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鸿运滔天 第二百四十三章 悲恸不已

时间:2018-06-17作者:樟树佬

    武王薨,天下惊!

    堂堂大宛天朝的武王居然在率领大军征讨的路上薨了?这则消息如同晴天霹雳般落在大宛天朝的臣民头上,气运海在动荡不休,朝局也开始变得动荡不休。

    数年前逝去了许阁老,如今武王也逝去,接下来还会是谁?一座座擎天巨擘的离去,让本来无比强盛的大宛天朝现出了颓丧且虚弱之气,众多别具用心之辈都纷纷开始暗流涌动了。

    “父王、母妃!”……

    宣京城外的一处花苑内,多日来一直宿醉在此的司徒承武忽然觉得心头一阵阵的疼痛,脑海中时时浮现出自己父母的音容相貌,他们好似要和自己诉说什么?但是彼此之间的距离却在越来越远,司徒承武伸出手去想要拉住他们却不可得。

    司徒承武嘴里呓语不停,终于,他猛然惊醒过来,脸色苍白、满头的汗水,嘴里更是在惊恐的大声叫道。

    “承武,你怎么了?”

    手里提着一壶美酒,满身妖气散发的司徒承文摇摇晃晃的走了进来,看到司徒承武居然变得如此失态,他不明所以而又关切的问道。

    “出事了,家里肯定出事了,我要赶紧回去看看。”心底一直有股不祥的预感,甩了甩醉醺醺的头颅,司徒承武挣扎着起身欲要回武王府。

    “武王府哪会出什么事?别杞人忧天了!”虽是如此说,但司徒承文还是陪同着一起出去。

    “轰隆隆!”

    醉得如软泥般的两人相互扶持着慢慢跺出花苑,正当他们要向宣京方向前行之际,忽然,天空一阵炸响,即使远在宣京之外也能看到远方那庞大的气运海在蜂涌的翻滚着,如此剧烈的现象表明大宛天朝出大事了。

    “不好!咱们赶紧回去看看发生了何事?”司徒承文也在倏然间惊醒过来,妖功运转,逼出两人体内的酒意,然后,两人直接运功飞遁回去。

    还未踏入宣京,便闻得处处传来武王已薨的消息,如此噩耗好似晴天霹雳打在头顶般,让司徒承武不敢置信,然而,当他探出神念联系气运海时却发现这一切都是真的。

    “不可能……父王不仅修为强大更是身处在大军保护之中,他怎么可能会薨?假的……这一切都是假的!”无法相信,但内心中却知道这一切定然是真的,司徒承武奔走的身躯变得摇摇晃晃。

    “母妃?不好!”

    想到醉醒之前的那个不祥的噩梦,司徒承武悲伤的心头更是一沉,出来这么多天,家里到底发生过何事他根本就不知道,得赶紧回去看看。

    然而,当司徒承武踏入王府的一间密室之中,看到两块破碎的灵牌之后,他彻底的懵了,那是他父王母妃所留的命牌啊!牌碎则人死!

    “父王!母妃!”……

    痛彻心扉的哀嚎在密室之中响起,跪在地上捧着破碎的命牌,无尽的悔恨袭上司徒承武的心头。

    想到曾经的一切,有无比疼爱自己的母妃,有总是对自己严厉却满是慈爱的父王,曾经的生活是那般美好,他根本就不用去想什么,每天都能做个逍遥的纨绔小王爷。

    可是,当他们忽然都离自己远去,曾经的叮聆嘱咐再也不可闻,他们在外面抗住所有了风雨,而自己这些天却每日里都在风花雪月、醉生梦死,何为人子啊?司徒承武只觉得自责、懊恼、不甘……种种难受的心情压抑而来。

    “唉!承武弟,请节哀吧!”

    论感情,武王一家给司徒承文来说,比他本身的那个文王府给予的亲情要多得多,这里就是他第二个家,突然闻听到武王的噩耗时,他的心情也难受无比,可看到从小一起长大的兄弟如此伤心,他也只能先劝慰对方。

    本是要将司徒承武搀扶起来,却没想到被他一手推来,当司徒承武转过头来,那眼里露出的不止是自责、懊恼,更带有怨恨。

    乍看到如此怨恨的眼神,司徒承文便知道,这是兄弟在责怪自己,怪自己这些天里一直拉着他醉生梦死,让他没有再见到武王夫妇最后一眼。

    “对不起!”

    当司徒承文这句道歉的话语说出口后,司徒承武眼里的怨恨之色一闪而逝,他木然的回转头去看着那双破碎的命牌痴痴不语。

    知道司徒承武一时间肯定无法脱离出如此悲伤的情绪,司徒承文暗叹一声后悄悄的后退出去,将密室的空间留给司徒承武。

    “迷神子,你说,你让我一回来就去找司徒承武是何居心?武王宾天是不是与你有关?是不是与妖盟有关?”

    宣京城外的一处隐秘之地,司徒承武猛拽着迷神子的衣领大声质问道,他的模样如狂似癫,憋了许久的情绪好似找到个发泄口般。

    他的心也难受啊!不止对武王夫妇逝世的难受,更是司徒承武最后对他的那一眼,让他感觉非常难受。

    “小文王还请暂缓悲恸的情绪,我能对天发誓,此种事情绝非我做的,更不是妖盟做的,再说了,如果不是你将他拉出来,或许不幸的事他也逃脱不了呢!”平静的望着癫狂的司徒承文,直到他情绪稍有平复后,迷神子才信誓旦旦的对他如此说道。

    “最近众多妖盟中人都隐藏在宣京附近,虽然不知道你们到底是在窥探些什么?但是武王夫人被人挟持之事你们断然很清楚,为何不将这件大事告诉我?你知不知道,无论是司徒承武、武王还是武王夫人,他们待我都如一家人般亲密,我对他们的感情可是非常深厚的。”

    转念想想,迷神子的话语说得也对,虽然已经确定此事不是妖盟所作,但司徒承文依然没有放过迷神子,他的情绪随着话语又开始有起伏。

    “谁说我不想告诉你啊?可是这些日子里你都醉得不省人事,让我如何能告知呢?”

    迷神子的反问一声让司徒承文心神一震,紧抓他衣领的手也不由得松开了,司徒承文知道自己这些日子以来,因为自己修为尽复又重逢多年好兄弟,心情高兴之下便拉着司徒承武多喝了些酒。

    若是自己不如此恣意的发泄情绪,或许武王府上的一切悲剧都能够挽回呢?懊恼、自责、愧疚……种种心情也袭上了司徒承文的心头。阅读最新章节请关注微信号:rdww4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