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鸿运滔天 第三百七十九 初上朝受挫

时间:2018-07-05作者:樟树佬

    “咳咳咳!不直接用失去了神智的司徒擎天,而是花费心思将司徒承文那小子推上皇位?这是想要用一个神智清醒的人,不让他人看出破绽的情况之下去拉拢大宛天朝内的势力吗?巨鹿老妖!你可是也发现了天数的秘密?已经坐不住脚开始有所准备了?”

    三清宗内,元天子此刻一脸苍白的神色,明显他的重伤之躯还没有彻底康复,不过虽然如此,但是当他看到手中的情报之后还是不免有些情绪波动。

    “本来还以为你够聪明,我们日后或许还能够有些合作机会?比如日后的大战……不过如今既然你敢挟持元梦来重创我,并将我谋划了许久的计划打断,那你就休怪我掀桌子了,想要坐享其成?有这么好的事吗?更何况是从我的嘴里虎口夺食,哼!”

    “皇天教!虽然我并不看重它,只是将它当做利用工具来使用,但是属于我的东西岂能让他人随意占用?巨鹿老妖,我的东西可不是那么好抢的哦!虽然我现在重伤在身却也能够给你找些麻烦,你不是喜欢玩吗?我就找别人来陪你玩玩,你可要坚持得住啊!因为我给你找的对手也不好惹哦!”

    元天子的性格本就霸道,他可不会允许他人欺负到头上来,一番自忖之后,只见他‘唰唰唰’写下了一些事,然后喊道:“来人啊!给本座将此玉简投给白元,切记!注意隐匿自身气息,不可让他人发现此信是我三清宗所传。”

    “是!弟子接命!”

    身为三清宗的掌教,虽然多年未回宗门,但在宗门内岂会没有心腹?一声令下,很快就有心腹弟子接令而去。

    “虽然这次被打断了修行,不过经过这些年的汲取,已经存够了气运之力,目前只需要养好伤势,就能够着手其他方面了,功德?宗门内大把可以任由我取用,已经不需要,剩下的就是信仰之力了,信仰?玄洲?佛门?”……

    发出信息之后,元天子就放下了心中的怨念,他知道自己那一封信过去之后会掀起什么样的波澜来?所以他已经可以安心的当吃瓜观众了。

    思绪抚平之后,元天子所想的便只有三分归元神功了,当日仅仅使用过气运之力就有如此强大的威效,若是三种力量都齐聚那将会有何等的风采呢?元天子非常期待。

    “圣上到!升朝!”

    一声独有的太监嗓音尖锐响起,便见司徒承文高视阔步的踏入朝堂,人还未至,便有一股王者之风迎面扑来,直让人见了都为之心折。

    虽然昨日在大典结束之后司徒承文着实疯狂的发泄了一番情绪,但他从接到皇位的那一刻起就在心中暗暗发誓,一定要好好操持,将大宛天朝打理的日益强盛,让司徒氏的名号再次响彻天下,这是他多年以来隐藏在心中的夙愿。

    “拜见圣上!”

    “爱卿们请平身!”

    “有本奏来、无本退朝!”……

    一番君臣礼仪之后便要开始处理司徒承文第一次作为圣上的朝政了。

    就在司徒承文欲要将心中琢磨已久的治国大计施展出来好实现心中的抱负之时,却见站在群臣首位的迷神子踏步而出,然后将手中一卷很厚的奏折呈上。

    “爱卿,你这是?”……

    这是一册举荐名单,司徒承文虽然没有细看,但是那些密密麻麻的名字根本就从来都没有听说过,他们就没有一个是大宛天朝的臣民。

    迷神子这是想要做什么呢?看着迷神子并无座下老臣子那般恭敬,反而露出一副倨傲放肆的神色,司徒承文心中顿时‘咯噔’一下,暗道‘不好’!

    “这些都是有功之臣,还望圣上能做到有功必赏,如此方能让群臣们都信服啊!”

    虽然如此说,但迷神子的神色根本就没有将司徒承文这个圣上放在眼中般,极为放肆的对视着皇座之上的司徒承文,他的这一举动顿时让原本大宛天朝的朝臣们纷纷恼怒不已。

    有功也该先赏我们这些老臣子啊!你胡乱举荐些新人出来是什么意思?大宛天朝说大不大、说小也不小,蛋糕也就那么大,多出那么多人进入朝堂,那岂不是从他们这群老臣子手里分蛋糕吗?更何况你还敢那么放肆的盯着圣上?真是岂有此理!

    这群老臣子虽然在司徒擎天的黑政之下唯唯诺诺,但如今能够留在朝堂之上的又有几个人是善茬?若不是为了足够的利益,他们早就离开了这座混乱的天朝,所以,当见到迷神子居然这般放肆,一出手就想要让圣上大肆封赏他人,顿时,这群老臣子坐不住脚了。

    “迷神子,你这个两面三刀的家伙,当年大宛天朝有难之时你却消失无踪,如今圣上初掌圣位你却厚颜无耻的回来,并且还敢这般大胆的逼问圣上?真是放肆啊!圣上愿意封赏谁?岂容你如此威胁相迫?”

    迷神子才刚说完,马上就有一名老臣子跳了出来,然后痛心疾首般的指责着迷神子,另外的老臣子们则纷纷做起了壁上观等着看好戏。

    不过可惜啊!这种朝堂之上的权利游戏只有在双方力量相等的情况下才玩得起啊!一群利欲熏心、庸弱无能的老臣子,他们又岂会被如今的迷神子放在眼里?绵羊向狮子嚎叫的下场明眼可见。

    “啊!啊!啊!”……

    眼看迷神子没有反驳,那个跳出来的老臣子以为还可以像从前那么玩着朝堂上的游戏?正当他还想再接再厉的将迷神子挤兑下去时,忽然,一道利爪对着他穿膛而过,或许是故意的?这一爪并没有直接取掉老臣子的性命,而是让他承受着伤痛在朝堂之上一直痛苦哀嚎不已。

    “迷神子!还有你们妖族!这是想要做什么啊?”

    这才是自己上朝的第一天啊!本来装满了各种理想的司徒承文正要在这一天开始实施他的抱负,然而,眼前血腥的一幕却让他懵逼了,反应过来之后,司徒承文顿时暴怒不已的喝问着。

    :。: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