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盛宠令 第一百二十章歹毒(月票加更)

时间:2018-07-20作者:夜惠美

    萧氏得了下人回禀,眸子深幽,紧紧抿着嘴角。

    过了好一会,她才重展笑容,吩咐身边的大丫鬟云溪,“取个食盒来。”

    云溪相貌清秀,落落大方,素雅的装扮让她走出去都会被当做富贵人家的小姐。

    她算是萧氏养大的,年幼时差一点被好赌的父亲卖去青楼。

    当时萧氏马车正好路过,见她哭得可怜,萧氏心生怜悯,当着围观之人买下了她。

    萧氏带她回府,手把手教导云溪读书认字。

    云溪自是对萧氏感恩戴德,愿意替主子去死。

    不大一会云溪提来食盒。

    萧氏亲自动手把尚且有余温且往日镇国公喜爱的菜色一样一样挑拣出来,亲手放到食盒中。

    “云溪亲自送去给国公爷,叮嘱他仔细身体,政务是忙不完的,身子却是自己的。”

    萧氏的笑容温柔,“顺便提醒国公爷别忘记答应我的话。”

    云溪乖巧的应了,见萧氏难得好心情,笑问道:“国公爷答应主子什么事?”

    萧氏同镇国公的爱情谁人不羡慕?

    他们成亲前彼此钟情,却因为礼数无法在一起,令全天下人同情。

    成亲后,镇国公同萧氏举案齐眉,恩爱异常。

    成亲多年,孙子孙女都有了,他们还似新婚一般,感情越发深厚。

    萧氏抿了抿发鬓,水润的眸子盛满深情,宛若镇国公就在她眼前一般。

    “他说过,陪我到老,不会先我而去!”

    云溪等一众丫鬟齐齐露出羡慕之色。

    “世上的真情唯有主子同国公爷了。”

    云溪轻声感叹。

    “这倒也不是,顾远……看着也是个情深意重的,随了国公爷。”

    萧氏缓缓说道:“姐姐虽是不在,却养出个好儿子,反倒是进儿,旁得方面倒也没得挑,在政务上勤勉干练,偏偏在女色上头不似国公爷,我虽是说过他,可他偏偏听不进去,我又不好往深里说,只能眼看着进儿一房一房纳妾。”

    “好在进儿虽是纳了妾室,对儿媳妇倒还算敬重,时常歇息在儿媳妇屋里,到底没冷落儿媳。”

    萧氏摇头感叹,宛若同丫鬟们谈心一般,“其实咱们女人所求的并非荣华富贵,只是一个对咱们一心一意的人。”

    云溪道:“世子爷孝顺明礼,对世子夫人也很好,主子您不必替世子夫人委屈,比旁人家,世子还算是专一的,只有区区几个妾室。”

    “顾远却是一房都没有,若是将来他纳妾的话……怕也不比正房夫人差什么,毕竟第一个纳进门的妾总是同后面进门的不一样。”

    萧氏道:“罢了,罢了,看谁有福气能让顾远心动,似顾远专情的人,心动便是一辈子,不会让旁人欺负了她。”

    云溪提着食盒去给国公爷送饭菜。

    萧氏眸子闪了闪,便让丫鬟张灯,她一个人拿着书卷翻看起来。

    *****

    “哥把虫子扔了顾长乐一脸?”

    “是啊,就是上次二妹要的虫子。”

    顾金玉得意洋洋笑道:“那种鼻涕虫老恶心了,而且我听二妹说,被鼻涕虫沾上的皮肤怕是会红肿个一两日。”

    “这么说顾长乐最近几日都不会出现?”

    虽然顾明珠一直占据上风,可顾长乐总是冒出来,就跟打不死的蟑螂似的。

    次数多了,她也会厌烦。

    她的时间可不想浪费在顾长乐身上。

    已经习惯处理朝廷纷争的人让她突然退回到内宅争斗中……顾明珠不大适应。

    何况安国公常诏也是她无法推开的责任,她得想办法让常诏看清楚大伯一家的真面目。

    虽然秦御答应会帮忙,她也不是相信秦御,她更愿意自己去做。

    在没想明白是否答应秦御前,她不想欠秦御太多的人情。

    顾金玉继续显摆,“她脸上肯定抹了最细腻的胭脂水粉,过敏的日子会更长哦。”

    拍了拍胸膛,顾金玉道:“以后小妹看谁不顺眼,尽管同我说!小妹身子金贵,我怕你累着了。”

    “鼻涕虫是哥亲自捉得?”

    顾明珠不信顾金玉不畏味道恶心去捉虫子,“说吧,谁帮你代劳?”

    顾金玉笑容贼兮兮的,凑到顾明珠耳边,“小妹果然聪明,哈哈,我才来京城没几日,就有一些人想法设法同我结交。”

    顾明珠眉头微皱,“是萧氏派来的?”

    让一个尚未定性的少年堕落学坏太容易了。

    萧氏用常规的手段却碰到了顾金玉。

    在赌场混到大的顾金玉绝不会被酒色财气所腐蚀。

    顾金玉轻声道:“从他们的背景家族看,当然同萧氏没有一丝一毫的关系。”

    “甚至于其中有两三个人的家族被萧家狠狠落过面子,虽然不会有不共戴天的仇恨,却也不该听萧氏命令。”

    顾明珠接口道:“偏偏她就命令得动他们,不,该说操控他们亲近你,甚至连他们自己都没意识到已经做了萧氏的棋子。”

    顾金玉敛去笑容,严肃说道:“她着实好手段,利用了一切能利用的人,达到目的却可置身事外,即便以后我们怀疑她,也找不到证据!”

    “她手段固然高明,却忽略了哥哥!”

    “也许她以前用这些把戏手段无往不利,她始终不明白,若是一个人行得正,再多的手段不过是自取其辱。”

    顾明珠笑道:“那些虫子是不是同哥哥交好的人帮哥哥捉的?”

    顾金玉向小妹竖起大拇指,坏笑道:“既然他们想交好我,自然要出些力气。我猜想,他们应该有半个月不会出现在我面前了,毕竟……”

    “停,太恶心的话就别说了。”

    顾明珠推远桌子上的点心,弄得她都没胃口了。

    顾金玉揉了揉鼻子,“他们现在应该连苦胆酸水都吐出来了,下一次……我该找些什么事让他们做?”

    同他交朋友,是要付出‘代价’的。

    “若是他们能熬过几次,我就带他们去赌场转转。”

    顾金玉无辜般眨了眨眼睛,“我还没去过京城的赌场,天子脚下的赌场应该同别的地方不同,输了银子也不会堵上门来,京城赌场老板都是有银子的,不会在乎我赢走的三瓜两枣。”

    顾明珠无语,仨瓜两枣,他也好意思说?!
小说推荐