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鸿运滔天 第三章 小道士逛青楼(三)

时间:2018-04-19作者:樟树佬

    紫衣女子呆了呆,用一股惊奇的眼神看向小道士,道:“这东西是当年天机宗遗址总殿所得,经实验,能准确的测出一个人蕴含几道灵根,还从没出现这样的情况,莫非你是什么特殊体质?小家伙,你叫什么名字?”

    当那多彩光芒进入小道士身体后,小道士感觉体内有什么东西在苏醒般,但此地毕竟初来,人生地不熟,于是小道士不动声色用讨好般的声色道:“这位姐姐真美,犹如九天之上的仙女,贫道俗家姓周,道号为‘鸿运’,不知姐姐和这位妹妹如何称呼呢?贫道从未修行过,哪知道自己什么体质啊?”

    “小家伙嘴真甜,本座玄阴宗红尘殿殿主‘幽’,这个小调皮是我唯一的徒弟‘幽若’。”紫衣女子说完用手指了指旁边的小姑娘。

    “虽然不知道你什么体质,但问你一句,可愿入我玄阴宗?本座不像旁人,为宗门招收弟子只看缘分,从不喜欢强求他人。”幽淡淡的说道。

    “贫道如果加入玄阴宗,是不是能一直在你身旁”想了想后,周鸿运开口问道。

    “小道士,你什么意思?想跟我抢师傅?”旁边的小调皮幽若连忙急声叫道。

    “随缘吧,看在你有些资质的份上,暂时可以住在这个小院,等九月初九众宗于朝都东门外的隐龙峰上开收徒大会时再说吧!若儿,你给这个小家伙讲讲这里的规矩,顺便这几日,随便找本练气法教给他。还有,你这个小家伙马上把身上的破道袍给扔了,本座看见道士就有气。”幽板着脸说完后转身走向另一个院落。

    “拿着,这是基础练气法,比大街上的地摊货要好多了,这里的规矩我会给你叫个侍女讲给你听。”

    幽若才没耐心去教人呢!她随手掏出本书扔给了小道士,然后蹦蹦跳跳的追着幽而去。

    小道士拿着那本书,随便走进一间房,默默的想道:“贫道来这可不是为了进什么宗门,学什么功法,而是为了破除自身的诅咒,没想到啊!转世到了异界,这诅咒居然还是阴魂不散的跟着我。”

    原来,小道士来自地球z国的一个小村庄,自小就是一个孤儿,在襁褓之时被一个捡垃圾的老头捡到,老头本想把小家伙养大好防老,可没几年,老头就得疾病,两腿一伸,报销了。

    后来他被一个神秘的游方老道士收留,老道士教给他很多稀奇古怪的本事。

    在小道士18岁那年,对他说:“小周啊,该教你的我都教了,你记住,你是曾经大周皇室血脉,本姓姬,由于有些原因改姓周,我所教你的周天易术,亦是你族的不传之秘,现在不过是你先人借我的手传给你,你这一脉在家道中落之后曾被人下了暗手,中了诅咒,代代只生一男,任何与你们亲近的人,都无法善终。”

    “因此你别怪你父母把你抛弃,我是凭借祖传的秘法才能靠近你们,并且花费了数十年的时间来研究你们身上的诅咒,才发现这诅咒其实是一种特殊的霉运。”

    “此霉运不伤宿主,但专伤对宿主有情之人,使宿主就像是天煞孤星般,无伴终老、孤独一生。”

    “若是放在从前,这诅咒并不算什么,但可惜现在是末法时代,再也难以找到灵气充沛之地,大周皇室中所留下功法神通都没法修炼,针对于此,我特意创造了一门功法,名为‘借运法’,只要能找到鸿运滔天的人物,得其生辰八字和身上的毛发或血液,就可施展此法,借鸿运破霉运,因此我给你取的名字便叫‘周鸿运’。”

    说着便掏出一本破本子塞给周鸿运,然后继续说道:“一转眼,你也成年啦!该自己出去闯荡一番了,老道我也该去潜心修道了,不过你要记住,出去之后若是没有找到鸿运滔天的人前还是不要与人生出感情来,否则害人害己。切记!切记!”

    周鸿运踏入江湖后,凭着高超的身手和神鬼莫测的能力,短短数年时间,便在江湖上打下了一片江山,要风得风要雨得雨。

    而后又是个十余年,他走南闯北,历经世界各地风情,探寻过各种古老的隐秘,去过苗疆,下过西洋。

    蛊术、降头术、赶尸术甚至西方世界的圣光术,暗黑术……他都有所接触。

    这些年里,他不知道学习到多少诡异秘法。

    虽然周鸿运秘法无数,但他却始终牢牢记住了老道的话。

    因此,不知有多少妖娆美女对他暗送秋波,甚至投怀送抱,他都不敢去触碰,生怕自己被情所困。

    功夫不负有心人,有一日,终于被他找到了个运道通天的人物。

    借机靠近此人,再使用种种的手段,得到此人的生辰八字和头发血液。

    在算出良辰吉日后,周鸿运便在密室之中摆满各式各样的行道器皿,地面和墙壁上画满了各种弯弯曲曲的符文,他要开坛做法。

    周鸿运头带四平混元帽,身着青兰色背后有着阴阳图案的道袍,手持斋醮法师剑,缓缓轻舞,脚踏七星,嘴里念念有词。

    “东方甲乙木对卯,伤门对震四青龙;西方庚辛金对酉,惊门对兑二白虎;南方丙丁火对午,景门对离三朱雀;北方壬癸水对子,休门对坎六玄武;东南五巽杜门对辰巳,东北七艮生门对寅丑;西南八坤死门对未申,西北一乾开门对戊亥……”

    周鸿运嘴里默默的念着念着,然后缓缓的双膝一盘,坐在符阵中间的一个蒲团之上。

    一个时辰之后,似是作法完毕,周鸿运起身取出一个折叠的符箓,(符箓中含得来的生辰八字和毛发血液)放于面前的法坛上,然后猛的把手中斋醮法师剑划向自己的手臂,待剑身沾满自身血液后,便将剑与符箓放在一起,然后再盘坐于蒲团上,眼睛微闭,双手结印,口中继续念念有词,随着时间过去,法坛上的符箓开始发生变化,如水一般,居然在缓缓融入剑身。

    “天地无极,乾坤借法,敕!”

    周鸿运双眼一睁,开口一喝,忽然之间,密室中无风四起,“来了,来了,好强的运道啊,老道果然没有欺我,只要自冥冥之中借来滔天鸿运,削去我的诅咒,那我就能破身了,这些年忍的真辛苦啊。”

    成败就在此时,周鸿运望向法坛上空,只见凭空聚齐出厚重的运道,他满脸的激动之色,甚至双眼都带有泪痕。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