,上及天,下通地,气魂寰宇,刚柔并济,渡众生,平天下,方为志。无志,不君。无志而位极,家国大祸。类如此者,不胜枚举。”

    “志立而后谋。何为谋者?谋之一,术也。谋之二,忍也。谋之三,学也。”

    “大象无形,大奸似忠。物极必反。黑厚,清白,缺一不可。识时务者为俊杰。若遇黑时君亦黑,胸怀天下,行长远之计,大黑也白。”

    “为君,位天下。天下之事,上能懂天,下能知地,方能为天下主。”……

    虽然周鸿运在许阁老面前只能算是个毛头小子,但是许阁老却并没有对他有一丝小看,依然为他开口讲述着‘为君之道’。

    越是讲述,周鸿运越是佩服,短短的几句话就能看出许阁老的文道底蕴有多深,但是这些东西目前还对他无用,他只好将一切都牢牢的记在心中,“或许我这一辈子都用不上吧?”

    “小友,既然你落子天元,如帝王般傲视天下,那么老夫便落子边角,如臣子般争权夺利了,你可要小心咯!”许阁老执白子落于棋盘的一处角落。

    “哈哈!许老,来吧!”

    不再言语,双方开始互相落子拼杀,你来我往好不激烈。

    周鸿运没想到自己曾经可是z国九段高位的棋手,如今与这个许阁老下棋居然难以占据上风,甚至有好几次,若不是用了些无赖招数现在都已经输了,真没看出来啊,这个许阁老下棋如此厉害啊!

    俗话说:观棋便能观人,下棋布局如此厉害!那么为人也绝对是个胸怀韬略之辈。

    周鸿运对许阁老钦佩不已,许阁老又何尝不是对周鸿运也惺惺相惜,没想到周鸿运小小年纪,棋风就如此凌厉,并且布局也相当深远,他在临终之前还能碰上个棋逢对手,战个酣畅淋漓,许阁老非常欣慰。

    下到快结束时,棋面已呈四劫连环之状,双方互相胶着,许阁老却弃子不下了,甚至还一手将棋盘扫乱,周鸿运知道,对方这是在照顾他,再下的话,自己将是必输无疑。

    看来盛名之下无虚士、姜还是老的辣,在这位三朝元老面前,周鸿运还是略显嫩稚。

    “看来小友很久没有下过棋了,落子有些生疏感,今日便到此吧,趁着我还有些精神,不如给你讲讲故事?”许阁老问道,周鸿运立刻表示出一副洗耳恭听之色。

    “你是说,那个周鸿运居然进入了许世弘的家?”文王府邸的会客厅中,司徒文坐在主位上一边喝着茶一边问道。

    旁边的属下立刻恭敬的回道:“是的,确定是他,而且他还一直带着两位女伴一起进去的。”

    “那个老东西挡着我们的路太久了,如今他天人五衰来临,身上的修为也将十不存一,要不要我们出手,将那快要死的老东西给提前点送上路去?”

    说话的是曾经的那个道士,他坐在下首位置上也在喝着茶水,虽然他的模样打扮很是清风道骨般,不过嘴里的话却是那么杀气腾腾,根本就不像是个清修的道士。

    “迷神子,你要记住,虎乃万兽之王!就算是快死的老虎,那也是老虎,并且在受伤垂死之际将会变得更为凶残,许世弘他就是一个能傲啸山林的万兽之王,虽然他已经天人五衰、命不久矣,但若是在这个时候去招惹他,绝对会被吞得骨肉都不剩的,盯住就行了,别去招惹那个老家伙,在整个大宛天朝之内,能让我看得上眼的人不多,但在其中就属他让我最为的忌惮啊!”司徒文摇了摇头拒绝,然后谨慎的吩咐道。

    “是啊!这个老东西曾经的战绩太让人恐惧了,行军打仗犹如神助般,千百场大战从未败过一次,而且他的修为也从来都没有人能摸到过底,若不是被情所困,或许他早就能成仙做祖了,不过从得来的消息已经确认了,他天人五衰已现,生命已经处于倒计时状态了,连仙人都无法抵御的劫难,身为凡人的他肯定撑不了多久。”

    想起了许阁老的辉煌过往,迷神子面色一沉,即使身为敌手,但他也很是佩服的说道。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