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鸿运滔天 第四百四十七章 杨韧的往事(二)

时间:2018-07-10作者:樟树佬

    五年的艰辛流浪虽然没能随心意拜得名师,但却造就出了一个大厨,对于厨道杨韧无师自通,很多食材在他的手里都可以变成美味佳肴。

    看着在一旁虽然很嘴馋但却并不出手强抢的馋猫剑修,杨韧的眉头一挑嘴角不自觉的翘了翘,阅人无数的他暗忖道:“看来君子可欺之以方啊!”

    “此乃我精心制作的叫花鸡,不知道耗费了我多少时间和珍奇的材料,你想吃吗?想吃的话那就教我修行吧!好不好?”杨韧眼珠子贼溜溜的转了转,连忙对着剑修打起了商量。

    “啪!”

    杨韧还没反应过来,手中的叫花鸡就已经不见了,然后一本修炼剑法的册子落在他的手上。

    数年来,就在这一处瀑布的旁边,杨韧搭建起了一间简陋的茅屋隐居,每日每夜都研习着好不容易得到的剑法,其余的时间他便站在瀑布底下承受着瀑布的强烈打击来锤炼着自己虚弱的肉身。

    “你小子果然还在这里,老子有事要出宗去,憋了这么久实在憋不住了,快过来给老子做叫花鸡。”随着一道声音落下,紧接着一道身影从天而降,此人竟然是当年用剑法换了杨韧叫花鸡的那名剑修。

    这时杨韧正在修行肉身之中,当他听到那声熟悉的声音之后,闭目修行的杨韧顿时双目一睁,单手对天一划,随即,一道通天汹涌的剑气崩发而出,自下而上直接令瀑布都发生出短暂的倒流。

    “咦?什么情况?没想到啊我竟然也有走眼的一天?”

    剑修有些惊异的用手捂着下巴看着慢慢从水中走过来的杨韧,剑修的眼神中不由得闪现出一副见到某种珍奇异宝般的模样。

    “小子,你一直都只修行着我当初交给你的功法吗?”不等杨韧走近,剑修直接上前一边问一边出手对着杨韧的身体开始摸上摸下。

    被一个男人这般摸弄,杨韧顿觉浑身都不自在,可奈何实力不由人反抗不了啊!听到剑修的问话,杨韧只好委屈般的点了点头。

    “当日我没有仔细查看,原来你虽然体质虚弱但竟然身具绝世剑骨,并且你对剑道的悟性也非比常人,难怪只是修炼我给你的基础剑法都能够使出如此威力,我差点就错失明珠了。”

    剑修懊恼的拍了下自己脑袋想了想之后问道:“小子,你可愿做我徒弟?”

    多少年了啊!终于听到了梦寐以求的话语,杨韧顿时兴奋的连连点头。

    “你可别高兴的太早,先自我介绍下,我叫西门修剑,便是前面那座三清宗之人,我隶属三清宗通天峰,通天峰的人不修行其他功法只修剑,而通天峰则分为五脉,诛仙、戮仙、陷仙、绝仙和青萍。”

    话音顿了顿,剑修抬头望天稍有些惆怅般叹了口气,接着道:“其余四脉之中都留有非常完整的法决,甚至就连神兵都有保存着,他们之间随便一脉出世都可斩仙除魔,攻击力非常强悍,传说中,若是真正的诛仙四剑齐聚形成诛仙剑阵的话?威能听说都能够斩杀圣人。”

    “而我青萍一脉却不似他们四脉那般修行高深剑法,我们只修炼基础剑决,至于传说之中祖师的青萍剑则不知所踪?所以,我青萍一脉日渐凋零,现在别说是三清宗了,甚至连通天峰上知道我青萍一脉存在的人都不剩下几个了,怎么样?小子,听到这样的消息你是否还愿意加入我的门下?”

    “咚咚咚!……”

    杨韧没有丝毫犹豫直接朝着西门修剑双膝一跪,双手趴在地上连磕了三个响头,面露坚毅之色道:“小子虽然见识少,但却知道万丈高楼平地起的道理,小子不求什么高深法决,有此基础剑决便已足矣。”

    “哈哈哈!好!好!好啊!当日我便发现你小子心智坚强是块修行的好材料,但当时没有仔细观察,只是见你肉体孱弱气息弱于常人,才只给了你一点入门的法决,既然已经受了你三个响头,那你就是我青萍一脉的嫡系传人了,我必将自己一生的所学全都倾囊相授于你,至于你肉体孱弱之事?小意思,我青萍一脉虽然凋零,但还是留有不少天材地宝,等为师去舍点老脸也可以为你凑齐修补肉身的材料。”

    西门修剑在生生受了杨韧三个响头之后非常高兴的说道。

    自此以后,杨韧便随着西门修剑隐居在此每日每夜的修炼,杨韧仿佛是为剑而生的一般?对于剑道的理解有时竟然能够问倒西门修剑。

    在多次以后西门修剑便仿佛总是有事在身?又放佛坐不住脚般?经常神龙见首不见尾,来也匆匆、去也匆匆,除了每次检查杨韧的修为进度和交代一些杂事之外,其余时间总是不见他的身影。

    而在此期间,杨韧多了一个伙伴,却是他师傅的女儿,名为西门雪儿,由于有着西门雪儿在旁陪伴,杨韧一点都不感到寂寞甚至还乐在其中。

    因为西门雪儿不止长的非常清秀漂亮,更重要她的性格非常温柔贤惠,总是可以在杨韧修炼处于无比寂寞或伤痛难忍之时给予心灵上的温暖。

    一来二去时间长久之后,两人逐渐互生情愫,终于有一日在西门修剑回来之后禀告了此事,当得到西门修剑的点头同意之后,两人就在这处简陋隐居的茅屋之中结为了夫妇。

    三年后,三清宗内十年一度的比武大会又隆重的开幕了,就在比武开始之时,不知道从哪个旮沓里蹦出了一个手持竹剑的小子,但见他身着粗布简衣,身材虽然很高长相也很俊美但却显的很瘦弱,站于比武台上之时仿佛一阵风都能够将他吹倒般?

    当评委上前呵斥要他离开之时,却见他从怀里掏出了一个身份玉牌丢了过去,评委检查之后面露复杂之色回到了主席台上去,然后再对着坐于主席台上的各位长老和掌门窃窃私语。

    片刻之后,虽然主席台上的人都皱了皱眉头但却并没有再多说什么,而是全都点了头同意这个像乡巴佬般的家伙参与比试。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