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鸿运滔天 第三百二十二章 想办法逃离

时间:2018-06-17作者:樟树佬

    大宛天朝皇都,宣京城外一处偏僻的小山谷中,在刑场之上突然失踪的舞家人全都出现在此。

    “嗯?你们的身上全都被下了禁制?不过小术而已,且看我的手段。”

    汇合之后,当见到救下的舞家人全都身不能动、嘴不能言,周鸿运一眼就望出了端倪,随后便见他的双手凭空对着众人身上如同蝴蝶飞舞般的到处点动,一旁的凤舞则很体贴的拿着一面汗巾帮着周鸿运擦拭着并不存在的汗水。

    “在下多谢周先生相救,当年是在下有眼不识泰山,只以为周先生是位心高气傲、文道出众的儒生而已,却未曾想?你居然还修行出如此神鬼莫测之法,今日还冒着生命危险将我舞家数百人都救出死地,如此救命大恩,还请你受我一拜!”

    当舞明朝身上的禁制被解除了之后,看着这个从前怎么看都不顺眼的周鸿运,他颇有一番尴尬。

    不过舞明朝毕竟是混迹了官场多年之人,懂得做人处事的基本道理,而且如今所受的还是救命大恩,所以,舞明朝没有再端起从前那种官架,而是很诚心的对着周鸿运行礼拜谢道。

    周鸿运赶紧拉着凤舞闪到一边去,他手里还继续帮着舞家人解除禁制,嘴里一边说道:“礼就别拜了,咱们俩和你舞家存在着一些暂时不好明言的关系,所以我们才会万里迢迢的前来救你们,至于你的礼我们可消受不起哦!”

    舞明朝闻言后一愣,记得当年在初次相见时?也就是上次女儿开生日宴会之时,周鸿运与凤舞是由玄阴宗的幽若少殿主所带来的,以前可从来都未见过他们啊?之后为了舞明珠的心思,舞明朝也刻意与他们保持了相当的距离,怎么会与他们还有什么关系呢?

    满脑疑惑之下,舞明朝不明的问道:“不知道二位恩人到底与我舞家有着何种关系呢?记得你们第一次来我府上之时想要进入我舞家的祠堂,莫非你们是我舞家哪位族人在外的私生子么?你们是欲要认祖归宗吗?”

    好似感觉真是这么回事般?舞明朝接着又拍了拍胸脯大包大揽的道:“如今我是舞家的家主,私生子而已嘛!这些都是小事,待改日我等安全稳定之后便为你们举行仪式正式的拜祖归宗吧!”

    周鸿运和凤舞听得是一头雾水,只觉得满脑袋的黑线,没曾想向来都一脸浩然正气般的舞明朝居然是个脑洞大开的家伙?以前可真是看走眼了啊!舞明朝这话说得好像自己等人很想与他们舞家攀上关系般?

    真是江山易改、本性难移啊!舞明朝虽然落难,但他却好似还没有厘清目前的情况?

    周鸿运顿时没好气的道:“你别在这瞎扯了,你们现在的安全只是暂时的,其实这里还是在宣京城的附近,我想用不了多久,你们被救的消息一旦传进皇宫,便很快就会有军队出来搜索了,你舞家在宣京城扎根了许多年,应该有办法能够离开大宛天朝吧?”

    “虽然今日在刑场之时我的修为被封,但是我的眼睛却还是看得清楚的,我家的传奇人物舞千秋已经重新入世,并且还修成神秘莫测的**,难道凭他那么强大的本事还不能够前来护送我等离开大宛天朝吗?”

    舞明朝想着舞千秋这位族兄如今突然现世,并且还练就出了绝世功法,他便变得颇为傲然,周鸿运见舞明朝露出这番神色,颇有些无语。

    虽然舞明朝也修行过,还有一定的修为在身,但他却是养尊处优出身的,任他很睿智,可他哪里明白修行者们之间存在的距离?

    不过看在凤舞的面子上,周鸿运还是耐心的摇了摇头说道:“你把那个高深莫测的皇天和大宛天朝的高手都当作吃白饭的啊?如今舞千秋的目标太明显,他如果前来与我等汇合的话?我敢说不出一个时辰,我等就会被大批军队给团团包围住,到时候我们就插翅难逃了。”

    “快说吧!我们该如何离开大宛天朝,若是你真的没有其他办法的话?那你就只能忍痛舍弃掉眼前这些族人了,凭我的本事只是带着几个人离开到还有些把握的。”

    舞千秋如今的修为是很厉害,但又不是你自己厉害,也不知道舞明朝刚才在得意个什么劲?当周鸿运将整件事情都讲通透之后,舞明朝顿时浑身一愣,可他毕竟只是个文官,对于修行上的许多东西他并不是非常了解。

    当周鸿运这盆冷水泼来之后,舞明朝猛然惊醒,当厘清了一切问题之后,他默默思索了半响之后,方才露出一副决然的模样说道:“我身为一家之主,族人是不可能舍弃掉的,若是真的无法逃走,你只需把我的夫人和小女都带走就行,而我却意与族人们共生死。”

    一直都没有出声,安静站在舞明朝身后的夫人和舞明珠在闻听到舞明朝如此决绝之言,她们顿时相互抱头的泣不成声,其余的族人也全都是面露决绝难过的哀色。

    想当初,他们身为丞相的家人,何时不是趾高气扬,那些当朝的大员们来到舞家,就连见到府上门房之人的都是客客气气。

    前有舞千秋被称为大宛天朝军神,后有舞明朝荣升为一代天朝丞相,舞家的风头可谓是一时无两,可是世事难料,如今他们虎落平阳,连生死都两难了,众人心里的情绪落差都极大,于是,许多人都忍不住放声大哭起来。

    善良的凤舞也像是被他们悲伤的情感渲染了般?双眼通红的望着周鸿运,希望他还能够再有什么好办法?

    “虽然说你只是一个文官,可是你当上这堂堂丞相之职都有许多年了,莫非你在朝堂之外就没有什么挚友、心腹之类的人吗?”周鸿运皱皱眉头耐心的询问着。

    “挚友?对了!在整个大宛天朝里,愿意出手也能够救我等性命的只有一人,那就是我的义弟,大宛天朝十虎领之一的赵无双。”

    事关全族人的性命,在仔细想了想之后,舞明朝眼中忽然一亮,连忙说出了一个人名。还在为找不到小说的最新章节苦恼?安利一个公众号:r/d/w/w4 或搜索 热/度/网/文 《搜索的时候记得去掉“/”不然搜不到哦》,这里有小姐姐帮你找书,陪你尬聊!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