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鸿运滔天 第二百七十五章 对司徒文的疑惑

时间:2018-06-17作者:樟树佬

    “还不是那个该死的迷神子,这家伙不知道收取了妖盟多少好处?居然真的敢背叛我,甚至超越了我给他定的底线。”当说起叛徒之时,司徒文的眼中顿时杀意腾腾。

    “早就与你说过迷神子是条野狗养不熟的,不过他虽然背叛了你,但是如今你也算是计划成功了,以你的心胸为何还会如此愤恨他呢?”血依依一边温柔的为司徒文按摩,一边不明的问道。

    “本来得手之后也无所谓,可是目前我还暂时需要大宛天朝的漫天气运,那便只能再次去控制住司徒擎天,可是当今世上也就迷神子那家伙对迷神**运用的炉火纯青,为了能够再次控制住司徒擎天,我可是花费了好一番苦功夫啊!”

    说着说着,司徒文越说越上火,然后手掌一拍,顿时地面上被击出了一个幽深的巨坑。

    “不能如同迷神子那般操控,他所操控之人就是性格发生改变而已,思维并没有动乱,因此在这些年里,司徒擎天的状况一直没有人能发现出了毛病,虽然我也偷学了迷神**,但我也就只能将司徒擎天操控傀儡般这么简单的操控了,这样一来,司徒擎天不去管事,那些繁琐的朝政便都涌到我这里来了,真是气人啊!”

    开始还以为司徒文是为什么在发着雷霆大火?现在总算是听明白了,原来他这是作茧自缚,为了大宛天朝的气运,他只能明面上老老实实的做文王,还得在这百废待兴的时期帮助司徒擎天来处理着满朝的政事。

    血依依闻言后抿嘴一笑,帮忙出着主意道:“文郎,既然你只是需要气运,那何必让司徒擎天退位,你自己接掌圣位不就可以了?你若是实在不愿意当皇帝的话,那也可以让司徒承文去当啊!反正他是你儿子,你想要用什么不过就一句话而已。”

    “承文?他?呵呵!”司徒文没有接纳血依依的意见,听到提及司徒承文时,他的眼中不由闪过一些莫名之色。

    “母妃,这些天你在武王府生活的还习惯吗?”

    失去了武王夫妇,并且司徒承武还疯了的武王府并没有就此消沉下去,因为还有司徒承文在极力帮衬着,甚至为了照顾司徒承武,他还将自己的母妃从文王府内接了过来。

    “嗯!蛮习惯的,虽然承武这个孩子的脑袋时而犯迷糊,但是有他能够时常与我作伴,我也算是过的不再寂寞了,唉!”文王妃悠悠一叹道。

    “母妃,父王他……”司徒承文张口欲言,但是却又不知道该说些什么?虽然他的心中充满了无数疑惑,但是当着自己母妃的面又难以开口。

    “你父王?你想问些什么?”文王妃虽然平日里深处于文王府的冷宫之中,但她也不是个笨人,一看司徒承文的样子就知道他想说什么。

    “母妃,有个问题自小就一直埋藏于我的心底,我一直都想问清楚,父王,不!或许说司徒文他到底是不是我父王?为何他对我如此冷漠,甚至对你也是如此,这是为何啊?”

    当文王妃问起之后,司徒承文终于憋不住了,顿时将藏在心底多年的疑惑都问了出来。

    “司徒文是你的亲生父王,这没错,但是,如今身处文王府中的那位文王到底还是不是真的司徒文?那我就不清楚了。”文王妃虽然心中也很疑惑,但是她也不敢确定。

    “连你也不清楚么?”司徒承文再不甘的问了句。

    文王妃摇了摇头回道:“这么多年,我都一直深处在冷宫之中,从来都没有机会与他接触,如何能够了解他?”

    “他是怎么开始变化的呢?对于他曾经的一些过往,我也曾有过一些耳闻,所以,便想到你这里来求证。”司徒承文说道。

    谈及司徒文,文王妃顿时露出一道追思的神色,良久之后才回答“他当年虽然名唤司徒文,可是文学之道与他根本就不着边,每日里都醉生梦死的混迹在勾栏之处,完全就是一个浪荡子弟。”

    “啊?父王年轻时真的如此不堪吗?那你怎么会嫁给他呢?”司徒承文露出一副大惊小怪的模样。

    幽怨的瞥了司徒承文一眼,文王妃幽幽的叹道:“父母之命媒妁之言啊!你父王虽然不堪,当年我也看不上他,但是他却有着天朝皇室的身份,有一次我上街之时被他遇上了,之后就每日里都对我死缠烂打,甚至还闹到过我的家里去了,然后我们便这样了。”

    “咳咳咳!”

    没想到听到了父母之间的隐秘私事,司徒承文顿时无比尴尬,只好借用咳嗽来掩饰,随后又问道:“那父王是何时开始发生变化的呢?”

    文王妃回道:“就在我生下你不久,先皇宾天之后,你父王就好似变了个人似得?曾经他对我热情如火,虽说我心里不大看得上他,但是毕竟已经嫁给他了,能够得到他如此对待,我也算是嫁得良人了,可没想到,当他去参加完先皇葬礼回来之后,整个人都变了,变得无比冰冷,甚至让人害怕,此后,就是你所见的模样了。”

    “唉!”

    司徒文到底还是不是自己的父王?藏着无数的疑惑、无比纠结的心情之下,司徒承文只能深深一叹。

    “你还这么年轻,怎么能总是唉声叹气呢?最近这些天,我时而会出府去走动,听到越来越多的人都对如今的圣上不满,他可没有子嗣留下,而你父王也不是一个贪恋权势之辈,我估计啊!日后这大宛天朝的圣位就要落在你身上了,你啊!应该振作起来才对。”

    对于司徒承文这个唯一的爱子,文王妃自然不希望他沉迷于这些杂事之中,声声都多有鼓励。

    “圣位?权势?若是在十余年前,我定然会欣喜不已,可是如今……母妃,我累了,先去休息了!”

    司徒承文很消沉的摆了摆手离去,他以前的那种勃勃野心,文王妃岂能不知晓?可是现在即使她以圣位来引诱都不再奏效了,望着远去爱子那副孤寂的背影,文王妃脸上再也忍不住的露出了一股悲伤之情。阅读最新章节请关注微信号:rdww4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