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鸿运滔天 第八十八章 天人五衰

时间:2018-04-19作者:樟树佬

    果然有一句俗话说得好,人不可貌相、海水不可斗量!

    看来绝不能小看任何人,哪怕是个柔弱的女人,谁都有着自己精彩的一面。

    其他人的那些带有佩服色彩的眼神舞明珠都无所谓,反正她也习惯了这样的注视。

    但是当周鸿运也是有着那么一丝意思的看了自己后,舞明珠有种非常兴奋的感觉,她觉得很满足并且脸上还闪过莫名的喜色,随后更是来劲的带着大家去参观舞家。

    当参观到祠堂之时,看着不远处紧闭的大门,凤舞开口问道:“不知道能不能让我进去看看?顺便上柱香表示下对舞家先辈的敬意?”

    “其他的地方你们看看没事,但是祠堂乃我家族重地,若非特殊事情,你等外人是不可以进去的。”

    到了这里舞明珠便开始阻止了,其余四人都没法,毕竟任何一个家族的祠堂都不会随意让外人胡乱进出的,这规矩大家都懂得。

    舞家虽然是当今丞相的本家,但建造的不算大,他们很快便逛了个通透,这时周鸿运他们也不好继续再呆在这里,便向舞明珠辞行。

    虽然舞明珠并不想他们离开,但不知她想到了什么后神秘的一笑,然后很爽快的与大家相别。

    凤舞一步三回头的和众人离开了舞家,那带着哀怨思念的神情让周鸿运心中隐隐作痛,他暗暗的发誓,日后一定要找到凤舞双亲的下落。

    这时白亦冰也好似有事在身,她也告辞离开了,周鸿运他们再次重新回到了三人的小世界。

    当三人踏出舞家后,周鸿运和幽若对了下眼神后,他们故意在那拌拌嘴、或是讲讲笑话,但都没能让情绪低迷的凤舞高兴起来。

    没办法,周鸿运想了想后便问道:“舞儿,你要是真想进祠堂去看的话,晚上我施法带你进去吧?”

    凤舞眼睛这才一亮,有了些许精神,然后转念想想回道:“还是不用了,我们进去的时候是有舞明珠带着,暗地里肯定是高手如云,太危险了,而且我怕在里面真的看到我父亲的灵位,还是留个念想在我心中吧!”

    周鸿运只好搂着凤舞轻声安慰着,就连幽若此时都不调皮了,也文静下来。

    三人离开舞家没多久就被一个小厮拦住了去路。

    “周先生!我家老爷有请!”小厮很是客气的行了个礼才说道。

    “哦?谁啊?”虽然有些不耐烦旁人的邀请,但是周鸿运还是随口问了下。

    “许世弘,许阁老!”

    本来还想拒绝邀请的周鸿运听到回答后,却马上改变了主意,那位许阁老是一位能让人记忆犹新的人物,曾经流露的至情至性很对周鸿运的味口,因此他准备前去一会,看看这许阁老到底找他有什么事?

    曾以为身为三朝元老的府邸哪怕比不上那些王侯将相,最起码也得修建得富丽堂皇吧?可眼前的这座小院子是怎么回事?就算是一般稍微富贵的人家也要比这强得多吧!

    “许阁老会住在这种鬼地方?”

    若不是那小厮再三保证,周鸿运三人都想掉头离开了。

    “是周小友来了吗?请进来吧!”一声非常虚弱、苍老的声音从屋子里传来,虽然有所变化,但还能确认是当初那位许阁老的声音。

    “啊!这位老丈,你这是怎么了?”三人进屋后,看到坐在一幅棋盘前的老人后,凤舞不由得捂嘴惊叫一声。

    眼前的许阁老哪里还有当初那种精神威严的风度?

    如今的他,蓬头垢面、衣物无光,就连身上都在散发着丝丝的臭味,好似是从他的腋下传出,而且那紧紧锁着的眉头更让他看起来是那么的不耐烦、苍老、虚弱……

    “天人五衰!回天无术了!许老,你这是?”看到许阁老那副凄惨邋遢的模样,周鸿运大惊失色。

    当日见他,虽然知道他心有郁结,但还是很精神的,起码还能活上好一段时间啊,若是他能解开自己的心结,便是起死回生也未必是不可能的,他怎么会这么快便进入了频临死亡之状?

    而且这种症状出现的话是根本就再也无法挽救的,传闻连仙人都无法幸免,可想而知这天人五衰对于修行者们来说,那就如同凡人中了必死的剧毒般,他死定了!

    “老头子的这副邋遢模样让你们见笑了,小顺子,你带两位姑娘去后院走走吧,别让我身上的臭气熏到她们了,我还想和周小友说说话。”

    许阁老吩咐着那位小厮,待得二女离去后,方才对周鸿运说道:“不要嫌弃这里简陋,这个小院子给我留下了一生之中最美好的回忆。”说着时,许阁老那浑浊无神的眼眸中流露出一丝幸福、追忆之色。

    周鸿运这十余年来都在这个异世界浪荡,破道观、破庙、破房子……到处都住过,所以他摇摇头表示不介意。

    看得出周鸿运并没有一丝做作之色,是真的没有一丝介怀,许阁老很欣慰的继续说道:“你果然学究天人,区区筑基期就能看出我这时的状态,是啊!天人五衰来临,我命不久矣了!”

    “许老,你这是何必呢?当初若是你能放开心结,我这有着为你续命之法,可是如今……”

    周鸿运一阵唏嘘,他能看得出来,这位许阁老根本就不想活下去,他这是故意的在求死,所以自己都不知道该说什么为好?

    “都怪我当初爱出风头,给你写了那首诗,唉!要不然你或许能长寿得多!”

    周鸿运很是自责、懊恼,好不容易碰上个能对味口的老友,却没想到这么快便要与他天人相隔了,让许阁老变成如今的模样,他的那首诗或许就是催化剂。

    “不!周小友,这并不怪你,一切都是我自己的选择,好了!我们暂时不谈这些,文道里有四艺‘琴棋书画’,你的书与画我是见识到了,凭你的年纪能达到如此境界非常不凡,就算是我年轻之时都未必比的过你。”

    许阁老摇了摇头表示自己并不怪责,随后他伸出个大拇指表示佩服之色,这让周鸿运不禁有些汗颜。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