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鸿运滔天 第二十一章 飘香楼内起冲突

时间:2018-04-19作者:樟树佬

    小姑娘说完就帮着周鸿运把地摊一收,然后拿着小板凳和破布蹦蹦跳跳的走了。

    周鸿运看着远去的小姑娘,摇摇头,“不就脸上有块像纹身般的印记么?我觉得不难看啊,唉!怎么世上的女人们都这般爱臭美?”

    刚踏入飘香楼,就有小二迎了上来,很是熟络的接待道:“小神道,你今日要吃点啥呢?”

    “来两个酱肘子,四两米饭,一壶好酒,再来点下饭菜,你给我随便点些,打包带走的哦。”手中掂量出一些碎银后抛向了店小二。

    “好勒,稍坐。”

    周鸿运坐在一处角落里,磕着瓜子,听着店内那些食客们的交流杂语来打发时间。

    “嘿!知道为什么近日火云城来了这么多修行者吗?”

    “哦?这位兄台可是有着什么内幕?不如给大家说说!”

    “是啊,那位兄台请说说,这样,今日你的饭钱我包了,如何?”

    “刘二狗,我们都知道你一向在本城算得上消息灵通,快说吧!说的好,大爷我也有赏!”

    “哈哈,谢谢各位的抬举,既然大家如此关照,那我就将花费重金从小道得来的消息说给大家听听。”

    “快说!快说!”

    虽然食客们催的急,但那位刘二狗还是不紧不慢,做足了姿态,喝了一口好茶后才开口道:“不是我二狗故作高傲啊,实在是这个消息对于你们来说绝对是个重磅消息。”

    “刘二狗,别磨磨唧唧了,直接进入主题,你这个礼拜的饭钱我都包了,快点讲,再拖拖拉拉,小心我让你在这火云城里混不下去。”一位富态的男子起身呵斥,看他那种气度,应该在这火云城里也算是个有头有脸的人物。

    看到金主们有些来气了,刘二狗连忙点头哈腰,知道火候差不多了,油水已经到了他们的底线了,因此,他连忙不再拖拉,开口说出原因。

    “你们竖起耳朵听好了,我敢保证这个消息千真万确,如今这么多修行者聚集在我们火云城,那是因为我们火云城附近有宝藏,传言,这宝藏可不是凡俗之间的那些金银财宝,而是一位修行界的高人前辈所留下来的秘境,那里面藏着无数珍奇异宝,修行功法和他的传承,所以,那些修行者们才会都来我们火云城,你看他们每日里进进出出的,其实,他们都是去城外那火云山脉里探宝了。”

    果然是个重磅消息,刘二狗的话语结束后,飘香楼内立马轰动起来,大家都各自找上自己的三两好友们开始窃窃私语商量着某些事,不过,看他们望向城外方向那火热的目光,就知道,他们的心都被刘二狗的话给牵动了。

    就在这时,门外进来了一群人,有老有少,各个衣着不凡,腰间或手上都有武器,这些人一看就知道不是本城的,估计又是哪一个宗门或世家派来的探宝者。

    一踏入飘香楼,那杂乱喧哗的声音让那个人群中间被拱星戴月般的少女峨眉皱起,明显的不习惯这样的场合。

    “掌柜的,这里我都包下了,速速给我把地方腾出来,多少钱一句话。”一位身着华服的少年傲慢的叫道,此人便是前不久出言不逊被称作云峰的少年。

    或许是看在这伙人都衣着华贵,身带武器,不好相惹般,众位食客都抱着退一步海阔天空的想法离开,飘香楼的老板赶紧连连的给每个人道歉。

    飘香楼做菜的效率还是不错,正好周鸿运点的饭食也做好拿来了,周鸿运接过付完钱后,扫了那群人一眼后,也准备默默的离开。

    “那个穿着破衣的小道士,你瞅啥?”

    不知道是不是命运的安排,让他们天生相克,又是那个被称作云峰的少年,看到周鸿运扫了他们一眼后,觉得掉了面子,便开口似在故意挑衅着周鸿运一般。

    “瞅你咋地?”

    本就对这个嘴臭的家伙有意见,周鸿运没好气的回了一声,说完便要转身离去,家里还有个人在等着饭食呢!

    此话一落,方才还像看好戏般的那群人尽皆面色一沉,对着周鸿运怒目相视。

    那个云峰少年仿佛丢了很大面子似的,“你这个臭小子,居然还敢还嘴,就让少爷我教教你怎么做人。”

    说完便手做鹰爪状,直接对着周鸿运的后脑插去,好狠毒,一言不合居然便要取人性命?

    脑后恶风乍起,周鸿运猛然回头,见这从不相识的少年只因一句拌嘴的话就出手如此狠毒,他心中一怒,也探手而去,只见周鸿运的手后发先至,直接抓住了少年的手臂,用力一扭。

    “啊!”

    少年惨叫一声,旁边那群本坐着看戏的人都站起身来,面色不善的盯着周鸿运。

    “这位小友出手太重了吧?”人群中央一位老者淡淡说道。

    “是非曲直,尔等自然明了,若是欲架梁子,贫道随时恭候。”

    一阵强烈的威压朝着人群而去,许多人被压的站都站不稳,短短五年的时间,周鸿运便从一个凡人修炼到筑基期了,并且还是筑基期大圆满的境界,扫视一眼后,看到面前这些人都眼露畏惧,并不敢再插手后,周鸿运淡淡的说完便转身离去。

    “师叔,为何放这小子离开?朱师弟的手都好像完全被废掉了。”

    另一位少年心有余悸的望着周鸿运离开的背影问道。

    “吾等前来此城是有任务在身,不宜多生事端,此事待任务完成后再说,至于你这朱师弟,就当用这只手买个教训吧,离开宗门后,尔等就变的目中无人,嚣张跋扈,若哪天惹到高人,你们怎么死的都不知道。”

    谁都不知道,其实老者的手心中捏着一把冷汗,没想到对方不过一个年轻人,却有如此实力,自己虽然年大,但是却不是修行的料,如今的修为比起身边的这些炼气期的少年们也就稍微强了那么一点,根本就不是那周鸿运的对手,就因为如此才会被派下山来做这群少年的保姆,于是他连忙回身教育着这些没见过世面的宗门弟子。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